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难受……想哭!我的熊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咚的一声响,整个擂台都是震动了起来。

那陡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将观众们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来。

这是什么?观众们都是有些呆滞,谁也没有想到,步方这一次居然是拎出了这么个大块头。

有的观众不认识,可是有的观众在看清了这大块头的模样后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珠子瞪得的滚圆。

他们看了看步方,又是扭头看了看那远处的熊实……

面色古怪。

步方拎出来的大块头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头大熊。

那大熊已经没有了气息,显然是死了。

可是一头熊……难道步方这一次是想要烹饪熊肉么?熊哪里最好吃……无疑是熊掌了,就算他们这些炼丹师也是知道的。

可是……在熊实面前烹饪熊掌真的好么?步方不怕熊实突然发狂,跟他拼命么?

所有人都知道,天耀城的熊疯子最爱熊,他有很多只大熊灵兽。

可是如今在妙手回春大典之上,居然有人烹饪熊掌,而且……那人还是他的对手。

感觉这小厨子是在刺激熊实啊!

不愧是步老板,果然牛逼,一下子就抓住了对方的弱点,不过……这熊是哪里来的,还是让不少人都是有些疑惑。

熊是哪里来的?

步方自己都不知道,更别说这些观众了……

或许连几狗爪拍死熊的狗爷都不知道,因为这熊……是大半夜的在餐馆外鬼叫,才被狗爷给收拾的。

狗爷并不是故意的……是熊自己作死,一副要做食材的模样。

熊实的眼眸瞪大,一把扒下了口罩,看着那倒在地上大熊,整个人如遭雷击。

没错!是他的大熊!真的是他的大熊!

那模样,那身材……就是他的大熊!

大熊不是去找母熊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怎么……还死了?

看着那如山般倒在地上的大熊,熊实眼中瞬间布满了血丝,眼珠子几乎都要爆出来!

他死死的盯着步方,可是后者似乎根本没有理会他。

步方取过了龙骨菜刀,耍了一个刀花,淡定的走到了大熊的面前。

步方的目光落在了大熊的熊掌上,其他地方并没有去关注。

一只熊,能够称得上美味的地方恐怕也只有熊掌了,而且熊掌也是最有药性的地方。

站在大熊面前,步方的目光淡然,握着龙骨菜刀。

忽然,他身上的真气涌动而起,将他那发丝都是吹动的飘散了起来。

龙骨菜刀瞬间迸发出了璀璨的金色光芒,仿佛有一道龙吼之声在菜刀之中迸发,若隐若现的龙影让观众们都是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噗嗤……

一刀斩下。

轻飘飘,没有任何的阻碍,那熊掌应声而断,被斩落。

虽然这熊是一头破糙肉厚的神境熊,但是既然已经死亡,其防御力也十不存一,被龙骨菜刀一斩,自然就斩碎了。

将熊掌拎起来,步方随手一挥,那庞大的大熊便是被他给收到了系统空间袋中。

步方拎着这熊掌,重新走回了青铜台前。

熊实看着步方那一菜刀挥下,整颗心都是纠了起来,眼珠子瞪的滚圆,血丝越发的浓郁,感觉那一刀像是斩在他的心上一般。

痛!撕心裂肺的痛!

我的大熊啊……你怎么就变成人家的食材了?

不是叫你去砸了那餐馆就跑么?装完逼就跑你都不会么?

熊实悲伤到难以呼吸,他一把将口罩摔在了青铜台,一张脸都是扭曲了起来,难受的要命。

粉色的烟气从那丹炉之中飘荡而出,荡啊荡,荡到了熊实的鼻子中。

熊实浑身顿时一颤,大块头身躯顿时剧烈的抖动起来。

难受,想哭!

“呜呜呜呜……我的大熊啊!”

熊实悲伤到抽泣,瞪大的眼珠子都是变得通红,泪水不要命的哗啦啦留下来。

他的双手在脸上抹着鼻涕和眼泪,心纠痛不已。

他的内心很悲伤,可是越哭他就越悲伤……

说好的找母熊,你怎么就成了别人的食材了……说好的装完逼就跑,你怎么就回不来了!

我的熊啊!

熊实越哭心越痛,到最后完全无法止住自己的哭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扯开嗓子便是嚎啕大哭了起来。

丹炉之中的粉色火光弥漫,那粉色气体飘荡而出,不断的钻入他的鼻子中。

他吸的越多,哭的越伤心……

为什么这么想哭!

步方懵逼了……

不仅仅是步方,全场的观众都是懵逼,这熊实怎么了?还没有开始比……怎么就在地上撒泼哭泣?

那哭的声嘶力竭的,那哭的根本停不下来。

观众惊奇的看着这一幕,觉得有些滑稽和奇怪。

他们忽然发现只要和这炼丹师公敌沾边,就有好玩的事情……

这一次不炸炉了?改让对手哭了?

太牛逼了!按照这个趋势,这黑马都有一鼓作气冲入前十的实力了!

遇到的对手不是炸炉就是哭泣,从来没有正经炼制过丹药……

熊实哭个不停,撕心裂肺。

他自己也难过啊,这一次不是因为大熊的死,而是因为自己为什么停不下来。

他拍着自己的胸口,想要让自己止住哭泣,可是泪水依旧是不要命的哗啦啦的往下流淌。

是因为悲心兰么?

熊实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边嚎啕大哭,一边从地上站起来,悲心兰的气味能够将人内心中的悲伤放大,他本来是打算拿来对付着厨子……让厨子将失去餐馆的悲伤表现出来。

结果却是坑到了自己……这厨子没哭,他却是哭的差点一口气回不上来。

将丹炉盖子打开,熊实抽出了其中的丹火,使得火光消散,那悲心兰的气味也是被他给铺散。

悲伤那么大,他一下子悲伤不完。

没有了悲心兰的气息,熊实总算是止住了哭泣,虽然抽泣不断,但是总算没有继续嚎啕大哭了。

他死死的盯了步方一眼,气的胸都要炸了!

“你搞死了我的大熊!你……你搞死我的大熊,居然还拎到擂台上秀给我看!”熊实捂着嘴,看着步方,忽然觉得他小瞧了这个厨子,没有想到这厨子居然这么的恶毒!

熊实又哭了。

看的步方一脸的莫名其妙,扯了扯嘴角,步方看了看熊掌,又看了看那掩嘴哭泣的熊实,是不是这熊掌和熊实之间有着不描述的关系?

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他不是故意的!

“你别哭了……我一定会将熊掌烹饪的非常美味的!不会辜负了这熊掌。”步方看着泣不成声的熊实,犹豫了一下,才是认真的说道。

“你居然真的要把它给煮了……呜呜呜,我的大熊啊!”

熊实一听到步方的话,浑身都是抖动起来,搞死我的熊,还要把它做菜了!

人世间最悲伤的事情莫过于看着自己心爱的熊被人做菜了……

步方说了一句后,便是不在理会熊实,而是专心开始处理熊掌。

张开嘴,喷出一团金色的万兽炎,那万兽炎顿时窜入了玄武锅中,往锅内倒入满满的充溢着灵气的天山灵泉水,将熊掌也是扔入其中,浸泡。

而在浸泡熊掌的时候,他也是开始处理其他的食材。

这一次的烹饪除了熊掌,自然还要准备其他一大堆的食材。

将准备好的灵药都是切成碎片,灵气逸散在空气中,让人闻之都是有些神清气爽。

除了这些灵药,步方还准备其他的灵兽肉来作为辅助。

取出了一块至尊皮皮虾肉,将其切成了碎块,并切了好几种至尊兽肉作为辅料,将这些肉块都是堆积在一边。

做完这一切,步方便是将目光转向了玄武锅内的熊掌之中。

加大万兽炎的温度,顿时锅内的灵泉水沸腾了起来,咕噜噜……熊掌似乎在其中翻滚起来。

一股腥臊弥漫开来。

步方皱了皱眉头,等了一会儿,将那熊掌捞出来,扔到了冰冷的水中,而玄武锅洗干净后又是准备了一锅灵泉水,并且往其中倒入了不少的灵药碎末,使得那灵泉水一下子变得清冽无比。

手指一挑,龙骨菜刀顿时落入了步方的手中,握着菜刀转了一圈,步方便是将熊掌从凉水中捞出。

单手按住熊掌,步方目光微微一凝,菜刀抵在了熊掌之上,那熊掌之上有一层死皮,非常的坚硬,步方菜刀一挑,瞬间便是横切而过,将那一层死皮掀起,切开。

切完之后,步方那裹着真气的手掌便是覆盖其上,对着熊掌搓揉了一番,将那熊毛都是揉掉。

拍了拍熊掌,使得熊肉松致一些。

步方接下来便是开始展示他那让人眼花缭乱的刀工。

观众们这一场的目光完全都是落在了步方的身上,不仅仅是因为烹饪美食,而是因为步方展现出来的手艺实在是让他们惊叹。

刀光闪烁的速度非常快,每一次菜刀转动,便是会剜出一块骨头。

不一会儿,骨头便几乎都被他给挑了出来。

菜刀一挑,熊掌便是抛飞而起,步方面色淡定的用着刀背对熊掌进行了一系列的拍击。

那手速非常的快,快到几乎让人捕捉不到。

最后,啪的一声,熊掌落在了青铜台上。

鼓胀的熊掌肉质似乎都在微微的弹动,甚至还有淡淡的灵气在氤氲。

步方从系统空间袋中取出了一坛冰心玉壶酒,拍开封盖,便是继续处理熊掌。

……

熊实看的是生无可恋,他眼巴巴的看着步方这样折腾他的熊的熊掌,他心中悲伤啊。

掩着嘴巴又是想哭。

终于,那一脸严肃的裁判看不下去了,板着脸走了过来。

“你抓紧时间炼制丹药,那煮的是熊又不是你熊实,哭什么,再说了,那熊是你家的熊啊?悲伤个什么劲,我好心提醒你,这一场的比赛你的对手可不仅仅只是一个步方,如果你输了,你的对手还有三十几位要跟你争排名的对手。”

裁判严肃的说道。

熊实身躯一僵,艰难的转过头,看向了裁判,看着裁判那满脸严肃的模样,忍不住又想哭。

那……就是我家的熊啊!

熊实捂着嘴,眼中饱含泪水,他不是想哭,他只是心里堵得慌……

闻着空气中弥漫的肉香……他心中更堵得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