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交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半百半黑的老者,真是不忍心,自己这个老友傻傻的样子,于是看着楚牧笑着说道:“小家伙,老夫单(shan)辰子,小家伙叫我丹老就行了。”丹辰子也就是半百半黑的头发老者看着楚牧说道。

“单老好!”楚牧看着面前的丹老,知道此人可不是如刚刚那个老者那么好蒙骗,于是恭敬的喊了一句。

随着楚牧这一声喊叫,让一边白发老者也就是白劳疑惑不已,总感觉面前的小家伙对自己与好友两人态度截然不同,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同,明明都是非常恭敬啊,白老在想不通后,也不再去想,然后安静的品着茶,看着自己好友与面前的小家伙的交谈。

单辰子,在听了楚牧恭敬的喊声后,点点头,随即说道:“小家伙,我们也不和你绕圈子了,我们救下你,也有着原因。”

楚牧听了单辰子的话后,点点头,表示他明白单辰子的意思,随即说道:“两位前辈也是为了邪魔吧!”

“是的!我们救下你,就是为了了解邪魔的更多的信息。”单辰子果断的说道。

“两位前辈都是圣者,难道还有什么比小子了解的少吗?两位前辈应该比小子了解的更多吧!”

“两位圣者。”单老在听了楚牧的话后,苦笑了一下,随即再次说道。

“什么圣者,我们顶多算得上半圣罢了!与圣者还有着一大步距离呢。小家伙你以为圣者是那么容易达到的吗?”

“半圣!”楚牧听了两个老者的话后,暗自想到那不是与血圣前辈一样的修为吗?但是楚牧知道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随后看着两个老者说道:“不知道两位前辈想要知道邪魔的哪方面,小子虽然也是了解,但是只是了解不多。”

“你小子就将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们吧!”白发老者突然间开口说道。

而楚牧这次听了白发老者的话后,也没有再次讲些什么,而是点了点头,脸凝重的说道:“其实根据两位前辈所说,邪魔是分为许多等次的,就如那个木魔将,他是邪主手下的十二大魔将其中之一,虽然当初表现出来的修为只有元尊巅峰的修为,但是以他所说,他当初因为被封印了关系,所以修为从元圣跌落到了元尊之境,而且以他的意思来说,应该还有十一个同等级的存在,甚至比他更厉害的存在,虽然他是十二魔将之中的一人,但是并不代表是最厉害的一人。”一段话说完后,楚牧停了下来,因为楚牧知道两位老者需要消化一下。

而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后,那个白发老者看着楚牧说道:“元圣修为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们人类的前辈给封印了,所以他们也没有多么厉害嘛。”

“老白!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虽然木魔将被我们前辈封印了,但是元圣的修为啊!竟然轻而易举被封印了,说明哪位前辈绝对是我们人类中巅峰的存在了,不然不会做到这点,可是为什么哪位前辈现在没有的消息,那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当时虽然前辈将木魔将封印了,可能自己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势。所以最后最有可能陨落了,虽然这样说有点涨别人气势,灭自己威风之疑,可是这是最合理的说法了,不然这位前辈,从来都没有在我么记载中出现过呢。”单辰子说完后,转过头看着楚牧一眼,意思很明显希望楚牧再次说下去。

楚牧看着单辰子的眼神后,随即沉吟了一会儿,最后下定了决心,看着两位老者说道:“那小子就来说说小子我为什么会知道邪魔吧!因为小子一次机缘所致,进入了一个秘境,最后成功的来到了最后一关,然后进入了一片幻境之中,而这幻境之中则是邪魔当时与一位圣者大战后的情景,而那次也是小子第一次接触邪魔,明白了邪魔不仅自身强大无比,而且还有着一个特殊的本领,那就是将自己寄生在人类身体中,然后控制人类的力量,为他们所有,而被普通邪魔附身的人类其实很好辩解,那就是此人在被附身后,一旦施展附体后的力量,便会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人形武器了。至于被高级的邪魔附身的人类,小子还没有见过,而且就在不久天星城中一个被小子灭掉的势力,狼魂佣兵团,就是被一群低等级邪魔附身的人类。”

“小家伙,你还了解其他的么?”单辰子看着楚牧说道。

“嗯!还有一些就是如果一个同等级的人类与邪魔战斗,邪魔的赢率,会比人类多了许多。而且根据小子了解,最近一次邪魔大规模出动的时候,好像是在一千年前,我想两位前辈应该只知道剑阁吧!”

“嗯!剑阁在千年前可是顶尖势力中的一股了,而且剑圣前辈,在但是可是非常的强大的,一手剑术可以说出神入化,尤其自创的心剑可以说,是在当时剑决上前三的存在,但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拜在剑圣前辈的挥下,成为剑圣前辈的弟子,学的他那惊天地,动鬼神的心剑,而且但是据说剑圣前辈也是欣然的希望这些人拜入他的挥下,也算是为了他自己选择一个传人吧!可是不巧的是,剑圣前辈的心剑,所有人都学不会,最后剑圣前辈失望透顶,便不在收徒弟了,而是呆在剑阁之中,守护着这座顶尖的势力。但是剑阁在当年一夜只见突然间消失,所有人都想不透那是为什么……”说道一半单辰子突然间停顿了下来,随后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小家伙说道:“小友你的意思是?”

“是的!我就是那个意思,当时剑阁在一夜之间消声觅迹,从此再无剑阁这个势力,其实是因为在那一夜邪魔率领着大军,然后进入了剑阁,最后发动了大肆的屠杀,虽然最后剑圣前辈不知所踪,可是剑阁其他人全部都是被斩杀了干干净净。”

“不可能,在当时,剑圣前辈可以说是大路上顶级的几人了,怎么可能被奇异抹杀。”白发老者听了楚牧的话后,满脸不相信的神色。显然认为楚牧是在忽悠他们,至于单辰子则是不这么想,因为面前的小家伙没有意义忽悠他们,这样对他不仅没有好处,反而有着更大的坏处。

“没什么不可能,刚刚我也说过,同等级的人类与邪魔战斗,邪魔的胜利率则是更加的大一点,而且在当时可不是这有一位元圣攻击剑圣呢。而是有着好几位联手的。”

“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为什么知道剑阁是被邪魔灭掉的?”白发老者在听了楚牧肯定的话后,连忙发问道。

至于楚牧听了白发老者的话后,微微一笑,随后不再理会白发老者,楚牧已经按照两位老者的要求说出了邪魔的种种了,但是楚牧有权利不告诉他们,自己为什么知道这些事情。不是楚牧不相信两人,而是有些事情,属于自己的秘密,而且那个人没有自己的秘密呢。

“好了,老白,我相信楚牧小友说的话,你就不要插嘴了。”单辰子瞪了自己的好友一眼,随后再次看向楚牧,问道:“小友你还知道什么?比如邪魔到底怎么出现的?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其实这个问题,小子也想过,但是却无从考证了,最多只是小子自己的推理罢了!”楚牧听了单辰子的话后,轻轻的说道。

单辰子听了楚牧的话后,微微一愣,随即看着楚牧说道:“那小友不凡说说你的推理,也许小友的推理就正是我们想要的答案呢。”

“好吧!既然前辈要求,小子就说说吧!但是这只是推测,希望两位前辈不要当真,因为有些事情,估计只有邪魔知道,甚至他们自己都不清楚。”说完后,楚牧清了清嗓子,随后严肃的说道。

“按照前辈您的第一个问题,那是邪魔到底怎么出现的这个问题,小子自己曾经觉得是因为他。”说着楚牧指了指天空,意思很明显了。

“天?”单辰子听了楚牧的话后疑惑的说道。

“嗯!就是他,至于为什么他要早就出邪魔,那就要解释前辈您的第二个问题了,那就是人类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他害怕有一天别人超越他,将他取而代之,所以变创造了邪魔,其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讲那些天才修者,在没有成长起来,就扼杀在摇篮之中,我想两位前辈应该嫩感应到,这些年修者越是到后面,越是难以突破了,就像来那股为前辈一样,只能在半圣之中徘徊,那一进军真正的圣者之路。因为他不想看见有人类过分的突破,至于那些强势的想要突破的人,我想就是他释放出渡劫之雷,目的就是暗中斩杀掉渡劫之人了吧!”

随着楚牧说完后,两位老者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虽然楚牧说的话,是非常不可思议,但是也不是不无道理,甚至他们心中都是接受了楚牧的说法,但是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而且目前修者世界中,经常出现所谓的逆天者,就如楚牧所说,他们这些人每一次突破,都是非常艰难,有时候在突破大境界的时候,还要伴随着天劫,不像他们这些人,只是在进入元尊只时,才会遭遇天劫,但是只要他们这些逆天者突破成功了,那么其战斗力,简直可以说是变态的存在。同等级的存在,机会不是他们的一手之敌。并且这样的人,在他们飞势力中就有着一位,虽然年龄比他们轻,但是其一身的战斗力,可以说是非常的高端。而这也是他们心中接受了楚牧说法的原因。

虽然两位老者心中接受了楚牧但是话,但是他们怎么都不愿意相信,因为竟然是他要灭杀人类,这一点让他们不寒而栗。

而楚牧看着两位老者情绪表现后,再次开口说道:“按照我的猜想,他这么斩杀人类,就是为了将来没有人可以比拟他的存在,因为那样对他是非常危险的,而这也是为什么邪魔每次出现后,造人一番浩劫后,又突然消失的可能,因为他不是想要将人类灭绝,只是将一些天才人物清洗一遍,然后周而复始的这样做着,不仅不会是人类灭绝,又可以灭杀掉那些天才,使得人类元气大伤,这样他就不会有危险了。”

随着楚牧这次说完后,楚牧便闭上嘴巴,彻底不再言语了,至于两位半圣则是在楚牧最后的话中,彻底沉默了下去,皱着眉头,在心中不断的判断着,楚牧的推测到底有几分可能。

然而楚牧则是看着两位老者的样子后,默不作声的转过头,看着一直闭着眼睛,深深的沉睡的小灵儿,眼中露出了一丝丝别样的情绪,因为楚牧知道自从自己得到了小灵儿后,很少让小灵儿出手了,而小灵儿也不介意,一直呆在楚牧肩膀上,陪伴着楚牧,要说自从自己踏上修炼之路,谁陪伴楚牧时间最多,无需置疑就是小灵儿了,然而渐渐的楚牧自己忽略了小灵儿,似乎只是将它当成了宠物一样,想到了这里,楚牧眼中充满的歉意,心中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小灵儿。

而楚牧在下了这个决定后,看着小灵儿变得更加的喜爱了,只见楚牧抬起手,轻轻的抚摸中小灵儿的小脑袋,而沉睡中的小灵儿,也许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气息,于是身体不自觉的向着里面挪了挪,将自己的小身体靠着楚牧更加的近了。

楚牧看着靠近自己的小灵儿后,嘴角不自觉的泄气一抹笑容,随后暗自想着,因为在当时,楚牧虽然**上昏厥了,但是意识依旧存在,所在亲眼看见了在那个时候,自己即将被斩杀的时候,那小灵儿变化,楚牧依稀记得,在最后关头,小灵儿似乎要施展什么超级厉害的绝招,可是因为被前来的两位老者打断了,没有施展开来,但是那最后一幕楚牧清晰的记得,那紫色光芒中,一个窈窕的绝世女子,蓦然的回过头,眼神妙目,紧紧的盯着自己,眼中充满了,悲伤,那是一种即将离开的悲伤。想到这里后,楚牧突然间看着自己的怀里面的小灵儿,记得当初自己为了确定是男的,还是女的,自己可是……想到这里后,楚牧再次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