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棋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和波士顿相比,莫雷倒是很喜欢明尼阿波利斯这座城市。零点看书¢£¢£,两个城市同处高纬度地区,冬季气候寒冷让人难以忍受,要一直等到六月份完全进入夏天,冬季的尾巴才会依依不舍地离开城市。但是波士顿受到大西洋的影响,永远笼罩在阴霾之中,从春末初夏开始就会有大量的雾霾天气,这让比较喜欢干燥天气的莫雷相当难受。

莫雷出生在俄亥俄州的米迪亚,位于五大湖畔,同样是一个冬季寒冷、潮湿的地方,从小生长在这样的地区并没有让莫雷喜欢和适应这样的环境,说实话他恨透了这种一年有大半的时间冷风透骨大雪纷飞的地方。

而到了明尼阿波利斯,他感觉好了很多,虽然这里在气温上比波士顿还要冷,哪怕在夏天的早晨,刚刚从飞机上下来都会被簌簌的冷风吹的缩脖子。可是一旦做出租车进了城,躲到明尼阿波利斯的建筑群里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了。

作为一个常年受到大雪和寒风影响的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城中的建筑物大多都有封闭式的天桥连接,当你从车上下来进入一栋建筑以后,就可以通过这些天桥走遍大半个明尼阿波利斯,而不用再跑到冷风刺骨的街道上穿梭。

莫雷很喜欢这些无处不在的天桥,每当行走在其中从一个大楼到另外一个大楼,他就觉得自己完成了一次漂亮的交易,自己好像就成为了两支球队直接的天桥,互通有无,互惠互利。这是莫雷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做到的,像一个真正的篮球经理人,打开全联盟交易的通道,为某只球队建立所向披靡的球队。

当然,他距离这样的梦想似乎还很遥远。尤其这些天被莱昂派到明尼阿波利斯来,只不过是为了完成一笔微不足道的小签约。

不过这回来到阿波利斯,莫雷没有时间在天桥的咖啡屋里想用可口的黑咖啡,而是立刻租了一辆车前往阿波利斯北郊的伯特溪疗养院。作为明尼阿波利斯最好也是历史最悠久的疗养院,这里有着优美的环境和最好的设疗施,莫雷这次要见的人就住在疗养院里。

抵达伯特溪的时候正好是中午,疗养院坐落在北郊的菲什湖畔,作为千湖之州的明尼苏达,遍地都是冰川期遗留下来的冰蚀湖。莫雷很快通过前台找到了他要找的人所在的病房,四楼的一个单人间里。

“有人在吗?我能不能进来?”莫雷敲了敲房间的门。虽然嘴上在询问有没有人在,但不等里面回答他已经推门而入,门并没有锁。莫雷看到了正躺坐在床上,一只脚吊在钢架上的马利克-西里。

这是马利克-西里做完脚踝关节手术后的第五天,石膏已经被拆掉,不过脚还是无法移动,需要套在专门的保护套中吊在钢架上,这样的生活让他感到无聊。妻子和儿子都暂时回了纽约的老家,只有护士每天定时过来查看情况。凯文-加内特在手术后第二天曾经来看过他。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包括森林狼队的管理层和教练团,他知道,自己或许是被抛弃了。

自从两年前在波士顿一个酒吧遭到莫名的袭击后。马利克-西里的生活就糟心事不断,当季季后赛他就因为下巴脱臼而缺席了全部比赛,然后在夏季他遭遇了一场车祸,脚踝受伤。当时伤的并不严重。可是他是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任何一点小的伤病都有可能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终于在今年赛季快要结束的时候,在训练中他的脚踝再度受伤。最终不得不接受脚踝手术,现在他在森林狼的合同还剩下最后一年,目前他已经32岁,已经开始进入一名职业球员生涯的晚期,又遭遇到了这种严重的伤病和大手术,他即将面临的很可能是合同遭遇买断,尔后失业。要么进入球队的管理层,要么开始在小联盟的漂泊生涯。

在这十多天的时间里,没有任何球队给他打电话,他的经纪人也没有和他联系,和很多这个联盟的非球星球员一样,职业生涯走到尽头的场景大致就是如此。所以当达瑞尔-莫雷走进西里的房间时,西里感到很吃惊,而当莫雷向他介绍自己是凯尔特人的球员发展助理的时候,西里觉得这家伙是来邀请自己去nbdl的。

“西里先生,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我们敞开天窗说亮话,凯尔特人希望能够签下你,在你被森林狼买断以后!”莫雷现在说话越来越有莱昂的风格,长时间跟随在莱昂身后,他也开始喜欢直来直去的谈话,并且在说话的时候会露出莱昂常有的那种自信满满的样子。如果他手里能有一只雪茄,那就更好了。

“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西里是个聪明人,他已经三十二岁,在联盟多只球队呆过,从印第安纳到洛杉矶,从底特律到明尼苏达,他不是王治郅那种还是男孩子一样的年轻小鸡仔,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服,他想要了解更多。

莫雷在脑海里想象着如果莱昂遇到这样的问题会怎么回答,所以他犹豫了一下,想了想然后说道:“我们希望你能够说服凯文-加内特在下个赛季能够加盟凯尔特人。”

马利克-西里笑了,既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可笑,也觉得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况可笑,一个球队签下某个球员不是因为他足够好,而是因为需要他招募另外一名球员。同时,西里也觉得自己或许也只剩下这点利用价值了,在森林狼他是加内特的挚交好友,在加内特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的时候,是西里给了加内特温暖和劝解。现在他受了伤,也只有加内特过来好好看望过他。

“凯文去哪儿完全由他自己选择,我无法影响到他,他是一个超级巨星,他有权力和资格自由选择留在什么地方,想让我说服他?对不起我做不到。”西里拒绝了莫雷的提议,这让莫雷感到有些语塞,为什么莱昂嘴巴一动就能说服别人,而自己开口就被拒绝呢?明明莱昂也是个直来直去的直肠子。

这时候,莫雷想起了莱昂和他说过的话,“如果你想要对方接受你的条件,那你最好给他提出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我们会给你一份三年九百万美元的合同,动用我们的中产条款。”莫雷终于抛出了他的杀手锏,在来明尼苏达之前,莱昂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和安吉争论到底应该如何使用球队的中产条款,安吉希望能够在自由市场寻找一个合适的当打之年的内线,而莱昂只想招募来马利克-西里,为他争夺加内特做准备。

最终莱昂还是屈服了,因为球队的老板帕柳卡表示愿意为凯尔特人交付部分奢侈税,前提是球队必须引进超级巨星,而莱昂的策略就是冲着超级巨星去的。

在金钱的攻势面前,西里轻而易举地被动摇了,要知道上个赛季他在森林狼的工资是一年一百二十万美元,连加内特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如今因为伤病和年龄,他很可能要退出联盟无球可打了,但是凯尔特人却愿意为他奉上一份年薪三百万的合同,这对西里来说就是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不要说让西里去说服加内特加盟凯尔特人,让他说服****投降他也是愿意尝试的。

“凯文对森林狼相当的忠诚……我不知道该怎么…怎么去说服他,或许我可以接受你们的合同和条件,但我必须有言在先,也许我的说服会毫无作用。”西里说出了他的担忧,在他看来加内特是个非常忠于球队的人。

莫雷知道事情已经成了一大半,他连忙摇了摇手说道:“不不不,西里,不需要你去直接劝服他,我们有我们的计划。首先,你需要和森林狼达成买断协议,但同时你要向凯文表达出你不想离开森林狼的意愿,最好让凯文能帮你说话让你留在森林狼。第二,在你离开森林狼以后,要保持和加内特的联系,就像过去一样还是朋友,保持情感上的热度。第三,你需要适当的攻击森林狼,不是撕破脸皮的那种,而是一些小的批评,尤其是关于他们建队策略和思路上的,其实你也知道,森林狼在这方面做的确实不怎么样。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把你的脚伤养好,九百万可不仅仅是签来一个说客。”

莫雷说完这一大段话的时候,瞬时间感到神清气爽,他真想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雪茄在西里面前点燃,然后静静地等待西里的回应,只可惜他的口袋里从来不放雪茄,他也不抽雪茄。

莫雷的这些话当然是莱昂告诉他的,他把这些东西写在了一张小纸条上,莫雷在飞往明尼苏达的途中反复的看,并在脑子里演练,最终在西里面前一气呵成的说了出来。而且最后一条所谓“最重要的一点”是莫雷自己加上去的,他心想如果莱昂听到自己这即兴的一点,肯定会赞赏有加。

和莫雷的得意洋洋不同,西里陷入了思考中,他能感觉到凯尔特人在下一盘大棋,凯文-加内特是这盘棋的中心,而他自己则是一枚小棋子。作为全联盟工资最高,而且是史无前例的高的加内特,想要通过交易得到他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人物,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但和联盟其他超级巨星,尤其是内线超级巨星相比,加内特得到冠军的机会却比所有人都小,这就是他最大的漏洞和软肋,也是森林狼的漏洞和软肋。

而西里,就是莱昂用来挖开这个漏洞和集中这个软肋的排头兵和桥头堡。

“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我也想说,如果想让凯文加入的话,你们凯尔特人最后也显露出一些拿冠军的气象来。”西里对莫雷说道,他终于答应了莱昂的条件。(未完待续。)u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