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黄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于是楚牧在花音容那期待的眼神下,楚牧的思绪回到了很久很久,久到他都忘记了那些往事,接着楚牧看着花音容说道:“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楚牧这一路走来,都是伴随着血与火的交织,一直在战斗,因为有人告诉过我,我的一生必须在战斗中进化,我天上就是为了战斗的。”随着楚牧说完后,花音容看着楚牧,眼睛酸酸的,但是就是没有眼泪落下来,因为看似楚牧说的潇洒,但是这些战斗中的辛酸,又有何人得知呢。但是花音容却能在楚牧的话中听到了种种辛酸。于是看着楚牧说道:“不说这些了,说说你是怎么踏上修炼这条路的吧!我在没有修炼之前可是非常的调皮捣蛋的呢。”花音容说着。

“以前吗?以前的话。”楚牧听了花音容的话后,看着花音容,将自己的以前的回忆娓娓道来。随着楚牧慢慢的叙说着他的往事后,站在一旁的花音容眼睛红了起来,虽然楚牧所说之事,好像与他无关一样,但是花音容却是知道楚牧所承受的那些痛苦。但是楚牧殊不知身边的花音容如此的看着他,而是依旧缓缓的说着这件事。随着楚牧说完后,转过头看向了花音容,但是下一刻楚牧便愣在原地,只见楚牧慢慢的伸出右手,在触碰到花音容那柔美的脸颊后,花音容突然间醒悟了过来,然后猛地向后一退,看着楚牧惊讶的说道:“你干什么?”

然而楚牧并没有理会花音容,而是看着自己的右手慢慢的张开,随即元力在其手掌之上流动着,但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则是在楚牧手掌的上空,漂浮着一滴眼泪。接着楚牧将手掌递了过去,轻轻的说道:“你看。”

随着楚牧说完后,花音容视线慢慢的转移到楚牧手掌之上,看着那一滴漂浮的眼泪,随后整个人愣在了原地,随后看着楚牧说道:“这是我的?我的眼泪?”

“嗯!是你的,是你的眼泪。”楚牧看着花音容说道。随后只见楚牧慢慢的从自己的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支玉瓶,将手中的这滴眼泪装了进去,随后楚牧将玉瓶递给了花音容,笑着说道:“这是你的眼泪,你要收好,等你那一天真的绝情绝性了,拿出来看一看,也许会起到不同的效果。”

花音容听着楚牧的话,看着那只玉瓶,随后说道:“谢谢你,但是这只玉瓶,请你帮我收藏好!要是哪一天我真的迷失了自己了,你就将它拿出来吧!”随着花音容说完后,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而楚牧则是看着花音容的笑脸后,点了点头。而在楚牧识海里面的灵虚大声的惊讶的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修炼绝情决的人,都是绝情绝性,怎么会哭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灵虚纠结着,突然间,灵虚的脑海中灵光一闪,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似得,哈哈大笑的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灵虚在楚牧识海中大笑着,可是楚牧并不知情,不然怎么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只见楚牧在收起了玉瓶后,看着面前已经恢复了原来模样的花音容,轻笑的说道:“看来这上游是没有什么发现了,我们回去吧!看看他们有什么发现没有。”听着楚牧话后花音容点了点头,接着没有理会楚牧,只见向着刚刚分别的地方,飞掠而去,而楚牧则是笑了笑,随后跟在了花音容身后,一路疾驰而去。随着楚牧一路上跟在花音容身后疾驰着,终于回到了刚刚离开的地方,随着楚牧到来后,只见原地倒霉五人组,正在焦急的转动着,还不停的来回走动着。然而在看见楚牧出现后,倒霉五人组,连忙迎了上去,只见老二韦神进,瞬间来到楚牧身前,然后想要一把抱住楚牧,可是楚牧瞬间便反应了过来,一脚踢出,韦神进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但是韦神进并不在乎,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楚牧身前,可这次学乖了,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楚牧。而楚牧看着韦神进的模样后,说道:“你们怎么了,这么焦躁不安?还有老白呢?”随着楚牧连续提出两个问题后,五人组看着楚牧叽叽喳喳的说着,可是楚牧一句都没有听明白,而后楚牧看着五人组说道:“好了,你说。”楚牧看着韦神进说道。

随着楚牧点名后,五人组中其他四人安静了下来,至于韦神进则是看着楚牧说道:“白大哥,在下游呢?说让我们前来通知你,但是团长,下游好恐怖,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了,我们离开这里好吗?”

楚牧在听着韦神进那话音中的颤抖后,微微皱起了眉头,接着说道:“你说呢?”随后不理会五人组,瞬间运转元力,向着下游疾驰而去,在经过了几分钟后,楚牧停了下来,因为楚牧远远的看见,白青松盘膝坐在地上,整个身体上,缠绕着红色的光芒,于是楚牧连忙跑了过去,随着楚牧来到后,盯着白青松,只见他全身都被红色的烟雾笼罩着,眉头紧紧锁起,明显非常的痛苦,看到这个情况后,楚牧疑惑不已,看着来到自己身边的五人组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赶快说。”

“团长,你不要发火,一切都是因为那快碑,白大哥在触碰了那块碑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五人组中的本单看着楚牧说道,而楚牧则是随着本单那恐惧的眼神看了过去,果然看见了一块墓碑耸立在哪里,只见碑身高达几十丈,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而且破破烂烂的,但是楚牧相信五人组不敢欺骗他,于是带着好奇走了过去,随着楚牧来到碑前后,整个人一愣,因为楚牧看到了碑上刻着两个大字“黄泉。”而这时花音容也走了过来,看着碑上的字后,轻轻的念到“黄泉,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说完后,看着愣在原地的楚牧,因为她感觉楚牧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

而楚牧在听到了花音容的询问后,而是盯着石碑,轻轻的解释道:“黄泉的意思,在我的家乡,象征着死后所有经历的一条河,据说在黄泉河上,走过去便可以转世投胎,走不过去,便永久消失在世界,属于真正的生死道消了。”

随着楚牧解释完毕后,花音容愣在了原地,因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黄泉的意思竟然是这个。随后看了眼白青松,说道:“那他,是不是死定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