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和我的酒相比,其他都是垃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琼浆玉液酒算个球?!”这话一出,整个小店的气氛都是微微的一僵。

欧阳三蛮和肖小龙瞪着步方,他们是爱酒之人,琼浆玉液酒是他们迄今为止喝过的最好的酒了,但是到了步方口中,却是算个球?

“哈哈!臭老板,你这话说的真帅!”欧阳小艺欢乐的拍手叫好,她就喜欢步方这种自信的感觉。

“嗤,一个旮旯窝的乡巴佬,他有喝过琼浆玉液酒么?只是口出狂言罢了。”赵如歌不屑的嗤了一声,撇了撇嘴,清风帝国第一美酒,皇帝陛下千挑万选选出的美酒,岂是步方这种小餐馆老板能够品尝的到的?

步方皱眉,望向了赵如歌,这个家伙他很熟悉,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三番两次的想用钱来砸开他的店门。

“和我的酒相比其他凡酒都是垃圾。”

步方淡淡的说道,自信感爆棚,他对冰心玉壶酒有着绝对的信心。

“步老板这儿有酒?”肖小龙的眼睛亮了,白皙的脸上都是因为激动而浮现出一抹酡红。

步方指了指他身后的菜谱,没有说话。

众人会意,纷纷扭头往那菜谱看去

“嘶”

这声音是赵如歌发出的,他今天第一次进入到小店中,第一次看到菜谱,虽然他听说了很多关于小店的天价菜品的传闻,可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标价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欧阳小艺等人顿时朝着他翻了个白眼,这没见过世面的赵如歌至于这样大惊小怪么?

“冰心玉壶酒,一坛十五元晶。”肖小龙小声的念道。

“步老板的菜品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昂贵。”肖烟雨发出了好听的感叹声,十五元晶一坛酒,比起五百金币一坛的琼浆玉液酒实在是昂贵太多了。

这样一对比,两者在价格上,琼浆玉液酒确实算个球。

“十五元晶一坛酒?疯了吧?他这酒值这个价?”赵如歌不敢置信,五百金币一坛的琼浆玉液酒已经算是天价了,这十五元晶简直是要上天!

“步老板!什么都别说了,直接给我来一坛!幸好我料事如神,知道步老板的酒绝对不便宜所以带够了元晶。”肖小龙兴奋的对着步方道。

“步老板,给咱三兄弟也来一坛!酒糟鱼都那么美味,这酒肯定也不差!”欧阳真大大咧咧的说道。

赵如歌眉头微挑,惊诧的看着肖小龙和欧阳三蛮,他们居然真的购买了这昂贵的酒难道这酒真的那么好?

顿时,赵如歌心中一狠,咬了咬牙道:“给本少也来一坛!”

哼,本少倒要看看比起琼浆玉液酒,这小旮旯中的酒能够有什么底气敢售价十五元晶!

“不好意思,冰心玉壶酒一天的供量三坛,你要喝酒,明日再过来。”步方淡淡的扫了赵如歌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赵如歌一滞,顿时眼睛喷火,又特么的拒绝我!老子跟你有仇?

“不是说三坛供量么?肖小龙一坛,欧阳三兄弟一坛,还剩一坛不卖我?你看不起本少?”

赵如歌好气啊。

面对似乎有些气急败坏的赵如歌,步方有些奇怪和疑惑,不过脸色依旧是淡然无比,道:“还有一坛已经被预定了。”

预定?借口这一定是借口!赵如歌好气,看着步方那面无表情的脸,恨不得甩他一鞋拔子,这丫太欠揍了!

“那你倒是说说,是谁预定了这第三坛酒?本少这就去用钱砸,砸到他放弃为止!”赵如歌脸色阴沉的说道。

“哦,随你便,不闹事就行。”步方淡淡道,尔后转身便是朝着厨房走去,走到门口突然扭头奇怪的问道:“你们不点其他的菜品么?只喝酒?”

“给我来份黄金烧麦吧。”肖烟雨柔声说道。

肖小龙直咧嘴,点了一份加强版蛋炒饭,欧阳三蛮照例点了一份酒糟鱼,他们也就吃酒糟鱼有感觉了。

“你呢?”步方目光落在了赵如歌身上。

赵如歌眼睛一眯,道:“来份醉排骨!本少要吃就吃最贵的!”

其他人一惊,才是发现原来菜单上多出了一道新菜品,他们前面目光都是被冰心玉壶酒给吸引了。

“醉排骨?恩,好。”步方点点头,转身入了厨房。

醉排骨,五十元晶一道,小店中迄今为止最贵的一道菜。

“赵如歌,你带够元晶了么?”欧阳小艺忍不住问道,五十元晶一道菜,就算是欧阳家小公主也是有些咂舌。

“本少不差钱,区区五十元晶算什么?你们可别忘记了咱们的赌约,烟雨,你等着和我游湖赏月吧。”赵如歌自信的笑道,身为左相之子,他在帝都中有着属于自己的产业,区区五十元晶确实算不得什么。

其实到了五品战王级别,修炼所需的元晶都是成百上千,达到突破的积累,更是需要上万块元晶。

元晶对于高品修士而言不算什么,赵如歌虽然不是高品修士,但是他产业多啊,而且他的产业的营销对象还是那些修士,所以他不差元晶。

赵如歌淡笑着坐在了椅子上,取出了他带来的装在青玉坛中的琼浆玉液酒,他还自带了几个青玉杯,倒了几杯酒,对着肖烟雨等人道:“来来,都坐下,先尝尝琼浆玉液酒。”

琼浆玉液酒能够被皇帝挑选为御酒,被评为清风帝国第一美酒自然是有着它的道理,刚倒满杯子,浓郁的酒香瞬间便是扩散了开来。

肖小龙和欧阳三蛮已经是有些忍不住了。

不过就在他们准备品尝这琼浆玉液酒的时候,一道人影缓缓的踏入了小店之中,沉着的步伐声,仿佛带着奇异的魔力。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被门口的那道身影所吸引。

一身黑袍,一柄包裹着破布的长剑,带着黑纱斗笠看不清面孔,身材修长,气息神秘无比。

此人一踏入小店,小店的空气似乎都是冷冽了几分。

欧阳三蛮身上的肌肉猛地一缩,警惕无比的望着这带着斗笠的神秘男子,从这男子身上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十分可怕的气息。

这气息让他们体内真气都是不由的自动运转那是危机中的自我保护。

肖烟雨和肖小龙两人的目光都是一怔,紧紧的盯着,他们能够感受到那黑纱下的目光似乎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你是何人?!”赵如歌皱眉,冷冷的问道,此人有些古怪。

如今的帝都风云际会,多少宗门高手都是隐藏其中,或许此人也是宗门的高手也说不定。

“我?我只是一位食客罢了。”沙哑的声音仿佛磨砂一般响起,神秘男子直接坐在了门口的位子上,将破布包裹的长剑放在了桌上。

那破布似乎有些年头了,洗的发白而且僵硬。

“你你要点什么?”欧阳小艺怯生生的问道,这个人的气息好可怕。

“我昨日和步老板预定过冰心玉壶酒,今日特来取酒。”男子仍旧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取酒?!

众人都是心中一惊,尔后古怪的望向了赵如歌,这家伙好像说过要砸钱把最后一坛冰心玉壶酒从预定人那买过来。

赵如歌一愣,尔后嘴角一翘,风度翩翩的坐在了男子对面,自信道:“把冰心玉壶酒卖给我,我出三倍价格。”

“不卖。”男子淡漠的回答。

赵如歌皱眉,继续道:“五倍价格。”

“说过,不卖。”

“你可知本少是谁?你要得罪我?”连续两次报价都是被拒绝,赵如歌也是怒了,冷着脸威胁道。

终于,男子的目光似乎终于抬起,落在了赵如歌身上,沙哑的声音响起,惊若雷霆。

“就算左相在这都不敢这般对我说话,你又算什么东西?”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