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流言纷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原来在昨天天黑之后,玉魄派来的人,快速的将楚牧的庭院重新布置好,而玲玲又是缠着楚牧,不断的撒着娇,直至很晚后,两人才分开,随后各自回到房间之中,而此时楚牧的看着早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后,摸着自己的脸颊,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原来在昨天晚上,两人分开之后,玲玲突然间叫住了他,随后便看见她踮起脚尖,在楚牧的脸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随后红着小脸,如同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内,留下了楚牧呆在原地,擦着自己脸颊的口水,最后化为一声无言的笑意,接着转身离去。

而今日玲玲却是早早离去了,剩下了楚牧一人独自呆在这座院子里面,平时楚牧不觉得,现在突然间发现,少了玲玲,竟然太过于安静了多,原本玲玲在的时候,每次都是缠着他,并且时刻伴随着欢乐的笑声。想到这里,楚牧走到院落内,在其石椅上坐了下来,随后取出酒壶,仰着头,痛快的喝了一大口,随后眼神看向远处,虽然无言,但是楚牧知道,这是希望这次玲玲独自出去,能一切平安。

至于,此时的玲玲,则是拿着一把普普通通的小铁剑,向着皇城外的一片茂密的森林内前去,只不过,偶尔间,玲玲回过头来,看着渐渐在她眼中缩小的皇城,眼中露出了坚定的神色,随后举起小拳头,心中暗自为自己打气道:“哥哥,你等着玲玲,等到玲玲回来了,就可以帮助哥哥你了,再也不会只知道躲在哥哥后面了。”随后转过身,再也不看后方一眼,迈着坚定的步子,进入了森林之内,直至消失不见。

时间缓缓而过,在玲玲离开之后,已经有着三天的时间了,这三天,楚牧几乎都是没有走出一步自己的庭院,因为楚牧能够想到,因为朱家三公子的死,一定会造成一些大响动,而自己前段时间在醉仙塔中与朱成渝发生的冲突,只要朱家人有心查探的话,那么就一定能知道自己,所以这几天,楚牧必须躲躲风头,楚牧可不想因为一些无关的事情,使得自己在皇城内暴露出来,到时候自己就真的寸步难行了。

而在这三天内,楚牧都是没事的时候喝喝灵酒,要不就是修炼,随着三天的修炼,楚牧的修为离元王八重天只有一步之遥了,只要有合适的契机,楚牧便会马上突破,要不是楚牧害怕造成自己根基不稳的话,早就直接用强大的力量,直接冲破阻碍了。但是现在楚牧必须要等上一段时间,等到自己的力量彻底稳固了后,楚牧便可以选择突破了。

而今天,楚牧选择的踏出庭院,因为三天不出去,外界应该可以平静一些了,但是楚牧必须还要做好安全的防备,只见楚牧运转元力,顿时那书生模样的面容瞬间改变了,最后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没有任何特点,属于走在大街上都认不出的那种类型。

随着楚牧改变面容完毕后,楚牧便马上走出了庭院,但是随着楚牧一路走来,发现现在在皇城之内有着三件大事情,第一当然就是因为朱家的三公子被人斩杀了,朱家家主大发雷霆,发布消息,一定要找出凶手,并且能够提供消息的人,可以获得百万中品元石,一步地阶低级元技,楚牧听到这个消息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因为楚牧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就连他自己都想送上门去了,当然这是玩笑。而且楚牧还发现在大街上贴满了自己的画像,就是那种书生打扮的画像,想来因为朱家人了解了那天在醉仙塔中发生的事情了,要知道那一天可是有着许许多多的目击者,在朱家的强威下,估计没有几个人愿意保守秘密,肯定将自己的模样告诉了朱家人了,想到这里,楚牧觉得自己今后的书生模样,估计就不能使用了。

至于第二件事情,其实也与楚牧有关系,但是要从华夏城离开说起了,因为皇城派遣了人手去华夏城抓捕自己,可是都被自己斩杀了,可是因为楚牧不想在自己不再修罗域的情况下,遭受到无妄之灾,所以便让军师发布自己来到了皇城的消息,于是就有了,一个抢夺皇朝城池之人,现在已经进入了皇城之内了,于是,现在在皇城之内,可以时常看见,有着一堆全部是由元王之境的护卫,在街道上查询着,尤其是对于陌生人。

而最后一件事情的话,就与楚牧他无关了,但是却是在这三件事情之内,谈论的最为火爆的,那就是在一个月之后,将会在皇城之内有着一个拍卖会,虽然拍卖会并不是多么大的消息,但是这个拍卖会却是非常的不同,那就是这个拍卖会是有皇室与四大家族联手举办的,要知道皇室与四大家族可是皇城内最为顶级的势力了,而且没有之一,不用想就可以知道他们一定有着许多的宝物,而这次由四大家族与皇室联合举办的拍卖会,估计到时候其中的宝物一定非常的惊人,所以这段时间每个人都在兴奋的谈论着这件事情,有些修为不错的人,则是外出去皇城苍茫大山内,去猎杀各种妖兽,或者去采集各种的灵物,使得自己到时候可以在拍卖会上得到自己中意之物,用来提升自己的消息。

而楚牧在听到着三个消息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因为前面两件事情都与他有关,而正因为有关所以他并不会在乎,而是对于第三个消息则是非常的感兴趣。

只见楚牧低着头,一步步的慢慢的行走着,但是在其脑海中却是想着,这个拍卖会,一定有着不少好东西,所以楚牧决定自己也去参加,但是知道参加这个拍卖会一般都是有些名气的人,至于那些普通人估计肯定进不去,所以楚牧思考着自己去哪里弄一张拍卖会的进场凭证,还有就是,虽然看似楚牧身上有着不少的元石,才在大概粗略算了下,他的手中有着九十万上品元石,虽然看似很多,但是对于皇城的一些势力来说,估计远远不够,所以楚牧还要去赚钱。

可是楚牧思考这两件事情,却是毫无头绪,最后楚牧只好无奈放弃了,因为楚牧绝倒到时候也许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思考这些估计也都无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