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战术上的改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cpa300_4();  第二天上午卡莱尔罕见地在球队的赛前训练中迟到了,昨晚醉地一塌糊涂后他被莱昂送回了酒店。作为曾经的职业球员,卡莱尔身高有6尺5,比莱昂高了半个头,这可让莱昂费了不少劲才把他弄回去,还没有惊动活塞队的球员与工作人员。

比赛将在晚上七点开始,在赛前球员们进行热身的时候,卡莱尔的脸上还有明显的倦容,而且醉酒后的头疼在折磨着他,他在心里暗自懊悔怎么会喝那么多酒,明知道第二天和凯尔特人还有比赛要打。虽然只是一场常规赛,可是底特律活塞目前位列东部第七,随时可能掉到前八之外,凯尔特人又是东部竞争对手,这场比赛的结果还是相当关键。卡莱尔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安吉故意把他灌醉,让活塞群龙无主,由此好更加轻松地应对比赛。

再想到自己当年在凯尔特人时,奥尔巴赫为了胜利那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卡莱尔愈发觉得昨天接受邀请的行为实在是有些鲁莽,应该忍住诱惑在酒店里呆一晚上,哪怕要喝酒也要等到比赛结束才行。

“里克一定觉得自己被骗了,可是谁让他喝酒那么……那么直蠢,现在他脑子里肯定想我们是不是联合起来作弄他,让他今天没法好好指挥。”在凯尔特人的替补席上,主教练卡罗尔对哈特说道。昨晚两人都喝的不多,只看到卡莱尔一杯又一杯的灌自己,因为安吉不断地敬他酒。他们都和卡莱尔共事过不短的时间,知道卡莱尔并不好酒,只是人实在是个直肠子,挡酒都不会。美国虽然没有劝酒文化,可是不会拒绝别人的敬酒也不行啊!

“我看里克今天精神确实不太好,估计下次再来波士顿他不会和我们喝酒了。”哈特坐在板凳上,整理着球员数据表,哈特喜欢在赛前看数据表,来给本场比赛设下预期数据,尤其在压制对手得分和命中率上,如果压分低于一百或者命中率压地较低他就会很开心,反之凯尔特人的球员们就知道,今天哈特老爷子要生气了。

“莱昂在哪儿?我有一个问题要问问他。”哈特看着数据表问卡罗尔,关于球队防守数据统计方面他有一些小疑问,这种和数据有关的问题问莱昂是最好的,因为他只要看看就能给你答案。

卡罗尔指了指球场说道:“还在和球员讨论战术细节。”

自从昨天晚上喝了一场后,卡莱尔的一番话似乎让莱昂得到了不少启发,很多事情就是如此,知识和经验相比,经验往往是决定性的。有经验的人一两句的提点,可以揭开很多困惑与谜团,虽然只是思路上小小的转弯,带来的改变往往出乎意料的大。

“他还在向那些孩子们灌输他的内线进攻、掩护理论吗?你觉得这小子的理念会有效果吗?”哈特接着问道,作为一个老派的篮球教练,对莱昂一些略显“离经叛道”的战术理念,哈特还是持保留态度的。

“我不知道,不过他的战术训练计划书说服了我,我也不知道当时奥布莱恩为什么不采用他的想法。虽然有些天马行空,但有理有据,极有条理,最近我们训练的内容不过是他计划的一部分罢了。”看起来作为球队的主教练,卡罗尔还是拥有着更为全局化的眼光。这也是放权把战术建设和训练都交给莱昂的原因,他知道总有一天自己屁股下的位置会是这家伙的。

从早上训练开始,莱昂就根据卡莱尔提出的一些意见点开始修改战术阵型,关键的一点就是把内线策应球员的活动位置从底线低位至罚球端线,调整到了肋部低位到罚球圈内。这样的调整看似微小,对阵型的影响却是巨大的。首先,底角三分线球员的切入线路从之前的在掩护球员身前过,改为从掩护球员身后过,这样的变化让切入球员直接接外线球员传球篮下上空篮的难度增加,因为接球人和传球人之间挡了一个掩护者。第二点变化,外线持球者直接中路突破攻击内线的路线遭到了掩护人的阻拦,不在那么一马平川,如果持球人想直接杀入篮下,就需要从侧边绕过突击。

从这两点来看,内线掩护人的提上似乎阻碍了球队快速进攻的展开,对于速度快、球员身材高大强壮的NBA比赛节奏,一秒钟的延迟和十几厘米空间的拥堵,都会导致一次进攻的失败。所以虽然二次快攻中也有关于内线掩护人提上的战术套路,但那都属于后续变化,基本没有起手就让掩护人站在较高的位置的。

不过,昨天晚上卡莱尔喝醉酒后的一番话提醒了莱昂,他提到了“拉扯”和“挤压”两个概念,让莱昂对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战术套路有了全新的感悟。总体来讲,篮球战术的核心目的是为球员创造出手空间,而创造空间的主要手段分为两种,一种属于“拉扯型”,既通过不规整的进攻阵型和球员不断地掩护、跑位,为球员赢得零防守的进攻机会,诸如普林斯顿战术、UCLA战术都属于这类体系。这类体系在起手上的一大特点就是通过1-4站位发动进攻,而1-4站位是一种非常扁平化的进攻阵型,为的就是把对手的防守阵型也拉开拉扁,为球场腾空间,为球员跑位、空切制造机会。

另外一类就属于“挤压型”,挤压型的代表是Isid-u以及三角进攻,这类进攻阵型球员站位往往很规整,各司其位,通过球队中某几个球员强劲的个人攻击力吸引包夹,或者通过掩护、跑位、传球,在小范围内形成有利的进攻态势。这种战术阵型不是特别追求零防守的进攻机会,而是通过挤压变形,寻找防守空隙强行而快速地发动进攻,反正有人防守进一球和无人防守进一球得到的分数都是一样的。

对于凯尔特人而言,缺乏传球大师的他们,几乎很难通过阵型拉扯找寻战术机会,因为找到了一般这球传不过去;既然如此,又何必在二次快攻中追求空切上篮和空位三分?把二次快攻当成阵地进攻来打,只不过要尽可能快地完成进攻,这样把掩护者提上的意义就在于,为上线和底线加入了一个中转站。

如果上线决定直接攻击,那么掩护人可以快速提供掩护,如果决定传导一次后为底线创造机会,那么这个中转站作为两个三角的共点,就能承担分配球的任务。如果中转点准备自己直接进攻,那么在罚球线附近会是最好的进攻发起点。

为此,从上午的训练开始,莱昂就一直拉着安托万-沃克、安德森、托尼-巴蒂以及戴勒姆波特叨叨个没完,在他心中球队的每一个内线球员都应该拥有这样的意识。或许球队不一定每次进攻都会按照这样的套路去打,不过莱昂显然在向球队的年轻大个子们灌输“从三秒区和底线走出来”的观念。

比赛在晚上七点准时开始,凯尔特人依旧派出了巴蒂、沃克、皮尔斯、里德和阿里纳斯的首发阵容,这套投射能力极强,防守一般,传球很差的阵容。面对的是活塞本-华莱士、克里夫-罗宾逊、杰里-斯塔克豪斯、阿特金斯和迈克尔-库里的阵容,这套明显个人攻击力不足,仅有斯塔克豪斯一个攻击强点,在中锋和得分后卫上都放的是防守型球员。

比赛在一开始就朝着有利于凯尔特人的方向发展,因为活塞的内线早早地陷入了犯规麻烦,看起来他们在来北岸花园之前缺乏足够的准备,毕竟他们的教练都喝醉了。

莱昂在训练中使用的战术在比赛中开始初现端倪,在整个局面顺风顺水的情况下,阿里纳斯和沃克两人开始疯狂地提节奏,他们的进攻基本都在三次传球内完成,这让活塞极其不适应。而托尼-巴蒂提上掩护的最大好处,并不是莱昂所想的让球队的快速进攻更有条理,而是给了阿里纳斯、沃克无数次在三分线外传导过度一下,然后接起球直接拔起来就扔的机会。

幸好,今晚他们的手感热的发烫,似乎上一场对阵马刺投丢的球通通在这场比赛弥补了回来,两人合计在外线扔了14个三分,中了8个,这或许是战术上的意外收获,让掩护人做个传递球,然后给个掩护,外线球员拿起来就扔,简单粗暴,可是一旦手感好,效果不得了。

作为一名新秀,阿里纳斯在三分线外的表现还相当不稳定,常有0中的表现。可是凯尔特人队内有沃克带头以及教练组的允许,对球员扔三分的行为相当宽容,所以一旦来了感觉,阿里纳斯的确会有惊人的表现。

比赛就这样活生生被打花了,而里克-卡莱尔的临场指挥给人感觉永远慢半拍,头疼折磨着他,到最后他的脑子里已经不再想着怎么指挥球队逆转,而是希望比赛快些结束好回去休息。

卡莱尔发誓,以后再也不到波士顿喝酒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