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苍天之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楚牧冷笑的看着木魔将的时候,只见那血海内的粘稠的血液顺着木魔将的身体,渐渐蔓延到他的身体外,直至将木魔将彻底包裹住,随后只见楚牧右手一挥,然后从血海内瞬间升起十几把血液构成的血色长矛,在楚牧的右手指挥下,只见向着木魔将射去,随着一声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后,只见楚牧那血色的长矛全部插在了木魔将的身体上。

而外界透过透明的领域,看见木魔将瞬间就被楚牧血色长矛击穿后,全部大惊,因为楚牧这领域也太厉害了吧!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木魔将,现在就被击穿了。

虽然外界众人这样想,但是楚牧的感觉却不是这样,虽然楚牧知道血色长矛击穿了木魔将的身体,但是楚牧可以清楚的感知到,木魔将的气息一点点都没有紊乱,反而变得更加狂暴一样,所以在众人的注视下,楚牧再次抬起右手,再次有着十余根血色长矛升起,随后在楚牧的再次挥手下,在一次向着木魔将袭击而去。

而众人看到这个情况后,知道了刚刚他们自己猜测错了,木魔将并没有死亡,不然楚牧也不会再次攻击了,但是想想也是,毕竟刚刚木魔将可是非常狂暴的,怎么可能在楚牧的领域展开后,就焉了呢?于是众人再次看向楚牧射出去的十余根血色长矛。

然而就在楚牧那第二波血色长矛即将再次洞穿木魔将身体的瞬间,只听一声今天爆吼声响起,随后只见楚牧的无尽血域也是一震,随即那将木魔将包裹的血液,猛地一震,随后向着周围射了出去,那些血液在被震散后,众人看向了此时的木魔将,只见楚牧的那十几根血色长矛的确插在木魔将身体上,但是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危害,只见木魔将身体一震,那血色长矛直接被震的消散开来,再次化成了血液,流入了血海中,随后木魔将耻笑的看着楚牧说道:“人类这就是你的绝招吗?实在是不堪一击,现在该轮到我了。”

随着木魔将话音落下后,只见木魔将右脚猛地一跺地面,随即大喝道:“苍天木色。”随着木魔将话音落下后,只见那血海顿时间一阵翻滚,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血海内突破出来一样。

而楚牧看着翻腾但是血海后,眼睛微微一凝,随即就看见血海的那翻腾变得更加剧烈起来,好像煮开了的沸水一样,随后在楚牧与众人的注视下,在血海内,一颗颗巨大的树木拔地而起。至于楚牧在看见这些树木后,眼睛剧烈颤抖起来。

而木魔将看着楚牧那巨变的两色后,狂笑到:“人类,就让你的血海成为我的苍木的养分吧!”随着木魔将的话音落下后,只见那些树木,不断的允吸着楚牧的那领域内的血海,好像楚牧那领域内的血海真的是养分一样,随着树木不断吸收着这些血液,渐渐的那葱绿的树叶也逐渐变得红彤彤的的起来。而楚牧看到这样后。冷笑了一声。

“想要吸光我的血海,也不怕撑死你。”随着楚牧说完后,楚牧不断没有阻挡树木吸收血液,反而驱使着血海内的血液不断涌入树木内,因为有着楚牧的驱使后,那血红色的血液想不要钱一样,不断的涌入树木内,随着血液不断的涌入,逐渐的那树木的树叶彻底变成了与血液一个颜色了,甚至树干也变得血红色。

终于,在楚牧不断的促动下,那些树木终于承受不住了,于是子啊木魔将眼中“砰”的一声,直接炸成了碎片,随后一片片血液化成雨水一样,向着下面淋下。木魔将看着楚牧成功了破解了他的招式后,脸色阴沉了起来,但是楚牧不会与他说什么。只见楚牧双手划动,也不知道楚牧做了什么。反正在楚牧双手划动之后,木魔将脸色渐渐的变得痛苦起来。随后浑身就像是筛糠一眼颤抖起来。

原来楚牧在破解了木魔将的苍木后,那形成的血雨,让楚牧灵机一动,趁着木魔将不注意的时间,将那些血雨融入了木魔将体内,随即就看见了木魔将这个情况了。因为那些血雨融入了木魔将体内后,直接在木魔将体内焚烧起来,想要将木魔将的血液直接烧干蒸发掉,所以木魔将才会这么的痛苦,因为此时他的血液正在一点一滴的消失。

而楚牧看着木魔将那痛苦神色后,脸上没有一丝同情,反而楚牧双手不断结印,将那血海内的血液加快速度融入木魔将体内,显然楚牧想要将木魔将彻底烧死。

但是楚牧显然小觑了木魔将,既然作为邪主手下的十二魔将之一,曾经也达到了圣者的地步,虽然现在的力量削弱了,但是其境界还在,只见木魔将痛苦的看着楚牧后。忍受着剧痛,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中,随即一口青色的血液从嘴中喷出来,落入了血海里,但是眼尖的人,还是看得出,那喷出的青色血液之内真是一片红色且燃烧的血液。随着木魔将将楚牧注入他的体内的血液逼出来后,连忙封笔了自己全身的毛孔,使得那些血液无处可钻,无处可进,这样就奈何不了了木魔将了,虽然时刻保持着封闭全身毛孔,会分了木魔将一点力量和心思。但是作为他这般的强大的人,做到这一点还是轻而易举的。

“你们人类就是卑鄙,只知道偷袭本魔将!”木魔将在封闭了自己全身毛孔后,随后看着楚牧愤怒的说道。

至于楚牧听了木魔将的话后,微微一笑,随即说道:“对付你们,卑鄙就卑鄙了点吧!不然总不能让你们覆灭我们人类吧!再说,你可不要将你们邪魔说的多么高尚似得,你们不也是躲在人类身体内的怪物罢了!”楚牧说道一半后,再次对着木魔将讥讽起来。

而木魔将在听了楚牧那讥讽的话后,怒视着楚牧。但是楚牧却是毫不在乎木魔将的怒视,接着开口道:“这么看着我干嘛?我的血融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

“哼!”木魔将冷哼了一声,随后讥笑的说道:“小小的痛苦对于我们邪魔来说,不值一提,要不是本魔将疏忽,你以为有着得逞的机会吗?”

随着木魔将说完后,只见他十丈之躯,向前迈出了一步,一声大喝道:“人类你受死吧!苍天之木。”

喝声落下,一颗巨大的树木在楚牧血海内形成,这一次的树木可不是刚刚那些大树可以比拟的,这一颗树木,其实有个响亮的名字为苍天之木,因为这苍天之木,只要长大后,起枝叶茂密无比,甚至可以遮蔽天空的程度,虽然有些夸大,但是曾经就有这样的一颗树木修炼有成后,化为本体时,直接将一处的小城池直接遮蔽了,让人以为遮蔽了整个天空,所以它的名字有由此由来的。

而这颗苍天之木,在楚牧血海内形成之后,瞬间变得巨大无比,那茂密的枝叶不断的衍生,随后便抵达了楚牧那无尽血域的尽头,但是依旧没有停下的趋势,反而加快的速度望着外界生长,楚牧看到这样飞一幕后,心中一愣,随后就想到了木魔将大的注意,他是想要将楚牧的领域彻底撑破,好破解了楚牧这个无尽血域这个领域。只要楚牧的领域一破,那么到时候面前的人类,还不是任他宰割了。

而楚牧显然也是发现了木魔将的想法,可是楚牧战斗这么长时间了,岂能让木魔将撑破他的无尽血域,再说作为一个半圣,他将力量转嫁到他的身上,而楚牧要是败了,不仅丢了楚牧自己的脸,而且还丢了血圣的的脸了。

所以楚牧在知道了木魔将的想法,冷冷一笑,随后大手一挥,一声大喝:“血海翻腾!”随着楚牧那喝声结束后,就看见本来平静下来的血海,瞬间沸腾了起来,随着时间推移,只见那沸腾的血海,直接掀起一阵血浪,将苍天之木撞击的摇晃不止,并且苍天之木在血浪的撞击下,也停止了生长,而木魔将看到这一情况后,右手伸出,对着楚牧凌空一点,接着就看见那苍天之木,不再与血海纠缠,一根枝丫从树中延伸了出来,随后就看见那根枝丫不断的边长,最终离楚牧只有半米的之距。随后就看见那根枝丫瞬间爆射出一根根锋利的尖刺,对着楚牧抽打过来,而楚牧看见这怪异的情况后,右手抬起,一拳轰向了那抽打而来的枝条,而在不远处的木魔将看见楚牧竟然敢一**接触自己的苍天之木的枝条后,冷冷一笑,好像可以猜测到了楚牧的结局了。

果不其然,在木魔将冷笑之后,就看见楚牧的拳头与苍天之木的枝条撞击在一起,但是这一刻楚牧那无往不利的**,第一次失手了,因为只见楚牧的右手臂上被抽打出了一条深深的血痕!鲜红的血液低落在血海之内,血液彻底涌入了血海之中。

而楚牧在吃痛了之后,连忙选择后退,因为这颗苍天之木是在是太过于诡异了,自己那强大的**竟然被抽打出如此深的血痕!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一刻楚牧甚至觉得自己**太过于弱了。但是楚牧殊不知,苍天之木有着一个特殊的特性,而这个特性就像是上天赐予他的神通一样,那就是不管多么强大的**直接接触了苍天之木,都会不堪一击,曾经也有人不相信这个传说,于是有人偏要与苍天之木进行肉搏,最后的结果就不言而喻了,那就是那个人被苍天之木直接缠绕住,随后彻底被腐蚀了干干净净的,一点残渣都不剩。血液都没有一滴。这也是苍天之木的可怕之处的之一,第二点则是,苍天之木天生有着破界的功能,所以木魔将才会施展苍天之木,打算破解了楚牧的无尽血域。

虽然楚牧不了解苍天之木的威力,但是楚牧对于苍天之木可是非常忌惮的,所以楚牧一直躲闪苍天之木的抽击。而木魔将则是抱着臂膀,以一种猫戏老鼠的眼神看着楚牧。

而在楚牧不停的躲闪之中,只见在下棋的两个老者中的那个白发老者说道:“老友,这一次你可是要输了,那个小家伙虽然不错,但是现在显然是支持不住了,你还要用他和我打赌吗?”

“当然,再说你那里看见这个小家伙不行了,我们还是接着看下去吧!这个小家伙一定能找到办法解决的。”随着半百半黑的老者说完后,这一边的楚牧在躲闪着抽打的枝条也从一根变成了十几根了,自刚刚开始楚牧轻松的躲闪,到现在艰难的躲闪着,现在楚牧几乎每一步都是艰难无比的。甚至此时的楚牧背上已经出现了不少的血痕了。每一条都是深可见骨,看上去可怕至极。

而就在楚牧艰难的躲闪的时候,在楚牧识海内的血圣突然间对着楚牧传音道:“小家伙,你的时间不多了,那个木魔将是在拖延时间,现在马上速战速决,不然很快……”说道一半血圣没有在说下去,显然他知道楚牧知道他即将说些什么。

随着血圣的话音落下后,楚牧的身形一顿,而就在楚牧这一顿之间,一根枝条抽打在楚牧背上,再次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但是此时的楚牧却是毫不在乎,只见楚牧在实打实的挨了一下后,双眼凝重的看着木魔将,而木魔将,看着面前的人类停了下来,也是操控枝条停了下来,随后看着楚牧说道:“人类,你这是打算认输了吗?现在投降依旧来得及,我还是可以让你安详的死亡。”

“想要我楚牧认输,下辈子吧!”随着楚牧说完后,楚牧眼神一凝,像是下了一个决定。

原来刚刚血圣和楚牧传音的时候,对楚牧说了一句话,那就是领域的最终必杀技是什么。所谓的最终的必杀技,就是让领域紧缩,随后自爆领域,但是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招式,因为自己也在领域之中,在修者的世界一般很少人这样使用领域的,因为领域好不容易领悟的,要是自爆了,还要重新领悟,这可又得花费一些时间但是对于血圣这个半圣来说,自爆领域后,重新领悟这不过小意思而已,所以才会让楚牧这样的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