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大战结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朱家家主看着从自己指缝之内,渗透出来的鲜血后,原本那一直淡漠的心,最后被楚牧彻底惹怒了,脸上也是首次流出了阴沉的神色,因为本来在他看来,面前的这个小子,自己要是出手,一定会手到擒来了,但是没想到,这个小子不仅在他的攻击中,坚持了下来,反而调换了猎人与猎物的角色,将他给击伤了,这点在他看来,是不可饶恕的。

于是,只见朱家家主,举起手掌,虽然伤口早已经恢复,但是手掌之上,残留的鲜血却依旧存在,只见他将手掌对着楚牧,缓缓的说道:“小家伙,你很好,这么多年了,我早已经不知道流血是什么滋味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在你手上遭到了如此的境地。”

“是吗?看来朱家家主你要好好谢谢我了,不然你都忘记了流淌着鲜血是什么滋味了,说说吧!你想怎么感谢我。”楚牧在听了朱家家主的话后,看着他残留着鲜血的手掌,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后,淡淡的说道。

“是啊!我是该好好的感谢你,所以为了报答你,你就给我去死吧!”话音落下,只见朱家家主身影一闪而逝,随即便出现在了楚牧面前,接着握掌成拳,凶猛的对着楚牧轰去,其强大的力量,使得空气都发出了爆裂之声,要知道朱家家主,在年轻之时可是非常凶猛的,只不过这些年来,作为朱家的家主,便将心中那暴虐的情绪,通通的隐藏在了心中,但是有些都系总该师范出去,而不知堆积着,因为这样越来越只会,变得更加暴虐,最后成为一个残忍的杀戮机器,而今天的才做为,可以是点燃了朱家家主心中的引子,所以才会出现如此暴虐的一幕,只见朱家家主的拳头,透过空气后,对着楚牧直接轰击而来。

“砰!”只听一声砰的巨响,随后在朱成渝的注视之下,楚牧的拳头,直接牢牢的抓住了朱家家主的拳头,所以猛地一拉一推,刚刚气势暴虐,却被楚牧这一拉一推之间,最后将朱家家主的身影直接甩了出去。

然而朱家家主,也不是吃素的,毕竟从他年轻的时候,就是经历了不少的战斗,虽然这些年来,身居高位,早已经不再出手,但是却没有使得他反应变慢,反而因为这些年的修身养性,他的战斗了,则是更加的强悍了。

只看到在朱家家主飞出去后,凌空一转,直接战立在虚空中,接着看也不看,随手一掌派出,顿时,一只巨大手掌,直接对着楚牧按压而来,至于楚牧看到后,也是好不慌张,只见楚牧双拳如同蛟龙出海,瞬间乾坤灭劲直接使出,因为他早已经在乾坤灭劲修炼至大成的境界了,于是九只金色拳头,直接对着那手掌轰击而下,刹那间,手掌破碎,而楚牧的拳头,也是渐渐的消失。

朱家家主在看到这一幕后,眼中瞳孔微微一缩,随后惊讶的看着楚牧道:“怎么可能,你只是元王之境,虽然我只是元尊分身,可是也有着本尊的一半的力量,可是哪怕这样,就算元皇之境也不会是我的对手,虽然你用秘法将自己对付实力,提升至元皇,可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在朱家家主说完后,楚牧微微一愣,因为楚牧本来还好奇他惊讶什么,到头来,却是觉得他的境界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才对。

想明白后,楚牧笑了,笑得很开心,只见楚牧抬起头,看着朱家家主,随后轻笑的说道:“元尊吗?元尊很强吗?我又不是没有斩杀过!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元尊的分身而已,朱家家主,这个名头看似强大,但是你有何不是井底之蛙。这个世界很大,很多事情,你都不一定见过。”

“井底之蛙吗?是啊!也许我真的是井底之蛙。”朱家家主在听了楚牧的话后,抬着头,看着人天空淡淡的说道。然而楚牧看着朱家家主这个姿势后,撇撇嘴,因为自这个中年男子来到他这里后,总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感慨,用地球上俗世之的话来说,就是装x。

可是朱家家主在感慨完毕后,突然间低下头,冰冷的眼中,直接射出两道寒光奕奕的光芒,随后便听见朱家家主看着楚牧说道:“就算我是井底之蛙又怎么样!你今天依旧要死。”说完后,只看见朱家家主,浑身之上,元力不断涌出,随后雷光奕奕,楚牧看到这一幕,惊讶的失声道:“雷属性修者。”

其实也不怪楚牧惊讶,因为雷属性元力,在七大基本元力之内,是最恐怖的,因为它代表着毁灭,其攻击力比火属性强大,速度比风属性快,比水属性元力诡异。可以说雷属性元力是最厉害的,但又是最少见的,因为流传在修者的世界上的雷属性功法比较少,所以就算是有些人有着雷属性元力,但是却没有好的功法,最终只能老去。

而此时只见朱家家主浑身雷光四射,随着只听朱家家主一声历喝:“都天神雷掌。”历喝之声落下,便看见了那不断涌动的雷光,直接在空中形成了一只巨大的紫色手掌,其上面的雷光不断跳动,偶尔间,雷光碰撞,最后射在地面上,在其上面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洞,看到这一幕,楚牧眼中终于全部凝重了下来,因为楚牧清楚的感知到这一击的强大。

而后楚牧也不托大,只看到,楚牧双手结印,随后一朵幽冥色的火焰跳入手掌上,正是楚牧获得的幻冥灵火,只见幻冥灵火出现在楚牧手中后,便看见楚牧直接催动体内元力,但是这次他并没有全部催动所有元力,只是调动了由那雷属性的元力,化成的雷属性本源之力,只见雷属性本源之力进入火焰后,楚牧并不满足,金色的战力与那黑色的魂力并驾齐驱,直接钻入了火焰之内,随即便看见了那朵火焰不断摇荡着,可是随着双手的指印不断结出,那火焰渐渐的稳定了下来,随即形成了一朵莲花的模样,但是此时的莲花却是含苞待放,待到楚牧所有印记结完后,便看见那朵青色莲花,渐渐的绽放开花瓣,随着花瓣彻底张开,在场的几人都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毁灭之势,在整个院子内爆发出来,而后楚牧猛然抬起头来,看着向着自己袭来的紫色雷光手掌,接着便看见楚牧双手对着前方退去,一声冷喝道:“去!”

话音落下,便看见了在楚牧双手只见,滴溜溜转动的莲花,直接飞了出去,如同流光闪过,拖着长长的青色尾巴,向着那雷光手掌袭去,只听一声剧烈的响声,接着整个庭院之内都是不断的颤动了起来,随后便看见在哪手掌与莲花碰撞的地方,将整片土地,直接给炸出的一个大窟窿,将那大量的碎石,灰土直接掀起,但是随着余波震荡开来后,再次讲那些飞起的碎石,灰土直接给消融成灰尘,一阵微风吹过,随即这些灰尘将整片院子给笼罩了起来,使得一时间院子内根本看不清楚。

而楚牧在发现这一状况后,轻轻一挥手掌,顿时一阵狂风吹出,随后狂风将灰尘吹起,形成一道漩涡,最终烟尘散去,楚牧一眼看去,却已经看不见了朱家家主的分身了,显然朱家家主的分身已经被这次楚牧的强大攻击彻底给击毁了,因为是分身的缘故,并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而随着朱家家主的分身死去后,便看见了楚牧将目光看向了早已经呆在了原地的朱成渝,朱成渝在看到了楚牧将目光看向他后,浑身一抖,随后“砰!”的一声呆坐在地上,脸色苍白一片,因为刚刚在他认为的无敌的父亲,竟然被面前的这个小子击败了,那么他的命运不用想他都可以知道了,就连他的父亲,哪怕是分身都斩杀了,那他呢?他只是个纨绔,虽然顶着朱家三少的名头,就更加不用讲了。

想到这些后,朱成渝坐在地上,连忙的向后退去,而楚牧则是冷笑的看着他,朱成渝看着楚牧嘴角露出的冷笑,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随后“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随后大声说道:“大哥!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杀我好不不好,我还没有活够呢。求你了大哥。”说完后,又见朱成渝直接跪在了地上,对着楚牧不断磕着响头。

而楚牧看着朱成渝此时的动作,本来心中还有着戏耍的想法,但是这一刻,却是全部消失不见,只见楚牧缓缓的走到了朱成渝身边,低下头,眼中闪过一丝鄙视的目光,接着缓缓的说道:“如果,你依旧如此傲气的话,虽然最终我依旧会斩杀你,但是在我心中最起码不会看不起你,但是现在的你,如同乞丐一样,趴在地上,对着我摇尾乞怜。”说着楚牧摇摇头,随后不再说话,右手伸出,一指点下,一道流光射出,直接洞穿了朱成渝的脑袋,随后朱成渝缓缓的倒在了地上,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透露出无限的后悔之色,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招惹楚牧,后悔自己吃了亏后,还来报复楚牧。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而且现在的他已经死去了。

而在皇城的另一边,一座房间内,朱家的现任家主坐在蒲团上,突然间瞬间睁开了眼睛“噗”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整个人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随后身上一股冲天的怒意升起,使得在朱家这座府邸内,所有人都是惊恐的看着朱家家主所在的方向,而就在朱家家主异常愤怒的时候,便看见一个朱家弟子,匆匆忙忙的跑到了朱家家主所在是房间之前,但是此时的朱家家主非常的愤怒,所以在这整片区域内,都是充满了磅礴的杀气,于是这个朱家子弟颤颤巍巍的站在外面,不敢在前进一步。

而在房间内的朱家家主在发现门外的朱家子弟后,脸色微微好转了些,随后收起了那杀气,但是眼中的冰冷却是依旧存在,于是他那淡淡的话语在房间内传了出来:“进来吧!”

这个朱家子弟在听到房间内的话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接着缓缓的走了进去,看着家主那冰冷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连忙颤抖的跪在了地上惊恐的说道:“家…家…家主,三少爷他…他…”

“他怎了了?快说”朱家家主听着这个年轻的断断续续的话后,脸色一沉,随即皱着眉头喝问道,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最喜欢是小儿子,一定出什么事情了。因为他的唯独只送给朱成渝一个自己半成力量的分身,现在自己的分身被灭了,那么也就是说明自己的小儿子,出事请了。

“是…是…是,家主,三公子的本命魂灯灭了。”说完后,这个朱家子弟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刚刚实在是太害怕,但是现在话说出来了,那就没有必要害怕了。

而朱家家主在听了这个年轻人的话后,眉头一皱,因为他早已经猜出了**分了,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而已,但是现在确定了这个消息,他那忐忑的心,反而轻松了许多。随后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轻声说道:“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随着朱家家主说完后,这个年轻人终于轻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小命保住了,于是连忙站起身来,随后匆匆的跑出了房间,因为他害怕这个家主会突然间改变主意,那么他就悲惨了。

至于在他走出房间后,朱家家主,则是脸色阴沉的看着房门,呢喃的说道:“我的儿,放心为父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而此时在另一边,楚牧斩杀了朱成渝后,看了看此时的院落,苦笑连连,因为经过连番大战,此时的院落,早已经变得残破不堪了,而在他心里暗自想着,估计要找上次的那个人,给他重新布置一遍了。

而一直躲在房间内的玲玲看着哥哥与外面的坏蛋的战斗后,眼中再次下定了决心,好似准备要去做什么似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