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楚牧回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楚牧回归

时间瞬间静止,所有人都看着楚牧,而楚牧则是僵硬的保持的砸下的动作,好一会儿,楚牧才反应了过来,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楚牧以一个迅雷之速站起来了,接着拍了拍自己身上灰尘。

“咳!”楚牧保持着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样子,紧接着咳嗽了一声,于是其他人,在楚牧的咳嗽声中被惊醒了过来,然后以一种见了鬼的眼神看向楚牧。

至于楚牧看着他们的眼神后,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接着抬起头,看着天空,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天天气不错啊!”随着楚牧说完,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看向天空,可是下一刻,他们愣住了,什么天气不错,这里就是个被大能者创造的空间,不管何种时间,都是如此,然而楚牧像是没有发现一样,依旧背着手,看着天空。好像他真的在欣赏此处天空之上的风景一样。

而就在楚牧这般装糊涂的时候,一道声音在这片空间响起:“闯关者楚牧,因为肆意破坏此地建筑,现在被驱逐,并且收回之前得到的任何物品,并且其后辈血脉者,不可进入。”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后,楚牧一愣,也顾不上天空上的美景了,而是看着天空,骂道:“卧槽!不是吧!不就是打破了一块玉阶梯吗?至于吗?”说完后楚牧对着天空竖起了中指。

“闯关者楚牧,立刻进行驱逐!”随着话音落下,瞬间一道光柱从天而降,让楚牧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落在了他的身上,而后楚牧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此处。而其他五人,都是大眼瞪小眼,毕竟他们也是进来过几次了,还从来没有听过有人会被驱逐出去过呢。最后五人都是相互看了几眼,只得苦笑的摇着头,毕竟此刻主角已经离开了,他们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于是相继的选择离开此处,回归现实,但是五人心中却是记住了一个名字,叫做楚牧。

尤其是光明教圣子,心中暗自想着:“楚牧是吗?得罪了光明教可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以逃脱的。”说完后,冷笑了几声,便离开了此处。

“啊~我靠!”此时在外界,一道声音在空中响彻云霄,让本在外界守护的两人,瞬间抬起头,下一刻他们看到了一道黑色的人影在高空中,被狠狠的砸了下来,扬起一片尘灰,待他们靠近一点后,随着烟尘散去,他们发现一个人影趴在一个深坑内,竖起了一只中指,朝着那座渐渐消失的小塔,于是两人怪异的看着此人,因为在他们眼中,楚牧就是个神经病无疑了,再想到他们的主人竟然有着这样的朋友,忍不住摇摇头,随后两人中其一说道:“这位公子,我是我们主人派来守护您的!”说完后,两人将楚牧慢慢的搀扶了起来,至于楚牧在听到两人的解释后,疑惑的看了看两人,随即问道。

“你们主人是?”

“哦!忘记为这位公子介绍了,我们主人是周琰。”两人中一个男子说道。

“周琰啊!楚牧听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既然这样的话,你们可以回去交任务了,我已经出来了,不用守护了。”楚牧笑着说道。

“是!那这位公子,我们就先走了。”说完后两人便要离开,可是下一刻,其中一个男子突然间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随即看着楚牧说道。

“公子!差点忘记了,我们主人要我转告您,说只要您出来了,就赶紧回华夏城去,好像说华夏城出了点事情了。”随着此人说完后,楚牧一愣,接着抬起头来,在那名男子惊讶的眼神之下,瞬间消失不见,向着华夏城的方向走去。

而在另一处,一道光芒闪过,一个身着白袍的男子出现在一处大殿内,随着此人出现后,一个声音在大殿内响起:“明儿!怎么了,依旧没有得到吗?”

“教主!对不起,最终的奖励被一个叫做楚牧的男子得去了。”光明圣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被别人得去了?”大殿内,那个声音带着一丝惊讶的说道,随后向着光明圣子问道。

“此人是何种身份,竟然得到了最终的奖励?”那个声音说道。

“不知道!只知道那个人叫做楚牧。”光明圣子说道。

“楚牧!”那道身影带着一丝惊讶的声音说道。

“怎么了!教主,你知道这个楚牧的身份吗?难道他也是那些隐藏的上古势力之中的后裔吗?可是明儿并没有感受到上古遗留下来的任何血脉气息啊?”光明圣子在听了光明教主的那丝惊讶的语气后,连忙问道。

“不是!我怎么会知道此人的身份,是你藤姑姑从外界归来后,与我说过此人,据说圣女好像认识此人。”光明教主淡淡的说道。

“藤姑姑回来了,那仙儿也回来了吗?那我先去藤姑姑哪里去了!”说完后,顾不上与教主告辞,便连忙跑了出去。随着光明圣子离开后,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去查查这个叫做楚牧的是何人,我要他的详细资料,竟然可以在明儿手下夺去东西。”说完后光明教主,便不在说话,而在暗中却是有着一道人影闪过,随后迅速的消失不见。显然是,在听了光明教主的吩咐,去办了。

而在另一处,一个少年出现在一间书房前,轻轻的敲了敲门后:“便缓缓的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只见在这个少年走进去后,发现一个中年男子背负着双手,看着墙上的一张画像,只看到这张画像已经略显破旧了,在其上画着一个男子身着金色龙纹长袍,手握着一柄长剑,虽然只是静静的站在了原地,看着天空,但是那无形之中,却依旧透露出霸道无比的气势,虽然仅仅是一张画像,可是一般人看见了,都会忍不住低下头颅,为此人的霸气臣服。

而仔细看的情况下,这个刚刚进来的少年,几乎就是那个画中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唯独不同的是,画中之人,霸道绝伦,至于此刻的年轻人,虽然此时也散发着皇道之气,可是太过于稚嫩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