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上路子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夕阳下的印第安纳波利斯显得陈旧而古老,这个兴盛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城市,从1970年代开始就和中部地区大多数老工业城市一样开始陷入无可挽回的衰退。位于市中心的康塞科球馆被一栋栋灰黑色的摩天大楼包围着,这座球馆是一栋由红砖外墙和大块透明玻璃组成的建筑,和那些充满现代化气息的新球馆相比,它充满了复古的味道。

这不是福克斯-莱昂第一次到这里比赛了,他还记得三年前作为球队球探一同到印第安纳来时,看到这座球馆以为它是七十年代起沿用至今的老球馆,后来他才知道康塞科1999年才刚刚建成,是一座刚投入使用的全新球馆。

在下了大巴进入更衣室的通道里,很多记者早就在这里等候多时了,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引人瞩目的比赛,因为目前印第安纳步行者战绩高居东部第一,而波士顿凯尔特人因为一月底的战绩波动,从东部第二下滑到了东部第四。但是从排名上来说,如果此时季后赛就开始的话,两只球队不出意外很可能会在残酷的半决赛相遇,所以自然受到了很多关注。

“听说昨天晚上凯尔特人的大巴车迟到了,然后酒店住的也不是很好,这会对球队的状态造成影响吗?”一名记者在通道里逮住了莱昂问问题,看来昨天凯尔特人大巴晚点的事情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这些无孔不入的记者们肯定在酒店有眼线。

莱昂一边快步走向更衣室,一边回答道:”没错,我们受到了糟糕天气的阻拦,但这并没有影响球员们的休息,今晚他们会有出色的表现。“莱昂并不愿意在通道和记者纠缠太久。因为待会儿他还要参加赛前的新闻发布会接受记者们的”审问“。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小时,莱昂在更衣室里收拾好东西,便去了新闻发布会大厅参加采访。这是他过去一直比较讨厌的环节,在比赛快要拉开帷幕的时候跑到这里来面对记者提一些稀奇古怪的刁钻问题。他更喜欢在更衣室和球员们待在一起,讲一讲晚上比赛的战术,并了解了解球员们的状态。

幸好印第安纳的媒体记者们和这个州的农民一样比较耿直,他们并没有问多么让人难堪和难以回答的问题,只是询问了一下凯尔特人的伤病情况、球队状态和一些战术小问题,莱昂很快就对付了过去,并准备离开媒体室回更衣室准备比赛。这时候他看到步行者队的教练组从媒体室的入口走了进来,领头的是步行者的主教练。伊塞亚-托马斯。

这位曾经效力于底特律活塞的超级巨星,如今在为过去同区的竞争对手步行者效力,而他的顶头上司是曾经球场上争锋相对的敌人拉里-伯德,人生就是这样的奇妙,在nba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圈子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而接下来莱昂就感觉到,自己似乎还不属于这个圈子,伊塞亚-托马斯看到凯尔特人教练组准备离开,上前热情地和凯尔特人的助理教练迪克-哈特握手,两人是旧识。哈特当年在nba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为活塞做助理教练,当时托马斯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正是从迪克-哈特那里。托马斯学会了防守的意义。

然后托马斯还和考恩斯握手拥抱,这是对曾经名宿应有的尊重,而莱昂则被晾在了一边,托马斯的脸上始终带着标志性的微笑,露出雪白的牙齿,但他的笑容和目光一刻都没有朝向莱昂。迪克-哈特感觉有些尴尬,他瞥了瞥莱昂想在两人之间说些什么,可是托马斯已经走上了发布会讲台,莱昂也迈开步子离开了媒体室。

“不要在意莱昂。他是故意的,不要动气……“在回更衣室的路上。哈特跟在莱昂后面解释道。

“我知道,我知道。放心,我不会有多余的想法,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在比赛时把他的球队干翻。”莱昂回头用手拍了拍哈特的胳膊,目光坚定地说道。

……………………

山地时间七点钟,康塞科球馆的这场凯尔特人对阵步行者的比赛正式开始了,在二十分钟前还稀稀拉拉的球馆,到了七点一下子爆满,印第安纳是全美著名的体育之州,这个以农业、重工业为主的中部州,人民都热爱那些刺激、对抗激烈的运动,所以无论是高对抗的橄榄球、快速激烈的篮球还是危险刺激的赛车,都是印第安纳人的最爱。

莱昂站在场边,面目严肃,他知道这会是一场苦战,步行者实力超群,从2000年总决赛失败后,他们就开始进入更新换代,00年的夏天得到杰梅因-奥尼尔是球队复兴的第一步,然后在01年的选秀大会上步行者摘下了贾马尔-汀斯利。02年赛季交易市场关闭前,又用杰伦-罗斯、里查德森、贝斯特等人,从公牛换来了罗恩-阿泰斯特和布拉迪-米勒,球队实力大增。

终于在这个赛季,随着76人、雄鹿的突然倒退,步行者伴随凯尔特人、活塞一起,开始进入东部的第一集团,而且他们是如此的年轻,出了雷吉-米勒这个老化石外,主力球员全都在30岁以下,首发几人全在26岁以下,正处在职业生涯的上升期,他们的前途一片光明。

就在不久前两队在北岸花园的比赛中,杰梅因-奥尼尔在波士顿拿下了33分11个篮板4次封盖,即便是pj-布朗也无法阻挡奥尼尔在内线予取予求,这位在波特兰开拓者浪费了太多青春年华的小伙子,终于在印第安纳迎来了重生。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莱昂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遏制小奥尼尔的发挥,他并不想让pj-布朗直接面对小奥,如果这样的话,沃克不得不去对位布拉德-米勒,米勒可不是能够随便放弃的点位。

莱昂思忖再三。决定用最常见的对付对手超级内线的方式——让他坐回板凳上,用外线的突破来造成杀伤,尽早让奥尼尔因犯规过多而下场。

比赛开场仅仅一分半钟。在凯尔特人的第三次进攻中,保罗-皮尔斯和沃克完成了一次挡拆。皮尔斯从左侧持球突破,贴着小奥尼尔的身子往里挤,小奥尼尔身体强壮,可皮尔斯似乎更强壮,结果两个人在三秒区附近接贴着摔倒在了地上。

裁判的哨子似乎犹豫了一下,所以在双方球员滚到地上抢球的时候,哨声才响起。因为凯尔特人上半场进攻半场在步行者替补席附近,他的视线正好被阿里纳斯和汀斯利挡住了。所以他没看清裁判的手势,但从现场球迷的反应来看,结果似乎对凯尔特人不利。

果然,现场的播音里传出了“保罗-皮尔斯带球撞人”的播报,现场球迷一片欢呼,站在场边的伊塞亚-托马斯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然后他坐回了板凳,看起来这个判罚很让他满意。保罗-皮尔斯试图和裁判辩解,可是裁判无动于衷,今晚的主裁是格雷格-维拉德。一个有15年吹罚经验的老道裁判,显然在一个双方都有动作的对抗中,他选择稍稍偏向主队。

在步行者准备发球的时候。维拉德走到了中场附近,这时莱昂走到可以和维拉德对话的距离上,大声地说道:“这不是一个好的判罚,攻击手受到了阻拦,可他却犯规了!这球甚至不会有罚球,只是一次对抗,重新发球!”

维拉德看了一眼莱昂,松开口中的哨子回答道:“一切都在我的掌控里!”然后便不理莱昂,继续投入到比赛里。

莱昂没有接话。他并不准备在一开始就对着裁判大吼大叫,那只会引起裁判的反感甚至招来一个技术犯规。比赛才刚刚开始,他要逐步对裁判施加压力。

这并不是维拉德本赛季第一次吹罚凯尔特人的比赛。在之前几场比赛他的印象里,凯尔特人的这个主教练是个好对付的家伙,他常常一言不发地站在场边看比赛,偶尔叫暂停,从不狂吼怒喊,也不会对着裁判喋喋不休的抱怨。所以在维拉德看来这是一个好捏的柿子,毕竟这家伙不是什么名宿巨星,也不是冠军教练,只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菜鸟教练。

可是今晚维拉德感觉到了压力,随着第一节比赛的展开,凯尔特人和步行者的身体对抗越来越激烈,而不管维拉德怎么吹罚,莱昂都会在维拉德耳边说两句,和其他教练纯粹的抱怨和发泄不同,莱昂的话充满了针对性和专业性,他会告诉维拉德他的这个判罚哪里有问题,哪里可吹可不吹,是不是一个好的判罚。

他想一个专业裁判一样点评维拉德的判罚,关键是维拉德觉得他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的!终于在第一节第九分钟,和开场时一次一样的场景,保罗-皮尔斯再次和安托万-沃克挡拆,这回他从中路突破,再次贴着杰梅因-奥尼尔,这一回两人没有倒下,可是维拉德的哨子响了。

“哔哔!”维拉德走上前,对着杰梅因-奥尼尔做了一个双手叉腰的动作,“阻挡犯规,7号杰梅因-奥尼尔”,维拉德向技术台报告了犯规情况,语气坚定而不容置疑。因为在之前莱昂反复地对维拉德说“内线的对砍太激烈了,你需要吹罚控制一下他们的动作。”

也许维拉德不会承认自己受到了一个主教练的影响,但实际上他的确受到了暗示,并且双方的对抗的确很激烈,pj-布朗和罗恩-阿泰斯特已经开始有些火气,在场上骂骂咧咧起来,他需要用几个哨子来控制一下场上的局面,防止冲突的爆发。

加上之前一次抢篮板犯规,杰梅因-奥尼尔在首节的犯规次数达到了两次,托马斯不得不把奥尼尔替换下场,此时双方的比分是17:18,凯尔特人落后步行者1分。莱昂要打下奥尼尔的计划终于得以实现,小奥尼尔在首节得到了8分4个篮板,他的下场无疑让步行者蒙受了很大损失。

第一节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安托万-沃克在中路强打替补上场的杰里-福斯特,一个中距离后仰跳投命中,将比分变为了26:24,反超了两分,接着步行者后场发球失误,阿里纳斯抢断得手,在三分线外两步直接出手,一个打板压哨三分,29:24,被步行者压制了一节的凯尔特人一下子翻了身。

“干的漂亮!”阿里纳斯下场的时候,莱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沃克也和莱昂击掌,首节比赛莱昂甚至没有叫一个暂停,也没有指挥球员,他让球员们自由地去发挥训练中学习到的赛前准备的东西。

迪克-哈特看着凯尔特人的球员们在休息的时候叽叽喳喳地和莱昂讨论场上局势和感受时候,心想,福克斯-莱昂终于开始上路,有点真正的主教练样子了。但是这场比赛,才刚刚开始,坐镇主场的步行者和伊塞亚-托马斯可不会轻易让胜利溜走。(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