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天地不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楚牧在听着此人说完之后,笑了笑,随即再次说道:“各位太过于抬举我楚某了,好了,已经浪费了大家不少时间了,多说无益,现在开始祭天了。”

随着楚牧说完,只见黄觉快速来到楚牧身边,而楚牧转过头看向黄觉,只见黄觉对着楚牧点点头,意思显然是一起全部已经安排好了,就等楚牧了。

而楚牧得到了黄觉的答案之后,笑了笑,随即转过身,再次走向了那座高台,因为刚刚楚牧的大战,早已经将那高台给彻底的破坏掉了,而楚牧在密室之中,疗伤之时,黄觉连忙派遣大量人手,在楚牧出来之前,就将其高台搭建完毕。

而此时,楚牧慢慢的走上了高台之后,背对着众人,只见楚牧仰起头来,看向天空,心中微微感慨着,自己自从那次大难不死之后,便再也不相信天了,如今他却再次祭拜天,想想楚牧都觉得好笑。

然而此时在高台之下的黄觉看着楚牧,随即大声喊道:“祭天仪式开始,现在有请楚牧城主祭天。”在黄觉喊声落下之后,只见楚牧向前踏出一步,随后取过旁边放置的三株特制的高香,只见楚牧右手轻轻一挥,高香便瞬间被点燃起来,缭缭轻烟缓缓升起,一股特殊的香味在整个广场之上弥漫开来。

随着楚牧将高香点燃,举过头顶之后,在一边的黄觉再次大声喊道:“子诚惶诚惧,首告与苍天大地,四方神灵,今楚牧荣登城主之位,自当尊天地之遗训,顾次城之安危,抚城民之劳苦,为报天地庇护之恩,楚牧举此祭天之典,以清酒,三牲为礼,于天地神灵共勉。”

随着黄觉一段长长的祭文朗读完毕之后,楚牧一直举着高香,但是心中却是不在意,但是在楚牧余光之下,却能看到几乎所有人在黄觉念到祭文之时,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好似什么大事情一眼,刚刚的笑脸全部消失不见。

随后,黄觉再次喊道:“祭文祷告完毕,请楚牧城主行礼。”随着黄觉话音落下,只见楚牧那一直高举着的高香,被楚牧轻轻的放在额头之前,随后弯腰,向着天地拜下,可是就在楚牧刚刚一拜之后,突然间这片天地只见,顿时间风云涌动,黑色的乌云,在本来明媚的阳光遮掩起来,一股压抑的之感在每个人心中显现。

众人之中,陆家老祖在感受到这股压抑之感后,脸色微变,第一个反应了过来,随后只见陆家老祖连忙抬起头来,紧紧的盯着这片天空,随着陆家老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此时在城主府天空之上,乌云遍布,在乌云之内一条条的电蛇在其内穿梭着。

而在陆家老祖反应过来之后,众人也是相继的反应  过来,只见他们全部抬起头来,看着此时的天空,愣在了原地,随着众人看到这种情景之后,其中一人不知道具体的情形,随后大声的喊道:“这是天地庇佑啊!这是天地降下瑞兆啊!难道楚牧城主真的属于天命之人吗?”

然而此人在大声的喊着,其他人并没有理会他,虽然也有着人与他同样的想法,但是只是紧紧的盯着天空,张大的嘴巴,久久不语,当然也有人看出了其中的不同之处,所谓的瑞兆乃是金霞遍布,天地飘香,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呢。

当然这些人只是在心中暗自想着,并不是确定发生了什么情况,也许是天降瑞兆也说不定,也许是楚牧比较特殊,所以瑞兆也是特殊。可是在场中有着两人不同,其一就是陆家老祖了,因为陆家老祖的修为关系,所以他能看得出别人看不出的种种,但是陆家老祖并没有说些什么。至于第二人,就是被封印的海东青了,因为海东青所在的势力的关系,所以海东青能知道别人不知道的。

所以此时海东青在看到这种情况后,顿时间哈哈大笑的说道:“哈!哈!哈!楚牧啊!楚牧!没想到吧!以你天纵之姿,竟然会引来天罚,你是天地不容啊!天地不容!哈哈!在天地之威之下,你还能阻挡吗?今天注定你将死亡。”随着海东青激动的大喊大叫着,那激动的情绪,却是引发了自己的伤势,脸色瞬间变得通红一片,随后一口逆血喷涌出来,接着就看见海东青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了起来。

至于,此时的楚牧,在感受到,这股天地之威后,脸色也是微微变化,有可能别人不清楚此时的状况,但是作为当事人,楚牧却能清楚的感到,自己此时周身弥漫着一片杀机,而这股杀机全部都是针对他得。

而楚牧在感受到这种状况后,苦笑连连,尤其听了海东青的话后,只见楚牧转过头,瞪了海东青一眼。

然而因为海东青的话,在场之中除了陆家老祖之外的所有人都是脸色剧变,然后瞬间向着后方后退了出去,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楚牧会引发这种情况,但是他们却能知道,天罚之下,他们要是离得近了,估计天地会把他们算进去,然后直接轰击的连渣滓都不剩下了。随着所有人退后之后,这些人都是盯着楚牧,因为在他们心中楚牧这般天之骄子,竟然会引来天地之罚,难道这就是天妒英才吗?

虽然你这些人迅速的后退,但是有些人却不会后退,只见此时的黄觉与修罗域的一众高层顺江出现在楚牧那高台上,接着四十九位修罗卫也是出现在高台旁边,然后看着楚牧。

然后只见黄觉看着楚牧,张开嘴,刚刚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只见楚牧眉头一皱,随即看着这些人呵斥道:“你们上来干什么?还不给我退下。”

“团长,我们愿与你一起面对着天地之罚。”黄觉看着楚牧说道。而楚牧听着黄觉的话后,眼中微微露出感动之色,然后扫视一圈,发现所有人眼中都是露出坚定之色,没有一丝丝退缩的情绪,让楚牧不禁欣慰起来。

但是楚牧还是看着这些人呵斥道:“你们凑什么热闹,还不给我退下,难道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吗?而且你们在这里有什么作用,只会碍事而已。”随着楚牧说完后,众人依旧是坚定的看着楚牧,让楚牧头痛不已。

而这时,一直站在原地的陆家老祖,开口解救了楚牧,只见陆家老祖看着楚牧身边这些人,眼中尽是羡慕之色,因为有着一群愿意与自己首领同甘共苦的人,已经不多了,但是楚牧身边却是汇聚了这么多,不得不说楚牧人格魅力的确是非常的强大。但是陆家老祖还是出言提醒道:“你们这群小家伙,就听你们团长的话吧!你们在这里的确碍事,甚至因为你们的存在,天地之罚会变得更加的强大,倒不如让你们团长一人承受,估计会轻松不少。”

随着陆家老祖说完后,修罗一众听着此话后。,都是转过头,看着楚牧,而楚牧则是瞪了这些人一眼随即说道:“都说了,你们在这里只会碍事,脸陆前辈都已经说了,你们还不相信吗?难道你们真想害我,使得天地之罚变得更加的强大吗?”

随着楚牧说完后,修罗一众,互相的看了几眼,随后快速的向着后方退去,甚至陆家老祖的也是后退而去,临走前,还抓起一边被他封印住的海东青,直至所有人包括修罗一众全部退到了广场的角落之中后,才停了下来,随后看着此时站在高台上的楚牧。

在众人这么一耽误的功夫,此时的那乌云变得更加的厚实,其内的电弧变得更加的恐怖,在楚牧身边的杀机也是变得更加强大。甚至使得楚牧的皮肤都微微起了疙瘩。

楚牧在感受着中恐怖的威视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随后在识海内,向着灵虚询问道:“老师,你可有解决之法?”

灵虚在识海内其实早已经感受到了外界的变化,所以在听到了楚牧的询问之后,连忙开口说道:“我知道此时的状况,甚至子啊你打算祭天之时,为师也猜测过会发生这种事情。因为你一直不信天地,不尊天地,一直并存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这种心。所以在你祭天之时,为师就猜测会引来天罚,但是为师一直不敢肯定,没想到真的发生了,但是牧儿你不用害怕,这种天地之罚,并不是一定存在的坏处,因为牧儿你已经属于逆天者这个行列中人了,所以这种祭天算是挑衅天地,而天地不可辱的,也是因为牧儿你逆天者的关系,祭天就是属于逆天夺命,所以这天罚只要牧儿让你能扛过去,会得到想象不到的好处,而且牧儿你所修炼的不灭决,可不仅仅是那么简单的法决,天地之罚正好是修炼不灭决的好东西,所以牧儿咬着牙扛下来吧!”

随着灵虚在识海内,于楚牧说完之后,楚牧看着此时即将降临的天罚,眼中尽是露出了狂傲之色,随后就看见楚牧抬起头,对着天空怒喊道:“天地之威又怎样,我楚牧这辈子我命由我不由天,既然你这贼老天想要灭我,我就打破你,我楚牧要着天遮不住我的心,地阻挡不了我的脚步。”随着楚牧恕我按之后,顿时间在楚牧身上爆发出一股狂霸的气势,这股气势不同以往那种凝重,而是霸道,非常的霸道,好似只要不尊听我的人,全部镇压一样。

而在楚牧说完后,所有人全部脸色大变,全部惊恐的看着楚牧。而陆家老祖与海东青同样是惊恐的看着楚牧,可是他们眼中却是有着别样的含义,只见陆家老祖眼中光芒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海东青眼中除了惊恐之外,还有一分惧怕之色,因为楚牧这种情况,让海东青想到了自己曾经在皇室之中一本古籍上看过的说明一样,在那本古籍上是这样说的,不尊天地者,天地惩罚者,逆想窜天者,实乃逆天者,逆天者每一个都是天资卓越。乃是百年,乃至千年,万年不出的娇子。而楚牧此时这番作为,与那本古籍中记载的一模一样,所以海东青惧怕了,因为这要楚牧不死,便是那种可以于天地比拟的之人,所以在海东青惧怕同时,心中也是暗自祈祷着,天地之罚会将楚牧杀死,楚牧不可能承受得了这种天地之罚。

同样的,在楚牧这番话说完之后,上天好似听到了楚牧的话一样,随后那本就恐怖的威视,则是变得更加的恐怖,可是却迟迟没有降下天罚,好似在酝酿着,酝酿着,更加恐怖的天罚之力,想要一举将楚牧毁灭。

至于楚牧则是安静的站在原地,虽然此时风早已经停止了,但是楚牧的银白色的头发,和那长袍依旧在飘舞着,随风飘扬,显得楚牧更加的高深莫测。

终于,在这片天地酝酿了好久之后,突然间一道银色的光芒照耀了整个天地,使得在华夏城中的众人,全部用手掌遮蔽起眼睛,因为那突然间出现的银色光芒,非常的刺眼,随后就看见一道巨烈的雷声响起,随后在众人睁开眼睛后,便看见了一道银色的长蛇,从天空快速的降落了下来,并且这条银色的长蛇有着将近十米的宽度,像是一根天柱从天而降似得。向着楚牧轰击而来。

至于,楚牧看着这道银色雷蛇向着自己奔袭而来后,眼睛微微眯起,随后只见楚牧浑身突然间绽放出银色光芒,刹那间楚牧好似变得银色的人一样,接着楚牧猛地对着那将近十米的雷柱轰去,没有任何的花哨的表现,就这样直直的轰击了下去,随着楚牧拳头轰击而出之后,顿时间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楚牧与那雷柱撞击在一起,刹那间一声“轰”的巨响,随后就看见楚牧在这一击之后,脚下的高台瞬间崩塌,同样的那道银色雷柱也是渐渐消散开来。

随着楚牧一举击溃了这道雷柱之后,一直保持着这种姿势,因为楚牧浑身银色光芒的缘故,没有人看的楚牧,在楚牧浑身银色雷电在楚牧浑身不断缠绕的,想要将楚牧电死,可是楚牧不灭决不断的运转之下,那些缠绕着楚牧的雷电也是渐渐消散,有些甚至被楚牧身体吸收,让楚牧的身体变得强悍一些。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