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成功算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楚牧看着面前的清涟,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因为清涟的惊讶在楚牧看来那是应该的,因为楚牧第一次饮到着玲珑寻意酒时,楚牧自己也是这样的一副惊讶的面容。所以楚牧对于清涟这幅惊讶的表情则是不是那么的吃惊了。于是楚牧再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的饮了一口,然后闭上眼体会着自己体内不断增长的意境。然后睁开眼睛,看着清涟说道:“清涟姑娘,你觉得在下的酒,比起你们这的怎么样。”清涟听到楚牧的询问后,瞬间从惊讶中清醒了过来,然后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接着苦笑了一声,然后看着楚牧说道:“本来小女子还以为我们这的美酒已经是极品了,可是现在喝了公子的酒后,的确如公子所说,小女子的酒与之公子的美酒相比较,的确不如。只是小女子不知公子的美酒从何而来,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小女子从来没有听过。”

楚牧听着清涟的话后,端起酒杯,在手中把玩着,然后开口说道:“我这酒,名为玲珑寻意酒,就如同其名子的意思,是帮助元王修炼的灵酒,至于从何而来,我想清涟姑娘就不必知道太多了吧!我还等着听清涟姑娘的琴音呢?”

“是小女子唐突了,现在就为公子弹奏。”只见清涟在向楚牧略表歉意后,便取出她一直抱在怀中的琴,然后坐了下来,而楚牧看着清涟取出的琴后,稍稍打量了一番,顿时间发现清涟手中的琴可不是凡物,竟然达到了天级武器的存在,于是楚牧开口说道:“清涟姑娘的这把琴可很是不简单啊!竟然是天级的存在。”随着楚牧说完后,清涟面纱下的小嘴,轻轻笑了起来,因为清涟自从进入这里后,好像一直被面前的这个男人压制着,可是现在楚牧的惊讶之色,终于让清涟心中舒畅了许多,然后说道。

“公子过奖了,小女子只是运气好而已,得到这把惊雷琴。”

“运气吗?呵呵!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所以清涟姑娘就不要过谦了。”楚牧笑着说道。随着楚牧说完后,清涟右手抬起轻轻的拨弄了一下琴弦,瞬间如同深谷中,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让楚牧不自觉的沉浸在琴声之中,随即清涟微微一笑,双手加快了速度,不停的拨弄着琴弦,而此时的楚牧在琴音中,好像来到了一个山谷,看着山谷内的景色,心情瞬间变得舒畅许多,但是就在楚牧即将彻底放松下来之时,楚牧隐藏在体内的血脉顿时爆发出一股气势,让楚牧瞬间从那琴声中苏醒了过来,而苏醒过来的楚牧,看着依旧绕在自己耳边的琴音后,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因为楚牧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面前这个女子琴声带入了幻境之中,幸好自己拥有着修罗血脉,不然自己的秘密还不被此人掌握了,而清涟看着本来被自己的琴音迷惑的楚牧,竟然苏醒了过来,眼中闪过诧异的神色,但是清涟显然不想认输,于是加快了自己拨弄琴弦的速度,那连绵不断的琴声在楚牧耳边不停的环绕着,可是这次楚牧却不会被琴声干扰到了,因为自楚牧苏醒后,以楚牧那强大的毅力,怎么可能如此被迷住,刚刚只是楚牧没有任何防御的情况才着了道的。而清涟在增加了速度与力量后,发现楚牧依旧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终于明白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于是收起了这样的手段,安安静静弹起琴来。

终究一曲完毕,清涟站了起来,然后看着楚牧说道:“公子一直说小女子厉害,我看公子才是最厉害的人呢?”随着清涟说完后,楚牧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倒出一杯玲珑寻意酒,递给了清涟,然后说道。

“清涟姑娘的琴声,果然如同天籁之音,要不是在下有点手段的话,估计也会深陷其中,难以自拔了。”

“公子过谦了,今日一见公子,是小女子的荣幸,不知公子大名,希望告知小女子。”清涟说道。

随着清涟说完后,楚牧摇了摇头,然后站了起来,轻笑的说道:“呵呵!清涟姑娘以后会知道在下的名字的,至于现在吗?酒也喝了,琴也听了,是该走了的时候了。”说完后,楚牧一摆衣袖,然后踏出了房间之中,因为楚牧知道时间已经到了。随着楚牧走出了庭院之后,果不其然,在酒池肉林内的大厅中,两方人正在起了争执,只见一方男子轻蔑的看着另一方男子,嘴中发出不屑的笑声。而哪一方男子听着他们的轻蔑的笑声,脸上充满了愤怒,于是在楚牧靠近之后,楚牧便听到了他们说道:“韩栋,你不要得以,你不就是家主的儿子吗?有什么好得意的,要不是你的身份在我的眼中不过废物罢了,神气什么。”

而那方得意的人听着这番话后,轻笑的说道:“我看你们是嫉妒吧!就你们这些庶系的垃圾,也想要与我争夺,真的痴心妄想。”

“你……你!”那些庶系的人听了嫡系的话后,顿时间愤怒的说不出话来,因为他们说的是事实,就因为他们是庶系,所以一直在韩家之中被人看不起的存在,哪怕天资再好,也只是庶系。而楚牧听着两方人的话后,知道轮到自己出马了。于是只见楚牧从人群中走了过来,接着不由分说的一拳揍在了韩栋的脸上,嚣张的看着这些人然后轻蔑的说道:“妈的,老子最看不起你们这些仗着自家的势力欺负人的人,看老子不打死你丫的。”说着楚牧又是几大脚踹了下去。而站在角落中的黄觉与大熊等人看着楚牧这中二世祖的气焰后,都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因为他们看着团长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像了,要不是早就熟识,估计真的要被楚牧的表演欺骗了呢。

而此时因为楚牧突然出现,并且大大出手后,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包括刚刚两方争吵不休的众人,但是其中一人却不是,那就是被楚牧揍倒在地上韩栋,只见此时韩栋捂住自己飞脸与双腿之间,然后大声的哭喊着,顿时间惊醒了众人,然后韩家嫡系的人看着楚牧怒视着,而在地上不停的滚动着的韩栋则是大声喊道:“你们干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把这个混蛋给打趴下。”在韩栋怒声完毕后,十几人向着楚牧冲来,而另一方庶系的人看着嫡系冲向了楚牧后,顿时苏醒了过来。接着一个领头的人说道:“妈的,他们这些嫡系太嚣张了,给我干他们。”说完后带头冲了过去,结果则是因为楚牧这一方楚牧的存在,所以嫡系的人瞬间被他们干翻了,然后狼狈的放下的狠话逃跑了,而楚牧也没有再次出手,因为教训一顿就够了,要是过了的话,那么就会起到反作用了。

而在这些嫡系的人走后,熟悉中的那个领头青年走到楚牧身边,接着一抱拳然后说道:“啊!在下韩青,刚刚谢谢兄弟了,要不是兄弟出手,我们估计干不过这些混蛋。”

而楚牧在听完了男子的话后,笑着说道:“哈哈!没事,我就是看不过这些嫡系嚣张的样子,因为在在下家中,我也是属于庶系的存在,所以看着他们心中就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但是在下还是向各位道歉,因为毕竟打了各位家族中的人,真的不好意思了。”

“哪里话,要不是因为兄弟的出手,我们估计就是狼狈逃跑的一方了,所以为了答谢兄弟,韩青在这里请兄弟喝一杯怎么样?”韩青说道。

“韩青兄,在下叫牧楚,所以不要在兄弟兄弟的叫了,直接叫我名字吧!既然韩青兄邀请,哪有不去的道理,但是这里太吵了,还是换一个地方,怎么样?”

“好!既然牧楚兄答应了,那就换一个地方。”说着便领着楚牧向着外面走去,然后来到一个珍味阁的地方,然后拉着楚牧走了进去,接着嚣张的大声说道:“妈的,给老子来一个最好的包厢,老子要请刚刚认识的兄弟喝酒。”随着韩青大喊完毕后,一个老者走到了韩青前面,笑着说道:“原来是韩青公子啊!来!来!来!小人亲自领您过去。”而楚牧看着韩青嚣张的样子后,微微皱眉,但是没有说什么,因为自己只不过是演戏罢了!而老者将韩青等人领进了一个豪华的包厢后,韩青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将你们着最好的酒菜端上来,要是让我的兄弟生气了,到时候要你们的小命。”

“是!是!是!老朽这就去。”说完后,老者匆匆的退出了包厢,而老者来到外面后,恨恨的看着包厢中的一群人,低声骂了几句,便离开了,因为他要赶紧准备韩青的食物,不然到时候自己又要倒霉了。

而在包厢之内,楚牧与韩青等人坐下后,彼此互相谈笑着,而楚牧则是在一个合适的机会看着韩青说道:“韩青兄,怎么你们与嫡系那些人那般仇视啊?”

韩青在听了楚牧的话后,微微一愣,接着站起身来,破口大骂道:“妈的!还不是因为韩家高层中因为嫡系的人最多,所以我们庶系的人一直被大压着,不仅在地位上,而且在修炼资源上,也是这般,我们这些庶系的人就是比嫡系的人少,要不是他们实力太过于强劲,早就反了他们。”

而楚牧子啊听了韩青的话后,不知道韩青是故意这么说的,还是真的张狂惯了,于是一把拉住了韩青,然后说道:“韩青兄,有些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被有心人听到了,那就糟了。”说着楚牧还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

而韩青在被楚牧这样一说,心中一抖,知道自己冲动了,于是抱拳说道:“牧楚兄,真的太感谢你了,没想到我们只是初次相见,你就如此为我着想。”说着韩青眼睛都红了。

而楚牧看着韩青这个样子后,终于确定了面前的这个韩青就是个二世祖,于是楚牧笑着说道:“哪里,既然我们因为缘分在此相聚,说明我们是同一种人,所以韩青兄不必如此,但是说实话,我也为韩青兄觉得不值,因为我看韩青兄的不管是修为还是天资都不逊色那些人,真的委屈你们了,要是我,我估计忍受不了,所以韩青兄的心胸果然宽广呢。”

“哎!牧楚兄你以为我想啊!要不是我们庶系的实力不如人家,才不会受这般气呢。”说着韩青不停的叹着气。

而楚牧看着韩青这个样子后,然后一拍韩青的肩膀,接着说道:“哎!兄弟果然难啊!其实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兄弟……”楚牧说道一半,没有说下去,而韩青在听了楚牧的话后,连忙抬起头来,接着看着楚牧说道:“牧楚兄,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你有办法,改变我如今的处境是吗?”

楚牧看着韩青激动的模样,于是假装不想说的样子,于是韩青果然上当了,因为韩青看着楚牧脸上的表情后,激动的扶着楚牧的肩膀,然后看着楚牧说道:“兄弟,兄弟,你说吧!不管什么办法,只要改变我们庶系的如今的处境,我都愿意去做的。”

随着韩青说完后,楚牧为难的说道:“好吧!既然兄弟,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不矫情了,其实办法非常简单,那就是在天星城中除了城主府,韩家中,不是还有两家势力不逊色你们吗?据说孟家与陆家的势力都不比你们韩家差呢,甚至孟家还要强上一点,如果你们能拉上孟家这个助手的话,也许你们庶系可能会压下嫡系的可能呢。”随着楚牧说完后,韩青脸上阴晴不定着,而楚牧则是看着韩青轻声说道:“兄弟,这个办法其实不易使用,我是看在兄弟如此处境情况下,才说的,不管你实行不实行,希望忘记我今天所说的话,因为对你我都没有好处。”说完后,楚牧站了起来,看了沉思中韩青一眼,接着向着外面走去,嘴角露出了一个诡计得逞的笑容,然后消失在包厢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