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无头的猛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康塞科球馆的客场更衣室里,莱昂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看着自己,就像三年前在那件酒吧的卫生间一样,头发凌乱,脸上有两道血痕,各长1英寸和1.3英寸。领带被扯掉,领子上的第一个扣子掉了,西服的右咯吱窝脱了线。

再看看自己的手,因为全力的击打骨节处泛红,双手和胳膊因为发力过猛还微微地颤抖着,心脏同样在剧烈的跳动,虽然一直坚持锻炼,但是莱昂真的很久没有和人动手了。

事实上在动手的时候,血液冲上了大脑,可是思维还是相当冷静,他能够很快判断出对方的意图并作出相应的反应,只是身体略微有些跟不上脑子了,否则他现在不至于看上去这么狼狈。

不过一群6尺4以上的黑人、白人大汉一拥而上,能够跑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不用说还让他们每人至少挨了一拳头。

莱昂打开水龙头洗了洗伤口,只是一点小划痕不大碍事,然后他从一旁拿过一把梳子,对着把凌乱的头发重新梳理整齐,又把破了皱了的外套脱掉扔在一旁,重新打好领带,将衬衫整理了一下,最后用冷水冲了冲手。

在走出卫生间以后,跟着莱昂一同回更衣室的队医立马给莱昂进行了伤口的清理,然后抹上了一些消毒的膏剂,虽然只是小划痕,但自从魔术师约翰逊因为艾滋病的原因退役后,联盟就特别重视这些激烈对抗中小伤口的处理,防止传染病或者伤口感染对球员造成伤害。

“事情可闹大了……我在NBA那么多年,也就见过一次这样的事情……不过被揍的可是教练……“队医莱塞特一边给莱昂抹药,一边说道。莱塞特从1987年开始就为波士顿凯尔特人工作,作为球队的首席运动伤害防护师,他在这个联盟已经呆了16年。

在他来到凯尔特人的时候,正是球队夕阳西下只剩一抹余晖的时候,那时候毁掉凯尔特人的正是他们的伤病,所以莱塞特才能够凭借自己丰富的专业经验和高超的医学技巧被绿军聘用。在他任职的15年里,虽然凯尔特人的成绩糟糕,不过球员倒是没有发生过太过严重的伤病,像1987赛季那样灾难性的情况没有再发生过。

莱塞特为许多球员做过治疗。做过防护,做过科普,但15年来还是第一次给球队的教练疗伤,而且教练受伤的原因还是因为和对方的球员打架………而且看起来他好像还打赢了……

“上一次是谁?”莱昂听了莱塞特的话问道。

“柯林斯,那时候公牛的主教练。和活塞比赛的时候,你知道活塞那时候的名声,里克-马洪把乔丹的上篮拽倒,然后奥克利冲了上去,双方发生冲突。当时公牛的主教练柯林斯也是气急了,想上去指责马洪,结果……呵,结果被马洪一下子撂倒了,最后两边也没打起来。“莱塞特回忆着1988年常规撒的一次冲突事件,在他的记忆里当他刚刚进NBA那几年也就是80年代末。几乎每周NBA的比赛都会有赛场冲突,尤其是中东北部的几只老工业区的球队,活塞、公牛、76人包括凯尔特人。

活塞自然是其中的战争策源地,那时候莱塞特觉得和活塞比赛,对凯尔特人而言简直就是一场战争。

“现在不一样了,大家都乖了很多,有钱了,有名气了,当然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超级巨星们都是乖宝宝和好好先生……不过。你还是头一例。准备一下比赛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吧,还有禁赛肯定会来的,就是不知道会怎么判,做好道歉的准备。”莱塞特给莱昂涂好药收好东西。语重心长地对莱昂说道。以他的经验,像这样史无前例的主教练斗殴,还打得不落下风,联盟肯定会重罚。球员在场上火气大有冲突就算了,一个文质彬彬,在一旁指挥的教练却把球员给打了。这还算怎么回事?

“我没事的……我会准备一下发布会,不过,我想我是不会道歉的。除非,步行者的球员先向凯尔特人的球员道歉。”莱昂看了看莱塞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

场上突如其来的冲突让比赛陷入了混乱,在经历了将近10分钟的骚动后,两边终于恢复了平静,凯尔特人这边主教练被罚出场,而步行者这里,阿泰斯特成为了牺牲品被罚出场。

原本试图克制自己的他没有和对位的皮尔斯发生冲突,看到对方教练和球队的老大米勒对喷甚至动手,想上去制住莱昂,没想到莱昂开启方圆一米来步行者的人就打的模式,两拳把他打蒙,然后皮尔斯又在后面拖拽着他,所以直到莱昂被拉走,他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最后倒霉的阿泰斯特只能耷拉着脑袋跟着保卫离开了球场。

相反,冲突的始作俑者雷吉-米勒却还是留在了场上,毕竟他只是动口而没有动手,只是挨了两拳以后米勒明显也有些蒙,站在场上表情都有些呆滞,嘴巴里再也不喷垃圾话了,球场上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而另一面,戴夫-考恩斯接替莱昂成为了球队的临时主教练,在冲突后的暂停里,他接过了战术板,开始要求球员们按照他的意思去打。

“我们现在保持着领先,忘掉刚才的冲突,忘掉那些对我们不利的因素,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比赛里。我们要从防守做起,不要给步行者借助混乱追分的机会,这非常的重要,特别是我们的内线,要注意他们的低位,我们的外线不会对低位进行包夹,所以PJ,你们要自己搞定那些单打……”考恩斯也是有着多年的主教练经历,所以拿到战术板他一点儿都不怵,能够很冷静地分析目前场上的局面,并布置下任务。

可是,现在凯尔特人的球员哪里有心思听考恩斯布置他那偏向保守、求稳的战术安排,像阿里纳斯、迈克尔-里德、保罗-皮尔斯甚至王治郅,满脑子想的都是接下来要在比赛中如何痛揍步行者,要用一个个三分、扣篮、盖帽,在康塞科球馆两万名步行者球迷的面前把步行者毁灭。

凯尔特人的球员们已经忍受了大半场步行者球员的粗野和骚扰,以及裁判在部分判罚上的偏颇,只是职业球员的素养、球队一贯平的作风,让球员们把怒火都憋在了心里,想要用篮球的方式去击垮对方。

但正所谓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莱昂用他的铁拳打碎了步行者嚣张的气焰,让他们不敢再野蛮和粗鲁,同时也极大的提振了球队的士气,一个主教练都敢于这样出头,他们场上的球员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虽然这一切都要付出代价,可是凯尔特人的年轻人们从福克斯-莱昂的拳头中找到了血性的力量。

在暂停结束回到场上以后,皮尔斯把上场的几个球员又召集到一起围成一圈,大家脑袋靠着脑袋,肩膀挨着肩膀,皮尔斯用他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们不能让教练就这样被罚下场,我们不能看着对手还那样好好地站在我们面前,我们不能用拳头,那就用篮球毁灭他们!”

说完之后,阿里纳斯、里德、戴勒姆波特、PJ-布朗和皮尔斯把拳头举起来顶在了一起,仿佛透过拳头,他们能够感受到福克斯-莱昂留下的能量。

随后的比赛,迈克尔-里德像疯了一样在防守端撕咬雷吉-米勒,在进攻端寻找一切机会一对一强吃米勒。可怜老米勒已经37岁了,先是因为嘴臭挨了打,然后被年轻力壮的里德蹂躏。尽管在场外里德相当尊敬这位印第安纳的传奇球星,可是今晚他无法忍受米勒对莱昂说的那些话,无法忍受因为他莱昂被罚出场。

整个凯尔特人胳膊没有按照考恩斯的安排稳扎稳打,而是好像他们不是领先10分而是落后10分那样,拼命地抢篮板、拼命地身体对抗、拼命的补防和拼命的突破,皮尔斯一如既往地把自己往内线扔,PJ-布朗更加凶狠地阻拦每一个敢于进到禁区的人,戴勒姆波特努力去抢每一个地板球,阿里纳斯不放过任何一个快攻冲击的机会。

相反,大半只球队挨了顿揍的步行者全然失去了气势,尤其是他们的灵魂雷吉-米勒,福克斯-莱昂在出拳时那冷酷的眼神和凶猛的身手一直在他的脑海中萦绕,作为一个射手,他的注意力始终无法集中起来。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小疯子里德在纠缠着他。

第三节结束,凯尔特人把分差拉开到了16分,到了第四节,凯尔特人继续对这步行者往死里打,他们一度把分差拉开到了21分,皮尔斯一人独得了37分,里德在下半场得到了18分3抢断2盖帽,他在防守端完全是不遗余力的拼。

在进入垃圾时间后,考恩斯试图把里德换下来,却遭到了里德的拒绝,他说:“我要一直待在场上,看着步行者输掉比赛。”

西格弗里德对考恩斯说道:“随他去吧,每个人都应该有点信念。比赛已经提前结束了,我们最好还是想想怎么和福克斯一起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凯尔特人这支无头的猛龙,强行渡过了康塞科球馆这条大江,但他们凭借的是一口气,他们无法接受一直没有头的日子。(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