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后一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随着天星城脑袋沸沸扬扬的时候,在韩家中,一个老者被押解在地上,而在首位之上,此时坐着一大片人,每个人的修为最少都在元王之境,而这些人真是韩家中的各大长老,其中韩星云坐在首位上,三个白发须眉的老者坐在一边,而这三个人则是韩家的太上长老,但是此时这些人目光全部汇聚在跪在地上的老者身上。而老者则是跪在地上,恐惧的看着坐在首位上的一众人。

而此时只见韩星云还没有说话,一个嫡系的长老看着跪在地上的老者喝道:“韩楚生,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勾结外组之人,灭杀族内之人。现在你可知罪。”那个跪在地上的韩楚生,在听到这个长老的话后,仰着头,看着那个长老,然后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还辩解什么呢?现在在你们心中早一定将我认为是出卖组中的那个人了。”随着韩楚生大声说完后。

那个坐在韩星云身边的三个老者中的一个,慢慢的站了起来,接着看着韩楚生叹息的说道:“楚生啊!其实我一直庇护你们庶系,就是不想嫡系与庶系有朝一日变成仇人啊!虽然你们与星云他们斗得在厉害,我都是一直站在你们这边,可是这一次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就算你们再怎么斗,都不应该牵扯外族中人啊!因为你们庶系与嫡系都是姓韩,关起门来,就是斗翻了天也不要紧,但是打开了门,你们必须一致对外,这些我以为你懂的,现在看来你们不懂,这次就算是我也就不了你了,好自为之吧?”说着这个老者叹息了一口气,接着缓缓的走出了大厅,因为老者没想道自己庇护这么多年的庶系中出了这样的一个让,所以非常的伤心。

而跪在地上的韩楚生,在听完了老者的话后,看着老者慢慢离开的背影,心中后悔不已,要是在来一次,他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但是世界上没有后悔的灵药,所以既然做了,那边无悔。于是韩楚生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韩家一众长老与韩星云后,大声说道:“自古以来,成王败寇,既然我败了,我要无话可说了,但是看在这些年我韩楚生在韩家中也算立过一些功劳的份上,请不要为难我的后人,他们对于这件事情,一点都不知情,希望你们放过他们,就算是逐出韩家都行。”韩楚生慢慢说完之后,看着庶系的一众长老,接着再次说道。

“我们都是同属庶系中人,而且我们也一直以兄弟相称,虽然今天我知道我活不了了,但是劝解各位一声,太上长老说的对,我们毕竟姓韩,嫡系,庶系又有什么关系呢?希望今后你们能与嫡系中人好好相处吧!”说完,韩楚生最后看向了韩星云,因为从刚刚开始到现在韩星云都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韩星云,说实话,从你坐上韩家家主之位后,我就一直不服你,虽然这些年你是的韩家蒸蒸日上,但是你得罪了多少人,手上沾了多少鲜血,估计你都数不清了,这个世界有因就有果,就算这几天韩家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虽然我背叛了韩家,但是做过的就是做过,没有做过我死都不会承认,死去的那三个长老,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你相信还是不相信,那是你的事情了,韩星云。”随着韩楚生说完之后,只见韩楚生身上元力瞬间涌出,接着汇聚在手掌之上,最后对着额头一掌拍下,于是便慢慢的倒在了大厅中。

“大哥,大哥”在韩楚生自杀的一瞬间,庶系的一众长老冲向了倒在地上的尸体,大声哭喊着。

而坐在首位上的韩星云,此时慢慢的站了起来,接着“唉!”的叹息了一声,然后轻声说道:“好了,他已经为了他所做错的事情,受到了惩罚了,至于他的要求,他对着子嗣,全部外派到个个城池中,为韩家打理生意,至于他,抬下去,好好安葬吧!”韩星云说完后,便走出了大厅,而嫡系的一众长老在看见家主离开之后,也各自散去,至于还剩下的两个太上长老,则是在韩星云之前就离开了。而此时的韩星云回到了房间中后,那两个太上长老看着韩星云说道:“星云,你怎么看。”

“我觉得,韩楚生,死时所说的话,不像是假的,毕竟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韩星云在听到两个太上长老的询问后,理智的说道。

“那你觉得,此时到底是何人所为。”其中一个太上长老问道。

“星云不知,其实这也是我一直怀疑的地方,我原先也怀疑过陆家,城主府,但是我在其中的探子,却传回消息,并不是他们所为,而最近在天星城中也没有出现什么可以与我韩家比拟的势力啊。”说着韩星云苦恼不已。因为在天星城中所有人都在好奇这一点。

至于此时楚牧则是坐在大厅中,听着黄觉的报告,在听完了黄觉说完后,楚牧站了起来,看着黄觉笑着说道:“没想到,那个韩楚生竟然自杀了,看来这把火还不够旺盛,我们继续点火吧!”

夜晚楚牧与破风两人小心翼翼的出了天星城,在天星城不远处,放下一些东西,便瞬间离开,而在天星城中的另外几处也是同样出现了这中情景。在所有人放下一些东西后,便趁着夜色匆匆离开。

而在第二天,天星城中的一个修者在路过一条巷子后,看到了里面躺着四五具尸体,于是赶紧跑过去查看,在发现其身上竟然穿着韩家与孟家的衣服后,便意识到大事不好了,于是赶紧前往韩家与孟家前去告知。

于是韩家与孟家得到了消息后,韩家与孟家派出了各自嫡系中人,于是便在巷子中相遇,两方人马看着地上躺着的尸体,顿时大怒,只见韩家一个领头的年轻人看着尸体,接着对孟家喝道:“孟非,你们孟家欺人太盛,之前杀我韩家长老,现在又杀我韩家子弟,当我韩家好欺负是吧!”

“哼!”那个叫做孟非的青年看着韩家领头之人,然后嗤笑的说道:“韩子飞,你少在这里含血喷人,凭什么说我们孟家的人杀了你们韩家人,也许是你们韩家之人杀了我们孟家之人呢?你又当我孟家好欺负的啊。”说着孟家众人,便拔出武器,元力涌动着,而韩家看着孟家后,也同样是元力涌动,马上就要打起来。

而就在两方人马,即将碰撞的时候,两道身影从天而降,然后落在了两方人马只见,而这两人则是韩家与孟家的长老,只见两个长老在出现后,先是冰冷的看着对方一眼,接着同时说道:“奉家主之命,命令你们收拾好家族尸体就回去,不要发生任何冲突。”随着韩子飞与孟非在看着两位长老降临之后,各自瞪了对方一眼,然后,收拾好各自家族的尸体后,便离开了巷子中,剩下两位长老看着对方,只见韩家长老说道:“最好不要让我们韩家找到证据,不然到时候我们韩家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了。”随着他说完后。只见孟家长老冷哼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去。其实他们心中都是非常想要斩杀对方的,可是在来之前各自的家主曾交代过,不许发生战斗,所以只好忍下了心中的怒火。各自回到了家族。

而此时在韩家大厅之中,一众人看着此时放在地上的尸体,经过一个人验证后,只见那个长老说道:“家主,已经毙命,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可以看得出,此人修为非常的高。”随着这个长老说完后,只见韩星云站了起来,可是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报!”随后一个青年男子来到了大厅中后,单膝跪下,大声说道:“报告家主,在天星城中例外两处地方,发现我们家族与孟家中人的尸体。”随着此人说完后,一众长老大惊,因为刚刚发现了三具尸体,现在又发现了。

可是又是一道声音响起“报!报告家主,在天星城外,北边发现我们家族与孟家中人的尸体。”随着此人报告完毕后,所有人都愤怒了,因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们韩家,只见一个脾气暴躁的长老站了出来,接着大声的说道:“妈的,当我韩家是什么啊!竟然这样的欺辱,今天我就是去看看孟家中人到底多么厉害。”说着就要往外走。

“站住,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要真是孟家所做,那就容易多了,可是现在敌在暗我在明,你们先去将尸体运回来,不许要孟家人交战。知道了吗?”

“知道了,一众人说道。”于是一众长老离去,剩下了韩星云站在大厅中,看着躺在地上的三具尸体,眼中阴晴不定,就在这时,一个老者出现在大厅中,无声无息。而韩星云在看见这个老者和,顿时大惊,连忙躬身说道:“老祖,您怎么出来了。”

“我怎么出来了,我在不出来估计韩家都要完了,这几天的事情我也了解了,你怎么看。”

随着这个老者说完后,韩星云说道:“老祖,星云惭愧,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查探到到底是何人所为,但是看目前的情况,我想是有人在逼迫我们与孟家掀起大战啊。”

“你知道就好,给你七天时间,给我找出,到底是何人所为。”说着老者身影便在椅子上慢慢消散。而留下了韩星云则是脸色阴沉,然后只见韩星云大喊一声道:“来人。”

接着一个护法便走了进来,然后看着韩星云。只见韩星云说道:“你给我宣布下去,这段时间,所有人不得外出。”

“是!”说着这个护法便退了下去。而剩下了韩星云则是,看着远处,轻轻的说道。

“最好不要被我找到是何人所为,哼!”

而此时的楚牧,则是看着众人的报告后,微微一笑,然后解释说道:“好了!这最后一步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看韩家与孟家中人了。”随着楚牧说完后,黄觉笑着看着楚牧说道。

“团长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了人,虽然两家的高层都是明白这是个阴谋,但是也有不少人不了解的,我想他们很快就要大战起来了。”

而此时,孟家与韩家两位家主各自站在自己的大厅中,听着手下们的汇报,原来两家中有着不少激进分子,在得知了自己中人被对方杀了后,便暗中捣毁了对方家族中的一些商铺,还斩杀了不少人。反正孟家与韩家各有损失,而韩星云在听完了手下的禀告后,愤怒的站起来,一拍桌子,顿时桌子四分五裂开来,然后韩星云怒视着下面一众人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这段时间不准外出,不准惹事,你们倒好,现在砸了人家的商铺,杀了人家中的子嗣。你们说现在我该怎么办。”

“家主,是他们孟家先欺人在先,我们不过是反抗罢了,有何错只有,家主要是他们孟家敢找上门来,我们将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只见这群激进分子,看着韩星云说道。

至于韩星云在听了此人的话后,胸口起伏不定,怒火都要把他烧着了,要是因为这些人心中的确为韩家着想,他早就一巴掌全部拍死了,于是喝道:“给我滚出去,要是再让我发现一次,我定不饶你们。”

而这些人在听了韩星云的话后,慢慢的退了出去,但是还是有人小声嘀咕着:“不就是个孟家吗?我们有什么好怕的,我看家主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然后众人便慢慢离开了。虽然他们小声的嘀咕着,但是韩星云可是元王巅峰的修为,岂能没有听见,于是韩星云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坐在了椅子上,愤怒的不停的颤抖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