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可怜的玲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楚牧看着天空中交战的两方,嘴角扯起一抹笑容,然后回过头对着破风几人说道:“好了,机会来了,该轮到我们上场了。”说着楚牧带领着破风五人,悄无声息了的,来到了韩府一处阵法前,众人看着这个阵法后。紫玫瑰靠近了楚牧,轻轻的问道:“楚牧弟弟,这个阵法你能破解吗?”

楚牧在听了紫玫瑰的询问后,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轻笑的说道:“呵呵!虽然我的阵法造诣不是太高,但是破解这个阵法还是轻而易举的,你们跟着我。”说完后,楚牧双手结印,接着就看见楚牧双手不停变化手印,然后一道灰色的光芒从楚牧十指上蔓延而出,接着延伸进这个阵法之内,于是一条通道出现在楚牧面前,然后楚牧在破风五人惊讶的眼神下,轻而易举的踏进了韩府之内。随着楚牧进入韩府后,那条通道便缓缓的愈合,看的破风五人吃惊不已,因为觉得楚牧阵法的造诣估计已经达到宗师的地步了。

而楚牧现在却顾不上这些,因为进入了韩府了,现在当务之急,要知道玲玲,但是韩府这么大,楚牧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寻找玲玲到底被关在哪里。但是楚牧还是有着其他办法的,只见楚牧在脑海中暗中感应着,终于楚牧感应到一个熟悉的波动,于是楚牧低声说道:“跟我走。”接着楚牧迅速的向着一处方向跑去,而破风五人也是跟随着楚牧的脚步,向着楚牧所奔跑的方向赶去,最终楚牧停在了一处建筑前,这座建筑不算是豪华,甚至可以说这样的建筑不应该出现在韩府内,可是在这韩府中就有着这样的一座建筑,于是楚牧魂力探入其中,看到了一个男子小心翼翼的正在喂食着一个中年女子药物后,楚牧神情一动,然后暗中传音道:“韩青!”

韩青本来正在替自己目前喂药呢,可是突然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于是轻轻的放下的手中的碗,然后看着自己的母亲轻声说道:“母亲,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便抱起母亲,向着门外走去。随着韩青抱着他母亲走出门外后,楚牧伸出手,一把将韩青拉人阵法之内,于是韩青顿时间看见楚牧的身影,然后看着楚牧说道:“你怎么进来了,现在韩家可是笼罩着阵法呢。”可是在问完楚牧的话后,发现楚牧周围竟然笼罩这一层阵法,顿时便明白了,然后不再说话。

而在韩青怀中的母亲看着楚牧几人问道:“青儿,这几位是你的朋友吗?”

“是的,阿姨,我们是韩青的朋友,前几天韩青和我们说,带您出去走走,换个环境,我们特意前来接你的。”楚牧说完后,看着韩青,而韩青也是向着楚牧投去一个感激的笑容。然后楚牧暗中传音给韩青道。

“我交代你办得事情,怎么样了。”

“我已经办好了,现在带你过去。”说着韩青,便领着楚牧向着一个方向走去。而楚牧则是看了破风几人一眼,然后跟在了韩青身后。随着韩青的带领下,楚牧几人终于来到了一个庭院前,然后停止了脚步,看着楚牧说道:“就是这里。”

楚牧在听了韩青的话后,点了点头,接着看着破风几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来,说着楚牧踏出了阵法,将阵法留在了外面,随着楚牧走出阵法后,楚牧迅速的冲进了庭院之中,此时在庭院之中几乎没有任何人把守,因为现在韩家都与孟家战斗,哪有时间看守两个无关紧要的人。所以楚牧没有遭受到任何的阻挡,便来到了房门前,接着楚牧魂力一扫,感受到了两个熟悉的波动后,于是楚牧连忙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而在房间中的玲玲本来在来到韩家遭受到这种待遇后,一直担惊受怕的,虽然管家爷爷保护了她,可是也被打成了重伤,现在一直是她在照顾管家爷爷,可是玲玲非常害怕,每天晚上做梦都会喊楚牧哥哥的名字,希望楚牧哥哥回来就她,可是玲玲一直等啊等,可是楚牧一直都没有出现,让玲玲那幼小的心灵渐渐变得死寂起来,可是就在她心若死灰的那一刻,突然间房门被打开了,本来以为是那个欺负她的混蛋来了,于是抬头愤怒的看了过去,可是在发现出现的这道身影是她一直想念的人后,眼泪瞬间止不住流了下来,然后连忙跑到楚牧身边,扑进了楚牧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而楚牧则是摸着玲玲的头,轻声安慰道:“玲玲不哭,楚牧哥哥来救你了,不要害怕了,没事的。”

玲玲在听了楚牧的话后,抬起小脑袋,看着楚牧,泪眼婆婆的看着楚牧问道:“楚牧哥哥,玲玲好害怕,我以为楚牧哥哥不会来救我了。”说着玲玲又要哭了,而楚牧则是赶紧说道。

“好了,玲玲乖不哭,我不是来了吗?这里不安全,我们先出去。”

“恩!”玲玲听了楚牧的话后,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躺在床上的管家,说道:“管家爷爷,你快醒醒,看楚牧哥哥来救我们了。”

说着拉着楚牧拉到了床边,可是楚牧来到床边后,魂力一扫便发现,这个莫管家早已经奄奄一息了,要不是强硬的撑着一口气估计早就死了,而管家在听到了玲玲的话后,睁开了眼睛,再看见楚牧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接着对楚牧投去一个感谢的笑容后,在转过头看着玲玲道:“小玲玲,以后要听楚牧哥哥的话,不准耍小脾气,管家爷爷老了,走不动了,你快跟你的楚牧哥哥走吧!”说着这个管家最后的一口气用完了,接着闭上的眼睛,彻底没有了动静。而玲玲虽然纯真,但是也知道管家爷爷死了,于是扑到在管家爷爷身上,大声哭了起来。

“管家爷爷,管家爷爷,你不要死啊!你说要看着玲玲长大的,呜呜呜”

而楚牧看着玲玲大声的哭喊着,拉起了玲玲轻声说道:“好了,玲玲,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赶紧走吧!管家爷爷死了,不能照顾你了,也后楚牧哥哥会照顾你的。”

“可是,我要管家爷爷,管家爷爷说过要照顾我的,呜呜呜!”但是楚牧这时由不得玲玲哭喊,然后直接抱起了玲玲,然后手中的储物戒光芒一闪,然后将管家的尸体收进了储物戒中,接着带着玲玲快速的走出房间,回到了阵法之内。随着楚牧抱着玲玲回到阵法后,众人看着楚牧抱着这样一个漂亮的妹妹后,大为吃惊,可是现在玲玲明显情绪低落,根本不看他们。

至于楚牧也没有那么多解释的时间了,因为楚牧在出现在玲玲的那个院子的时候,灵虚就提醒了楚牧,说韩家的那个老祖已经注意到了他了,虽然灵虚帮他掩盖了气息,一时间发现不了他,但是时间长了,还是有可能找到的,所以楚牧知道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刻,于是看着玲玲轻轻的说道:“玲玲,你快跟哥哥姐姐们回去,等一下哥哥在来找你,我现在帮你教训欺负你的坏蛋,好不好。”

“哥哥你不要我了吗?”

“怎么会呢!哥哥喜欢玲玲还来不及,怎么会不要你了呢,哥哥要帮你教训欺负你的坏蛋啊!等哥哥教训完了,我在来找玲玲,好不好。”楚牧温和的解释道。

“嗯!好的。”玲玲回答道。而楚牧看着玲玲终于同意了后,将抱在怀里的玲玲轻轻的放在地上,然后摸了摸玲玲的头发,宠溺的对着她笑笑。接着楚牧看向了破风几人说道。

“好了,人我已经救下来了,接下来就靠你们了,你们就按照我进来的路线出去,这个阵法会一直保护着你们的,除非你们分散开来,至于韩家的阵法只是防御外界的攻击的,内部人出去是不受任何阻挡的。”说着楚牧便不在理会他们,然后一步踏出的阵法之外,而在楚牧走出阵法后,破风带上所有人向着楚牧刚刚来的路途快速的逃离了出去,而此时的楚牧在一走出阵法后,便被一道冰冷的神识扫视到身上,但是楚牧此时还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楚牧迅速拿出了不久前请云升炼制的防止元皇之境修为查探的面具戴在了脸上。只见在楚牧带上面具不久,一道身影便缓缓的出现在楚牧面前,然后一道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道:“看来你就是星云所说的神秘人了。”

而楚牧在听完了这个老者的话后,抬起头来,打量着这个老者,虽然这个老者须发皆白,但是面容看上去一点都不嫌老,可以用鹤发童颜来形容了吧!而这个人,楚牧知道正是韩家的老祖了,于是楚牧那被遮盖在面具下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然后说道:“呵呵!我想你是韩家的那个老祖了吧!没想到还是被你找到了呢。看来挺失败的。”

“失败!虽然我看不出你的真实面容,但是我想,你的年龄并不大,是吧!小友。应该在二十多岁的样子,可是你已二十岁的年龄,就可以让我韩家与孟家两大家族如此交战,如果还说失败,那么天下间,估计真的没人敢说成功了。”韩家的老祖说道。

“呵呵,前辈说了这么多,不会之想与我这后辈讨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吧!”楚牧说道。

“是啊!其实,我是来抓你的,我很好奇,你怎样无视我韩家的阵法,进入我的韩家的,并且我更想知道,小友真正的容貌的。”

“那就要看前辈,您的手段了,要是您能抓住我,我想你想要知道的,都会解开的。”楚牧回答道“是啊!”只见韩家的老祖回答一声后,便突然间出手,只见韩家这个老祖,突然间一伸手,顿时间一道手掌如同铺天盖地的向着楚牧抓来,而楚牧看着一个元皇强者随意一击,便是如此的威力,顿时大惊,接着施展出魅影逍遥,将速度提升到巅峰,终于楚牧险之又险的避过了韩家的这个老祖的攻击,然后背后的修罗之翼展开,接着楚牧飞上了高空,随着楚牧飞上高空后,彻底的离开了韩府的阵法,将自己暴露在所有人眼中,而正在交战的孟家与韩家,突然间看到一个陌生人,还带着面具的男子出现在空中,齐刷刷的停了下来,可是他们还没有任何动作,又是一道身影慢慢的走上虚空,而韩星云与一众长老看到这道身影后,连忙恭敬的对着此人行了一礼,齐声叫到:“老祖。”

而孟家人看着韩家之人如此恭敬的叫着此人老祖,便瞬间明白了此人就是韩家的那个老祖了,于是小心翼翼的聚集在一起,警惕的看着此人,而韩家老祖则是看了孟家一眼,说道:“你们走吧!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因为真正的凶手出现了。”

孟家所有人在听了韩家老祖的话后,吁了一口气,然后退到了远处,但是并没有离开,因为他们包括孟斌想要看看他一直想要引出的神秘人,到底还有什么手段。至于韩星云他们,在韩家老祖拜拜手后,也是退到了一边。

而此时在天星城的另一边,那座城主府内,一个老者与一个中年人,真是相对而坐,在两人只见则是摆着一盘还没有结束的围棋。因为此时老者明显陷入了沉思之中了。而突然间那个中年人,耳朵一动,受到了一丝传音,然后猛地站起身来,顿时惊醒了老者,只见老者手执白子,然后看着中年男子问道:“城主这是怎么了,说好的陪老朽下完这盘棋的,怎么突然间好像要走的样子,赶快坐下,陪我下棋。我想到下一步了。”随着老者说完后,中年男子则是看了老者一眼,然后说道。

“魂老,你不是来找我下棋的,而是……”说道了一半,然后没有再次说下去。

而老者则是笑眯眯的说道:“城主什么意思啊!老朽我当然是找你下棋的,这不是正在下吗?我们一局还没有结束,城主怎么能离开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