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合作成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报答,你怎么报答,看你空手而来,以你的修为有什么是我家老祖看得上眼的。”随着楚牧说完后,站在陆家家主背后的一个最年轻的男子说道,随着他说完后,楚牧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有着敌意,但是楚牧却不在乎,并且楚牧没有理会他,反而笑着看着陆家的家主。

而男子看着楚牧毫不理睬自己后,脸色涨的通红,因为他能感觉的到自己在面前这个男人眼中不值一提的,于是愤怒的男子看着楚牧大声说道:“你……”

“好了,家豪。”随着陆家家主说完后,陆家豪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后,默默的闭上了嘴。然后陆家家主看着楚牧笑了笑说道:“很好,果然不愧是我家老祖赞不绝口的人。”

“陆家主谬赞了,楚牧不过一个佣兵团的小团长而已,和陆家主所比差的远呢?”楚牧不卑不吭的说道。

“呵呵!好了,请坐吧!”陆家家主对着楚牧邀请到。

在楚牧坐下之后,陆家主看着楚牧接着说道:“楚牧团长,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说着陆家主对着身后的两男一女说道。只见他对子年纪最大,大概二十四五岁的男子说道:“这是我的大儿子陆紫枫。这是我的小儿子陆家豪。”陆家主在介绍了自己大儿子后,又再次介绍了自己的小儿子。而楚牧在听了陆家主的介绍后,友好的对着他们点了点头,可是回敬楚牧的只有陆紫枫,至于陆家豪则是别过头,不理会楚牧。而楚牧只是笑了笑,因为陆家豪最多也只是十七八岁罢了,在楚牧眼中只是一个小孩子罢了,所以楚牧并不在意。反而微微一笑。然后楚牧看着最后的女子一眼,然后看向了陆家主。

陆家家主在看见楚牧看向他后,介绍道:“这是我的二女儿,陆诗筠。不要看诗筠不大,可是她可是我陆家修为最高的人了。”楚牧看着陆家家主在介绍到他的二女儿后,一脸自豪的模样,心中暗自想到,此女应该在陆家地位非常的高了。接着楚牧转过头看向此女,只见此女生的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一身翠绿的裙子,说不出的淡然轻逸。而她在看见自己父亲如此自豪的模样后,忍不住笑了笑,但是也只是一笑而过,然后便恢复的淡然的模样,明眸的双眼同样打量着楚牧,在看见楚牧看向她后,转过头,不再看着楚牧,然后绣眉轻轻皱起,因为在她刚刚所看,面前的这个男子并不是多么的特殊,虽然长得有点小帅,但是也仅仅是小帅罢了,唯一醒目的也只有那满头银色的长发了,所以她并不明白,为什么老祖在她面前为何如此夸赞面前的这个男子,当时在听到老祖的话后,心中非常的不服气,因为自小到大,她都是所有人眼中的天才少女,可是今天却出现一个男子让老祖那般的称赞,所以那攀比的心瞬间被激起,虽然生性淡然,可是那丝丝战意,还是令楚牧清楚的感受到了。

至于楚牧在听着陆家家主介绍自己的三个子女后,看着陆家家主问道:“陆家主,不知道在下可以与老祖一见吗?”随着楚牧说完后,突然间一道声音传进了大厅之内。

“哈哈!不知道楚牧小友想要见我有什么事情吗?”随着这道话音落下之后,一个老者出现在大厅之中,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楚牧。而楚牧看着老者出现之后,连忙恭敬的对着老者拱了拱手,接着对着老者说道。

“前辈,楚牧前来就是感谢上次前辈的出手之恩的。”

“哈哈!小友不必如此,老头子我不过是看那两个老不死不顺眼而已,所以能够气气他们,老头子我就高兴。”老者说道。

“不管怎么说,前辈的救命之恩,还是要感谢的。”说着楚牧取出一只玉壶,正是那叫做法则的灵酒。

然而就在楚牧取出法则之后,陆家豪看着楚牧手中的玉壶,连忙讽刺道:“我还以为,你要送什么东西感谢老祖呢?原来是取出一壶酒,酒我家可是多得是呢?”说着还轻蔑的看了楚牧一眼,而楚牧看着陆家豪的话后,对着他笑了笑。然后看向了老者。

只见此时陆家的老祖在看见楚牧取出了一只玉壶后,疑惑的看着楚牧,但是在仔细打量楚牧手中的玉壶后,突然间眼睛大睁,接着抬起手,对着玉壶一挥,顿时楚牧手中的玉壶则是出现在他的手中,而楚牧收回手掌,微笑的看着老者。而此时老者的变化几人都看在眼中,然后几人全部看向了老祖,只见陆家家主看着老者问道:“老祖,怎么了,这壶酒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可是在他说完后,老者并没有理会他,弄得他一阵尴尬,只见老者看着手中的玉壶,轻轻的打开了盖子,一股奇特的力量从玉壶中冲了出来,而老者在感受到这种力量后,顿时间就看见老者连忙盖住了玉壶的盖子,然后看着楚牧。

而楚牧看着老者看向自己后,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这壶灵酒,交做法则,是为元皇之境的修者酿造的,起效果则是帮助元皇之境的强者,快速的领悟法则之力。”说着,楚牧一挥手,在桌子上顿时再次出现了五只玉壶。而楚牧则是接着说道:“至于这五只玉壶则分别是对应着元者到元王之境的灵酒。”

随着楚牧说完后,陆家家主惊讶的看着,然后说道:“楚牧小友,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别的意思,因为我这些灵酒可以成批的酿造出来,所以我想在天星城中,建立一个酒阁,专门出售这些灵酒,而我今天来的原因,就是希望和陆家合作而已。”随着楚牧说完后,陆家家主看着楚牧,说道。

“你这灵酒可是非常的珍贵,你就愿意与我陆家共享这份利益吗?”

楚牧听着陆家家主说完后,看着他笑了笑说道:“目前以我楚牧现在的力量与势力,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想要建立酒阁,我还是很难办到,所以希望和陆家合作,并且我已经邀请了魂师工会的魂老加入了,到时候所赚的利益,我们可以均分。”

“什么,你竟然邀请了那个来家伙加入了。他不是一直不会与天星城的任何势力交集吗?怎么现在会帮你,而且上次也是。”陆家的老祖在听了楚牧邀请了魂师工会的魂老加入了,惊讶的问道。

而楚牧在听着老者的话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太多的解释。而陆家家主在听了楚牧的话后,思考了一会儿,接着看着楚牧说道:“好,我陆家答应你与你合作,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合作法呢?”

楚牧听了陆家家主的话后,解释道:“其实很简单,我只希望陆家主,可以派遣一些信任的人手,帮我把守住酒阁,防止有人来捣乱就行了,并且希望前辈可以帮我看住韩家,孟家,城主府的三位元皇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不需要任何的帮助。”

“那你呢?不需要派遣人手保护吗?”陆家家主问道。

“呵呵!只要守住元皇就好,至于元皇以下吗?我楚牧还是有着自信,让他们有来无回的。”楚牧自信的说道。

“吹牛皮,你以为你元皇之下无敌吗?我猜你连我都打不过。”陆家豪看着楚牧说道。

楚牧在听了陆家豪的话后,笑着看着他说道:“小弟弟,要不你来试试。”

“试试就试试,谁怕谁啊。”说着陆家豪就从陆家家主身后冲了出来,但是他并没有阻止自己这个儿子,因为他也想要看看面前楚牧到底多么厉害,竟然敢说元皇之下,有来无回的话。要知道他也是元王呢。而在陆家豪冲出来后,站在楚牧面前,楚牧轻轻一扫,发现他的修为竟然是达到了元王两重天了,可以看得出陆家豪的天资逆天了,十七八岁就是元王了,顿时让楚牧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接着楚牧看着陆家豪站在自己身前,可是在楚牧眼中破绽层层,暗道原来是温室中的花朵,于是楚牧微微一笑,刹那间楚牧眼神一凝,一股冲天的杀气向着陆家豪席卷而去,而本来站在那里得意洋洋的看着楚牧,因为终于让他逮到机会教训面前这个老祖称赞的男人了。可是就在楚牧眼神凝住的一霎那只见,那股杀气瞬间笼罩在他身上,瞬间陆家豪浑身冰冷,脸色苍白,那股杀意令他心中忍不住颤抖起来,然后恐惧的看着楚牧。而楚牧看着陆家豪这个模样后,瞬间收回了自己身上的杀意,又再次变得平平淡淡的模样,而陆家豪则是满头大汗的看着楚牧。而陆家家主则是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

楚牧则是笑着看着陆家豪说道:“小家伙,修为固然重要,可是你要知道温室中的花朵,终究暴露在烈日的阳光下的,如果不经历风雨,怎么茁壮成长,小家伙你明白了吗?”随着楚牧的话说完后,陆家家主一脸羞愧,因为他听得出来楚牧的话不仅是在是自己的儿女,还在说他,因为他的宠溺,所以令自己的儿女成为了温室中的花朵。

至于陆家老祖则是在楚牧的话说完后,瞪了陆家家主一眼,接着看着站着的三人说道:“听到了吗?温室中的花朵,不经过风雨,最后只有折断的结果,从今天开始,你们三个给除了老大之外,剩下的给我滚出陆家,加入楚牧小友的佣兵团,给我去经历铁与血的磨练。到时候楚牧小友没有说你们可以回家,你们就给我永远呆在外面。”陆家老祖生气的说道。因为他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今天因为楚牧才想起来,天资在重要,可以没有经历过鲜血的洗礼,以后怎样撑起陆家,所以他在怎么疼爱他们,还是严厉看着陆子豪与陆诗筠说道。

然后看向楚牧,问道:“楚牧小友,我这两个不成器的子孙可以加入你的佣兵团吗?

“可以到时可以,但是……”

“没什么但是的,既然楚牧小友答应了,那么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佣兵团中的人了,想要怎么调教都可以,不必在乎我们陆家的看法。”

“好!既然前辈都这么说了,那么小子恭敬不如聪明了,到时候一定会还给陆家两个真正的天才的。”楚牧自信的说道。

陆家老祖在听了楚牧的话后,点点头,接着转过头看着陆诗筠与陆子豪说道:“楚牧小友已经答应了你们加入他的佣兵团了,从今天开始你们便不是陆家的少爷,小姐了。现在还不过去见过你们的团长大人。”

“是!团长好。”两人在听了老祖的话后,走到楚牧身边有气无力的说道。此时在陆诗筠心中委屈不已,因为从头到尾自己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却被自己这个倒霉弟弟拉下水了,于是站在楚牧身后,低着头,瞪了自己这个倒霉弟弟一样。

楚牧看着自己身后低着脑袋的,无精打采的两人后,微微一笑,接着看着陆家家主与陆家老祖,拱手说道:“既然如此,楚牧就先告辞了,这次楚牧前来就是与陆家谈合作的,既然已经谈妥,我回去后会叫我们的军师前来商讨下具体的细节的。”

“既然如此,我就不送楚牧团长了。”陆家家主说道。而楚牧在听了他的话后,转身走出了大厅。而大厅内陆家家主看着自己的小儿子与女儿渐渐消失的背影,转过头看着老者问道:“老祖,你为什么这么安排,将家豪与诗筠他们…”

“因为这是最好的安排,现在你不明白,今后你会明白的。”说着老者身影慢慢淡去,但是彻底消失的时候一道淡淡的话音留了下来。

“记住不要与这个小家伙为敌,切记,切记”

而陆家家主在听着老者离去后,留下的这句话后,疑惑的看着早已经消失不见的楚牧,暗道这个楚牧到底有多么的特殊,竟然让老祖如此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