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凯尔特人的20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们在新赛季的目标就是打进总决赛,要比去年更进一步。∷∷,”

这是福克斯-莱昂在凯尔特人老板更替发布会上对所有人放出的豪言,在一天时间里就上到了全美各大报纸体育版面的头条。一时间这位身份神秘,短短两年时间便窜上凯尔特人主教练位置的年轻人,就成了全美篮球圈议论纷纷的热点。以至于奥尔巴赫宣布从凯尔特人永久退休的消息都没有获得太多人的关注。

波士顿论坛报对莱昂的豪言壮语给出了辛辣的讽刺,评论说“无论是否现实,大多数球队给出的赛季目标要么是脚踏实地型的进季后赛,要么就直接剑指总冠军,而像这种杀入总决赛的半吊子目标,就如同参加考试的学生说自己想考第二名一样惹人发笑。”来自波士顿本地的媒体如此,就更不用谈其他城市的了。

“来自波士顿南区的,没有任何篮球从业经验的球探,创造历史地用两年的时间成为了职业球队的主教练,而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言论,和他的背景一样让人感到不专业。。。源引体育画报的球评专栏,约翰霍林格撰写。。”在飞往俄亥俄州的飞机上,达瑞尔莫雷手捧着飞机上最新的克利夫兰老实人报,把球评专栏中的一段话读给坐在身边的莱昂听。

“约翰霍林格?我好像有点印象,他好像对数据分析很有兴趣,并在评论圈子里兜售他的数据分析理念,和你很像达瑞尔。”莱昂对评论内容并不在意,这几天听到的负面评论已经够多的了。对此他早就预见到了,只要在媒体上说一些容易引起争议或者歧义的话,就会像在鳄鱼池里扔鲜肉一样引发翻滚和骚动。相比这些陈词滥调吹毛求疵的批评,他倒是对评论的撰写者霍林格更感兴趣一些。

莫雷听到莱昂的话只是笑了笑,提到数据分析他可不敢在莱昂面前卖弄。虽然在分析方法和理论上他比莱昂学的更深入更全面,可顶不住莱昂会口算啊!

这时候广播里传来了飞机即将降落的消息,莫雷收好报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物品准备下飞机。在下午一点半的时候,莱昂和莫雷两人抵达了克里夫兰国际机场,不过这里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地。下了飞机以后两人马上打车去往了克里夫兰火车站,买了前往曼斯菲尔德的火车票。

在美国五大湖地区,是美国的老工业区,这里依托五大湖丰沛的水量,以及大量的铁矿、煤炭。成为了二十世纪初期美国崛起时的工业心脏。因此这里的铁路四通八达,拥有全美最密集的铁路网,而曼斯菲尔德就是这条路网的一个中枢。这里通往克里夫兰、匹兹堡、韦恩堡、芝加哥直至大西洋沿岸。所以两人很容易就买到了前往曼斯菲尔德的车票,在经历了一个小时的火车路途,以及半个小时的顺风车后,他们终于在下午三点多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位于曼斯菲尔德北郊的曼斯菲尔德惩教所。

“这里竟然让我觉得备案亲切。”站在惩教所外,看着这个占地上百公顷的大型矫正机构,不禁想起了自己曾经在mci的岁月。莫雷当然不明白莱昂在说什么,他只是奇怪。出差的时候说好来拜访一位重要人物的,怎么现在跑到矫正中心来了?难不成这家伙在服刑?

莱昂走到警卫处,告知了他们的来意,在来之前莱昂已经给这里打了电话预约了拜访。所以在经过全身搜查后,两人顺利地进入了这座巨大的监狱。但是他们要找的人并不在监狱的囚笼中,而是在矫正中心的社会工作活动室里。在警卫的指引下,两人来到了活动室。看到了他们要找的人,正在给囚犯进行心理辅导的拉里-西格弗里德先生。

“这家伙到底是谁?你就别卖关子了。”因为里面正在进行心理辅导,所以莱昂和莫雷不得不站在门口等待。莫雷忍不住对莱昂小声问道,在来之前莱昂对于来俄亥俄的目的一直保持着沉默。这是莱昂一贯的作风,并不是他喜欢玩这种装神秘的把戏,而是之前球队策略的多次泄密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

就在这个时候,活动室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着蓝色囚服的光头黑人,他走出大门,然后转身朝着门里微微鞠了个躬便在警卫的带领下离开了。

“进来吧,两位波士顿的客人。”从里面传来了这位西格弗里德先生的声音,莱昂带着莫雷进了活动室。莫雷这下才见识到这位西格弗里德先生,约莫六十多岁的白人,个子很高,一张方正的脸庞,两道剑眉直朝天冲显得英气十足。

“你好,西格弗里德先生……这位就是拉里-西格弗里德先生,过去凯尔特人的后卫,与鲍勃-库西搭档的伟大射手和防守人,八连冠的功臣,凯尔特人球员精神的代表。”莱昂向莫雷介绍这位西格弗里德先生,他正是凯尔特人八连冠时期的重要成员,身着20号球衣,一位拥有着精湛射术和强硬防守能力的凯尔特人式球员。

听到莱昂的恭维,西格弗里德笑着摇了摇头,给两人搬来了座椅。待两人坐下后,他从抽屉里掏出一根烟斗点燃含在嘴中,美美地吸了一口说道:“阿诺德在信中可没有说你是个善于拍马屁的家伙,他说你经常出言不逊,把他搞的很没面子。哈哈哈……”

听到这些,莱昂也不禁笑了笑,他回应道:“世人给阿诺德的夸赞已经太多了,不需要我再恭维他。倒是您,有着不为很多人所知的能力,可以给凯尔特人带来更多的帮助。我是一个说话直接的人,这次来,我就是希望您能够出山,担任凯尔特人队的助理教练,现在我们在助理教练的位置上非常匮乏。”

莱昂此次来的目的,便是邀请这位凯尔特人队史上的功勋老将能够担任凯尔特人的助理教练,现在凯尔特人在助理教练位置上缺人的厉害,莱昂成为主教练后便只剩下迪克-哈特一人,他们急需一位专业的,有才能的助理教练来辅佐莱昂。奥尔巴赫在辞职之前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他给莱昂留下的第一件继承品,就是推荐拉里-西格弗里德担当球队的助理教练。

不过这并不代表西格弗里德就会毫不犹豫地听从奥尔巴赫的调遣回波士顿辅佐莱昂,虽然奥尔巴赫给西格弗里德写了一份声情并茂的信,委婉地希望他可以考虑此事,但还是需要莱昂亲自来一趟曼斯菲尔德,到惩戒所里来说服这位倔强的老人。现在他对自己在惩戒所里的心理治疗师工作还是相当满意的,并没有想重回篮坛的意愿。

“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我和辛辛那提的故事,那一年他们选择了我,而我不想去那里,之后不论那边的人怎么恨我,我都没有去辛辛那提打球。因为我不想去。”西格弗里德提到了当年他参加nba选秀的旧事。当年他在俄亥俄州立大学读书打ncaa,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大学和俄亥俄州立是同州的死对头,所以在选秀大会上被辛辛那提皇家队选中后,西格弗里德拒绝去皇家队报道,他宁愿去abl的克里夫兰风笛手队也不愿进皇家队来nba打球。在互相消耗了两个赛季后,皇家队终于把西格弗里德交易去了老鹰,西格弗里德才得以进入>

西格弗里德就是这么一个非常非常倔强的人,但他的话并没有吓倒莱昂,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您的倔强举世闻名,但是还有一点也尽人皆知,那就是您是一位非常非常看重朋友的人。您之所以能够加盟凯尔特人,就是因为您的好朋友兼校友约翰-哈弗里切克先生,把您推荐给了奥尔巴赫,并且说服了你放弃高中教练的工作来nba打球。”说着,莱昂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西格弗里德。

西格弗里德接过信封,就看到封皮上写着“亲爱的西格弗里德收——你的好朋友约翰-哈弗里切克。”毫无疑问,40年前哈弗里切克说服奥尔巴赫招募西格弗里德,40年后,奥尔巴赫通过哈弗里切克来讨要这份情义了。

西格弗里德的眼神有些犹豫了,他猛地吸了一口烟,又叹了口气,陷入了沉思中,他在脑子里开始回忆那些在球场上拼杀的激情岁月。矫正中心平和的生活固然宁静,可作为一名曾经的篮球人,心中终究有着无法熄灭的火焰。

这时候,莱昂从公文包里又掏出了一封信抵到了西格弗里德面前,西格弗里德接过来一看,封皮上写着“拉里-西格弗里德收——比尔-沙曼。”这是比尔-沙曼写给西格弗里德的信,他在拒绝去辛辛那提皇家队的时候,克里夫兰风笛手队签下了他,而当时风笛手的主教练正是比尔-沙曼。这位nba跳投技术的先驱人物,在执教自己的两年中给了自己篮球上,特别是投篮上很大的裨益,让他在之后的nba冠军生涯里受益终生。

看到这两封信,西格弗里德知道自己已然是盛情难却,可他还是说道:“或许我可以接受你的邀请,但是……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现在的篮球和过去可完全不一样了,速度,力量,战术,我已经是个老古董了。”

莱昂从椅子上站起来,坚定地说道:“但是有两样东西是您可以教授给年轻人的,精准的跳投,和坚强的防守!”(未完待续。)u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