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再次来到武者公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随着楚牧一句话,就让曾经在皇城内,威风凛凛的守卫队长夹着尾巴逃跑后,众人全部不可思议的看着楚牧。

“呀!是他。”在众人愣神的时候,只见刚刚还吹嘘楚牧与朱家事情的年轻男子,突然间像是惊醒了一样,突然间大声尖叫道。因为他脑海中响起了楚牧刚刚所说的话语,顿时间明白了楚牧的身份,但是就在他幡然醒悟过来后,想要去讨好楚牧,在抬起头时,楚牧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而此时的楚牧已经来到了瀚海之中最大的坊市,只见楚牧缓慢的在其内行走着,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

“地阶元技,以物换物了,快点来啊,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药王一株,绝对正品,快点购买啊!”等等的吆喝声,让楚牧忍不住摇摇头,因为以楚牧的眼光那所谓的地级元技,只不过是一个残缺的元技而已,所以价值根本不大,至于那吆喝着药王的,则是更加的离谱,只不过是一株常见的灵性药草,结果被涂抹上了颜色,结果阶冒充药王来出来贩卖了。然而,楚牧虽然知道这都是假的,但是楚牧并不会去拆穿,因为坊市有坊市的规则,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些人的所为,并不会让人觉得是欺诈,要怨只能怨你眼光差,怪不了别人。

虽然楚牧知道这些吆喝的东西,十有九假,但是楚牧依旧闲逛着不亦乐乎,因为这就是坊市之中的魅力,当然好东西也是有的,那就要看看你的眼光了,不然只能被人宰。一路而过,楚牧也买了不少东西,虽然不是什么珍品,但是也是日常之中所需要的,并且以楚牧的精明,都是以最低的价格买到的。

而就在楚牧逛完了坊市后,身影再次出现在武者工会的大门前,只见楚牧身上光芒闪过,那绣着荣誉长老的标志的白袍出现在楚牧身上,而在武者工会前守卫的两个元灵修者,在看见楚牧胸口的标志后,恭敬的如同哈巴狗一样,将楚牧请进了武者工会之内。

虽然上次,楚牧与战老来到过武者工会,但是只在战老隐居的地方,呆了一会儿,并没有来到武者工会之内,于是随着楚牧踏入工会之内后,现里面并没有楚牧想象的嘈杂的气氛,而是相当有序,每个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不会打扰到别人,就算那些平常生活在刀尖上的佣兵们,在来到了此处后,也是相当的安静平和,不敢造次,要知道以武者工会的势力,要是他们这些人敢捣乱的话,估计下场一定不好。

而就在楚牧环顾着武者工会内部的时候,在这一片区域之中,所有人都将目光注视到了楚牧身上,因为楚牧胸前象征着荣誉长老的标志太过于醒目,想要忽略都难,只见这些人看着楚牧的身影,眼中充满羡慕,因为武者工会的荣誉长老,不是那么好获得的,一般情况下这些人都是平常难得一见,而今天却是出现了一位,并且如此年轻。

就在所有人对着楚牧行着注目礼的时候,只见一个小姑娘气喘吁吁的来到了楚牧身前,恭敬的对着楚牧说道:“大人,不知道您有什么需要我们效劳的。”说着还偷偷的看了楚牧一眼,因为楚牧经过了变化之后,本来冷峻邪意的面容变得非常的柔和,那书生的气质毫不保留的散出来,并且配合那一头银色的长,让那个小姑娘脸色微红。

而楚牧也是注意了这个小姑娘的表现,柔和一笑,随即轻声说道:“我要找你们会长,不知道你们会长在那里。”

“找我们的会长!大人请稍等一下。”小姑娘子在听了楚牧的话后,再次偷看了楚牧一眼,随即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储物袋之中,取出出了一个玉符,元力涌动,随后一道消息便从这里了出去。随后小姑娘看着楚牧再次说道。

“大人,我已经通知了会长大人了,要不您随我去候宾室稍等一下。”小姑娘看着楚牧说道。

“呵呵!不用了,你们会长已经来了。”随着楚牧话音落下,只见一个满头苍劲白的老者瞬间出现在楚牧面前,在看到是楚牧后,随即笑着说道。

“哈哈!我们最年轻的荣誉长老,不知道今天来找我有什么?”战景笑着说道。

“会长谬赞了,我不过是有些事情想要跟会长大人请教一下而已。”只见楚牧在说道后面一句话的时候,脸色非常的严肃。战景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

“跟我来!”于是只见战景环顾了此处一遍,随后一拂衣袖,带着楚牧瞬间消失在此处。随着楚牧消失之后,刚刚的小姑娘则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虽然从头到尾,楚牧一直非常柔和,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的注视过她,随后叹息了一口气,缓缓的离开了此处,但是她不知道,就在接下来楚牧的一句话后,她便从一个小小的服务者,进入了管理层,当然这是后话,没有必要细说了。

只见在战景的办公之处,光芒一闪,随即楚牧便随同战景出现在此处,只见战景在来到了自己办公之处后,笑着对着楚牧说道:“坐吧!不用客气。”说完后,没有管楚牧,自己连忙坐了下来,随即直入主题的说道。

“看你刚刚的脸色,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与我说吧!我这办公之处,布有阵法,一般人根本偷听不了,现在说说吧!”

楚牧在听了战景的话后,思考了一会儿,随即直接询问道:“不知道会长,对于一个非常强大且神秘的杀手势力有什么了解的。”

“你被他们盯上了!”只见楚牧在刚刚说完后,突然间便听到了战景惊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后吃惊的看着楚牧询问道。

“如果会长大人的口中的他们,与刚刚刺杀我的人是同一个势力的话,那么应该是了。”楚牧点点头,丝毫没有隐瞒的说道。

“刚刚被刺杀,赶快说说是怎么回事。”只见战景在听了楚牧的话后,连忙催促的说道。

而楚牧则是在听了战景的话后,连忙将不久前生的种种,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战景,而战景在听了楚牧的解说后,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