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决战木魔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青色的气焰笼罩着木魔将,将他那本就巨大的身体,显示着更加的霸道威武。随后只见木魔将看着楚牧鄙夷的说道:“人类,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木魔将的厉害!”

至于楚牧看着突然间变得更加强大的木魔将后,眼神凝重起来,因为楚牧知道邪魔本就比人类强大,而且其尸体也不是人类的强度可以比拟的。并且在相同境界,人类不一定可以打败邪魔,一般都是邪魔胜利的多。除非像是楚牧那般越级战斗的天才,才有着击败邪魔的可能。

“哼!”一声冷哼从楚牧嘴中传出,随即眼睛微微眯起。

“你们邪魔不过是躲在人类身体内的寄生虫而已,不要以为你们多么高贵,既然你想要战!我楚牧奉陪到底,只要我楚牧鲜血没有流干,不死不休!”楚牧看着木魔将冷声说道,并且最后一句结束后,楚牧浑身同样如同木魔将一样,血红色的元力将楚牧笼罩起来,看起来就像是从鲜血中爬起来一样。这一刻,楚牧终于清晰的感受到元尊的强大了,这般强大的力量,要是对付之前的自己,估计只要动动小指头,自己估计就死了。但是现在楚牧知道不允许自己想这些,因为面前还有着一个敌人,并不逊色与他,而且自己的力量使用是有着时间的,要是时间到了,还没有消灭这个邪魔,估计这次自己就真的要栽了。而这时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

“卑贱的人类,你是找死。”木魔将残暴的眸子注视着楚牧,冰冷的说道,因为楚牧的一字一句都戳痛了他的痛楚,所以这一刻木魔将不是想要霸占楚牧的身体那么简单了,而是要将楚牧击败,并且狠狠的羞辱他,让他知道他们邪魔的厉害,然后求着他占据他的身体。

然而就在木魔将愤怒的对着楚牧怒言时,楚牧才不理会他,因为时间有限啊!只见楚牧身影突然间出现在邪魔面前,笼罩血色气焰的拳头对着木魔将的额头砸下,拳风带起的轨迹,使得空间都在震荡,呼啸声响起。

但是做为邪主手下十二大魔将之一,岂是这般被攻击到。只见木魔将在楚牧消失的瞬间就做出了反应,青色拳头抬起,对着楚牧那呼啸而来的拳头,直接砸下来,随后就听见一声“轰隆!”的巨响声响起,韩府地面直接震动起来,且那华丽的宫殿,不少直接倒塌了。看着站在远处的韩家老祖肉疼不已,因为这些宫殿可是他韩家一点一滴构建而成的,其中花费的人力,物力,财力简直就是个天数了,现在就这般倒塌了一部分,怎么能不然韩家老祖肉疼呢?但是在韩家老祖想到只要楚牧战败被击杀后,天星城被他统一后,那一丝丝肉疼的感觉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因为只要他韩家成为天星城的第一势力,那么这些损失也不过尔尔,用不了多长时间,估计就可以回来了。

而在楚牧与木魔将这一次撞击之后,两人直接消失在众人眼前,好像去了另一个时空一般,唯独韩家老祖,陆家老祖,孟家老祖,海万古能够看得见一点点踪迹,但是也只是一点点踪迹而已,至于想要看清两人,估计除了元尊之外,估计真的没有可以办到了。

而就在楚牧与木魔将相互战斗的时候,在天星城一座一间房间中,一个白发老者和一个一半白发,一半黑发的老年盘膝坐在蒲团上,并且另一位老者站在一边,恭敬的呆在一边,但是偶尔看着两个老者的时候,眼中充满了羡慕的神色,尤其看向那个一半白发,一半黑发的老者时,则是更加的羡慕。

只见此时那个白发老者,右手执着一颗白色的棋子,眉头皱着看着棋盘上,犹豫不定,最终好像是下定了决心,手中的白子落下,安静的房间中响起“啪”的一声,随着白发老者这一棋落下后,那个半百半黑的老者,则是悠闲的那一右手边的一颗黑子,随后轻笑的说道:“过了这么多年了,这些东西有安奈不住了,想要跳出来了,这次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啊!”

“唉!多事之秋啊!每次这些东西出现后,我们都要死伤惨重,甚至血流成河,然后这些东西再次隐藏起来,随后再出来,好像我们就是被圈养的一样!”

“那又能怎么样呢?这些东西的来历,到现在我们都不是很清楚,估计也只有那几位大人,才知道了吧!但是他们闭口不谈这些,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要不是我们这里收藏丰富,我们估计连这些东西叫什么都不知道呢!”半百半黑的老者黑棋落下,苦笑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白发老者再次拿起一枚白子说道。

“但是我看那个小家伙估计知道的挺多的。”白发老者说道。

“这个小家伙不错,看上去估计也就二十出头而已,虽然本身的修为不算高,但是他那借来的力量,两我都颇为忌惮,真不知道他体内隐藏着什么。”半百半黑的老者笑着说道。

“你管那么多。那是人家的秘密,你还打算让他告诉你,就你那好奇心,这么多年来,还没有改变。真不知道怎么活到现在的。”白发老者瞪了另一个老者一眼说道。随即手中的白子“啪”的一声落下。

“好了!好了!我们先不说这些,你说这个小家伙能赢吗?”半百半黑的老者笑着说道。

“我看悬!你看他那力量本来就不属于他,使用起来有着诸多限制,虽然看似有着元尊巅峰的力量,但是不是他自己的,就不可能全部发挥。”

“我倒觉得不一定,要不我么打个赌,怎么样?”半百白黑的老者笑着说道。

白发老者听到自己这个好友的话后,皱了皱眉头,随即说道:“赌就赌,你想怎么赌?”

“怎么赌!我读那个小家伙,就算不能击杀这个邪魔,但是平手还是可以做到的,就赌你那藏了一千年的通臂猿猴酿造的猴儿酒怎么样。”

随着半百白黑的老者说完后,那个白发老者看着他,随即叫骂道:“你这老不死,原来是想要打我猴儿酒的主意,虽然知道你不安好心,但是我还是跟你赌了,你这个老不死,有什么可以和猴儿酒等价的东西。”

“这个行不行。”只见半百半黑的老者手掌一番,一款闪耀着七彩色的石头出现在他的手中,随后着这款石头出现后,白发老者大惊的说道:“七彩娲石。”随着白发老者惊讶的声音落下后,白发老者再次安静的坐了下来,随后眼睛看着老者说道:“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愿意用这块七彩娲石和我赌。”

随着白发老者说完后,半百半黑老者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显然是肯定了白发老者的话。

看着自己的好友点头后,白发老者连忙说道:“好!就这样,我和你赌了。”随着白发老者急切的说完后,生怕自己这位好友反悔一样。

随着这边的赌局成型后,做为赌局中的楚牧与木魔将,并不清楚,他们两人的战斗竟然成为了别人的赌斗的角色了。

但是这些暂且不说,只见在楚牧与木魔将两人相互抨击的上百招后,两人终于停了下来,随着两人停下来后,众人终于看清了此时楚牧与木魔将的样子,只见楚牧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那透过衣服的肌肤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还流淌着鲜血。

当然楚牧这般狼狈,木魔将也好不了哪里去,因为此时的木魔将背后被楚牧撕开了一个口子,但是因为**强大的原因,早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唯独一块伤疤显示着他之前受伤了,而且在其头上,本来锋利的两只角,此时被楚牧活生生的扳断了一只,看上去有点滑稽。

在楚牧与木魔将分开后,并没有马上战斗,而是双方都在喘着粗气,显然是刚刚激烈的战斗,耗费了楚牧与木魔将不少力气,虽然没有动用各自的大招,但是光是**飞碰撞就已经造成了如此的破坏了,不知道用上各自的大招后,估计韩府要被彻底夷为平地吧!

随着众人的注视下,木魔将看着楚牧说道:“人类,你很不错,你是第一个敢于我们比拼**的人,也是我第一遇见**与我们不相上下的人类,所以你的**我木魔将要定了,有着你这**作为掩饰,我将会在你们人类的世界中彻底肆无忌惮了。哈!哈!哈!”木魔将说完后,还狂笑起来。

“想要我的**,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楚牧冰冷说道。

随着楚牧话音落下后,只见木魔将停止了狂笑,随后看着楚牧说道:“人类,就让你看看我们邪魔一族的天赋吧!邪魔变!”随着木魔将的声音落下后,只见在天星城之中和外面百丈之内的所有树木瞬间枯萎了下去,随着这些树木枯萎了之后,一道道别人看不到的力量从地面上向着木魔将汇聚而去,虽然楚牧看不到这些力量,但是楚牧可以感受到,一股奇异的木属性的力量从地面汇聚到木魔将身上,然后在楚牧和众人眼中木魔将将近三丈的身体瞬间不断的长高,直至十丈的时候,才缓慢下来。这一刻木魔将的气息真的是席卷整个天星城了,那些躲在天星城中的原居民都是惊恐的看着十丈高的木魔将。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

至于楚牧看着变得和巨人一样的木魔将后,眼中也是充满了惊讶于凝重,因为此时的木魔将与刚刚相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了。

而楚牧那惊讶于凝重的眼神落在了木魔将眼中后,只听一道如同雷霆闪电的声音响起:“人类,现在知道我们邪魔一族的厉害了吧!这可是我木魔将独有的天赋,而且其他人也是拥有着各种不一样的天赋。要是现在人类你选择认输,我可以痛快的让你死去。”

听着木魔将声音,楚牧嘴角掀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因为想让楚牧投降,那是不可能的,这一路走来,要是楚牧愿意认输和放弃的话,此时早就没有楚牧这个人了。

“你们的天赋果然厉害!但是我们人类也不是随意蹂躏的。”随着楚牧说完后,只见楚牧身上的红色气焰一顿,随后向着外界扩散了出去,随后楚牧的只见将韩府笼罩起来,随后楚牧冷笑地方说道:“你们邪魔有着天赋,我们也有着领域,就来看看是你的天赋厉害!还是我的领域厉害吧!”说完后,楚牧再次大喝一声。

“无尽血域”随着声音落下,那红色的气焰一凝,像是形成了一个透明的血色罩子一样,将楚牧与木魔将笼罩了起来。而这个血色的罩子就是元尊的独叔招式领域。每个人在进入元尊后,都会领悟各自的领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虽然每个人的领域不同,但是只有拥有领域的元尊,才是属于真正的元尊。就如同刚刚楚牧斩杀的黑袍人,虽然他有着元尊六重天的修为,但是却没有领域,只能是力量上的元尊罢了,要是与一个稍微低两重天的元尊,且拥有领域的人战斗起来,必输无疑。

虽然这道领域不是楚牧自己,但是血圣依旧将自己的领域暂时嫁接在楚牧身体内了,也只有血圣这位半圣做的到,要是别的元尊巅峰的人,都不可能做到,包括灵虚,除非不要性命了。

随着楚牧的无尽血域成型后,也是让木魔将微微一愣,因为他也没有想到,面前这个青年用借来的力量可以施展领域,但是想到他邪魔的强大后,也就不屑一顾了,因为借来的力量就是借来的,不是自己的说再多也无用。

而楚牧却不知道木魔将想什么,只见在无尽血域彻底将木魔将笼罩后,只听楚牧一声冷喝:“就让你们邪魔尝尝领域的力量吧!血域绞杀!”随着楚牧的一声冷喝结束后,无尽雪域内,瞬间变成了血海,并且是充满了黏稠的血液的血海,直接没过了木魔将的腰间,至于楚牧则是漂浮在血海上面,冷笑的看着木魔将。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