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需要一个讨论战术的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莱昂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ww首发

1月4号,迎来东南区第二位客人迈阿密热火的凯尔特人,却在主场遭到了一场惨败。69:91,凯尔特人的得分甚至没有超过70分,热火绞杀式的防守让凯尔特人彻底失去了准心,球队遭遇了本赛季最惨痛的一场失败。

赛后主教练卡罗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球队陷入了一种非常糟糕的状态,我能够理解,每个赛季总会有那么一两场你会觉得球队烂到根本不配打nba,但重点还是未来我们应该怎么打,怎么从失败中汲取经验和教训。”

莱昂在发布会中坐在卡罗尔的身边一言不发,在和魔术的比赛结束以后,球队继续进行了传球和二次快攻的训练,表面看起来训练效果还是卓有成效的。可是到了比赛当中,球员们似乎进入了战术转型的阵痛期,整场比赛球队的进攻节奏一塌糊涂,似乎大家都在犹豫,都在看自己距队友有多远,以及在快速反击的时候应该站在什么位置上。

糟糕的是,莱昂和凯尔特人并没有多少时间去调整,比赛结束后第二天,全队便要前往纽约,进行一场背靠背的比赛。在去往客场的大巴上,所有球员都在闭目养神,背靠背的比赛对体力会是巨大的消耗,况且昨晚的惨败让大家的心情都不太好。

莱昂的精神倒还可以,他坐在前排位置手捧着战术手册在琢磨战术内容,坐在他旁边的是球队的录像剪辑师吉米-杨,他正带着大耳机边听音乐边睡大觉。

自从奥布莱恩辞职后,沃格尔跟随奥布莱恩一同离职,于是吉米-杨就成为了球队唯一的录像剪辑师。吉米-杨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身材瘦高,长得有点儿滑稽,看上去就是典型的爱尔兰人。

车在路上有些颠簸,其实球队可以乘支线飞机前往纽约的,虽然两座城市距离不算太远,可是自从911事件后,任何人乘坐飞机前往纽约都要掂量一下。

所以凯尔特人也是决定像60年代那样坐汽车去纽约,于是杨在睡的正香的时候被颠醒了。他揉了揉眼睛,摘下耳机,看了看手表,发现距离纽约还有一小段距离。他已经睡不着了,扭头看了看旁边的莱昂,发现他还在看战术手册。

“别看了福克斯,你就不会晕车吗?”杨看着莱昂那副认真的样子,有时候他还是挺不理解的,像他这样高大帅气又强壮的人,不去泡泡妞参加参加派对,每天就盯着几本战术手册和海量的录像看个没完。杨是个很优秀的录像剪辑师,不过他对篮球本身没有太多的热爱,他只是根据经验把球队需要的画面剪辑、搜集起来,这是他沃格尔最大的不同。

听到吉米的话,莱昂把视线从战术手册上转移开来,倒在靠背上闭上眼睛休息一下,他说道:“我现在不晕车,我晕球。”

莱昂的一句“”把吉米给逗笑了,他发现莱昂这家伙表面冰冷严肃,有些时候还是挺幽默的。他笑完后对莱昂说道:“不要太操心,凡事都有个过程。我虽然对战术什么的不太懂,沃格尔那个家伙懂,但我知道要一群家伙改变打法适应一种新打法有多难,特别是在赛季中期。这简直就像把一个直男掰弯,越早越好。”

莱昂懒得理会吉米乱七八糟的比喻,他知道吉米的话说的有点道理,可是这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莱昂从奥尔巴赫那里学到的最有益的东西就是直线思维,出现问题,不惜一切解决问题,思维就是连接在这两点之间的直线。至于其他绕来绕去的客观困难、主观干扰,都是直线思维需要捅破的。

“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不拿出来商讨一下?自己一个人闭门造车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坐在过道另一旁的主教练卡罗尔对莱昂说道。从新年开始,卡罗尔就把球队的进攻训练全权交给了莱昂负责,他自己把更多的精力放到球员个人发展和临场指挥上,以及其他一切主教练要面对的繁杂事务。

“我觉得,让球队以二次快攻为主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但在阵型上,我认为有些小问题,我把传统的二次快攻阵型进行了调整,缩短了球员间的距离,减少了侧翼三分威胁,意图是减少球员传球失误机率,增加在进攻中自主选择的机会。但是……我总觉得还是有一些问题,但我说不出问题在什么地方。”莱昂几乎精通所有战术图板和跑位,开始当需要把两种不同类型的战术揉合在一起时,他实践经验不足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

二次快攻强调的是在对方已经回防,但防守阵型尚未形成,利用快速进攻直接高效地得分手段。二次快攻往往和首次快攻相辅相成,在首次快攻不成功的情况下,利用快速的战术配合,在对手还在寻找防守对象、结成防守阵线时打他们一个立足未稳。

快攻和二次快攻对任何球队而言都是最常见的战术得分手段,但很少有球队将它提升到球队战术策略的高度,就像皮蒂诺把全场紧逼提升到凯尔特人全队防守基本策略一样。莱昂看准了目前的凯尔特人后场天赋过盛,却没有一个分配球大师的现状,像这样的快速推进二次快攻,理论上是非常适合目前的凯尔特人的。

莱昂刚刚所说的阵型,指的是二次快攻中最常用的一种进攻阵法,四名球员分列底角两侧和两个45度的三分线,一个大个子在一侧的低位。这个战术的核心在于,内切的大个子要用最快的速度插入敌方心脏地带成为牵制力量,尔后另外四名球员要在外线拉开阵型,给每个球员足够的进攻空间。战术的起手式往往是底角某个球员利用大个子向内线切入到另一侧,同时球在外线进行传导转移,伴随切入球员一起完成一次强弱侧转换。之后就要根据对方的防守和己方球员的位置来考虑下一步选择。

一般来说,传球不会超过三次,进攻就会完成,因为即便跑不出足够的空档,也能直接给某个球员进行单打。

莱昂对这套基本战术的改造是,把弱侧底角的球员位置向内拉,把弱侧45度球员的位置也向里收,这样原本四名三分线外的球员,就变成了两个三分线外,两个在三分线附近。这样做的好处是拉近了内线策应球员和弱侧球员的间距,一旦对方进行包夹,大范围转移球失误的可能性就会降低。而且莱昂并不认为球队需要在外线埋伏四个三分点,适当地内压可以增强球队对内线的冲击力,弥补球队内线进攻能力严重不足的缺点。

想法很好,但是在实践中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起码在目前两场比赛中凯尔特人的二次快攻来看,还是比较依赖球员的个人发挥,莱昂强调的两个原则以及新的进攻阵型,并没有发挥足够的威力。

卡罗尔听了莱昂的话,舔了舔嘴唇又点了点头,然后摇了摇头,再用力地抿了抿嘴,艰难地说道:“你的想法很不错,但是……说实话,我给不出什么意见……”卡罗尔的话让一旁同样认真听着的吉米一下子笑了出来,笑完他就把耳机戴上接着听音乐了,其实莱昂说的东西他也不懂。

卡罗尔当然不是个草包,但莱昂的描述过于抽象了,三言两语还说的模模糊糊,只有具备超强抽象想象力同时脑子里把所有战术图、战术变化通通牢记下来的人,才能和莱昂进行交流。卡罗尔的强项在于发掘球员个人技术能力,而不是研究战术。

看到卡罗尔都这样说,莱昂再瞅瞅另一边的迪克-哈特,老爷子两眼一闭一副睡着了样子,压根不想参与话题。他自觉在没有战术板以及录像带的情况下,是没法和莱昂谈战术的,他年纪一大把那还有那么强的抽象想象力。更何况莱昂思维敏捷快速,哈特可跟不上。

这个时候,莱昂才有些想念沃格尔,虽然他和莱昂一向不对付,也是皮蒂诺和奥布莱恩的人,但他在战术研习上一直有独到之处,如果他在或许可以和莱昂好好推演一番。

“但是我认识一个人,他肯定可以和你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有机会你可以向他请教一下。让我看看赛程表……再过几天,他的球队就要来波士顿做客了,到时候你们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卡罗尔翻看了一下赛程表对莱昂说道。

“没错,我知道他是谁了!好好问问他,他不会介意的。”在一旁装睡的哈特听到卡罗尔说话也立马弹起来说道,他看了看赛程表,似乎也知道卡罗尔说的是谁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