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来自武者公会的邀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自武者工会的邀请

随着朱泽天拂袖而去后,在场的人都是看着朱泽天的背影,要知道这一刻开始他们朱家可是彻底得罪了这个天才般的少年了,要是此刻站在石台上,那意气风发的少年没有陨落,那么朱家将会走向败落了。所以这一刻,这些心中的人,全部都是在心中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与朱家保持距离,既不亲近,也不疏远。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今后的成就到底会达到什么高度,要是因为亲近朱家,从而造成了意外之灾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咳!咳!咳!”虽然朱长明此刻已经离死亡不远了,但是在看到自己的亲身父亲,看都不看他一眼,脸色铁青的离开了后,想要抬起手,希望父亲,能救他一命,要知道作为朱家的长子,虽然不受父亲待见,但是家族中的其他长老还是比较支持他的,所以朱长明不想放弃这样的享受。

但是此刻的朱长明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所以不管怎样,都抬不起手来,只是不断的向着外面咳着血,而楚牧看着此时朱长明的样子后,脸上冷肃之色渐渐缓和了下来,随即便缓缓的走向了倒在地上的朱长明,随即说道:“现在你的亲生父亲也放弃你了,知道吗?有句古话说得好,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只见在楚牧说完后,便看见楚牧缓缓的抬起脚,在朱长明那睁的大大眼睛注视下,猛地一脚踢断了朱长明的脖子,至此本来不可一世的朱长明彻底毙命,死在了这个名不见转的少年手中。

随着朱长明被楚牧彻底斩杀后,比斗台下,众人看着楚牧,眼中闪烁着不明的意味,于是瀚海圣者在看到楚牧斩杀朱长明后,随即轻声说道:“好了,既然胜负一分,那么大家就此散去吧!”

随着我瀚海圣者说完后,众人连忙恭敬的对着四位圣者鞠了个躬,接着缓缓的离开了此处,只剩下与楚牧认识和四位圣者在场,至于朱长明的尸体,则是被一旁朱家的子弟给抬走了。

而楚牧看着众人离去后,随即转过头,脸上再次恢复了之前儒

雅的书生之色,随后对着三女与蓝家几人柔和的笑了笑,接着便看见楚牧跳下石台,随着楚牧跳下石台后,红莲连忙将身后的瀚海圣者遗弃,随即跑到了楚牧身边,一把抱住了楚牧的手臂,随即睁着明亮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楚牧。

至于,楚牧看着红莲大眼睛这般的盯着自己,随即摸了摸鼻子,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是啊!我是想木头你平时像个柔弱的书生一样,怎么一打架就像是个怪兽一样,好恐怖的。”红莲继续盯着楚牧说道。

“额~你这是夸奖我,还是损我啊!”楚牧苦笑的说道。

“嘻嘻!你猜?”红莲俏皮的说道。

而就在楚牧与红莲相互交谈的时候,四位圣者联袂来到了楚牧身前,而楚牧看见四位圣者后,连忙收起了笑容,对着四位圣者恭敬行了个礼,随即看着瀚海圣者说道:“前辈,真是太感谢您了,要不是您,晚辈真的不知道今天会有什么结局。”

“哈哈!这一切与我无关,一切都是你自己争取来的,要是你死在的比斗台上,我也不会多说一句。”瀚海圣者说道。

“爷爷~”红莲听着瀚海圣者的话后,对着他瞪了一眼,表示自己的不满。

而楚牧听了瀚海圣者的话后,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什么不满,毕竟他楚牧与人家圣者并没有什么关系,人家圣者已经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估计也是看在红莲这个丫头的面子上,所以楚牧并没有再次接下话茬。

随着楚牧沉默的时候,只见武者工会的老者,连忙走到了楚牧身前,随即看着楚牧说道:“小家伙,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武者工会,到时候由我们武者工会庇佑,谁也不敢打你的主意。”

“喂!我说战老鬼,这可是我们瀚海主场,你这样抢人不好吧!”瀚海圣者听了武者工会的圣者话后,瞪着眼睛说道。

而楚牧则是暗中想到,原来这个浑身散发着铁血气质的姓战。而就在楚牧思考的时候,看着两

个老者有着越演越烈趋势,随即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连忙说道:“前辈,晚辈,只有惯了,并不喜欢被束缚,所以前辈的好意,晚辈只能说抱歉了。”

“对!战老鬼的势力有什么好的,小家伙,要不加入我们瀚海皇朝,到时候说不定你会成为瀚海的守护者。”瀚海圣者连忙说道。

“额~”楚牧听了瀚海圣者话后,忍不住在心中暗笑了起来,因为楚牧本来来到瀚海是为了颠覆瀚海的,可是在看到了瀚海圣者后,便打消了其主意,因为在一个有着圣者守护的情况下,楚牧想要颠覆瀚海,根本不可能,虽然楚牧可以等到修为达到圣者后,但是楚牧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所以楚牧顿时间郁闷了起来,随即楚牧看着瀚海圣者说道:“前辈不好意思了,晚辈真的不想加入任何势力,两位前辈的好意,晚辈真的不能接受。”

“小家伙,估计你没有听清楚我的意思,并不是要你加入武者工会,只要你在武者工会挂上一个荣誉长老的名为就行了,根本不需要你做什么,最多有什么物品需要购买交换,希望优先想到武者工会,而且购买武者工会内部的东西,可比市场上便宜了许多,要是你平时没事,还可以接一些不对外界公布的任务,好处可是多多,而且你完全自由,到时候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唯一一点就是,在武者工会出事请的时候,可以回归进行助战就行了。”随着战姓圣者说完后,楚牧陷入了沉思之中。

因为按照战姓圣者的话来说,就是平白的给了他一个庇护的场所,而且是名誉长老位置,虽然没有任何的实权,但是却有着许多的好处,所以这一刻楚牧心动了,毕竟他独自一人奋斗了这么多年,一直是靠着自己一个人,而如今得罪了朱家,有一个靠山毕竟也是好的,最起码朱家明着不敢乱来,至于暗处,楚牧只会微微一笑了。

于是楚牧在沉思了一会儿后,接着抬起头来,随即说道:“既然前辈如此说,晚辈就却之不恭了。”说完后,楚牧对着战姓圣者行了一礼,表示感谢。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