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皇陵之中的宇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沙弥尚德双手合十,满脸的慈祥温和笑意,整张脸上的笑容几乎堆在了一起,直视步方,但他的目光仿佛锐利的剑芒,锋锐刺眼。

蛇女?步方愣住了,尔后在这沙弥刺眼的目光之中缓缓的扯了扯嘴角。

“认识。”步方淡淡的回答,风轻云淡,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心中还在奇怪为什么那些蛇人没有来找他,原来是在路上出了意外了,不过出现意外也不奇怪……如今的帝都,简直是风云汇聚之地,这不,昨晚小店门口就汇聚一群强者。

蛇人本来就是异族,踏入人类领地,出现意外……实属正常。

不过这和尚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步方的目光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沙弥尚德,“然后呢,需要我做些什么么?”

沙弥在步方确认的时候心中还是一喜,可是步方的问题却是让他一滞,因为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步方的问题,抓走蛇人的是赵木生那老狐狸。

“如果你实在救不了的话,那就带他们过来吧。”步方瞥了光头一眼,便是转身回到了厨房之中。

他在幻虚灵泽中曾经应允过,如果对方能够来到他小店中的话,他会出手救治,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来的路上出了意外,步方便是会去寻找他们。

沙弥上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咧嘴一笑,好吧,这老板有个性!不过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那就让赵木生头疼去吧。

光头沙弥重新坐到位置上,看向了那摆在桌上的醉排骨,那桔红色的醉排骨散着热气以及浓郁的肉香,勾引着他的腹中的馋意,本来在来的路上便是吃了一笼包子,可是现在肚子又变得十分饥饿了。

拿起筷子,在桌上轻轻一敲,接着便是夹起了一块桔红色的醉排骨,排骨的肉质微嫩,筷子一夹仿佛带着些微的弹性。

舔了舔唇,沙弥先是用舌头舔了这排骨上的醉汁一口,那酸甜的醉汁顿时让沙弥眼睛亮了起来。

将这醉排骨塞入口中,沙弥的眼睛顿时一亮,浓郁肉香在他的口中迸,充满弹性的肉质敲打着他的口腔壁。

“好……好吃啊!”沙弥不断的咀嚼着,眼睛都是瞪大,口中更是出奇怪的笑声,这排骨……真特么的好吃!

咕噜,一口将口中的排骨吞下,沙弥咂吧了一下嘴,满口的肉香让他陶醉。

作为一个吃肉的和尚,他对肉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喜爱,他几乎什么肉都吃,这很大原因是他曾经一个人在漫无边际的荒漠中存活下来,在那荒漠中没有任何的植物灵果,有的只是一种毛茸茸的灵兽。

为了生存,他茹毛饮血,坚持了下来,那灵兽的肉味简直让人不敢恭维……

从那儿回来后,沙弥尚德便是对肉产生了执念,誓要吃遍天下所有的美味肉。

倒了一杯冰心玉壶酒,那清澈如清泉一般的酒液散着浓郁酒香,让沙弥鼻孔微微一张。

滋溜一声,酒液入口,伴随着肉香,让沙弥忍不住舒爽的轻喊了一声。

远处……欧阳小艺瞪大眼睛看着这肆无忌惮的喝酒吃肉的光头和尚,心中对于和尚的认知被彻底的颠覆。

“书籍上不是记载,和尚都是不喝酒不吃肉的么?”欧阳小艺撇了撇嘴。

看着那吃的满嘴流油的沙弥尚德,哪里像书中记载的和尚那般,果然……书里都是骗人的。

沙弥翘起腿,搭在了凳子上,一只脚一抖一抖的,夹了一块醉排骨放入口中,沙弥似乎是感应到了欧阳小艺的目光,朝着她满脸堆笑的点了点头。

欧阳小艺哼唧一声,别过了脑袋。

姬成雪吃完,放下了筷子,心中十分的欢愉,好久没有吃到步老板的美味了,今日才算是大饱了口福。

“连伯,咱们走吧。”姬成雪对着身边已经吃完了一份蛋炒饭的连福说道。

连福兰花指一翘,轻嗯了一声,有些不舍的站起身,这小店可都是满满的回忆啊。

身为皇帝本来就不能离开皇宫太久,姬成雪今日来也只是为了了解一下引起众战圣觊觎的五纹悟道树到底长什么模样,以及品尝一下步老板的新酒,虽然没有喝到,感到有些可惜,但是重温了一番步老板的手艺,他也是颇为满足。

两人离去了,巫云白和阿武大师还在奋斗,两人点了很多菜,吃的不亦乐乎。

……

帝都皇陵,小雪在微微的飘落,一阵冷风吹过,拂动周遭,出沙沙的树叶摩擦声。

皇陵的位置在一座高山之上,这儿地处偏高,下着小雪,温度比起已经开始回暖的帝都还是冷冽了不少。

一座茅草屋中,一位穿着朴素亚麻衣裳的男子缓缓的走出。

男子握着一把扫帚,缓缓的踏入了那耸立了众多墓碑的阴森威严的皇陵之中,握着扫帚缓缓的清扫落在墓碑上的落叶。

沙沙的声响在寂静的皇陵之中回荡,带着几分渗人的声响。

“啧啧……堂堂一代宇王,敢在帝都争夺皇位的宇王殿下如今居然是落得这般凄惨下场,昔日的锋芒如今都化作了流水了么?可悲可叹啊。”

寂静的皇陵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嗤笑之声,哒哒的清脆脚步声环绕。

男子握着扫帚的动作一滞,直起了身子,看向了那出嗤笑之声的人,他的目光死灰无比,面无表情。

赵如歌穿着一身白袍,负手而立,在他的身侧则是几位裹在黑袍中的看不清面容的守卫,这些守卫的气息十分的强盛和可怕,将皇陵中的守卫都是压制住。

赵如歌迈开步子,在皇陵门口来回走动,他并没有踏入皇陵之内,帝国皇室皇陵,他一个外人还是没有资格和勇气踏入的。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他一外人踏入皇陵中的后果会是如何。

姬成宇看了赵如歌一会儿,便是继续低下了头,开始扫落在墓碑上的树叶,那动作缓慢,老气横生,哪里还有当初挥斥方遒的宇王风采。

“宇王殿下,你难道甘心一辈子都呆在这皇陵?你想一想如今坐在皇位上的姬成雪,难道你内心中就没有不甘和怒意?”赵如歌目光入电,冷冽而道:“为什么你宇王如丧家犬一般看守皇陵,而他姬成雪却是可以舒舒服服的坐在皇位上?他凭什么?”

姬成宇的眼眸一动,死灰般的眸子中流露一丝惨笑,“赵如歌,你觉得如今的我还有什么能力和姬成雪争?一切都已经成定局了,父皇选择了他,而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失败者?我印象中的宇王可不是这样的啊。”赵如歌嗤笑。

姬成宇摇了摇头,不在理会赵如歌,转身走向了一个墓碑,那是长风大帝的墓碑,很朴素,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帝墓碑那么华丽,甚至可以说有几分寒酸。

姬成宇低垂着脑袋,隐晦着脸,缓缓的扫着落叶。

“姬成宇,我赵如歌如今过来,只是想告诉你,你并不是没有机会,连福如今身在帝都,正是你脱身的好时候,如果你不想走,我赵如歌也不说什么,但是你如果心中还有不甘,那我赵如歌以及我父亲……赵木生,将会给你提供足够的资源!”

赵如歌说道:“你怎么选择?”

寒风吹拂而过,吹动漫天的小雪,雪花落在了赵如歌的脸上,被体温刹那便是融化做流水。

他的目光望向那皇陵中的一道身影,他相信,姬成宇不可能就这样服输的。

果然,那道人影握着扫帚,缓缓的走了出来,双眸依旧是那般死灰,但是这种死灰中却是带着一种春风吹又生的火苗。

“赵木生么?那老狐狸……真的是烦人啊。”

姬成雪扛起了扫帚,一把将头上的绒绳挣断,满头丝顿时铺散了开来。

赵如歌看着他,嘴角微微一翘。

……

夜深了,两轮明月悬挂在高空,互相辉映。

帝都一庭院之内,赵木生负手而立,目光温和而悠远,他身上的气息在微微的起伏,如流水般流转。

忽然,一道浑身笼罩着酒味的身影落在了庭院之中,偶尔还能听到酒嗝。

赵木生眉头顿时皱起,看向了这道身影。

“尚德,你又喝这么多的酒,出家人本不应喝酒,你却变本加厉。”

“嘿嘿,长老,尚德知道你懂,出家人为什么就不能喝酒,所谓酒肉穿肠过,和尚我要的就是爽!”满脸酡红的尚德喷吐着酒气对赵木生说道。

“好了,不管你喝多少酒,只要不误事就可以了。”赵木生皱起眉头,叹了一口气道。

如果是大乘岛其他和尚这般出现在他面前,他可能早就一掌扇出去了,可是尚德……唉。

“长老啊,你叫我打探的事情有结果了,那步老板……他说认识这蛇人。”尚德醉眼迷离,脚下都是有些站不稳。

他倚靠着一棵树,道:“那步老板说……就算认识又如何,我们该如何啊?”

赵木生脸上的肌肉微微一动,轻笑起来,“认识又如何?既然认识那就好办了啊……”

“步方啊步方,老夫倒要看看你到底会不会见死不救……哈哈哈!”(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