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安迪-米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最近安迪-米勒一直在报纸和电视上关注着波士顿凯尔特人的消息,“凯尔特人负于奇才,斯塔克豪斯打出赛季最佳表现”,”凯尔特人客场击溃黄蜂,乔-约翰逊遇旧主发挥欠佳“,”绿军开启德州之旅,首战达拉斯惨败于小牛,库班报一箭之仇”,“马刺主场力克凯尔特人,绿军遭遇连败”,“姚王大战,中国德比,凯尔特人客场击落火箭,王治郅打出生涯最佳表现”………………

这些都是nba最近一个星期和凯尔特人比赛有关的新闻标题,在03年初凯尔特人开始遭遇恶战,连续的客场之旅,让他们的状态有些起伏。新球员的加入既增强了球队的实力,却也让球队的战术进入新的磨合期,在可怕的德州三角转了一圈后,凯尔特人新年后三胜三负,表现并不是那么令人满意。

米勒对此倒是很满意,他把这些新闻版面通通剪了下来,贴到自己的笔记本上,如果有人翻开他的笔记本就会发现本赛季凯尔特人的比赛他一场不拉的把所有赛后新闻都搜集了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他是一个狂热的凯尔特人死忠,毕竟在美国死忠最多的球队除了洛杉矶湖人,也就是更为辉煌的波士顿凯尔特人了。

但是安迪-米勒可不是凯尔特人的球迷,事实上他不是任何球队的球迷,从1995年开始踏足nba经纪人界,安迪-米勒就是这个圈子的佼佼者,他拥有灵敏的嗅觉,强大的谈判能力和一颗永不停息的贪婪之心。和大卫-法尔克这样老牌经纪人不同,安迪-米勒代表了当下新经纪人的特点——一切围绕着经济效益打转,他们不像大卫-法尔克那样和巨星们成为好朋友。成为nba圈子的一部分。相反,他们自称一派,以独立的姿态横亘在nba联盟和球员之间。为劳资双方的谈判提供桥梁。当然,有时候他们也会为了佣金而兴风作浪。

2002年对安迪-米勒来说是职业生涯面临着转折的一年。nba新的转播合同签订,他嗅到了新一轮超级大合同的来临,事实上他进入nba经纪人圈子就是在1995年那个工资帽陡增,亿元合同层出不穷的夏天,这个金钱堆里的弄潮儿又怎么会错过这次的机会。他在夏天毅然和老东家解约,带着手下的一批球员出走,准备在这个赛季创立属于他自己的体育经纪公司,为此他付出了460万美元的高昂代价。足以见他的雄心。

但是,波士顿凯尔特人和他的主教练成为了他心头的一块阻碍,从2002年的全明星赛开始,安迪-米勒就知道凯尔特人的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助理教练,就想要得到凯文-加内特,让他加盟凯尔特人。

加内特是安迪-米勒手下最大牌的球星,也是米勒的摇钱树,加内特的联盟第一大合同也是米勒的得意之作,他从中得到了极其丰厚的利润,可以说这笔利润是米勒敢于花460万美元和老东家毁约的信心和基础。因为他知道,凯文-加内特还处在职业生涯的上升期,虽然他快在这个联盟打了8年球了。可是高中毕业就进联盟的她今年他才26岁,还没有到达一个内线球员的巅峰年龄。

而加内特的合同也将在下个赛季到期,达到令人咋舌的2800万美元,米勒知道明年将又是他大展身手的一年,虽然联盟的规则已改,没有办法再签一份那样可怕的大合同,但是米勒依旧有信心让加内特再得一份联盟顶级的超级大合同——如果他还会留在森林狼的话。

如果加内特不留在森林狼,那么米勒也希望他可以去纽约,芝加哥。迈阿密这样的商业大城市,充分挖掘加内特身上的商业价值。他独特而现代派的球风,让这位大前锋在联盟拥有极高的人气。而他在时尚,审美方面的天赋也让他不同于传统内线,有着特殊的吸引力。米勒同样有信心利用他的这些特色,为加内特带来足够多的商业广告合同——如果他所在的城市有足够开放和包容的商业氛围的话。

问题是,那支想得到加内特的球队,凯尔特人,虽然有着全联盟最悠久和辉煌的篮球历史,可是他所在的城市却是一个保守,冰冷,狭小,有着臭名昭著的歧视历史的悠久名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这个曾经让全联盟黑人球员避之不及的城市,这个曾经在nba合同中制造出著名的“波士顿条款”的城市——也就是黑人球员在合同中可以注明,当他们被交易去的地方是波士顿时,他们可以选择否决这项交易。

一开始米勒对此浑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在联盟像这样的yy交易每天都在发生,从球迷到媒体到管理层,从电视节目到纸面媒体到人们的嘴上再到他们的心里,没有人可以阻止其他人的想象,他把心思都放在了筹备自己的新公司,并不断签下新的球员上面,他需要足够多的球员来维持未来自己公司的运转。

但在赛季即将开始的时候,他逐渐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首先森林狼裁掉了加内特的好友马利克-西里,这让加内特很不高兴,更要命的是随后凯尔特人签下了西里;赛季开始以后,森林狼的战绩极不稳定,整个11月份和12月份,他们的连胜场次没有超过两场,连败场次也没有超过三场的,这意味着球队就在输一场赢一场,输两场赢两场的境地中痛苦地摇摆,这或许比一烂到底还要可怕,因为加内特已经经历了整整七个这样的赛季了。

相反,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成为了凯尔特人的主教练,然后在赛季开始后带领着凯尔特人高歌猛进,一度在两个星期的时间里占据着联盟第一的位置。米勒作为加内特身边最亲密的合作者,已经开始听到来自加内特的不满和对凯尔特人的一丝丝向往。

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米勒了解加内特,他知道这是一个矛盾而复杂的家伙,他性格看似不羁而狂放,可是球场上球风却很磊落,他因为小前锋一样灵敏华丽的打法而受到球迷的喜爱,可是实际上他真正强大的地方在于他朴实无华的坚强防守。他很爱明尼苏达,也忠于森林狼,但他内心也渴望着背叛和夺取联盟最高的宝座。米勒和加内特在一起多年,了解他的这种矛盾,或许源于他的成长经历,或者遗传自他不靠谱的父亲——那个提供了一个染色体而后就飘然而去的人。

不过米勒不是心理学家,他不想去揭开这种矛盾的秘密,他只想让加内特留在森林狼,或者要离开也可以,就是不能去波士顿,不能去凯尔特人。

终于在凯尔特人造访明尼苏达的时候,马利克-西里和加内特一同参加,并在酒店门口谈话聊天的事引发的明尼苏达对加内特的质疑,加内特对媒体的反击,以及之后造成的一系列不和睦的事件,让米勒下定决心要摆凯尔特人一道,给他们制造点混乱。

米勒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凯尔特人本赛季真的能够一路杀入总决赛,他还记得赛季开始的时候,他们的那个主教练定下的被很多人嘲笑的目标“进入总决赛”,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觉得他不是开玩笑,更不是蠢,他这个目标是说给加内特听的,就像他在全明星赛上说要用冠军做筹码一样。

于是在得知凯尔特人要进行交易的消息后,他利用和波普尔的关系,向乔-约翰逊透露了交易内容,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凯尔特人小内乱;紧接着他又搜集到了关于凯尔特人主教练的黑材料,原来他曾是个在酒吧拳台打假拳的混混,还和黑社会有过牵连,打过人坐过牢。

米勒设计的很精巧,先在波士顿本地不太知名的媒体上发点消息,让民众感觉好像有这么一回事,随后再利用关系在全美知名的大媒体版面上点名批评,一下子引发人们的八卦热情,靠记者们将那家伙的黑历史翻个底朝天。

只是他没想到对手的反应如此迅捷,原本想玩个时间差的米勒,倒是给了对方喘息补救的机会,但是米勒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就这样偃旗息鼓不了了之,他相信只要凯尔特人的成绩越来越好,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对这种事感兴趣,如果凯尔特人的成绩越来越糟呢?那可就正合了米勒的心意了。

想到最近凯尔特人的成绩开始变得不稳定,米勒不禁有些得意起来,此时他正坐在纽约南迪安大街223号的办公室里,等候着他的一个客人,一个不太起眼的家伙。所以他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和凯尔特人有关的事情,对眼前的这笔小生意,却没有过多的思虑一下。(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