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楚牧的解决之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楚牧的解决之法

随着楚牧说完后,顿时间周琰的双眼一亮,随后看着楚牧一脸诡异的表情后,随即就发出嘿嘿的冷笑声,而在另一边的六人却是莫名的感觉到了自己背后一寒,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这寒意就是他们面前的楚牧四人即将带来的。

只见楚牧在安抚了周琰那暴躁的急脾气后,随后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浑身充满煞气的六人,嘴角微微勾起,带起一抹邪意。

至于那六位浑身煞气的佣兵们,在看到了楚牧竟然在关键时刻,安抚了那个冲动的小子后,眼中免不了失望,虽然这个酒楼不可以主动动手,但是要是另一方动手的话,那么他们则是属于被动还击了,总不能站在原地挨打吧!所以在楚牧劝住了周琰后,他们六人才忍不住失望了起来。

虽然这失望之色只是一闪而逝,但是楚牧却是清晰的捕捉到了,只见楚牧那带着邪意的微笑,随即看着六人,接着缓缓的出声道:“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但是我也知道这醉仙塔中是不可以动手的,所以让你们失望了。”

“哼!小子,你不要得意,虽然这醉仙塔中不可以动手,但是你们有本事一辈子都躲在瀚海之中,要是敢踏出瀚海一步,我们兄弟六人,便会让你们死无全尸。”之前咒骂楚牧的那个男子看着楚牧气愤的说道。

“砰!”只见在一边的周琰突然间,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如同陪你过泼妇一样,看着六人随即嘲笑道:“你们牛什么牛,不就是小小的佣兵吗?有胆子去角斗场,战上一场,我周大爷要让你们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的。”

而楚牧听了周琰的话后,猛地转过身来,随即指着周琰,一副气愤的样子。

然而楚牧的表现出来的脸色,让六人看到后,心中感到高兴,因为有一个不知道收敛且暴躁的小子,让他们的事情好办了起来,要是这四人始终缩在瀚海皇城内,他们还真的不好办。

至于楚牧此刻却是转过身来,看着表现的格外激烈的周琰忍不住笑了笑,其实刚刚周亚大拍桌子的一幕,是楚牧传音叫他故意办的,就是让那六人认为他们四人是不知道深厚的小子,因为要是不这么做的话,楚牧直接提出去角斗场,那么就免不了让人怀疑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角斗场是不分生死,就不得下来的场所,要是楚牧主动提出来,那么明显表现出了楚牧四人的自信心,而由周琰气愤的骂叫出来后,那么感觉就不一样了。

于是那六人在听了周琰的话后,顿时间兴奋异常,但是很快就压制住了,只见刚刚那个叫骂的男子站了出来,随即说道:“好!既然你们想要去角斗场,我们满足你们,但是也不要说我们欺负你们四人,只要你们愿意跪下来,对着我们兄弟六人磕头的话,我们六人就饶了你们这次不敬之罪,当然还是需要补偿的,将你们的储物器材全部上缴上来就可以了。”说完后,此人还露出了一副自己很大度的样子。

但是这句话是他故意这么说的,不要看六人都是雄壮高大的样子,其实心里面精明着呢。因为他知道任何修者都不愿意交出自己的储物器材,那可是他们所有的财富啊!而且在他看来只要斩杀了这四人,到时候他们的财富还不是兄弟六人的,而且还报了仇,一举两得的事情,他们才不愿意放弃。至于楚牧四人要是真的交出了财富,他也想过,要是真的话,以后在斩杀四人,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亏。

于是在此人故意这么说后,顿时间周琰再次扮演了一把冲动没脑子之人,其实周琰的演技并不咋地,换做清醒的人,应该可以看得出周琰那做作的表现,但是六人虽然精明,可此刻已经被贪婪蒙蔽了内心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楚牧相信在场有清醒的人,一定看得出周琰那做作的表现,但是俗话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凭什么去提醒六人,再说了六人的名声并不是多么的好。

而此刻哎醉仙塔最高处的一处房间内,一张水花般的镜子,正在播放着楚牧四人的一举一动,只见藤圣者看着楚牧四人,眼中光芒闪烁,因为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而且刚刚叶子翊所说的种种她都清楚的听见了,于是她转过头,看了一眼正在修炼的仙儿,随即下定了一个主意,一个让她今生都会后悔的主意。

另一边,六人看着周琰再次冲动的样子后,脸上忍不住露出喜悦之色,而且这次是毫不遮掩,只见那个男子看着楚牧四人随即就说到:“既然你们希望去角斗场,我们也同意了,希望你们到时候不要耍赖,不然后果可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了。”

“哼!废话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佣兵吗?角斗场见!”话音落下,周琰便当先向着外面走去,而后楚牧叶子翊赵子峰三人相继跟了上去。留下了六人站在原地,看着楚牧四人的背影,眼中寒光烁烁。

随着楚牧四人消失后,只见六人中一个长相相对来说比较柔和的男子看着几人,担忧的说道:“不会有什么变故吧!我这心里老是不踏实。”说完后还看了看五人,因为在六人中,他属于最小的,所以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说些什么的,他都是听几位大哥的,可是这次他却莫名的一阵心慌,于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随着他说完后,最先说话的男子,则是一挥手,随即笑着看着男子道:“我们兄混了这么久,是么时候出过事,不要瞎担心,我看啊!你还是要好好的锻炼下,不然总是怕这怕那的。”随着此人说完后,便最终决定了下来,因为他是六人中带头的老大,一般情况下都是他说的算的,于是在他说完后,刚刚那个说完的男子则是沉默了下来,但是心底那份恐慌则是越来越强烈起来。

而楚牧四人在走出醉仙塔后,只见周琰看了看背后,随即小声说道:“你们说,他们不会不敢跟来吧!”

“放心吧!我一定保证让师兄你可以揍到这些人的。”说完后,楚牧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至于楚牧为什么这么肯定,那是因为楚牧刚刚在于那六人说话的时候,不停的转动着自己手指中的储物戒,要知道虽然储物戒在一般家族手中只是个不值钱的东西,但是佣兵们则是很少拥有的,一般情况下,佣兵们大多数用的储物器具都是储物袋之类的小型储物器具,而一个带着储物戒的人,好东西一定不会少到那里去。

而在楚牧说完后,果不其然,便看见在楚牧身后六人相继走了出来,并且在身后也跟随着一群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只见六人路过楚牧后,每个人都是盯着楚牧四人露出看死人的眼神,因为在他们看来楚牧四人已经是手中之鱼了,还怕飞了不成,周琰在看着六人与他们擦肩而过,并且露出了那种眼神后,愤恨的盯着他们背影一眼,随即眼中寒光闪烁,本来周琰想要先玩玩的,可是这一刻,周琰却是先马上斩杀这六人,省的自己心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