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杀手的刺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杀手的刺杀

只见随着那个男子说完后,在那群人堆之中,顿时间发出了一阵惊叹之声,而楚牧则是饮了一口灵酒,眼中光芒闪烁,兵器而带着寒冷之萧瑟。因为楚牧从此人口中得知到,朱家之人因为忌惮楚牧与武者工会的关系,所以明面上的确不敢在乱来,但是让楚牧没有想到的是,暗中朱家竟然请了一个神秘的杀手势力,对楚牧进行刺杀,而且据刚刚那个男子所说,这个杀手的势力,遍布这个大陆的每一个角落,而且自从这个势力创建之始,连圣者都刺杀过,并且成功率将近百分之百,虽然曾经失败过,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杀手的势力的确非常的可怕,毕竟连圣人,都能成功的做到刺杀,就可想而知了。

想到这里,楚牧心中一片冰寒,因为对于楚牧来说,本就是朱家无理在先,但是却要反过来刺杀与他楚牧,也许这就是那些大家族的气焰,不管自己家族之人做了什么,但是只要外人敢得罪他们,则是斩杀之。

虽然如此,但是楚牧并不是多么的担忧,对于楚牧来说,战斗以经习以为常了,既然这个杀手势力,被传呼的如此恐怖,那么楚牧真是想要好好的会上一会。看看是不是名副其实,虽然楚牧在心中这么想着,但是并不代表楚牧会轻视这个杀手势力,既然能说的这么传神,说明一定有着那独到之处。所以楚牧在此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因为杀手,则是会在你疏忽的那一瞬间,如同毒蛇一般,一击致命。

而就在楚牧想着这些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来到楚牧面前,楚牧发现突然间一个人影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后,于是黄黄的抬起头来,顿时间发现一个面色略显苍白,但是很有气质的一个男子站在自己面前,并且看上去并不大,最多与他相般,于是楚牧好奇的询问道:“请问,兄台有何事!”

“嘿嘿!没事,没事,只是老远就闻到了你这玉壶中的酒香,虽然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来讨杯酒喝。”说完后,男子眼睛死死的盯着楚牧手中玉壶,眼中明显的露出了渴望的神色。

楚牧看到此人的模样后,微微一笑,随即说道:“既然如此,兄台坐下吧!一杯酒而已,相遇便是有缘。”说着楚牧,就将自己玉壶中的灵酒,缓缓的为此人倒上了一杯,因为在之前楚牧都是以玉壶饮用的,所以酒香没有蔓延开了,随着楚牧这么一倒入杯中,霎时间,一股浓郁的酒香直接散发了出来,要知道这可是元王凝意酒,并且是极品,所以随着楚牧这么一倒入,瞬间将这个不大的小酒馆之中的人,全部都吸引了起来,只见纸屑人,全部将目光看向了楚牧桌上的玉杯,喉中忍不住滚动了起来,因为这些人估计这辈子都没有喝个这种灵酒,但是这些人碍于面子,虽然想要讨酒,但是却是不好意思。

至于,刚刚坐在楚牧对面的男子,则是看着杯中看似浑浊,其实是因为那股灵力太过于庞大所造成的灵酒,眼中露出了奇异的光芒,随后缓缓的端起了面前的玉杯,顿时一饮而尽,刹那间,此人眼中光芒大盛,因为他可是尝到了这杯酒中的不寻常,于是将目光看向了楚牧,而楚牧则是笑了笑,再次倒上了一杯,顺便问道:“兄台,这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啊?”

“呵呵!朋友这个问题算是难为我了,不知让我如何回答了。”此人看着楚牧,为难的说道。

“无妨!兄台但说无妨。”楚牧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我就说说,我从这片天地的一个小小的角落而来,至于去哪,则是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此人笑着说完,随后将手中的灵酒,再次饮下。虽然此人看似回答了楚牧的问题,实际上,则是没有回答,但是楚牧却好像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一样,脸上绽放了笑容,随即再次倒了一杯酒。

“看来,兄台就像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啊!”

“一块砖!哈哈!说的好,虽然比喻粗俗,但是却是如此。”青年回答道。

随着男子说完后,将其桌上的酒杯缓缓端起,对着楚牧说道:“这次真的谢谢兄台了,虽然这是兄台的酒,我也没有什么好酒,就以此敬兄台一杯吧!”说完后,双眼直直的盯着楚牧,将其手中的灵酒饮下。

“好!我刚刚都说了,相遇就是缘分,既然兄台敬我,我哪有不喝之理,说完后从自己玉壶内往面前的玉杯倒上了一杯灵酒,随即缓缓的端起,仰起头,就要一饮而尽。”

然而就在楚牧即将饮下手中酒之时,突然间坐在楚牧对面的年轻男子,眼中寒光一闪而过,随即手掌一翻间,一把长剑便出现在手中,顿时间寒光亮九霄,对着楚牧的脖子处,瞬间刺下,而本来在周围看热闹的人,在看到此人突然间的动作后,脸上瞬间凝固了起来,想要提醒,到那时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因为这一刻,此人浑身的杀气磅礴,他们可不想因为一个不认识的人,从而得罪这个有着磅礴杀气的男子。

而在周围众人眼中,这个有着好酒的年轻人,必定会毙命的时候,只见楚牧突然间,贝莱想要饮下的酒杯,被楚牧猛地弹了出去,瞬间酒杯与那长剑“叮”的一声,碰撞在一起,瞬间发出了一声脆响,而楚牧则是在这一刻空挡之中,猛地后仰,脚尖猛地踢在了桌子上,刹那间,便看见了桌子被楚牧踢的飞了起来,而且隔绝住了两人只间。但是那个年轻男子,手中的长剑依旧一往无前的,向着桌子刺去,瞬间碎木翻飞,长剑直接将木桌击碎,但是随着桌子被年轻男子击碎后,突然间,一只手从那翻飞的碎木间伸了出来,双指轻弹间,那长剑,被弹了一顿,而楚牧则是反守为攻,双指紫光缭绕,雷神指,瞬间激发,随后那紫色的雷光,在众人眼中划过一道轨迹,随后直接钻进了那个讨酒男子额头之中,接着楚牧再次盘膝坐了下来,看着以经倒在地上,马上就要毙命男子,拿起玉壶,饮了一口。

只见随着楚牧坐下来后,那个倒在血泊中的男子,断断续续的看着楚牧说道:“你…你…你怎么识破我的!”

“呵呵!你为装的的确很好!但是却不是好酒之人,而且你太急了,随便露个破绽,你就当真了。”说着楚牧还摇摇头,至于那个男子听了楚牧的话后,最终说了一句道。

“你不要得以,组织上不会放弃的。”说完后,顿时一命呜呼,而楚牧则是毫不在意,笑着自言自语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