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秦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楚牧抱着紫玫瑰回到了修罗后,看着站在大厅内的玲玲说道:“玲玲,快点带着个姐姐下去休息。”说完后,楚牧便将昏迷的紫玫瑰交到了玲玲手上,而这时的玲玲也是非常的乖,不想平时那般腻着楚牧,接过哥哥递来的姐姐,然后抱着紫玫瑰,离开了大厅。而楚牧则是坐在了大厅的首位上。默默的等待着。

楚牧没哟等待台上时间,然后楚牧似有所感,抬起头来,然后就看见一群人小跑进了大厅内,着这些人则正是被楚牧派遣去破风佣兵团的黄觉,韩秋,大熊等人,只见他们小跑进来后,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丝丝疲惫,在楚牧的目光一扫之下,看见在大熊的背上背着一个满脸鲜血的男子。楚牧看到这种情况后,心中“咯噔“一声,知道情况不好了。于是楚牧看着黄觉说道:“说吧!情况怎么样。”

“团长,我们在赶到了破风佣兵团后,已经是一片废墟了,所有团众皆是被杀,破风团长被擒,我们发现三团长。”只见在黄觉说完后,只见大熊慢慢的将他背上的男子放在了大厅的椅子上,随着楚牧看去,只见丁堰满脸鲜血,曾经那脸上的乐天派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满是落寞之色。嘴中不停的呢喃着:“死了,死了,都死了。”

楚牧看着丁堰如此模样,皱起了眉头,因为就目前丁堰的情况来看,丁堰好像是疯了一般。于是楚牧皱着眉头,从椅子上慢慢的走了下来,来到了丁堰身前,本来一直呢喃着的丁堰,在感觉到了身前被一个身影挡住了后,呆愣的抬起了头,然后看向了面前的这个人,待他看见此人的脸上后,眼睛猛地睁大,因为丁堰认出了面前的这个人,然后不顾身体上的伤势,直接从椅子上滑落在地上,接着“砰”的一声,双膝跪在了地上,看着楚牧说道:“楚牧团长,你救救我家团长好不好,求求你了,救救我大哥,他们韩家的人抓走了,只要楚牧团长您愿意出手,我丁堰这辈子甘愿做牛做马。求求你,求求你了!”只见丁堰一边祈求着楚牧,一边不停的对着楚牧磕着头,每一下都是重重的撞击在地上,每一下都是发出响彻大厅的声音。众人看着丁堰如此这般,都是默默的转过头去,不忍心看丁堰如此作为。毕竟他们之中,与丁堰还是相处过一段时间的,虽然算不上生死之交,但是彼此之间的情义还是不错的。所以在看着丁堰如此后,心中都不忍心。而楚牧皱着眉头,看着丁堰,最后化作了一声叹息“唉!”然后就看见楚牧,伸出双手,将跪拜的丁堰从地上,扶了起来,而丁堰满脸落寞的看着楚牧。

于是楚牧看着丁堰说道:“你不必如此,韩家我一定回去对付的,破风大哥我也会去救的,不管怎么说,一切的因都由我起,那我楚牧一定会了解了这果的,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出破风大哥的,活要见人,死会见尸。我楚牧再次立誓。”随着楚牧说完后,丁堰那苍白落寞的脸上终于有了点表情,随后看着楚牧,深深的弯下了腰,对着楚牧行九十度的鞠躬。随后“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因为之前丁堰心中那股意识坚持着丁堰清醒着,但是在得到了楚牧的回答后,心中一送,终于忍不住了,那本来就是重伤的身体直接昏迷了过去。而楚牧看着倒下的丁堰,对着大熊说道。

“大熊,你带着丁堰去疗伤吧!”大熊在听了楚牧的话后,点了点头,那魁梧的身体,一把抄起丁堰,慢慢的走出了大厅,带着丁堰下去疗伤去了。至于楚牧看着大熊带走了丁堰后,自己则是走到了首位上缓缓的坐了下来,对着下面一众人,挥挥手,于是大家都坐了下来。全部看着楚牧,因为他们想要知道接下来团长有着什么行动。

至于楚牧在坐下来后,思考了一会儿,接着看向了修罗的军师黄觉,说道:“军师,你怎么看?”黄觉听到楚牧的询问后,看着楚牧说道。

“团长,目前的情况看起来并不是多么好,虽然我刚刚斩杀了那些进入修罗的十二人,可是韩家的实力与底蕴绝对不止这些,虽然我们斩杀了韩家的家主,可是我想对韩家并没有多么大的影响,最多是心疼一下而已,一个存在了这么长时间的势力,一定不会只有表面展露的实力的,所以接下来麻烦估计一定不会少,而且现在天辰与破风佣兵团的团长在韩家手中,我们又不好直接出手,并且还有孟家,城主府,两个如狼似虎的势力存在,我们的路不好走。”随着黄觉说完后,楚牧点了点头,因为黄觉分析的没错,接着楚牧看着下面其他人一眼,接着再次问道。

“你们可有其他的看法,或者有着什么破解之法。”

众人听着楚牧的话后,全部皱起了眉头,因为就黄觉分析来看,如此的局面,目前就是死局。而楚牧看着众人皱着眉头,知道目前是死局,唯一的破解方法,只要有着不惧他们高层的力量,那么就行了,可是修罗现在最缺的就是目前的这个不惧他们高层的力量。

然而就在楚牧烦恼之时,突然间识海中一道声音传出:“小家伙,老夫虽然目前只剩下魂体,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半圣级别的人物,虽然目前没有剩下多少的力量,但是小小的元皇,我还是可以为你牵制一人的,但是最多只能一人,这是目前我的极限了,再多一个我估计就会陨落,剩下的就只能你想办法了。”随着血圣说完后,楚牧在自己识海中凝聚了身形,看着血圣说道。

“前辈你……”

“小家伙,你不要多说,虽然我血圣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绝对不是那种无信之人,再说,小家伙你不是说今后为我凝练肉身吗?现在不帮帮你,让你欠我点人情,到时候就要尽力啊。”血圣子啊说完后,哈哈大笑着。而楚牧听着血圣的话后,点了点头,接着对着血圣恭敬的拱拱手,这一次楚牧充满了诚意,并且血圣也是清楚的感受到了。而楚牧则是慢慢的退出了识海之内,至于血圣看着楚牧消失后,看着出现在一旁的灵虚道。

“老家伙,你真的收了个不错的弟子,要是我血圣也有这个运气就好了。”随着血圣说完后,一脸羡慕的看着灵虚,而灵虚则是得意的摸了摸胡子,因为灵虚也觉得自己收了楚牧这个徒弟,是他这一生做的最对的事情,也是最自豪的事情。

至于楚牧则是在退出了识海后,看着大厅中依旧皱着眉头的众人,随即咳嗽了一声,众人听到了楚牧出声后,全部抬起了头,看向了楚牧,而楚牧看着众人那疑惑的目光,微微一笑,说道:“好了,你们不必纠结这件事情了,既然韩家要战,我们就战,我既然以修罗为名,就是想要修罗之众一路勇往直前,以战养战,不惧一切。”黄觉在听了楚牧的话后,就看见黄觉站起来看着楚牧说道。

“团长,如你所说,我们修罗并不害怕战斗,但是韩家的那个元皇老祖,城主府,孟家几个老祖怎么办?”楚牧听着黄觉的话后,微微一笑,然后看着黄觉解释道。

“这点你不必担心,韩家的老祖由我楚牧结局,至于其他两人,我已经有着可以抵挡一位元皇的人选了,至于剩下的一人,我会去陆家,我想陆家老祖肯定非常愿意帮助我的。”随着楚牧说完后,黄觉一愣,并不是楚牧说自己可以抵挡元皇,而是因为有着一位可以抵挡元皇的存在,为此非常震惊而已。但是楚牧已经说到这里了,黄觉也没有任何的理由了。于是黄觉慢慢的坐会了位置上,而楚牧看着黄觉一眼后,再次说道。

“你们可还有什么疑惑,现在可以提出来。”

“我们听团长的。”众人站起来,双手抱拳,对着楚牧说道。

而楚牧看着众人这个样子后,随即从座位上站起来,上位者的气息一扫而出,眼神中精光闪烁,看着下面的几人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战!现在通知下去,修罗从现在开始做好备战转态,随时战斗。”

“是!”众人统一的回答道。随后众人全部从大厅散去,各自布置接下来迎来的战斗。而楚牧看着众人散去后,眼中凝重起来,虽然楚牧已经有办法牵制另外两人,但是楚牧自己则是要对付韩家老祖,那可是元皇九重天的存在,虽然楚牧斩杀过元皇级别的妖兽,但是对于一个元皇九重天的强者来说,楚牧心中有着太多的不确定。现在楚牧最缺少的时间,只要给楚牧时间,楚牧便不会为这些事情烦恼了。随后楚牧一摆衣袖,从椅子站了起来,不再想这些,因为楚牧一路而来,不都是在绝境之中,找到了逢生的一丝契机吗?楚牧不相信自己就这样陨落,于是楚牧抛开了这些,走出的大厅。

随着楚牧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一个房间之前,随后楚牧轻轻的推开了房间,便看到玲玲坐在床边,看着紫玫瑰,不停的逗着她,而楚牧推门的声音也引起了玲玲与紫玫瑰的注意,而玲玲回头看到是楚牧后,大叫一声:“哥哥,你来了啊。”说着自然的抱着楚牧的手臂,而楚牧只是爱怜的摸了摸玲玲的脑袋。随后对着玲玲说道。

“玲玲,哥哥有些话和大姐姐聊,你先去和小狐狸玩吧!到时候哥哥在来找你,好不好?”

玲玲在听到了楚牧的话后,瘪瘪嘴,然后点点头说道:“知道了!哥哥最忙了,玲玲不会打搅哥哥正事的,但是哥哥忙完了正事,一定要陪玲玲玩,不然玲玲会不高兴的。”

“当然,哥哥什么时候骗过玲玲呢。”随着楚牧说完后,玲玲走出了房间,留下了楚牧与紫玫瑰两个人,而楚牧看着紫玫瑰那苍白的脸色,说道:“没有什么大碍吧!”

“没事!只是受到一些伤而已,休养一段时间就行了。”紫玫瑰回答道。

“那个…那个。”

“叫我玫瑰吧!”紫玫瑰看着楚牧吞吞吐吐的说着话,微微一笑说道。而楚牧看着紫玫瑰那苍白的脸上的微笑后,微微一愣神,因为此时的紫玫瑰没有平时那般妖娆模样,但是却有着另外的一种美,那一霎那楚牧都差点陷入进去了。而因为楚牧发愣的盯着紫玫瑰看,惹得紫玫瑰脸色微红。然后“咳!”咳嗽了一声,打断了楚牧的愣神。而楚牧在清醒过来后,尴尬的摸摸鼻子。

而紫玫瑰看着楚牧这个样子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因为此时的楚牧哪里有着在外界绝世强者的模样了。

而紫玫瑰知道楚牧为什么突然间变成这样,于是看着楚牧解释道:“其实现在才是真实的我,你应该知道,修者的世界是多么的残酷,要是没有伪装自己的能力,早就被人吞了,所以在外界我一直都是如此模样,就连名字都是我故意改的,其实我原来叫做秦柔,因为小时候家中被人灭了,唯独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便一路乞讨来到了天星城中,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修炼功法,从此踏入了修者世界,可是待自己踏入修者世界后,才知道修者的残酷,这些年来我早就累了。”

楚牧听着紫玫瑰的话后,看着紫玫瑰说道:“秦柔,很好听,以后就叫这个名字吧!以后我就叫你柔姐怎么样。”秦柔抬起头看着楚牧那诚恳的双眼,眼睛微红,接着点点头。因为这些年来,秦柔第一次和别人吐露心声,现在看着楚牧如此真诚的模样后,都差点忍不住哭出来了,至于楚牧则是坐在床边,抓起秦柔的小手说道。

“柔姐,你好好休息,我楚牧为你报仇!”而秦柔看着楚牧抓住自己的小手,顿时间脸色通红,因为第一次自己与男性接触,随后“嗯”了一声,从楚牧手里抽出了自己的小手,倒在床上,蒙住被子,声音从被子中传了出来。

“你先走吧!我要休息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