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元王五重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元王五重天

只见,在那间茅草屋之中,楚牧盘膝坐在蒲团上,全身的元力不断涌动着,随即天地灵力不断的向着楚牧涌去。

而随着这种天地灵力的波动产生之时,怎么可能瞒得过武者工会之中的大能呢!只见在那间豪华的房间内,本来战姓圣者与其弟弟相互交谈的时候,突然间一愣,随即闭上了眼睛,暗中查探了一会儿,接着睁开了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就突破了!”

“老哥,你说谁突破了!”战景在听了哥哥的话后,随即问道。当然实际上战景也是可以查探到的,但是自己的圣圣者已经知道了,自己也懒得去查探了,直接问答案,不就行了。

“还有是谁!还不是我们武者工会的荣誉长老!走,我们去看看。”说完后,两人一步踏出,瞬间便看见了两兄弟直接出现在楚牧的茅草屋之外,随着两人出现后,只见战景看着面前的天地灵力的波动,随即惊讶的说道。

“看来,这个小家伙,修炼的功法一定不简单啊,不然不会造成如此大的波动。”

“的确不简单!按照我的猜想,这个小家伙修炼的功法,最起码不低于天级中品,甚至更加的高!而且他身上拥有着各种奇怪,并且强大的秘法,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要说他是那个上古遗留下来的家族子弟的话!我们没有道理不知道,要知道我们武者工会可是贯穿各个世界呢!”战姓圣者说道。

“按老哥你这么说!有没有可能他是得到了那个上古的遗迹传承呢?”战景怀疑的说道。

“的确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但是要是真的按你这样说道话,那么这个小家伙的气运绝对超凡,而且凭靠自己可以达到现在这种成就,那么只能说这个小家伙太变态了,与那些上古遗留下的势力中的天才子弟,相比较的话!也是毫不逊色。”战姓圣者说道。

“老哥,不会吧!这个小家伙会这么厉害,我想顶多气运好一点罢了!与那些上古势力子弟相比较的话!还是差了一些,你我也不是没有见过这些天才,哪一个不是绝世天骄的级别。”战景在听了老哥的话后,明显

持有不同意见说道。

“呵呵!我能这么说,就有一定的把握,我上之前不是和你说过,这个小家伙在战斗中还隐藏了不少的力量吗?经过我查探后,虽然不能充分确定,但是也**不离十了,这个小家伙一定拥有着特殊的血脉,而且应该是不错的血脉,因为在他血脉中蕴含的力量,连我都感到恐惧,这可不是等级的压制,而是血脉上的压制。”战姓圣者笑着说道。

“怎么可能!要知道老哥你可是拥有着战武血脉,天生为战斗而生的,都会感到压制,那么这个小家伙的血脉岂不是上古的那些顶级的血脉了吗?”战景惊讶的说道。

“也许吧!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因为这个小家伙狡猾的狠!将自己的血脉隐藏的非常的深,所以我也不好查探,但是唯一确定的是,这个小家伙不简单。好了不说了,这个小家伙已经突破了。”

果不其然,在战姓圣者的话音落下后,只见一只在楚牧所在的茅草屋上的天地灵力,猛地一震,随后疯狂的涌动了起来,而在里面的楚牧,体内“轰隆!”的一声,随后楚牧突破到了元王五重天,接着天地灵力慢慢的散去,而楚牧也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在其眼内充满了欣喜,因为楚牧知道自己有再进了一步了,虽然只是很小的一步,但是楚牧依旧非常的高兴,因为楚牧知道自己起步太晚,不像那些大家族,从小就开始修炼,所以楚牧现在能做的就是奋力追赶。因为楚牧坚信,自己一定能超越这些人的,哪怕自己错过了修炼的黄金时光,依旧如此。

而就在楚牧高兴的时候,突然间一愣,因为楚牧感受到了屋外有着两道强大的气息,其中一道,当然,楚牧能感受到这两股气息,是因为两人没有丝毫隐藏的缘故,要是屋外的两人想要可以隐藏的话,楚牧是不可能发现的,但是楚牧能清晰的知道是战姓圣者,虽然另一人不知道是谁,但是能与圣者在一块,说明此人的身份也是不凡,于是乎,楚牧连忙从盘膝的蒲团上站了起来,随后扫了扫自己的衣摆,向着外面走去。

“咯吱!”只听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只见楚牧推开了关闭上的房门,随后出现在外界

,在楚牧出来一瞬间,像是看了眼战姓圣者一眼,随后将目光看向另外一人,自己虽然不认识此人,但是楚牧能从此人身上感受到,此人与战姓圣者一定有着不凡的渊源。

于是楚牧走到两人身前,随即对着战姓恭敬一拜,轻轻叫了声:“战老!”接着楚牧将目光看向了另外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随即疑惑的问道。

“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我是这武者工会的会长,叫做战景,也是你口中战老的弟弟。”战景在听到了楚牧的疑惑的询问,随即答道。

“原来是会长!会长好!晚辈在这里行礼了。”说着楚牧抱了抱拳,不卑不吭的说道。

“晚辈!现在你可不是我的晚辈了,最多是职位上上的上下级而已,你现在可是我们武者工会的荣誉长老了。”说着,战景从自己的储物戒中,取出了一件衣服与一个牌子,随后轻轻一拂手,便落在了楚牧手上。

而楚牧在接过战景丢过来的东西后,轻轻拿起其中的衣袍看了一下,发现这是一件白色的衣袍,虽然不是多么的华丽,但是在其胸口上却是纹络着一个金色的“武”字。

而战景看着楚牧对着那间衣袍发呆,于是解释道:“这是我们武者工会专门为荣誉长老定制的衣袍,每一件都是有着不凡的效果,你这件不仅可以随意变大或者变小,而且可以有效的防水,火,毒瘴等等的奇效,虽然不是多么的强大,但是也是不错了,最起码不会再剧烈战斗中被撕毁。至于那个金色的‘武’字,则是我们武者工会以特殊之法纹络之上了,无人可以造假,所以这个字,则是充分的代表着你的身份。当然所有事情不能绝对,所以第二件的令牌,则是真正的身份象征了,这枚令牌,不仅可以代表成分,还可以发布或者接下任务,当然还有着查看武者公会内,一些别人看不到的隐藏物品,反正有各种效果,今后你自己查看吧!”

楚牧听了战景的话后,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我明白了!”说完后,将其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当然那件衣袍,则是在楚牧的元力涌动间,瞬间光芒一闪,便套在了楚牧身上。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