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没有了莱昂的凯尔特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约翰-卡罗尔越发觉得自己掌控不住凯尔特人,而不得不依赖自己的助理教练了,因为现在这支球队里面的坏小子着实不少。丹尼斯-罗德曼自不必说,直到今天关于里克-皮蒂诺为什么在选秀日当天交易来罗德曼的原因,依旧是众说纷纭。皮蒂诺已经回到了,除非多年后他回来重述心路历程,估计短时间没有人会知道了。反正罗德曼无疑是凯尔特人历史球员中的异类,一个“一个人的纹身就达到凯尔特人历史总和”的怪胎。不过他在这里的日子过的还算不错,除了经常缺席训练、迟到外加在更衣室吐痰外,每场比赛他都会全力以赴,为球队做自己的贡献。而且场下击败不闹事,波士顿不算特别丰富的夜生活似乎也能满足罗德曼,前提是福克斯-莱昂每个月会抽出一天的时间来带他逛赌场。保罗-皮尔斯和安托万-沃克作为球队的核心球员都是个性鲜明不好驾驭的主,一个因为酒吧受伤事件收敛了许多,另一个却依旧放荡不羁,在球场上毫无顾忌的出手,在球场下大把大把的花钱。皮尔斯因为莱昂就过他,所以对莱昂是非常之尊重;沃克这家伙整天嬉皮笑脸,就是遇到莱昂这个铁面阎王的时候会稍微严肃一些,也只有莱昂敢在平日的训练中批判沃克场上三分投的太多,并列出数据好好地教训他。除了老油条和主力球员,年轻球员中,阿里纳斯也不是省油的灯。个性好强的他在队中的口碑算不得太好,作为新人从不肯忍气吞声,幸亏凯尔特人是一支年轻的球队,老将比较少,新人的成长环境比较宽松,同时因为卡罗尔在之前对阿里纳斯多有关照,所以这个臭脾性的家伙对卡罗尔还算尊重。但是一到球场上阿里纳斯就有些刹不住车,唯有莱昂在暂停的时候拍拍阿里纳斯的肩膀才能让他平静下来,传几个球,控制一下节奏。在最近的几场比赛中,阿里纳斯打得越来越好,越来越自信,场均得分已经从赛季初的3.2分飙升到了11.8分。最让卡罗尔不省心的就数最近刚刚交易来的克里斯-安德森,这个从小在德克萨斯州长大的野小子,短短几天时间,已然成为了罗德曼的头号门徒,整天跟在花大虫身后混。一来到波士顿就学着罗德曼把自己的小平头染成了绿毛,头泛绿光,在替补席上和罗德曼坐在一起连成了一小片草原。夜店、喝酒、赌博等行当自然不在话下,幸好他还知道自己是个拿着底薪的新人,每天训练都不迟到,会早早来到球馆的力量房练习力量。而且他的个性倒也不错,虽然有些敏感内向和罗德曼活脱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不像罗德曼那么怪异,还是个可以接触和塑造的年轻人。当然,卡罗尔还是很奇怪为什么这家伙对福克斯-莱昂言听计从,每次训练只要莱昂朝着安德森招招手,他就会乖乖地跑到莱昂身边低下头听莱昂对他进行指导,听完后再乖乖回球场练习基本功。就是这门一群奇奇怪怪性格迥异的家伙,老的老小的小,在阵容不算强大,原主教练下课的情况在,从十一月底到十二月中旬的这段时间里,竟然打出了7胜2负的出色战绩。也难怪卡罗尔觉得自己不得不依赖福克斯-莱昂,正是因为有了他,卡罗尔把更多的精力能够放在调教球队的战术和临场指挥上,这充分发挥他在NCAA任教时的经验和能力。有时候卡罗尔想,如果皮蒂诺能够早一些时间遇到莱昂这样的助理教练,他在波士顿的经历会不会完全不同。但是在12月16号一样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莱昂在跟随球队前往夏洛特对阵黄蜂队期间染上了感冒,对美国人来说感冒可是大问题,于是在16号凯尔特人全队前往费城的时候,他乘坐一架班机飞回了波士顿。这样凯尔特人不得不在缺少助理教练的情况下,去面对东部卫冕冠军和他们的主人,阿伦-艾佛森。这或许是卡罗尔上任后面临的最大挑战,比对阵奇才还要困难。……………………莱昂的感冒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夏洛特的那天比赛结束后,丹尼斯-罗德曼和克里斯-安德森大半夜非要拉着莱昂去游泳,结果三人偷偷跑到酒店八层已经关闭的游泳池游了两个小时。结果罗德曼和安德森都是禽兽一样的身体,莱昂虽然身体素质也很好,可是他真的有段时间没有锻炼,而且连续客场坐飞机有些疲劳,结果就生了来到美国以后的第一场病,感冒。17号上午在专门乘坐飞机提前回到波士顿后,他直接打电话找了队医,队医嘱咐莱昂回家好好休息,轻易不要吃药,如果吃药请拿他开得处方到指定药店拿药,之后就不管了。莱昂也不敢随便去找医生,他听霍梅尼丝说过,如果因为一些小毛病随便去找医生,尤其看急诊的话,到时候医药费账单下来会吓死他。于是莱昂就拖着虚弱的身体去了霍梅尼丝家里,今天霍梅尼丝和舍友都去上课了,他有霍梅尼丝家里的钥匙,便自己进了她家,然后找了个毯子灌了个冰袋到他常睡的书房,把门一关躺在床上睡大觉去了。下午霍梅尼丝上完课回到家中的时候,一看门口的鞋子就知道莱昂回来了,他知道莱昂今天本应该在费城,他这个时候回来还到自己家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生病了。果然霍梅尼丝跑进自己的书房,发现莱昂裹地像个毛毛虫一样躺在床上,头上放着冰袋,脸上冒汗,嘴唇发白脸色却很红,看样子他的病情并没有减轻,还很有可能发烧了。霍梅尼丝赶忙把早就融化掉的冰袋从莱昂脑袋上拿了下来,里面的水都微微发热了,她又从一楼拿来医疗箱给莱昂想把体温计塞进莱昂的嘴巴里,可是莱昂牙关紧紧咬住,眼睛也闭地死死的,不知道在做什么可怕的梦。霍梅尼丝想了想,轻柔地把嘴唇覆盖在了莱昂的嘴巴上,慢慢地莱昂的嘴巴闭地不那么紧了,霍梅尼丝再用舌头慢慢地叩开了莱昂的牙齿。随后,霍梅尼丝把体温计塞到了莱昂的舌头下面,然后用手握住莱昂的嘴巴不让他把体温计咬断。过了一会儿莱昂的肌肉松弛了下来,霍梅尼丝拿出体温计一看,才发现莱昂已经发烧到了39度!“不行,要叫急救车!”霍梅尼丝着急了起来,起身想要去打电话,开始她的手却被莱昂一把抓住,他醒了,眼睛微微睁开盯着霍梅尼丝,张开口用沙哑的声音对霍梅尼丝说道:“什么都别做,在这儿陪陪我。”霍梅尼丝看到莱昂的样子,眼泪差点落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莱昂这么虚弱的样子,过去他始终像头狮子般精力充沛,满世界的跑不知疲倦。终于有一天他也会疲倦,也会病倒,每当看到莱昂受伤的时候,霍梅尼丝都会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被狠狠地击中了。“别哭姑娘,你知道我肯定会没事的。我只是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回到了过去,梦到我小时候的事情,还梦到一些有趣的东西。现在我醒了,万事大吉,只要再睡上一觉,吃点药就好了。你看,在我口袋兜里有队医给我开的处方,去药店买一些药,然后带回来给我就可以了。”莱昂握着霍梅尼丝的手安慰她说道,并让她把药带回来,看起来不吃药是不行了。等霍梅尼丝把药买回来的时候,莱昂已经躺在床上靠着枕头开始看电视了,因为今天晚上会有凯尔特人和76人比赛的现场直播,即便不在现场,莱昂也不想错过今晚的比赛。霍梅尼丝给莱昂喂了药然后强令莱昂必须躺下睡觉,在莱昂的请求下,霍梅尼丝最终同意,她看电视来给莱昂做语音直播,而莱昂则要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乖乖的休息。莱昂还是感到挺遗憾的,毕竟用语言可是没法完全欣赏艾弗森的精彩球技的。

但是,莱昂只要一闭上眼睛,一些记忆和片段就会朝着脑海不断涌来,让他无心听比赛。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