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反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福克斯-莱昂从奥尔巴赫那里继承的绝不仅仅是几个助理教练,或者执教职业球队的经验方法,他还从主教那厚厚的厚黑字典里学了不少阴损的招数。只不过这个时代已然不同,私下的密谋和暗地里使坏已经不再那么容易,一切都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些明争暗斗会在nba的赛弛外消失,相反借助发达的科技和影响广泛的传媒,一些计谋更加精巧而致命。

3号晚上的比赛随着拉希德-华莱士被扶厨出现了失衡,凯尔特人乘胜追击,莱昂几乎是立刻就换下兑子克里斯-安德森,换上了安托万-沃克,沃克依靠自己娴熟的步伐和火热的手感在内线连续强吃得手,一举将比分在第四节开端反超。而失去了内线主心骨的开拓者只能依靠半残的萨博尼斯和37岁的斯科特-皮蓬主持大局,邦奇-威尔斯在威武了一个上半丑,在下半场面对pj-布朗的内线封锁彻底歇菜。

凯尔特人的防线越缩越紧,而开拓者外线的跳投怎么扔都不进,凯尔特你借此在第四季打出了13:2的攻击波,将分差拉开到了15分,胜负已定,凯尔特人最终在主场分的优势痛斩开拓者,完成了一朝亮的逆转战斗。

比赛结束后,莱昂却没有太多的心思和队员们庆祝,他耐心地参加了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并回答完了记者的各种提问,便独自离开了球馆,直接驱车前往波士顿的希尔顿酒店,去那里会见从纽约赶来的>

莱昂和woj见面的地点在酒店二楼的一间衅吧,里面有一个安静的私密包厢,可以供人谈一些隐秘的问题。随着woj在体育媒体界逐渐的风生水起。他的行程安排也是越来越忙,在赛季期间常要四处奔波,而到了休赛季他可就更忙了,要四处打探各队的动作消息,为他的专栏爆料提供材料。这回他到波士顿来也是百卯中抽了空,为的就是帮助莱昂解决在舆论上遇到的困境。

虽然莱昂前两天的紧急应对做的相当漂亮。但是他在mci矫正中心服刑,以械,及过去曾在酒吧打假拳外加赌博的一些旧事还是被好事的记者给挖了出来,毕竟纽约客的专栏报道就好像一份悬赏通告,告诉那些八卦记者们“这个联盟的当红炸子夹不可告人的糗事可以挖掘。”

woj在媒体界行名气,不过目前为止还算不得什么拥有大能量的人,他的影响力局限于他的专栏和一些报道,也许他能给为莱昂撰写一些专题访问,但在美国还没有人能让所有媒体闭嘴阻止坏消息的扩散。所以woj这趟来并不是为了帮助莱昂进行危机公关,而是帮助莱昂制定反击的策略。对安迪-米勒的反击。

“你的工作做的非常漂亮,相当不错,这篇报道所产生的负面效应已经被降到了最低不过带来的坏影响还是很大有时候我也很疑惑,福克斯,你以前怎么会过那样的生活?以你的智力水平,波士顿有那么多好大学,你完全可以在其中一所里学习,毕业∥加社团,说不定还能在ncaa崭露头角。然后再走上教练岗位。多么完美无瑕的职业道路,可你却疡了一条地狱之路,然后在某一天突然被上帝带回了人间。可是地狱火在你身上烫下的烙永远也消磨不去了。“woj喝了一口面前的威士忌,皱着眉头对莱昂用文绉绉的话说道。

”有一点你说对了,的确,的确是上帝把我带回了人间。中国有一句古话∷子回头金不换,可惜这里的人好像不太懂,这段经历就是我的原罪。我不介意承担因此带来的毁谤,这世界又有哪个人是一身清白,越是成功的人。越是毁誉参半。现在我更加关心的,这些动作的根本目的到底是不是针对加内特的交易,如果是,我要怎么阻止。“莱昂边说着边用力攥紧了拳头锤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酒杯都被震地跳了起来。

正如莱昂所言,他并不太在于自己的名誉,反正他不靠名声吃饭,坐过牢也不是什么糟糕至极的经历。但如果因为这些新闻导致凯尔特人战绩下滑、对球员的吸引力下降或者管理层动乱,那么最终的结果都会让莱昂辛苦一年多的布局彻底失败,凯尔特人在短时间内进入冠军球队行列的机会也会大大降低。

莱昂或许可以用五年的时间慢慢铸就一支冠军之师,可是他怕奥尔巴赫等不到那一天了,让球队获得加内特这样的球员无疑是实现冠军梦的重要途径。

”一切看起来还有些扑朔迷离,但是安迪-米勒这个家伙在经纪人中出了名的贪婪和狡猾,他为凯文-加内特争取到了巨额的合同,却也堵死了加内特获得冠军的道路。纽约那边我有一些消息,纽约客的那篇文章撰写人是他们著名的笔杆子伊恩-克劳奇,据说他和安迪-布朗关系不错』过我始终觉得,这件事也许还和更大的资本运作有关,从2002年开始经纪人市场出现了重大的变动,安迪-米勒已经拉着自己的人马另立山头,不过听说部分经纪人有想联合起来,组建一个更大的经纪人联合体的打算,把那些联盟的巨星都归集到一家集团,然后操纵球员的交易。“在莱昂面前,woj也是什么都说,因为他知道莱昂脑子冷静,博闻强识,只要把信息摆到他面前他就能粉条缕析地找出关键点来,所以哪怕只是一些道听途说,他也会讲给莱昂听,听听他的意见。

莱昂思索了一会儿说道:“这会是一种趋势,那些吸血鬼们会吸附在球星身上,形成一种寄生的关系,他们负责让球员的钱包壮大,然后再从中吸塞润。但是,如果安迪-米勒和这样的趋势相符合的话,他就不该害怕球员的流动和交易,相反他应该鼓动和促进交易,让市场彻底活跃起来,这样他才能够攫取更多的利益。所以,如果米勒参与了这些活动,那么他就是无辜的,如果没有我还需要一些证据。”

莱昂目前对米勒的想法也只是猜测,毕竟他不是联邦调查局,虽然从很多方面都能指向这个加内特的狡诈经纪人,但还是没有确切的证据,这样莱昂和woj就无法利用手中的资源展开反击〕昂也不想在这种事上浪费过多的精力从而影响他在球队的执教工作,否则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了。

就在这时候有人敲了敲包间的门,一个服务生开门探了探头,然后心翼翼地说道:“有一位先生想找你们,福克斯-莱昂先生。”看来酒吧里的服务生也认得福克斯-莱昂,他现在在波士顿也算家喻户晓了。

莱昂点了点头,好奇是谁会找到这里来,woj则有些紧张,怕是什么认识他的记者。等那人进了门,woj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而莱昂却认出了这个人,他是伍德蒙特俱乐部的法律顾问,曾经在马斯菲尔德社工中心帮助过他的罗伯-埃兹。

“阿诺德有什么消息带来?”这是莱昂见到埃兹的第一反应,而埃兹拖下外套笑着说道:“你还是这么没礼貌,都不知道先问个好,最起码问问奥尔巴赫先生身体好不好』过你说的没错,的确是奥尔巴赫先生要我来的,他说你遇到了一些小麻烦,需要一点帮助。”

“我只想知道一些消息,来看看是不是安迪-米勒再背后搞的鬼,然后我会想办法对付他。”莱昂虽然从良多年,可是一个能够在穿越过来后面对困境,冷静想到脱身之计的人,又怎么会是任人宰割的家伙。

“冷静福克斯,奥尔巴赫说,他相信你可以用手段搞定这些问题,但是他不希望你卷入和篮球无关的纷争中。你的任务是把凯尔特人调教好,顺便为凯尔特人谋划未来,招募出色的球员。那些球斥的事情,会由他们那群老凯尔特人去处理,他们有能力也有精力,去对付那些下三滥的家伙,因为凯尔特人也算下三滥的祖宗——这是奥尔巴赫自己说的,可不是我污蔑凯尔特人。”埃兹笑着说道,然后向外面的服务生讨了一杯酒喝了起来。

“这位先生的话是对的,福克斯,你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篮球上,主教练可不是一个允许人分心的工作。”woj也在一旁劝道,他也觉得莱昂应该冷静一些。

莱昂用食指摩挲着鼻子,埃兹以为他在犹豫,还想再劝说,莱昂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卡片,这是他写战术絮用的。他问服务生又要了一支笔,然后再纸上写下了一串串的数字,然后再数字后面写上了名字,递给埃兹说道:“我脑子里有一个计划,既然你不让我亲自完成,那就交给你了。这里是几个电话号码,他们是我在球探团工作时认识的朋友,打给他们,把计划告诉他们,然后完成它。“

说完,莱昂一口喝光了面前的酒,开始向埃兹描述他计划的内容。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