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大战后的平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楚牧在这边傻傻的笑着,至于两位老者则是低头思考着,最终他们似乎下定了一个决心,然后看着楚牧说道:“小家伙,我们要去审问那个木魔将,不知道小友你可有性趣一起前去。”

楚牧听着单辰子的对自己的邀请后,微微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两位前辈所邀小子自然不能拒绝,但是两位前辈也看出来了,小子这是一身的伤势,所以就不去了。”

“既然如此,小友你就好好歇息一下吧!赶紧将自己伤势疗养好!不然最后落得损害根基就不好了。”

随着单辰子说完后,楚牧点点头,随后双手抱拳,微微前倾出身体,并且在楚牧脸上带有一丝歉意,而两个,老者看着楚牧脸上歉意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说些什么,随即两人便从房间之中消失。

随着这两个老者消失不见后,楚牧脸上渐渐凝重了起来,因为在这小小的天星城竟然一起出现了两位半圣,这一点怎么说都是不平常,如果是说仅仅为了邪魔的话,也不是说不清楚,来一位半圣就行了,何必一次性派出两位半圣。所以楚牧一直在想两人来到小小的天星城到底是为了什么,有为什么救他,而两人又是来自哪个势力。这些问题一股脑的出现在楚牧脑海中,差点将本就受了重伤的楚牧的脑袋撑爆掉,因为此时的楚牧意识是非常薄弱的,信息量过大的东西,都有可能让楚牧再次晕厥过去。

而楚牧不知道的是,在两为半圣离开了他的房间后,只见刚刚那看似糊涂的白老一扫之前的糊涂之感,双眼中闪烁着精光,随后只见白老看着自己的好友说道:“你觉得那个小家伙的话有几分可信的可能。”

单辰子在听了自己的好友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摸了摸胡子,看着自己好友说道:“以我推断,这个小家伙,说的应该都是真的,这是隐藏了一部分而已,一部分我们想要知道,却怎么都不知道的一部分。”

老白听了自己好友的话后,随即说道:“那要不要?”

“不用!因为这个小家伙,非常的特别,我有一种感觉,也许今后我们这些人还要靠他,才能生存下下去呢,所以我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也算是为了将来的我们埋藏下一段深深的缘分了。”随着单辰子说完后,接着再次说道。

“我们现在去看看曾经身为十二大魔将的木魔将吧!”随着单辰子说完后,身影渐渐消失不见,至于白老也是跟着自己这位好友消失不见,因为虽然刚刚自己好友看似语气平淡,但是作为好友的他,可是非常的清楚,虽然自己这位好友平时属于平淡的人,但是一旦自己这位还有发起火来,那可是比所谓的魔更加像魔了。所以他才急切的随着好友的身影离去,因为他怕自己好友一时间没有忍受的住,最终一掌拍死了曾经为圣者的木魔将。那就是得不偿失了,要知道抓住一个邪魔的高层可是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这些年他们也抓过一些邪魔,但是大多是都是属于小角色,一般都没有任何意识的存在,对于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话说两边,在单辰子与白老走后,楚牧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上,慢慢的调节着自己的伤势,随着楚牧神识竟然自己的体内后,顿时苦笑起来,因为楚牧此时体内可是一团糟,那些筋脉都是破裂开来,丹田内虽然有着一丝丝的力量,但是却根本不可以调动,而且楚牧这外在的身体,也是片片裂痕,因为楚牧一直穿着衣服,所以没有人看见,而且因为白老对于楚牧的一番救治后,楚牧外在的伤痕几乎都愈合了起来,唯独留下一道道疤痕而已。尤其最后白老那一枚丹药可以说是对楚牧是雪中送炭的曾在,要不是那一刻丹药,估计现在楚牧动都不能动弹了。

而楚牧在观看自己的身体内后,摇了摇头,并没有马上疗伤,而是进入了自己的识海之内,尤其是在楚牧发现自己修炼的功法,竟然自己运转后,便更加的放下心来了,虽然自行运转比不上楚牧来催动,但是现在进入识海之内是最重要的。

随着楚牧进入了自己的识海内后,只见灵虚与小金瞬间出现在楚牧身边,而小金看着楚牧说道:“不错!不错!有我当年的风范了。”随着小金说完后,还一副自得其实的模样。

至于楚牧在听了小金的话后,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会他,接着只见楚牧将头转向了老师,看着老师眼中那欣慰的目光后,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但是在想到了自己的进入识海内的目的后,连忙抬起头来,随即看着灵虚问道:“老师!血圣前辈呢?”

灵虚听了自己徒儿的话后,微微一下,随即一道声音从远处渐渐拉进:“小家伙,老头子我,还没死呢!你放心就是了。”

随着血圣的话音落下,一道血红的身影出现在楚牧面前,楚牧看着面前的血圣,虽然看上去与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但是楚牧却是清楚的看到,血圣此时非常的虚弱,灵魂体可以说波动非常强大,要不是因为圣者的灵魂,估计早就消散了,发现了这些后,楚牧弯下腰,恭敬的看着血圣说道:“前辈,谢谢你。”

血圣看着楚牧的动作后,笑了笑,随即看着楚牧说道:“好了,小家伙,你已经谢过我了,不必在这样了,现在老头子我要沉睡一段时间了,至于今后我这个老头子都帮不了你了,靠你自己了。”说完后,血圣的身影渐渐消失,然后在楚牧识海内选择了一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进入了沉睡之中。

而楚牧看着血圣进入了沉睡之中后,看了看老师,随即问道:“老师,真的没有问题吧!”

“嗯!你就放心吧!没有任何问题的,不要小看半圣的灵魂,虽然是半圣,但是也是圣者了,如果牧儿你想要尽快帮助血圣恢复的话,那么就多多寻找一些温养灵魂,修复灵魂的东西吧!”

楚牧在听着老师的话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随后灵虚看着楚牧说道:“好了!牧儿你也是受伤挺严重的,现在还是赶紧疗伤吧!你创建的势力还要等着你呢?而且目前天星城属于一盘散沙了,所以牧儿你要尽快养好伤势,然后一举拿下天星城,那么你在这个世界中,也算有着一个真正的落脚点了。”

随着楚牧听了老师的话后,则是对着灵虚一拜,随后身影渐渐消失在识海之内,随着楚牧消失后,灵虚笑了笑,也是闭上了眼睛进入了修炼之中,而小金看着两个老头子都是陷入了沉睡后,撇撇嘴巴!随后暗道自己也是该修炼了。

在小金想到这些后,便也同两位老者一样,唯一不同的,估计小金修炼,是真的睡觉,因为看那鼻子上的泡泡,就显然如此了。

而在楚牧出来之后,看着自己满是伤痕的身体,再次苦笑了一声,随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自己崔动起修炼的法决来,随着楚牧一经催动,只见在周围的天地灵气全部向着楚牧这个房间汇聚而来,而楚牧造成这般举动,也是同样迎来了其他人的注意,其中为最的就是,单辰子与白老了。

只见两人在走出来后,本来脸上阴沉不已,可是楚牧这一瞬间动静,使得两位老者惊讶的抬起头来,随后看着楚牧所在的房间,只听白老看着楚牧所在的方向轻轻的说道:“是哪个小子的房间,看来这个小子修炼的功法可是不平常啊!最起码达到了天阶了,而且这种吸收天地灵气的方法,估计连一些高阶元皇都办不到呢。跟别说连小小的元王都没有达到的人了。”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机缘,也许这就是这个小家伙的机缘吧!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羡慕的,因为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同样有人这样看着我们。”单辰子听了自己的好友的话后,笑着说道。

随着单辰子说完后,白发老者,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好友,想要知道怎么好好的自己这位好友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而在观察了好久后,只见自己这位好友身上的气息渐渐变得缥缈起来,好似一种近在眼前,远在天边的感觉,想要伸手抓住,去又是水中捞月。

看到这里后,只见白发老者浑身一震,随后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好友,说道:“老单,你领悟了。”

“嗯!领悟了,还要谢谢你与那个小家伙呢。”单辰子看着自己这位好友说道。

“看来要不了多久,你就要真正的踏入圣者这个圈子了。”白发老者看着自己的还有羡慕的说道。但是仅仅是羡慕而已,却没有一丝丝的嫉妒。

“好了,你也不要羡慕我了,我相信老白你迟早会进入圣者这个行列的,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所以你也不要灰心。”单辰子看着自己的好友安慰的说道。

随后在次说道:“不管怎么样,这次领悟,多亏了那个小家伙,现在去看看他吧!”说完后单辰子一阵大笑的向着楚牧所在的房间中走去,要知道这次单辰子真的太高兴了,没想打来到这样的一个小地方,竟然助他进入圣者这个行列,只要他接下来有足够的力量纳入身体,便会突破元圣了。

随着单辰子来到了楚牧这边后,此时的楚牧已经经过一番疗伤了,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而在房间中的楚牧也感觉到了有人来了,眼神看向房门,只见一个老者走了进来,而此人正是单辰子了,但是让楚牧疑惑的是,此时的单辰子与刚刚见到的一点都不一样了,如果说刚刚见到的单辰子属于隐藏极的人,那么现在的单辰子就是云淡风轻了。

楚牧不明白,为什么单辰子身上会发生这些情况,因为此时的楚牧打算从床上下来,拜见这位半圣,毕竟属于长辈,也救过他的性命,而就在楚牧刚刚有着动作的时候,只见单辰子对着楚牧一拂手,楚牧的身体便再次轻容的躺在了床上。让楚牧疑惑不已的看着单辰子。

而单辰子看着楚牧的疑惑后,笑着说道:“小家伙,你不用这般拘谨,虽然我对你有着救命这恩,但是你这个小家伙对我也有着突破之恩,所以不用行这些虚礼了。”

“突破之恩!不知道前辈是什么意思,小子愚钝。”楚牧听了单辰子的话后,再次疑惑的说道。

而还没来的及让单辰子说话,一道声音传了进来:“你小子不知道吧!因为你的原因,老单可是成功的从半圣步入了真正的圣者了,只要回去好好闭关一番,出来后就是圣者了。”

“啊!”楚牧听着白老的话后,吃惊的看着单辰子,因为楚牧子啊刚刚白老话中,听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因为他的原因,才使得单辰子突破到元圣。

随着楚牧惊讶了一番后,终于苏醒了过来,然后看着单辰子说道:“恭喜前辈,踏入圣者。”

单辰子听着楚牧的道喜,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笑容,因为今天他真的非常的高兴。

“小家伙,因为你的原因,才使我踏入了元圣之境,所以不管怎么样,老夫都要好好的感谢你,所以你有什么要求,只要老夫可以办得到,老夫一定为你办到的。”单辰子说道。

至于,楚牧在听了单辰子的话后,眼中闪烁,一下,知道为什么单辰子才刚刚领悟这个境界的真谛,为什么不闭关,反而来到这里的原因了,原来是为了斩断自己与楚牧这见的那一丝因果。

只要现在楚牧提出了要求后,这一丝因果便会彻底斩断了,而因果的这种东西非常奇妙,所以他才会迫不及待的斩断因果。

“前辈,你太客气了,晚辈现在实力地下,就算要求前辈给予什么宝贝,我看自己都把握不住,所以晚辈不需要任何奖励,前辈您能突破就是喜事一桩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