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战朱家家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父亲,你什么意思,他可是要杀我啊?”朱成渝在听着父亲的话后,连忙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说道,显然他不能相信,自己的父亲,竟然愿意让一个要斩杀他的人,加入家族之中。

随着朱成渝话音落下,这个中年男子,转过头,看着朱成渝一眼,虽然表面上没有丝毫表情,但是眼中却是透露出属于亲情的温柔,显然这个中年男子看似淡漠,但是却是十分喜欢自己这个纨绔儿子。不然他也不会花了大力量,为朱成渝制作出了一枚带着他一半力量的玉佩了,这一点就连他另外的两个儿子都是没有享受到的待遇,至于为什么他如此喜欢所有人厌恶的儿子呢。

这要从他年轻的时候说起了,在但是他还年轻,不知天高地厚,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便出去历练,在一次意外之中,他与一头妖兽搏斗,虽然最终斩杀了那头妖兽,但是他也是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势,那次伤势非常的严重,严重的他都认为自己要去死了,于是当时,他便躺在地上默默的等着死亡降临,享受着人生最后的时光,接着随着时间缓缓流逝后,他渐渐陷入昏迷之中而然就在他即将彻底陷入昏迷的时候,他迷糊的神智,发现一个人影出现在他身边,但是当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可以睁开眼睛了,只知道自己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影,接着就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最后他醒了,猛地坐了起来,但是发现自己周身全部缠绕着绷带,而且四周全部都是陌生的环境,那一刻他知道了自己被人救了。

而就在他茫然的环顾着四周的时候,只突然间在这座简陋的小屋被推开了,随后一个活泼着,且洋溢着青春的少女走了进来,并且在其手上捧着一碗药水。那一刻他呆了,要知道当时朱家已经是皇城内堆放顶级家族了,作为将来家族的未来的继承人,他在皇城中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但是唯独这样的女孩,却是一瞬间进入了他的心中,因为这个女孩身上没有任何皇城中庸俗的气息,只有的青春,只有着纯真。

当时他记得,那个女孩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前,拿起嫩白的小手,在他眼前不断的挥舞着,使得他从沉醉中清醒了过来,随后他脸上竟然红了,那是第一次,他在一个女孩面前脸红了,而那一幕也被女孩看见了,于是插着腰肢,前俯后仰的笑了起来。让他再次弄了个大红脸。

于是在女孩照顾的岁月之中,他也变得无拘无束了起来,没有皇城中的尔虞我诈,只有着伴随耳边清脆的笑声,那一段时间,是他这辈子都难以忘却的事情。

接着就是那种狗血的事情了,因为他与女孩在这段时间中,不断的相互了解,他发现了自己爱上了女孩,于是便不能在自拔了,就连他的家族都忘记了,只愿意与女孩相互依存,直到白头,直到死亡。于是他们有了第一次,随后惊喜的是,他发现了女孩竟然怀孕了,那一天他兴奋的不可思议。

然而所有事情,永远都不是天随人愿,他的父亲,也就是当时家主的中的家主,竟然找到了他,于是在发现了他与女孩后,脸色顿时阴沉了,因为作为一个家族的未来的继承人,婚姻永远不是自己可以做得了主的,因为在这之前,他的父亲,可是为了他定下了一桩婚事的,而且是大家族的女孩。

所以在当时,他的父亲,直接严肃的告诉他,必须离开这个女孩,不然就会斩杀了他,可是但是他已经爱着这个女孩,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了,于是坚决的否决了父亲当时的话,并且要挟他,如果父亲非要这么做,或者对这个女孩出手,马上就死在他面前,让朱家最后没有继承人。

而他的要挟,的确起到了作用,父亲当时气愤的离开了那个地方,而他也和女孩无忧无虑的呆在这个小村子内,直至一年过去后,女孩诞生了他与女孩的爱情的结晶,也就是现在的朱成渝,当时女孩告诉他,毕竟是他的儿子,而他的父亲怎么说也是爷爷,希望他带着儿子回到家族拜见一下,当时因为兴奋,他也没有想太多,于是果断的答应了女孩的要求,带上了朱成渝离开了那个小村子,最后回到了皇城内。

可是令他想不到的是,在他离去归来后,发现这个村子内没有一丝人气,所有人全部被斩杀了,于是他疯了的一般,冲向了他与女孩所在的房子内,可是却根本没有发现有任何一人,于是他疯狂的将整个小村子,全部寻找了一遍,并且连周围的森林都是寻找了,最终他依旧没有找到女孩的踪影,那一刻他愤怒了,因为他能知道,做出这件事情的一定是,自己的父亲。

于是他带着孩子,再次回到了家族之中,于是找到了他的父亲,一腔怒火的去追问,但是没想到的是,父亲竟然非常淡然的说这一切都是他做的。那一瞬间,他想杀人,杀了这个面前的男人,杀了这个杀死他最爱的女孩的凶手。可是下瞬间,它如同泄气了皮球一样,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父亲,是生他养他的父亲,他在愤怒,都不可以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估计女孩也不会允许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但是虽然他放弃了,但是他却找到了当时动手的其他人,有着长老,有着一些普通弟子,但是以他当初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杀了他们这些人,于是他变了,变成了冷漠的人,他不断的结交各种人,收买各种人,当然他也答应了他的父亲,与那个大家族的女儿结婚了,并且生出了两个儿子,可是因为他的父亲的缘故,另外的两个儿子,竟然让他们做哥哥,也就是未来的家族领军之人,因为他的父亲觉得他与那个女孩生下来的是个野种。当然他同样答应了,并且更加的组建他的势力。

在他的势力能与整个家族抵抗的时候,于是他直接造反了,将他的父亲亲手击败,然后自己坐上了那高高的家主之位,至于当年那动手的人,全部被他残忍的击杀了,那一夜整个朱家内充满了惨烈的叫与那强烈的咆哮之声,那一夜火光照耀了整个皇城,整个皇城的人都看见了这次状况,所有人都以为朱家经此一役后,实力会跌下神坛,但是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朱家在出了这种状况后,竟然依旧屹立在皇城之内,并且还是顶尖的势力,而且在之后,朱家的势力越做越大,越来越强悍,最终成为了皇室之外的,屹立与皇城四大家族之一。

此刻朱家的现任家主,看着下面的朱成渝,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虽然看似经历的许多事情,但是这些回忆的片段只是在其脑海中瞬间闪过而已,接着便清醒了过来,随后看向了站在前方的楚牧。

至于楚牧则是在听了他的话后,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随后说道:“呵呵!朱家的家主,就是家主,随便几句话,就像让我放了你儿子,并且投入你们朱家,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

“你想怎么样?要知道我是惜才,才对你如此的说,要是其他人,现在早已经被我斩杀了。你应该懂得感恩。”朱家家主看着楚牧说道。

“其实很简单,我只有一个要求。”楚牧竖起一根指头,对着朱家家主摇了摇,轻松的说道。

“说!”朱家家主淡漠的吐出一个字。

“很好!家主就是家主。拿你的儿子的性命来换吧!只要让我杀了你的儿子,我就答应你的要求,加入朱家怎么样?其实我已经很吃亏了。”楚牧回答道。

随着楚牧话音落下,朱家的家主瞬间脸色阴沉了下来,接着看着楚牧说道:“小伙子,我看你是个人才,才会对你如此忍耐,但是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不好意思,我就只有这一个要求,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对不起了,虽然你是元尊强者,但是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分身罢了!又有多少力量呢,至于你的儿子的性命,我依旧要取走。”楚牧看着漂浮在半空之中,耸耸肩膀,摊摊手,表示自己非常的无奈的样子。

随着楚牧话音落下,站在一边的朱成渝终于忍不住了,于是站了出来,大声的对着楚牧喝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我父亲是看得起你,你却这般不要脸。”说完,朱成渝转过头看向了自己的父亲,接着说道:“父亲,既然这个小子不要脸,你就不要废话了,帮我杀了他。”朱成渝话音落下,朱成渝看着楚牧,脸上露出杀意。

至于朱家的家主,在听了自己最爱的儿子的话后,点点头,随后看着楚牧,接着说道:“小伙子,虽然我这是一道分身,但是元尊的力量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既然你不答应我的要求,那么的话,你也不必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哈哈!元尊而已,我又不是没有斩杀过,今天就让你看看元王是怎样可以斩杀你的。”说着楚牧顿时严肃了下来,虽然看似他狂妄无边,但是却是凝重对待这个对手。只见楚牧手掌一翻,随后噬天剑出现在他的手中,而后楚牧一声冷喝:“酒之极。”话音落下,只见在楚牧身后出现了一道红色虚影,随后仰着头,拿起一壶灵酒,汩汩的喝了下去。接着化成了一道红色光芒射入了楚牧的额头,接着便看见了楚牧浑身的气势瞬间飙升,随即变成突破了元皇之境。

而朱家家主在看着楚牧的气势直升到元皇之后,眼睛闪了闪,脸上露出了一丝兴趣,当然这丝兴趣并不是对于楚牧,而是对于楚牧此时使用的秘法。能瞬间突破至元皇,只能说明这个秘法非常的强大,虽然感兴趣,可是却先要斩杀了楚牧,然后直接抽取灵魂,以秘法将这部秘法得到就行了,想到这里,只见朱家家主看来楚牧一眼,随后右手抬起,一股玄奥的气息在其手掌中流动,接着对着楚牧凌空拍下,直接形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般的存在。

而楚牧看到这道攻击后,脸上微微凝重,随后噬天剑举起,血煞斩直接使出,一道道血色煞气弥漫而出,组成一个骷髅头的模样,对着那只手掌,张开嘴撕咬而去,而那种恐怖的煞气,直接席卷全场,在朱家家主身后的朱成渝,脸色苍白,整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显然是陷入了幻境之内。

而朱家家主看到这个情况后,顿时一声怒喝:“醒来!”接着便看见了朱成渝睁开了眼睛,随后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突然间想到自己刚刚陷入了幻境,整个人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接着连忙后退了几步。

而此时,楚牧的修罗斩与朱家家主的遮天之手直接碰撞在一起,随后直接暴炸了开来,至于楚牧则是身影一闪,随后便看见楚牧瞬间冲天而起,整个人影一闪而逝,随后便出现在朱家家主身前,手中噬天剑,划过一道玄奥的轨迹,剑身直接出现在朱家家主的脖子处,眼看着即将划过他的脖子,可是朱家家主却是身体一闪,随后化掌为拳,直接轰向了楚牧的脑袋,楚牧看着这一幕,微微一笑,左手抬起,风神指,直接使出,因为楚牧早已经将风神指修炼到了顶级了,所以可以随便控制其大小,只见一道元力手指,化成一道流光,直接向着他的拳头射去,接着一道血光乍现,楚牧与朱家家主连忙后退,随着两人站定,朱成渝看着楚牧嘴角带着笑容,而父亲却是拳头上流淌着丝丝血迹,虽然伤口早已经愈合了,但是朱成渝却是非常惊讶,因为在他眼中父亲一直都是无敌的,虽然这是他的分身,可也让他接受不了。

而朱家家主则是看了看自己的手,随即深深的看了眼楚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