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给王治郅的一封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2002年,对于王治郅来说是纠结而痛苦的一年。看<>

但到了2002年,形势开始急转直下,首先他在小牛队的上场时间不断减少,开始成为饮水机的主力守护者,只有在垃圾时间才能获得一些可怜的上场机会,收获一些不痛不痒的进球。

这对经历了2001年辉煌的王治郅来说,内心的落差是理所当然的。在三月份,他选择和自己的原经纪人夏松分手,而让自己在电视节目中结识的朋友陈玮明担当自己的新助理。

从这一刻开始,一个在王治郅脑海里盘踞了很久的念头已经生根发芽,他决定在先天留在美国,不返回中国参加国家队的集训。他要参加夏季联赛,为自己的下一份合同做出努力。

6月24日,在距离选秀大会还有两天的时候,王治郅和自己的助理陈玮明来到了洛杉矶,今年的夏季联赛照例会有一部分在洛杉矶进行,太平洋沿岸和西南区的多只球队都会派遣分队在这里参加夏季联赛,对王治郅来说来洛杉矶就是一次机会。

虽然达拉斯小牛同意王治郅代表球队参加夏季联赛,可是小尼尔森一直劝说王治郅回国打国家队的比赛,这让王治郅最终选择了放弃为小牛效力,他决心用夏季联赛的表现,为自己争取一份新的合同。

飞机在24号上午九点抵达洛杉矶,下了飞机以后王治郅就和陈玮明一起坐出租车前往西部训练中心附近的一家旅馆,他们在那儿预定了房间。西部训练中心是夏天很多球星一起打球的地方,对职业球员而言去球星扎堆的地方才能引起关注,获得机会。

到达旅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王治郅和陈玮明选择在附近的一家小餐馆里解决中午饭的问题。在来到美国以后。吃饭问题对王治郅而言一直是个不小的问题,他不喜欢吃西餐,而美国的中餐和中国的比完全是两个品种。

“施瓦茨什么时候来?这儿的牛扒有点老啊。”王治郅吃着餐馆里煎地有些老的牛扒,用中文对陈玮明问道。

“大概十二点…他就…来,他说的,用电话,别急,别接。”陈玮明用不太流利的磕巴中文回答王治郅,他能感觉到王治郅脸上略显焦急的神色,从五月二十号和小牛彻底说再见以后。在王治郅眉头就再也没有舒展过。

陈玮明原是nba娱乐公司的员工,因为华人的身份而被派遣到达拉斯录制一些关于王治郅的节目,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好朋友。陈玮明从小在纽约长大,父母都是第一代侨民,所以他会说一些中文,这成为了链接王治郅和他之间的纽带,在全是陌生面孔的异国他乡,能有一个黄皮肤黑头发还能说中文的伙伴,对王治郅来说真的是难能可贵。

也正是陈玮明。在成为王治郅的朋友以后,竭力说服王治郅在夏天放弃回国,认真参加nba夏季联赛和季前训练营,只有这样他的篮球技艺才能得到锻炼。足够在nba真正立足。

王治郅心动了,他是一个单纯的人,他的想法很简单,他热爱篮球。喜欢篮球,希望在nba能够创出自己的一片天,在球场上发挥作用。享受篮球带来的乐趣与荣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枯坐板凳。所以他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在进入nba之前,和中国篮协、八一男篮签订的三方协议,明确规定在nba赛季结束以后,他必须回国参加国家队集训,并代表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

面对这个问题,王治郅用了一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去解决,就是把劝说自己回国的声音通通屏蔽,他在三月份炒掉了自己的经纪人,同时也是引领自己进入nba的夏松,这位斡旋在多方的中间人。面对小牛队小尼尔森的劝诫,他也不听,而知直接结束了和小牛的合同,试水自由市场。

然而这种看似果决的行为并不代表着他对自己的未来胸有成竹,相反他感到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所以他才在餐厅里焦急地等待着自己的经纪人施瓦茨的消息,他早一步来到了洛杉矶,为王治郅的夏季联赛之旅修桥铺路。在nba施瓦茨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作为一名出色的经纪人,他手下有着贾森-基德、保罗-皮尔斯等大牌球星,并隐隐有取代大卫-法尔克成为nba第一经纪人的趋势。

所以王治郅才如此信任他,而他说好十二点抵达餐厅汇合,果然在十一点五十分的时候出现在了王治郅的面前。施瓦茨个子不高,有一头灰色的蓬松卷发,戴着一副浅色蛤蟆镜,有一脸络腮胡子,看上去好像九十年代的it工程师。他步履轻快,神色活泼,看起来就是个能搞事的家伙。

“让我喝口水!你们先看看这篇报道吧!”坐下以后的施瓦茨把一份报纸扔到了王治郅和陈玮明面前,然后端起一杯柠檬水一饮而尽。

王治郅只看了一眼报道的标题,脸色就完全变了,虽然在来到美国后的一年里他的英语一直是个难题,但主要局限于说,听和看他是没有问题的。而那篇报道的标题则是《王治郅对抗中国政府或将叛逃》,来自达拉斯晨报一位名叫朱迪-弗拉德的女记者之手。

“我没有叛逃,我只想打篮球!”王治郅攥紧了报纸,自言自语道。虽然违背了先前的承诺,拒绝回国打球,可是王治郅的目的只是想尽快提升球技让自己在联盟立足而已,他是处于自身的考虑,忽略了国家和集体,却绝没有背叛国家的意图。

“我要去找这家报社和记者说理去!”王治郅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陈玮明赶忙劝解道:“别激动,别。冷静,冷静。”

施瓦茨虽然不知道王治郅在说什么,却也明白他肯定很生气,可能有些冲动的想法,便对王治郅招招手,示意他冷静下来。

“冷静,王,这应该是意料之中的报道,不过是一家媒体的危言耸听而已,在美国每天都会有这样的失实报道。只要过个几天,冷却下来,大家就会把这些东西遗忘的。你看看nba的那些球员,哪个没有些绯闻报道,又有哪个真正受到了影响?只要在球场上有出色的表现,这一切都不会是问题。”喝完水的施瓦茨,显得相当的冷静。

一旁的陈玮明也点头,并用中文把刚才施瓦茨说的话大致复述了一遍,王治郅听得懂施瓦茨的话。而听到陈玮明的复述,他终于平静了下来。

“那…那我能打球吗?”王治郅用简单的英文对施瓦茨问道。

这时候,施瓦茨的脸上露出一抹狡桀的笑容,他扶了扶眼镜。对王治郅说道:“是的,你能打球了,不仅能打球,而且已经有球队联系我。要直接签下你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有了一条好消息,王治郅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他一直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连脸上的青春痘都有些发亮,他带着灿烂的笑容迫不及待地问道:“是哪个球队?我要去哪儿打球?”

施瓦茨没有回答他,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信纸,抵到了王治郅的面前说道:“这是发给你的传真,那支球队发来的。抬头写了你的名字,我没有看,因为我也看不懂。”

王治郅感到有些奇怪,发给他的传真,为什么施瓦茨看不懂呢?等他拿起信纸打开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份用中文写的传真,,白纸方块字,看到这样一封信王治郅竟觉得倍感亲切,只见信上写道:“敬爱的王治郅同志:当你看到这份传真的时候,我们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应该已经做出了签下你的决定。我是福克斯-莱昂,凯尔特人的新任主教练,也是我推荐球队以自由人的身份签下你。之所以希望你加盟凯尔特人,除了欣赏你的天赋外,也是考虑到球队在战术上的需要,这些问题,在你来到球队后我将和你细谈。在此之前,我知道你遇到了一些麻烦,面临一些抉择,在此请容我言语几句,请务必牢记,并尽可能遵照我说的话去做。首先,球队已确定与你签约,不用再担心工作问题,所以请遵守之前与你们国家和母队的协议,回中国参加训练和比赛。对一个职业球员而言,无论之前的协议多么不合理,既然同意并签下了名字,就应该恪守协议内容,尽职尽责。我想,你不仅是一位球员,也是一名军人,做到这点是最起码的。第二,达拉斯晨报的报道,必将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必须在影响扩大之前将其扼杀,最好的办法就是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误会,并趁势宣布回归国家队。第三,在参加国家队训练和比赛时,请务必保护好自己的身体,科学训练,科学饮食,届时我们会派训练师、营养师与你进行远程沟通,为国争光固然重要,保护自己才能保护革命的火种。最后,看完这封信以后,请立刻销毁,不要怀疑我的诚意和好心,在选秀大会结束后,我会去亲自见你,在此之前希望你能按照我的建议处理好所有问题,如果有困难,请联系你曾经的好朋友兼经纪人夏松,人不能忘记过去对自己有恩的人。此致——.”

“怎么了,王?”陈玮明看着王治郅,读完信后一脸懵了的感觉,问道,并想把信拿过来看看。

结果王治郅把信紧紧地攥在了手里,然后撕地粉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是个女球迷给我写的情书,我已经有老婆了,不会再瞎想了。”王治郅撕完信后说道。(未完待续。)

ps:格式连改了好多次,还有那个名字,不知道为何会屏蔽……抱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