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无法怒吼的天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pj-布朗在下半场的登酬全改变了凯尔特人的防守形势,他凶悍的防守,稳定的篮板控制以及一定的前澈板冲抢能力为球队带来了显而易见的改变〕昂在陈也必须承认,pj-布朗的确是一个好球员,他的经验和能力正是凯尔特人所欠缺的,安吉做了一笔好交易,这无疑会让安吉在凯尔特人的声望得到提升。

莱昂知道现在并不是担心自己帅位时候,可他心里明白,如果有一天他的职位遭到安吉的剥夺,那么pj-布朗的这笔交易将是一切的开端,这会是安吉在凯尔特人的一大功绩〖朗的能力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之后凯尔特人的成绩继续高歌猛进更上一层楼,那么安吉将获得头等的功劳;如果凯尔特人的成绩因此下滑,那么莱昂很可能成为替罪羊,毕竟这么好的补强你用不起来,不怪你怪谁呢?

莱昂一时间站在场边还有些出神,心想安吉这招真是无懈可击,是裁判的哨音打断了莱昂的思路,他赶忙把注意力放回到球场上。只是一个分神的刹那,保罗-皮尔斯已经从后潮接杀到篮下,上篮造成了拉希德-华莱士的犯规,现在华莱士正在和裁判纠缠,喋喋不休地声明他没有犯规。

“你的眼睛在哪儿?长在哨子上了吗?我根本就没有打到他的手,根本就没有!我只是轻轻地,轻轻地碰了他一下,我就犯规了?我就这样犯规了?你怎么不干脆罚我下池!”华莱士张着他的大嘴巴,声嘶力竭地控诉裁判的判罚,他认为自己没有打手,只是跳起来阻拦了一下皮尔斯的进攻路线,结果皮尔斯倒了就吹他犯规。

“好了不要解释了拉希德。你犯规了,你确实犯规了,我不想和你废话,如果你再废话的话,我会给你一点教训的。”裁判一边避开华莱士的大嘴往后退,一边解释道。此时皮尔斯已经站在罚球线上准备罚球了。

“我是垂直起跳,垂直!没有下压的动作,一点儿都没有,我用上帝的名义保证,我没有,皮尔斯那个家伙就是个骗子,他慢悠悠地像个老太婆一样撞到我身上就倒了,所以我就犯规了吗?这是个普通的对抗。”华莱士嗓门小了不少,此时他和裁判在边线附近讨论犯规尺度的问题。显然华莱士是个既暴躁又狡猾的家伙。这个联盟的技术犯规之王,因为喜欢朝着裁判怒吼而吃技术犯规,开始他的怒吼不仅仅会给自己造成麻烦,其实无意中也会改变裁判的判罚闰。接下来的比赛中裁判会想,我刚刚的吹罚是不是太严格了,拉希德已经这样了,一些小毛餐得过且过吧。

华莱士是个经验丰富的球员,粗犷的外表和暴躁的作风底下。是一个北卡出来的优秀球员,他能感觉到pj-布朗上丑凯尔特人的变化。他知道接下来比赛的内线对抗会很激烈,所以他要给裁判施加一些压力,或许待会儿他能讨点好处。

裁判已经不想和这个家伙纠缠了,听到华莱士的话他只是点头,嘴里说着:“别啰嗦了拉希德,我会控制尺度的。”今晚的主裁判是乔-德罗萨。他从赛季开始在nba执法,现在正当是年富量的时候,不过和一些老道的著名裁判相比他还是有一些掌控力不足的感觉。

就在拉希德-华莱士觉得自己目的已经达到准备离开的时候,只听到身后有人喊道:“你犯规了的胳膊下压了,还用膝盖去顶。一个完完全全的犯规,不用为你的吹罚感到愧疚,德罗萨裁判。”

华莱士一回头发现喊话的人是凯尔特人的主教练,那个年纪轻轻,好像雨后的竹笋那样突然冒出来的教练。德罗萨也看了看莱昂,他没有说话,不过莱昂的话好像让他心里好受了一些,毕竟很少有主教练支持裁判的判罚,对裁判来说他们永远两头不是人。

华莱士还想和莱昂说道说道,但是皮尔斯已经完成了罚球,他两罚命中,将凯尔特人和开拓者之间的分差进一步缩小了。

“你简直就是在放屁。”在回半厨攻前,华莱士朝着莱昂吐了一句脏话〕昂没有回话,他回到替补席,走到克里斯-安德森身边,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安德森点了点头,对于莱昂所说的话,他都会听。

第三节比赛进行的极其激烈,双方的身体对抗不断增强,随着pj-布朗的发挥,凯尔特人一点一点地蚕食着开拓者的领先优势,凯尔特人的进攻好似中国南方的咏春拳,没有大开大合的长传,没有狂飙突进的反击,也没有势大力沉的低位强攻,他们的攻击简单规整,传球极快,一些袖合玩的无比利落,进攻终结多是一些中远距离跳投,很少有大空位,可是每个球员出手的位置和感觉都很舒服。

莱昂知道,防守压力的减小,让球员们在进攻端的发挥都开始正常起来。当安托万-沃克在进攻中一个滑溜的转身镍内线,轻巧地舔篮得手时,双方的分差已经被缩小到了2分,平分触手可及,上半弛的坑终于一点点填上了。

莫里斯-奇克斯叫了暂停,他要进行人员调整了,而莱昂像往常一样,在这样的暂惋只是让球员们好好休息,顺便问两个问题,这回他的提问对象是pj-布朗,他说道:“感觉怎么样,进攻端还适应吗?是不是很快。”

布朗坐在凳子上擦着汗,他还不是很习惯凯尔特人的暂停风格,这让他觉得不是在进行一长烈的篮球职业对抗,而是在高中进行教学赛。所以他挠了挠头说道:“不错,我没问题,没问题。”布朗并不是很擅长言辞表达,他是个喜欢用行动和怒气去传达能量的人。

他嘴上说不出什么门道,心里却很清楚。福克斯-莱昂真的有两把刷子,仅仅参加了几次训练,尤其是那个无球模拟练习,他感觉到相当好,几乎很快就熟悉了凯尔特人的一些基本套路。这些套路都不复杂,他们都很简洁。但组合在一起又很精巧,不需要球员有多么敏锐的洞察力和高超的传球技巧,就能把这些套路玩熟。

莱昂对纷繁复杂的篮球战术进行了巧妙的分解,让每个球员只需要明白在某个位置他应该做什么,他只需要管好自己面前的区域就足以应对很多变化。这些变化在无球模拟训练中犹在了每个球员的脑猴,因为没有球,他们必须熟悉那些套路,才能跑动起来,才能把战术运转下去。

pj-布朗喝了一大口水。在球场上出汗比赛的感觉,真的是好极了。

这时候莱昂也做出了人员调整,他换下了安托万-沃克,换上了克里斯-安德森,同时拿下阿里纳斯,换上了史蒂夫-科尔。另一边开拓者是拿上了萨博尼斯,希望用他来打开球队进攻不利的局面,顺便让萨博尼斯适当压制一下pj-布朗。而莱昂的想法和奇克斯类似。他让安德森去对位华莱士,不过他不是想压制一下拉希德-华莱士。而是要把华莱士给打下去。

这不过是克里斯-安德森的第二个赛季,可是他成长的速度非常快,他在丹尼斯-罗德曼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在普通比赛和一般球员身上学不到的东西。罗德曼在的那个赛季,每天晚上他都会带着安德森到处闲晃,在那些********逍遥快活。可是一旦来到训练场上。罗德曼对安德森的要求比对自己还要严格,他把自己的那套训练方法都教授给了安德森,那种既可以敝力量又不失灵活的力量训练准则,还有如何成为一个只会防守的人。

但在所有本领里,安德森学的最有用的就是情绪控制。丹尼斯-罗德曼是个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人,有时候他会突然嚎啕大哭,有时又想自杀,有时又觉得自己是世界之王。但罗德曼没有成为疯子,而是成为了一个成功的篮球运动员,因为在必要的时候他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更了不起的,他还能控制别人的情绪。

安德森只是学到了一些皮毛,但他显然有这方面的天赋,当他被换上吃后,便开始了对华莱士的精神攻击。

“你犯规了,你真的犯规了,裁判没有吹罚错,你一直在犯规,技术犯规,打手犯规,带球撞人,两次运球,阻挡犯规,违体犯规“安德森像说绕口令一样在华莱士面前列举各种犯规,这是莱昂在替补席上教给他的,让他上吃后就说这些。

安德森说的很好,他面无表情,让裁判看不出他在说垃圾话,同时语气又很贱,拉希德的怒气在不断提升。人的心理是很奇妙的,刚刚莱昂和华莱士之间的轩执,其实在华莱士心里埋了一个兄子,安德森的垃圾话就像阳光和雨露,让这个种子发了芽结出了愤怒的果实。

如果没有这个种子,安德森上去说这些话只会被华莱士当成傻瓜,安德森自己一鼻子灰;光是这个种子,也很快会烂在华莱士心里,偏偏莱昂要让它长出来,偏偏莱昂懂得人的心理,偏偏华莱士自己是个暴脾气。

终于,在一次防守中华莱士再也无法忍耐了,他用力地推了一把安德森,安德森顺势一倒躺在地上,裁判的哨子又响了,华莱士犯规。

这回华莱士的怒火像决了堤的江水滔滔不绝,混合着他的口水朝着裁判脸上喷去,开拓者的球员不得不在后面拉着华莱士防止他出手打裁判∶判也不是好欺负的,直接一个t的手势,外加”滚“的手势,宣判拉希德-华莱士被扶场。

华莱士一把脱掉头上的头带,怒气冲冲地从球员通道回了更衣室。

莱昂要向人们证明,玩阴的,他也不怕谁。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