第三百四十九章 楚牧出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楚牧出场而楚牧在知道了此人是个人尽皆知的恶人后,心中的想法则是变得更加的强大起来,但是现在表明明显是不明智的,所以楚牧现在选择了沉默,然后扶着大熊,在人群之中悄悄的打量着这个人。

而此人在破坏了小酒馆后,满脸笑意的看着站在他的前面的众位佣兵们。然后看似温柔的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想要造反吗?你们要想清楚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随着此人说完后,脸上的笑意则是更加的旺盛,因为他好像看到自己即将拥有的艺术品。

然而在此人说完后,众多佣兵中,一个修为最强的,达到了元灵四重天的男子从众位佣兵之中走了出来,然后看着此人说道:“你们狼魂中的四个垃圾先欺人在先,我们只是被迫反击罢了,难道他们要杀我们,我们只能站在那里,等着被击杀吗?”

“好!说的好!其实你说的对,我并不在乎那四个垃圾的死亡,但是你们既然知道是我狼魂中人,还敢动手,那就是你们不对了,现在你们选择投降的话,我可以饶你们不死,怎么样?”

“哼!你们狼魂中人这般作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不过碍于你们狼魂的强大一直忍气吞声罢了,但是今天想要我们投降,绝不可能,我们情愿战死,也不会向你们这些混蛋投降的。”那个男人说道。

“好!好啊!我易寒最喜欢你们这些硬气的人,哈!哈!哈!!”说完后,这个叫做易寒的男子顿时大笑起来。在笑完后,双眼以一副打量艺术品的姿态看着这些佣兵们。而那个男子在看见易寒大笑着。脸色微变,因为他们这些人可是听过此人的名头。但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于是接着说道:“易寒,我们知道你修为强大,但是今天你们想要杀了我们,我们也要你们不好过。”随着此人说完后。一众佣兵们全部大叫起来,以来驱散心中的恐惧,全部大喊着:“战!战!战!”

随着众人们大喊着,那个叫做易寒的男子看着这些人们,然后回过头来看着后面一众人,笑着说道:“杀了他们。”四个字缓缓说完,但是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好像是这些生命在他眼中这不过是蝼蚁一眼。而易寒自己,则是双眼看向了那个修为最高的男子,然后轻笑的说道:“呵呵,让我来看看你的骨头有没有你的嘴硬气。”说完后易寒瞬间消失在原地,接着出现在那个男子身边手掌上冰属性的元力蔓延开来,接着带着无尽的寒气向着男子的胸口拍下,而男子看着易寒的攻击后,脸色瞬间大变,因为他可没有看清易寒的身影,易寒就出现在他的身边了,于是赶紧运转起元力,火红元力在掌中蔓延着,接着一声大喝:“烈火掌”随即一张手掌大小的元力手掌直接撞击在易寒的手掌之上,随着一声“砰隆”声后,易寒与男子后退了开来,但是明显男子处于弱受,因为他的眉毛,头发之上,都被寒冰冻起来了,而他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然后运转起元力,接着头发上的寒冰慢慢被蒸发了干净,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然后男子看着易寒说道:“哼!笑面虎,易寒也不过如此,就这点力量,还想要斩杀我们吗?”

“呵呵!是吗?刚刚我可只用了两成的力量而已呢。接下来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接得住啊。”随着易寒说完后,只见易寒双手抬起,对着男子一掌拍下,顿时间寒冰元力凝聚成一个巨人的拳头,向着男子锤下,然后只见男子看着易寒的攻击后,脸色瞬间大变,接着拿起手中的巨斧,对着那个寒冰巨人一斧斩下,嘴中则是大声喝道:“烈焰开天斧”接着巨大的斧子直接化成一道火焰巨斧对着寒冰巨人斩下,随着“轰隆”一声,巨斧被寒冰巨人抵挡了下来,然后就看见寒冰巨人身上的寒气蔓延到火焰巨斧上,接着火焰巨斧被冰冻起来,于是寒冰巨人则是抬起另一只手,对着男子轰下,而男子看着轰向自己的拳头后,脸色剧变,但是常年走在死亡之线上的他来说,还是做出了适当的反应,只见他直接放弃了手中的巨斧,火属元力全部汇聚在胸口,然后形成一道火焰盾牌。接着只见寒冰巨人一拳轰在了火焰盾牌之上,然后就看见盾牌阻挡下了寒冰巨人的拳头,但是盾牌之上则是出现了道道裂痕,而男子则是拼命的催动着元力使自己的盾牌变得更加飞坚硬,可是寒冰巨人太过于强大,不管他怎么催动元力,盾牌之上的裂痕则是变得越来越多,接着只听“砰”的一声,盾牌四分五裂开来,然后寒冰巨人的拳头轰在了男子的胸口,接着男子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而倒在地上的男子看着易寒的笑脸,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了。于是转过头看向众位佣兵的方向。

只见此时众位佣兵则是与狼魂的成员们大战起来,而情况还是不错,并没有那种一边倒的情况,因为这些佣兵都是行走在死亡边缘的人,其战斗意识可不是狼魂中这些混日子的人强了太多了。虽然狼魂中的人数众多,但是狼魂的成员并没有轻而易举的拿下众位佣兵,反而被佣兵们斩杀了许多。于是乎,武器碰撞声,元技撞击声,喊杀声,疼痛的叫声以及死亡前的恐惧的叫声,顿时间充满着一小片天地中。而这周围看着这场厮杀的其他人们,则是倒吸了冷气,因为场面实在太过于残忍了,但是这些人中,还有着破风佣兵团与天辰佣兵团中的人,而这些人在看着这些佣兵后,眼中闪过一丝光彩,然后快速的离去,想要回去禀告自己的团长,因为这些人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其坚毅的勇气,却是各大佣兵团中喜欢的,因为这些人认准了一个佣兵团后,就会死心塌地的。所以两大佣兵团的人,则是着急前往各自的佣兵团,其一就是为了这些佣兵们能不被易寒斩杀,其二则是要抓紧时间,不然被另一个佣兵团抢了先,救得不偿失了。然而殊不知他们这些人注定今天会得不到任何好处。

随着两方人在不停的大战着,而作为始作俑者大熊,则是在楚牧的搀扶下,不停的躲闪着狼魂成员的攻击,因为大熊受到的伤势还没有彻底恢复,至于易寒在打倒了那个男子后,并没有斩杀他,因为他要活着的他,而男子也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只能无声的叹了声气,然后双眼看着场中,要是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那么男子则会在最后的关头自我了结生命,因为他死都不愿意落在笑面虎的手中。而此时易寒在放过了男子后,便来到了场中,接着一掌拍下,顿时间一人便被冻成了冰冻。于是乎易寒在众位佣兵中大杀四方,凡是被他攻击到的人都会被冻成人棍。而被楚牧一直扶着的大熊看着易寒大杀四方的样子后,终于忍受不住了,因为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他惹起来的,但是却有着这么多人跟着遭罪,于是这个大汉眼睛竟然渐渐的湿润了起来,然后一声大吼,那悲伤之情,席卷了全场,然后挣脱了楚牧扶着的手,向着易寒冲去,嘴中大叫着:“混蛋,要杀,先来杀我啊!混蛋,这些事情都是我惹得,凭什么杀这些无辜的人,老子跟你拼了。”说着手中的大刀上土属性的元力在其上流转着,然后劈向了易寒,可是易寒看着大熊的攻击后,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然后轻轻一掌拍下,顿时间大熊倒飞了出去,在空中留下了一串鲜血,砸在地上,但是那仇恨的双眼却是死死的盯着易寒。而易寒在轻易的便打倒了大熊后,笑眯眯的走到大熊面前,然后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大熊,笑着说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惹出来的啊?我说呢,怎么好好会有这么多人敢和我们狼魂作对。既然你是始作俑者,那么你可以去死了。”说完后,只见易寒右脚抬起,对着大熊的脑袋跺了下去。而躺在地上的大熊看着离着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因为他大熊感觉对不起这些人,一切都是他惹出来的,自己凭什么现在还活在世上,所以在大熊的嘴角露出了一个解脱的笑容。

然而就在易寒的脚掌离大熊的脑袋只有零点零一米后,楚牧终于出手了,只见楚牧右手抬起,雷神指瞬间施展出来,顿时间一直巨大的雷霆手指对着易寒碾压而下,而易寒在感受到了头顶上的攻击后,脸色顿时一便,接着手掌抬起,对着虚空一拍,刹那间一层冰元力将楚牧的雷霆手指冰冻在虚空中,然后易寒瞬间后退,至于空中的手指则是缓缓消失。而在退后的易寒则是抬起头来,向着大熊的方向看去,只见此时在倒在地上的大汉前面站着一个身体看似消瘦的青年。并且嘴角带着他讨厌的微笑。而此时的楚牧则是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大熊说道:“哎!哎!哎!还没死的话,赶紧站起来。”

而本来一直等死的大熊,突然间自己的身体被踢了几脚,然后茫然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身边站着一个青年,而这个青年则是和他喝酒的楚牧,此时正在笑着看着他。于是大熊艰难的爬了起来,然后看着楚牧说道:“你这是干什么啊?怎么还不快逃。”

而楚牧听了大熊的话后,翻了翻白眼,看着大熊说道:“我不是说了吗?一定会和你们在一起的,再说我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怎么样要不要打个赌,输了的话,今后的酒钱都有你付了,怎么样?”

大熊听了楚牧的话后,睁大了眼睛,因为就算他再怎么笨,也明白了就是楚牧救了自己,所以大熊惊讶的看着楚牧说道:“我才不会与你打赌。”说完后大熊又是低声说道。

“谢谢你,楚牧。”

楚牧听了大熊的话后,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转过头看向了易寒,笑着说道:“都说你是笑面虎,从现在看来他们说的真没错,现在我来当你的对手怎么样。”

易寒在听了楚牧的话后,死死的盯着楚牧说道:“小子,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够插手的,你要是现在走人,我们不会怪罪你,不然狼魂佣兵团这不是那么好惹的。”

楚牧听了易寒的话后,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欢多管闲事,再说我想看看狼魂到底有多么硬,有多么惹不得。”

“小子,既然你找死,我不介意送你一程。”易寒说完后,瞬间消失在原地,然后一掌拍在了楚牧胸口,而楚牧则是结结实实的挨上了遗憾的一掌,让周围的众人看着楚牧,以为刚刚楚牧有多么厉害呢,可是连一击都躲不过,而早已经退到远处的大熊则是张大着嘴巴!本来想要大喊,可是突然间看见被击中的楚牧身影缓缓消失不见,惊讶的说道:“残影。”而同样的易寒在攻击到了楚牧的那一刻便知道了这是残影,而在他背后一道声音传出“你太慢了,再快点吧!”而听见楚牧声音的易寒顿时大惊,连忙转过身来,一脚踢出,可是同样的楚牧的身影消散,接着再次说道“还是太慢了。”随着楚牧说完后,易寒大怒,因为他发现面前这个青年竟然在玩他,于是不停的攻击着楚牧,可是不管他多么的努力,楚牧的身影则是消散开来,接着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到了最后易寒新心中忍不住颤抖起来,因为现在他发现自己根本不是这个青年的对手。于是颤抖的看着楚牧说道:“你到底是谁,我们与你并没有任何仇怨。”

而楚牧听了易寒的话后,笑着说道:“的确,我们没有仇怨,其实我就是看你不顺眼而已,所以对不起了,你都攻击了这么久了,现在轮到我了。”随着楚牧说完后,只见楚牧的身影瞬间消失,然后出现在易寒背后,在易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楚牧金色战力催动,乾坤灭劲直接轰击在易寒后背上,顿时间易寒两眼凸起,接着七窍流血,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声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