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冷眼旁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罗德曼直到上午十一点分,球队上午训练已经结束的的时候才来到训练馆,昨晚他在康涅狄格州著名的金神赌场玩梭哈到凌晨,一大清早才开着车从赌场回到波士顿,然后在自家的公寓里呼呼地睡了一觉,吃了点东西垫了垫肚子便又开车来到了训练中心。

原本罗德曼是不想来训练的,过去一个赛季可以说是他最后一个还对篮球抱有热情的赛季,在波士顿这个地方他有了全新的体验,这里对篮球的热情和辉煌的历史感染了他。不过作为一个年近40的老将,除了总冠军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继续延续这种热情了,而凯尔特人看上去和总冠军还有着很遥远的距离。

只是昨晚在金神赌场的那场梭哈大战,罗德曼先赢后输,早先赢下的几万美元在一小时内通通输光,最后还搭进去好几万。一晚上几万美元对罗德曼而言并不是什么大数目,多年的职篮生涯、广告电影收入让罗德曼手头阔绰,可如果整个夏天每天都在几万美元的输,罗德曼可就有些吃不消了。况且除了赌钱,罗德曼在摩托车、夜店以及女人身上花掉的钱同样可观,如果他不想成为退役即破产的明星球员,就必须在波士顿继续打球。今年夏天凯尔特人给罗德曼开出了一份一年二百万老将底薪,这份底薪已经是老将合同特例里的最高上限了,也就是乘着凯尔特人在选秀大会上换血送走肯尼-安德森,才挤出足够的空间给罗德曼这样一份合同而不至于触发奢侈税。

为了能够有钱继续挥霍,罗德曼不得不在头痛欲裂昏昏沉沉的情况下开车前往沃尔瑟姆,幸好路上的车不算多,哪怕这样罗德曼也差点开车冲到路边的沟里。在他抵达训练馆时,训练馆外的接待室里还有不少记者,很多记者看到罗德曼这个时候才来,全都蜂拥而上想采访一下这个花大虫,问问他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来参加训练。

罗德曼一向是个大大咧咧放肆无度的人,面对记者的提问他直截了当地回答:“我昨晚去赌场了,输了点钱,所以早上不得不来上班,因为我要工作赚钱。”说完罗德曼挤开众人直接进入了球馆,跑进更衣室换衣服去了。

而这个时候正是球队第一个开放训练日的采访时间,奥布莱恩正在训练场边接受记者的采访,罗德曼的这番言论无疑让奥布莱恩很尴尬,因为就在刚刚被问到罗德曼为什么没有参加训练时,他还给罗德曼打掩护说罗德曼因为伤势问题,作为一名老将因伤缺席训练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可是罗德曼突然的到来打了奥布莱恩一个大嘴巴,他看上去一点儿伤都没有,就是走路有些晃。当罗德曼自顾自地钻进更衣室时,面对记者质疑眼神的奥布莱恩只能尴尬地抿了抿嘴说:“也许队医那边的信息不太准确,他的伤并没有那么严重。”

和奥布莱恩不同,正在场上对迈克尔-里德进行抗干扰投篮加练的莱昂直接冲回了更衣室,看到罗德曼正在慢悠悠地换衣服,眼睛里还残留着红色的血丝,身上一股酒的味道,以及在赌场中特有的扑克、塑料筹码的气味。莱昂问道:“你又去赌场了?又输了很多钱吧。”

罗德曼知道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瞒过莱昂的眼睛,他摊了摊手回答道:“所以我要过来工作。”

去年一年莱昂和罗德曼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两人性格迥异,却互相看得上眼,莱昂觉得罗德曼率真可爱,而罗德曼虽然是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但内心里对那些严谨冷静的人很有好感,比如说查克-戴利。更不用说莱昂教了罗德曼不少赌博的技巧,在赛季刚刚结束的那段时间,罗德曼还能经常赢钱,可是到了夏秋之交他的手气便直线下降,赢到的钱通通搭了进去不说还亏了不少。

莱昂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罗德曼,心头也是有些火起,这家伙安稳地打了一年球,如今看起来是有些蠢蠢欲动又想耍花样了,幸好他在赌场上并不得意,否则不缺钱不缺瘾的他定然又会像在小牛时那样闹出事端来。

“过段时间我和你一起去趟赌场,我会用个假身份过去,帮你把钱赢回来一点。但最近你要好好打球,认真参加训练。”莱昂不得已答应罗德曼陪他去赌场找场子,以此来说服罗德曼好好训练。过去在公牛菲尔-杰克逊就用类似的手法,专门派个助理陪罗德曼去赌场、夜店疯玩,玩够了回来好好打球。现在莱昂自己做助理,许诺带罗德曼去赌场赢钱。

罗德曼一听到这个可是来了劲,其实他不在乎莱昂去帮他赢钱,而是和莱昂一同去赌场赌博对他而言就是一种刺激和享受,他至今尤记得在悉尼星港城赌场,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莱昂一个人狂扫所有赌博方式,到最后逼着赌场经理出来给莱昂送钱请他出场,并记下了他的身份信息,导致以后大型赌场莱昂基本上都进不去,最多玩玩老虎机。

从此以后罗德曼就无幸目睹莱昂在赌场的风采了,罗德曼这辈子目前为止最佩服两个人,一个是迈克尔-乔丹,在篮球方面,一个是福克斯-莱昂,在赌博方面。乔丹已经宣布将要第二次复出,而莱昂也要在赌场上给他找面子,这让罗德曼因为输球而糟糕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他穿好训练服上前来给了莱昂一个拥抱以表达自己的愉悦。

等罗德曼热身完毕来到训练场准备训练的时候,中午的午餐时间已经结束了,场地上那些年轻球员们也都停止加练,沃克和皮尔斯摆脱了纠缠不休的记者回到场上准备开始下午的练习。如果在比赛日,午饭结束差不多集体训练也就结束了,不过在训练营期间训练量无疑要加大,特别是上午的训练效果并不令奥布莱恩满意。

整个上午凯尔特人都在进行阵地防守的演练,包括阿里纳斯、约翰逊在内,所有年轻球员都被要求从防守端做起。奥布莱恩继承了皮蒂诺全场紧逼防守的理念,同时在哈特的帮助下构建了新的防守体系,一种更加适合NBA节奏的,简洁有效的防守体系,这是凯尔特人上个赛季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他们有防守了。

可是这样的训练并没有让球员们都感到满意,迈克尔-里德希望加强他的无球能力,沃克想练三分,新来的阿里纳斯更是蠢蠢欲动急于在训练中证明自己,可是到现在为止他连球都没碰到几下。乔-约翰逊倒是很听话,可是奥布莱恩必须承认这家伙在防守端没有什么天赋,横向移动是硬伤。

奥布莱恩在训练的第一天上午就让大家练防守,不仅仅是想进一步稳固“防守第一”的球队中心思路,更是想借助集体性的防守训练来整肃球队纪律,一大早球员们懒懒散散的表现让奥布莱恩很是生气。而罗德曼下午才到,还在记者面前让他大丢面子的事情更是火上浇油。在下午训练开始前的训话中奥布莱恩脸色铁青,对球员们的懒散作风大加训斥,同时直言如果某些球员不想参加训练那就不要来训练。

在过去作为球队助理教练的日子里,奥布莱恩一向以对待球员温和,善于与球员沟通、处理关系而著称。在皮蒂诺展现铁面的情况下,他常常作为红脸出现,是主教练和球员之间的粘合剂。所以去年他上位成为凯尔特人主教练时得到了绝大多数凯尔特人球员的支持,尤其是球队的当家球星安托万-沃克。

但这种“球员的教练”有一大弊端,就是很难树立教练的威严,安托万-沃克在上个赛季狂扔603个三分球,命中了其中的221个,这种过量的三分投射就和奥布莱恩的纵容有关。奥布莱恩的苦恼由此而来,成为主教练的他发现自己不可能永远做老好人,老好人会得到大家的喜爱,但得不到球员的尊重和信服,他的威信会受到挑战。一个主教练如果没办法让球员听话,纵有千般计谋万般战术也不可能施展出来。

奥布莱恩希望在这个赛季能够有所改观,他想变得强硬一些,尤其在球队中年轻人比较多的情况下,快速树立威信对执教年轻人有好处。

球队总体的糟糕和罗德曼的迟到、口不择言,让奥布莱恩的怒火爆发,同时罗德曼成为了最主要的攻击点,上赛季奥布莱恩和罗德曼之间一直处于一种“你别管我,我也不烦你”的平静状态中,今天看来,奥布莱恩有点想拿罗德曼开刀。

“下午我们会进行进攻战术的练习,但是,那些缺席了防守训练或者在防守训练中没有倾尽全力的家伙,请到一边去进行滑步训练和折返跑!不把你们的汗衫湿透,就不要停下来!”奥布莱恩针对的不仅仅是罗德曼,还有乔-约翰逊以及阿里纳斯这样不太热衷防守训练的新秀。这让奥布莱恩极其恼火,新人一来就敢对教练阳奉阴违,以后还如何调教?

这时,罗德曼突然把身上的训练服一脱,往地上一摔,转身头也不回地朝着更衣室走去。

奥布莱恩脸都红了,他朝着罗德曼大吼道:“把你的衣服捡起来!否则你再也别想穿上它!”

罗德曼哪里会理睬奥布莱恩,相反他脚步一转不去更衣室了,而是直接朝着训练馆门外走去,那里还有不少记者,如果罗德曼就这样光着上身出去,那么又一个凯尔特人负面新闻要被爆出来了。

老助理教练哈特赶忙拉了拉身旁的莱昂,他知道整个球队只有莱昂和脾气古怪的罗德曼处的好,也只有莱昂能劝得住花大虫,只要莱昂发声,肯定可以叫住罗德曼。主教练和球员的矛盾往往不可避免,这时候作为缓冲剂的助理教练就是要做好和事佬的角色。

可是面对老哈特的示意,莱昂却无动于衷,相反他双臂环抱,冷冷地看着馆内局面失控,奥布莱恩满脸愤懑地站在地板上看着罗德曼走出了球馆。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