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朱长明的嘲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朱长明的嘲讽

随着楚牧与朱泽天相继的答应了之后,只见那个瀚海圣者对着此处的众人一挥手间,瞬间的功夫,就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这一刻让众人清楚的了解到了圣者的强大,虽然在场的都是尊者,也许这种挥手间瞬移的功夫他们也可以办到,但是要是带上在场的所有人那就根本不可能了,也许这就是圣者与尊者之间的差别的,虽然只有着一级之隔,但是多少人却在着一级之外徘徊了好久,终究还是不得其法。而就在众人看着这样的一幕惊讶的时候,只听瀚海圣者出声道。

“好了!这里是我们瀚海皇朝中的比斗场,有任何的恩怨就从这上面解决吧!”说完后,只见瀚海圣者再次挥手间,平地上慢慢的漂浮起了一座擂台模样的石台,在其漂浮到半空的时候,楚牧随即便看了过去,只见这座石台上雕刻着各种纹路,然后组成了一道强大的防护罩,于是楚牧根据自己的力量,猜想是否可以打破这个防护罩,最后的结果则是无能无力,估计在场也只有这几位圣者可以帮到。

再看了一会儿后,楚牧又奇怪了起来,因为这座石台上面的阵法,可是圣者才可以抵御的级别,但是在场的圣者中,并没有哪位精通阵法的样子。

而就在楚牧疑惑的时候,瀚海圣者却是发话了,只听瀚海圣者缓缓的解释道:“这座比斗台,是我年轻的时候,从一处远古遗迹中得到,本来以为是什么宝物,最后才发现,只不过是远古时,那些势力战斗的场所而已,于是便将其放在了这里,现在你们可以开始了。”

随着瀚海圣者说完,楚牧眼神一闪,随即看向了一直死死盯着自己的朱泽天,于是在楚牧的注视下,只见朱泽天向着旁边招了招手,随即一个年轻的男子来到了朱泽天的身边,虽然说是年轻人,但是楚牧根据其骨龄判断,估计也有着三十几岁了,只见此人在朱泽天身边恭敬的说了声“父亲”后,接着便听见朱泽天转过头看着面前的男子一眼,叹息了一口气,随即说道:“我知道你和你弟弟一直觉得为父偏袒老三,所以打心底不喜欢他,但是现在他死了,不管你们怎么想的,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帮助你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手刃敌人,你可以办到吗?”

“我知道了,父亲,虽然您说的对,

但是老三毕竟是我们朱家的人,不是什么猫狗都可以招惹的,放心吧!父亲,我一定会将他的头颅带下来的。”在他说完后,看着朱泽天鼓励的眼神后,身形一闪间,便看到他飘飞了起来,随即激射而出,然后一个漂亮的转身后,便落在了其石台上,先看到此人对着四位圣者和在场的其他的尊者拱了拱手说道:“各位圣者,尊者们,我叫朱长明,今天由我战他,也有我讨要兄弟的血仇。”随着他说完后,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楚牧,高声呼喝道。

“小子上来吧!今天你是躲不了了,血债必须由你的鲜血来偿还。”

而此时站在石台下面的楚牧,听了朱长明的话后,默不作声的转过身,对着四位圣者拱了拱手,随后对着蓝正与蓝不为说道:“蓝家主,蓝前辈,谢谢你们,我先去了。”说完后楚牧脸上的微笑缓缓消失不见,之前那一惯的温和彻底消失,浑身的战意冲天,铁血之气散发了出来,一瞬间楚牧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与之前相比,好似不是一个人。那满头的银色长发不断的翻飞着,随后魂力涌动间,楚牧缓缓的漂浮了起来,但是楚牧没有想朱长明那华丽的入场,而是如同一个即将上战场的将军一样,一步步,踏着虚空缓缓的来到了石台之前,随后轻轻的一步踏出,进入了石台上,而后一阵升起,整个石台被一个防御的阵法包裹了起来。

而就在楚牧展露出,他那铁血气息的那一刻,在不远处的那武者工会的老者眼睛一亮,因为楚牧那股气息,他非常的熟悉,因为在他身上一直存在着,那就是不畏战,不怯战,那是一股精神,也是一股热血,现在很多人只是为了突破而突破,从来不知道战斗才是一个修者的真正存在的原因。

而就在楚牧踏上石台的那一刻,对面的朱长明看着楚牧,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个冰冷的微笑,接着轻轻的说道:“小子虽然我非常感谢你,将我们的那个没用的三弟给除去了,但是你依旧要死,不然我不好给我的父亲交代,但是为了表示感谢,我不会让你感到痛苦的。”

“战吧!你的废话太多了。”楚牧此刻一脸严肃的说道。

“哼!给脸不要脸,既然你这么急的找死,那么就来吧!”说完后,只看到那朱长明浑身气势一涨,瞬间爆发了元

皇两重天的修为,而这一刻随着他的气息暴涨后,在台下的众人微微摇了摇头,因为一个元皇两重天,虽然再他们这些人眼中还不够看,但是对于楚牧来说确实强大无比了,因为楚牧只有着元王四重天之境,两人相隔着可是整整一个大级别。

于是在蓝姬与红莲还有仙儿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但是她们确实无可奈何,因为此刻已经成为了定局,想要破解,必须要有一战,虽然她们都知道了结果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向着自家的长辈看了过去,于是蓝正看着自己的女儿后,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口气,至于仙儿那边,腾圣者同样摇了摇头,虽然她是圣者,可是现在全场人都同意了的战斗,她虽然可以将其停止了下来,但是终究插手了瀚海中家族的事情,这是与他们来到瀚海的目的不符合的,至于红莲则是缠着爷爷,希望他帮忙,只见红莲拽着瀚海圣者说道:“爷爷,你就救救木头吧!他可是救了红莲的。”

“呵呵!红莲不要闹了,这一战必须进行,虽然爷爷疼爱你,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答应你。”说完后,抓着红莲的手臂,生怕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在石台上,朱长明展露出元皇两重天的修为后,嘲蔑看着楚牧,随即说道:“看见了吗?我是元皇,而你只是元王,一个级别的差距,你觉得今天还能存活的了吗?”说完后,朱长明,还讽刺的笑了起来。

“都说了,你废话太多了,元皇了不起吗?”说完后,楚牧浑身力量猛地涌动了起来,虽然楚牧看不起面前的人,但是元王与元皇终究有着差距,所以楚牧率先展开了秘法,那就是酒之极,只见楚牧从自己的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壶灵酒,随后仰起头喝了起来,顿时间便看到在楚牧身后的出现了一个虚影,然而此刻的虚影已经不是红色的了,而是蓝色的酒魂了,只见这个酒魂仰着头,提起一个酒壶,如同楚牧一眼喝了起来,随后化成了一道蓝色的光芒,进入了楚牧额头之上,瞬间楚牧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蓝色符号。

而下面的众人看着楚牧身上突然间出现这样的奇异的一幕后,眼中闪动着,尤其是四位圣者,他们以圣者的眼光来看这个虚影后,发现了是一种特殊的提升修为的秘法,于是齐齐的都对楚牧露出了感兴趣神色。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