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玲玲的坚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玲玲在下定了主意之后,慢慢的走到了楚牧的身边,仰着脑袋看着楚牧问道:“哥哥,你没有受伤吧!”

楚牧听到身边,传来玲玲的声音后,连忙转过头来,本来脸上的肃冷瞬间消失不见,满是柔和的看着玲玲说道:“玲玲放心,哥哥没事,哥哥可是非常厉害的,怎么可能小猫小狗,都可以打败哥哥呢?玲玲你就放心吧!”说完,楚牧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玲玲的脑袋。

而玲玲在听完了哥哥的话后,乖巧的点点头,显然她对于哥哥的任何话,都是非常信任的。

至于,楚牧在说完之后,看着地面上一片狼藉,随后在看着朱成渝的尸体,皱了皱眉头,随后只见楚牧一掌挥出,随即便看见了一道火焰在他的手掌上升起,随后散落在朱成渝的尸体上,顿时一片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随后朱成渝的尸体便被烧成了一堆黑灰,于是楚牧在意挥了挥手,一道清风吹过,到堆飞灰,顿时消散了赶紧,不留一丁点。

然而,楚牧虽然处理了这些尸体,但是这座庭院却是遭到了严重的毁坏,而这些却不是楚牧可以重新布置的,于是楚牧转过身,对着身边的玲玲说道:“玲玲,帮哥哥做个事情怎么样?”

玲玲一听哥哥要她帮忙,连忙兴奋了起来,随后高兴的点着脑袋,连忙说道:“哥哥,你快点说,玲玲一定会办好的。”

楚牧看着刘丽娜兴奋的模样,笑了笑,随后说道:“玲玲你等一下去昨天我们购买庭院的那里,找那个介绍我们庭院的人,向他解释清楚,楚牧们的院子,需要重新布置。”

“知道了,哥哥,那玲玲现在就去。”玲玲在听着楚牧的吩咐后,连忙说道。随后那灵动的身体,化成一道微风,向着外面跑去,因为在玲玲看来,能帮到哥哥,是她最高兴的事情,哪怕最简单的事情,都是如此。

而楚牧看着玲玲向那一阵风儿一样,跑了出去,随即微微笑了笑,接着便看见楚牧盘膝坐了下来,虽然刚刚的战斗,他没有受到任何伤势,但是元力却是耗费了许多,而且现在楚牧也没有任何事情做,不如盘膝恢复一下,等待玲玲回来。

只见楚牧盘膝坐下后,便瞬间运转起了功法,一道道天地灵力不断的向着楚牧汇聚而来,瞬间就将他那损耗的力量全部恢复了过来,并且稳步的提升着。

至于此时的玲玲则是小跑的来到了楚牧所说地方,只见玲玲站在原地,左右看了看,随后连忙走进了这座宫殿之内,寻找刚刚所说的人。

时间缓缓流逝,楚牧从修炼之中缓缓苏醒了过来,随后睁开了眼睛,吐出了一口浊气,感受着自己的力量又再次提升了一点,微微一笑,暗自想到:“果然战斗,则是最佳的提升修为的方式啊!”

而后楚牧看了看天色,发现已经逐渐暗了下来,但是玲玲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使得楚牧都有点担心了,但是楚牧又觉得虽然皇城之中修为强大的人比比皆是,但是玲玲也有着元王之境,已经不算弱者了,虽然战斗经验不足,可以大大小小的战斗,也经历过几场了,应该不出出事才对。楚牧这样的自我安慰着。

十几分钟过去了,但是玲玲依旧没有回来,让楚牧再也坐不住了,然后站起身来,想要出去寻找看看,可是就在楚牧一步踏出后,突然间一道爽朗的笑声响起。

“哈哈!公子的院子怎样破坏成这样啊?”

随着声音落下后,便看见一个女孩与一个男子走了建立,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玲玲无疑,而这个男人则是那天向楚牧介绍庭院的男子。

而后楚牧苦笑的看着此人,随即说道:“阁下,就不要笑话我了,以您的修为,估计一眼就能看的出,我这是经历过一场大战,所造成的吧!”说完,楚牧对着院子内唯一完好的石椅石桌处做了个请的姿势,嘴中说道。

“前辈请坐吧!”

“不要对我叫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年龄不比你打多少,也不是那种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如果公子看的起在下,我叫玉魄就叫我一声玉哥就行了,我叫你一声老弟就好了。”玉魄看着楚牧笑着说道,随后坐在了石椅上,接着再次看着楚牧说道。

“不知老弟你叫什么,当然要是有什么原因不可以说的话,可以不说。”

“没事,玉老哥,我叫楚牧。”楚牧回答道。

“楚牧,好名字。”玉魄夸奖了一下,随后说道。而后看着楚牧笑着说道:“楚牧老弟,你可有个好妹妹啊?”

楚牧听着玉魄的话后,愣了愣,随即看了看自己身边乖巧的玲玲,疑惑的看着玉魄。而玉魄看着楚牧疑惑的眼神后,微微一笑。随即讲道。

“楚牧老弟,你不知道,我今天本来不再哪里,于是你的妹妹根本没有看见我,后来她没办法,只好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一直等我,所以才会等到了现在。”

随着玉魄说完,楚牧一愣,接着看着身边的玲玲,摸了摸她的脑袋,不是楚牧不夸奖她,而是楚牧现在已经不知道在夸奖什么了,因为对于楚牧来说,一切好的东西都会给玲玲的,而玲玲显然知道哥哥的意思,对着哥哥露出了一抹笑容,而楚牧也是对着玲玲笑了笑,随即从自己的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壶玲珑寻意酒。

接着便看见楚牧拿出两个杯子,轻轻的为玉魄倒上了一杯,笑着说道:“玉老哥,看看小弟的就怎么样。”

其实玉魄早在楚牧取出灵酒之时,就注意了,发现此灵酒不就色泽,醇香,都是极品,于是玉魄连忙一饮而尽,顿时一愣,因为这灵酒之内的力量非常的强大,虽然对他没有作用,但是以他的修为却是能清楚的感受着灵酒的强大之处。

随后只见他看着楚牧,接着说道:“好酒啊!喝了楚牧老弟的酒,以后的灵酒估计都是糟糠了。”

“哈哈!老哥你太看得起我了,等一下,老弟送几壶给老哥,老哥可以回去慢慢品尝。”楚牧笑着说道。

“如此,我就占占老弟的便宜了,不知道老弟你叫我来是所谓何事啊?”玉魄看着楚牧问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主要因为小弟在这皇城内,人生地不熟的,而老哥算是我接触的最长时间的人了,所以找你,是因为我这个庭院,你看我这个院子,才买了一天不到呢,就变成这样了,所以想请老哥您帮忙。”楚牧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小事情,放心,这点事情,老哥还是可以办到的,这样老弟你不要着急,我现在就回去给你办,最迟天色全部暗下来后,就可以重新布置好了。”说着玉魄就向着外面走去。

“老哥,等一下。”楚牧突然间喊道。

“怎么了,老弟,还有什么交代的吗?”玉魄问道。

“不是,我是想说,到时候一共多少元石,告诉我一声。”楚牧说道。

“好了,不要说这些了,既然你叫我一声老哥,那么老哥这就算是送给老弟你的礼物吧!而且,我已经收了你的灵酒了,在要你的元石,不是让你老哥我折面子吗?”玉魄看着楚牧,严肃的说道。

而楚牧听着玉魄的话后,随即笑着说道:“算是老弟我错了,老哥就不要生气了,这样,我就不跟老哥你提这元石了,到时候老哥要是想要灵酒喝,直接找我就行了,别的东西老弟不多,但是灵酒还是有一些存货的。”

“如此甚好,好了,不说了,我现在就给老弟去张罗这件事情去。”玉魄说着,随即匆匆的离开了。

而楚牧看着玉魄那消失的背影,微微一笑,随后看着身旁的玲玲,说道:“玲玲,下次可不要这样了,哥哥可是会心疼的呢,知道了吗?”

“知道了,哥哥。”玲玲对着楚牧回答道。

随着玲玲说完后,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楚牧,让楚牧一时间愣在哪里,随后只见楚牧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在确定没什么事情后,只见楚牧看着玲玲问道:“玲玲,你这么看着哥哥干嘛?哥哥脸上有东西吗?”

随着楚牧说完后,在此在自己脸上摸了摸,最后不放心,竟然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面镜子,在自己脸上左右照了照,在确定,自己脸上没有任何东西后,在最终放下心来。

而玲玲在看着哥哥这番动作后,最后忍不住,掩着小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而楚牧看着玲玲的笑容,最后对着玲玲翻了翻白眼,至于玲玲看着哥哥的白眼后,更加毫不掩饰的笑了起来,让楚牧站在一边郁闷不已。

最后玲玲忍住了笑容,随后一把抱住了楚牧道手臂,早已经发育完毕的胸前,在楚牧手臂上不断的揉捏着,让楚牧一时间,心神荡漾了起来,但是在想到玲玲是个小女孩后,想要抽出手臂,可是玲玲却是抱的格外的紧,让楚牧一时间根本抽不出手臂来,而且楚牧又不敢伤害玲玲,所以最后,楚牧只好抱着那种享受与纠结的想法,任由玲玲去了。

而这时,玲玲抱着楚牧的手臂,随即轻轻的说道:“哥哥,玲玲只想好好的看看你,不然今后看不到哥哥了,玲玲会想念哥哥你的呢。”

楚牧听着玲玲的话后,猛地转过头,随后皱着眉头,盯着玲玲的小脸,随即说道:“玲玲,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哥哥觉得你今天怪怪的,有什么事情吗?和哥哥说说吧!”

随着楚牧话音落下,便看见玲玲低垂下小脑袋,沉吟了好一会时间,最后抬起脑袋,眼中充满了坚定的光芒,随即看着楚牧说道:“哥哥,你能不能答应玲玲的一个事情啊?”

“答应你一个事情,玲玲先和哥哥说说,不行吗?”楚牧看着玲玲道,其实要是平常不管玲玲说什么楚牧都会答应的,但是今天不行,因为今天玲玲怪怪的,所以楚牧不敢将话说的那么死。

“不行!哥哥你先答应玲玲好吗?”说着,玲玲不断的摇晃着楚牧的时候,并且胸脯在楚牧手臂上不断的摩擦着。最后楚牧终于忍受不住了,看着玲玲说道。

“好了!好了!玲玲,你不要在摇哥哥了,哥哥答应你了,现在和哥哥说吧!”

“真的,哥哥你真的答应玲玲了。”玲玲听着楚牧的话后,认真的问道。

“嗯!哥哥,答应了玲玲。”楚牧说道。

“那好!那玲玲说了哦!是这样的,因为大乌龟告诉玲玲,所离这不远的一个地方,有着他最后的传承,玲玲想要去,但是玲玲知道哥哥有着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玲玲希望哥哥可以答应玲玲,可以让玲玲一个人前去。”玲玲说道。

“不行!”楚牧听着玲玲的话后,直接回绝到,因为楚牧实在不放心玲玲一个人前往那里。

“可是哥哥刚刚答应了玲玲了,哥哥不能说话不算数。”玲玲说道。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楚牧依旧坚决的说道。

“哼!哥哥说话不算数,玲玲不理你了。”玲玲崛起小嘴巴看着楚牧说道。

楚牧看着玲玲那板着小脸,翘着嘴巴,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最后叹息了一声道:“玲玲,哥哥是担心你,遇到危险,所以玲玲不能一个人去,要不哥哥陪你好不好!我保证不会打扰玲玲的。”

“不行!”玲玲学着楚牧的样子,坚决的说道。

“额……”楚牧听着玲玲的话,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而就在楚牧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便看见一道光芒闪过,随即只见玄武从玲玲的体内飞出,随后玄武看着楚牧说道:“小家伙,放心,我之前就说过,虽然我的力量不足从前千分之一了,但是以我目前的力量,对付元皇之境的修者还是没有任何危险的,所以你就放心吧!而且你应该知道,玲玲的天赋并不弱与你,而且玲玲今后有她自己的路要走,你不能干涉太多。”

楚牧听着玄武的话后,沉思了起来,最后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生气的玲玲,最后轻声的说道:“好吧!我答应了,但是玄武你一定要保护好玲玲的安全。”

“放心吧!既然我敢这么说,就有着必定的把握。”玄武说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