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修炼岁月剑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楚牧看着面前的这片雷海,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虽然楚牧对于自己的身体强度非常自信,但是看到这片雷海心中还是忍不住泛起了嘀咕,只见这片雷海之中,雷霆不断的滚动着,那偶尔间的碰撞,竟然能激起一片雷火,但是最后楚牧还是一咬牙“噗通!”直接跳下了雷海之内。

“啊~”随着一声惨叫,只见在这片雷海之中楚牧露出了一个脑袋来,可是此刻这个脑袋上,却是冒出了黑烟,显然楚牧并不好过,只见楚牧道脸上不断的扭曲着,而在人看不到的雷海内部,只见那雷霆不断的在楚牧身上撕裂着,而楚牧则是艰难的运转起不灭决,浑身金灿灿的,但是即便如此,那庞大的雷海内的雷霆之力,还是将楚牧劈的晕头转向,但是最终楚牧还是咬着牙齿,默默的坚持了下来。

只见楚牧缓缓在雷海内盘膝做了下来,接着闭上了眼睛,虽然这种雷电撕裂的感觉非常的痛苦,可是楚牧依旧坚持的运转着不灭决,虽然雷霆不断的撕裂着楚牧,但是楚牧身体内的生命之树不断的提供着生机,瞬间便将楚牧的身体修复,随后再次破裂,再次修复,周而循环着,渐渐的楚牧,竟然适应了这种痛苦,脸上也恢复了淡然的神色。并且偶尔间一丝丝雷霆竟然顺着楚牧身体流入体内,淬炼着楚牧体内的血肉,骨骼。使得楚牧身体身上的金色光芒,竟然渐渐的出现了丝丝紫晶之色,而楚牧的身体也渐渐的透明了起来。

而在楚牧承受着这种磨难时,在楚牧识海内血圣看着身旁的灵虚,随即感叹道:“我说老灵,你真的找了个好徒弟呢,现在我都羡慕死你了。”

至于灵虚听了血圣的话后,微微一笑,随即说道:“不是我找到了好徒弟,而是我有幸遇到了牧儿,而我在他的路上最多起到了点醒的作用,至于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一切都与他坚忍不拔的性格所驱使的,所以我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也许吧!但是没有你的给予,这个小子也不会有着今天的这个成就。”血圣缓缓的说道,至于灵虚则是看着楚牧,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随后紧紧的盯着楚牧。

而此时的楚牧,在适应了这种疼痛后,体内的不灭决也自行的运转了起来,反而使得楚牧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只能呆呆的闭着眼睛,看着身体强度不断的增强。

于是楚牧想要找点其他的事情,用来打这种无聊的时间,突然间楚牧在自己的记忆之中现了一部元技,乃是楚牧在剑阁之中得到的岁月剑决,楚牧记得当时这部剑决说明需要等到元皇才可以修炼,而那时的楚牧修为不过是元王初期而已,所以渐渐的便在他的记忆中尘封了起来,而如今却是再次拿了出来。

随着楚牧渐渐了解这部岁月剑决后,脸色凝重了起来,这一刻,楚牧才知道为什么这部剑决为什么要等到元皇修为才可以修炼,因为施展这部剑决,必须要领悟其法则,不然根本施展不出什么东西,而随着楚牧越看,越觉得心惊,因为楚牧现,想要施展这部剑决,必须领悟其岁月法则,要知道岁月法则,那可是顶级的法则,与空间,时间并存的强**则。所以楚牧不得不感叹,剑阁的那位圣者是多么的天才,不然也不可能创造出这种剑决,可是可惜的是,这位圣者竟然就此消失不见了,不然此人可能会成帝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楚牧摇摇头,将这些杂念驱逐,随后再次观看起这部剑决起来,随着楚牧将这部岁月剑决全部浏览完毕后,彻底明白了修炼这部剑决的方式了,并且楚牧相信只要自己成功的修炼这部剑决后,战力一定会大幅度的提升,因为岁月剑决中说到过,修成此剑决,一剑斩出,岁月流逝,要知道这个世界的修者中,有着多少强大修者,已经生命无多了,要是楚牧这样一剑斩下,直接将其寿命斩断,还不是瞬间殒命,就算是那些天骄们,在自己一剑斩下,也要变成白苍苍的老朽。

想到这里楚牧便更加兴奋了,但是楚牧并没有马上修炼,因为楚牧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正处于激动之中,想要修炼成功,并没有多大的可能,甚至会损害了自己,所以楚牧在将自己的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之后。便按照其岁月剑决中的提示修炼起来。

只见在楚牧心中默默的回想着剑决中的一句话,岁月便是生命,天地万物都存在着岁月,所谓时光如梭,岁月如剑,青葱岁月一剑飘,随着楚牧逐渐的领悟着,楚牧身体竟然出现了惊人的变化,只见楚牧本来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可是渐渐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皱褶,那流顺的色,渐渐变得干枯无色,生命的气息越来越淡薄了起来,最终好似要消失不见,让在楚牧识海内的灵虚与血圣脸色大变,但是在看见,楚牧体内依旧有着一丝丝生命的波动后,硬生生直至了自己的动作,但是眼睛死死的盯着楚牧,生怕楚牧出现意外。

而在灵虚身边的血圣,在感受着楚牧渐渐虚弱下来的生机后,忍不住看着身边的灵虚问道:“灵老头,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小子搞什么东西,我们要不要阻止他。”

灵虚听着血圣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后,随后沉吟了好久,最终缓缓说道:“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牧儿此刻在修炼一门元技,一部恐怖的元技。”

“修炼元技?修炼什么元技,竟然弄得生机消散,灵老头,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血圣听了灵虚的话后,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灵虚转过头来,看着血圣一脸不相信的样子,随后叹息了一声,接着再将目光看向了楚牧,一边轻轻的说道,好像怕打扰到楚牧一样:“怎么你忘记了当初给你封印的哪位圣者了吗?”

“好好的你说剑圣干嘛?我是被他封印了,可是……”说道了一半,血圣没有说下去,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能,要知道当初血圣之突破半圣后,是何等意气风,但是却被剑圣给抬手间就封印了,而且血圣永远忘不了当初剑圣施展的那个剑决,不然就算他打不过剑圣,也大有可能逃出去,最起码也可以抵挡一阵子。

只见学生会让你更惊恐的看着身边的灵虚,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是说,这个小家伙在修炼剑圣的岁月剑决。”

“嗯!我想是这样的,不然不会弄成这样,当初我看过这部剑决,想要修炼必须达到元皇之境,而且想要修炼必须领悟岁月法则,没想到今天牧儿突然间想到了修炼这部剑决。”灵虚语气中透露出无限的担心说道。

而血圣在听到灵虚的肯定后,睁大了眼睛看着楚牧,随后说道:“变态啊!当初这部剑决可是让我吃了不小的苦楚,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得到了,并且自修炼,老灵你也不用担心,像楚牧这样的变态,是不可能就这样灭亡的,他一定能成功领悟岁月法则的,要是真的让他修炼成功岁月剑决,嘿嘿!那他今后的对手可要悲哀了。”说着,血圣竟然露出了笑容,然而血圣笑并不是不担心楚牧,只不过在他看来,楚牧就是个变态,怎么可能因为一部剑决就陨落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