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胡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罗伯-埃兹在喝完面前的咖啡后,准备拎着公文包离开了咖啡厅包间,对他来说今天见安迪-米勒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但他从安迪-米勒的表情能够看出来,这对米勒来说可不是一件小事。

既然崔普尼尔的传真发送地址就在米勒办公室同一栋楼上,那么律师就有充足的理由怀疑是安迪-米勒唆使崔普尼尔和自己原先的经纪人解约,然后再和他自己签约。这在经纪人圈中是不被允许的,遭到法规所禁止的行为,如果崔普尼尔的原经纪人以此为由起诉米勒,那么米勒将面临败诉的风险。

“我应该做什么?”米勒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埃兹,直接了当的问道。他知道,如果阿隆-明兹想直接告他,早已经证据充分可以直接上法庭了,用不着找个律师装模作样来“通知”一下,这其中必然有什么要求。

罗伯-埃兹放下了手中的公文包,看了看米勒然后说道:“把你的录音笔关掉。”

……………………

在距离纽约几千公里外的拉斯维加斯,美高美大饭店二层的老虎机大赌场内,一个头戴蓝色鸭舌帽的家伙引起了赌场保安的注意。

这个家伙已经在这里游荡了大半天,一开始手上只揣着几个铜币,然后根本不玩老虎机,而是看别人玩。看了不多久后,当有人离开机子时,他就会凑上去玩两把。结果之前游客在那台机子上输的光洁溜溜,他却三下五除二能赢好几把。

关键他见好就收,一台机子赢点钱就走,接着继续游荡,等某个游客离开,再去那台机子。但凡他去玩的老虎机,竟然总能输少赢多,慢慢手上的筹码越积越多,很快就装了慢慢一布袋的铜板。

终于他的这种行为被保安上报给了经理室,美高美酒店赌场的值班经理看了一眼监控照片。对着保安嘟囔了一句“废物,连他都不认识“的话后,便离开了经理室直接下到了赌场,留下保安面面相窥,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挨了骂。

值班经理叫马沙多-弗拉明戈,是个西班牙裔,在美高美酒店工作了二十一年,见多识广,全美各地在拉斯维加斯出名的赌场高手他都知晓的一清二楚。比如初出茅庐的丹-比尔泽恩,风头正盛的菲尔-艾维,德国佬斯特拉斯曼,还有那些挥金如土不过赌技不算太高的土豪。只要这些家伙到美高美来,弗拉明戈都会打起十二分精神,要命全力伺候好,要么干脆不让他们下场。

其中。最近两年全美各大赌场最防范的人物莫过于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的主教练福克斯-莱昂,弗拉明戈看到那顶蓝色的鸭舌帽以及宽阔的肩膀,就知道这个刚刚在去年扫荡了康涅狄格金神赌场的家伙。因为遭到NBA联盟禁赛的原因,又跑到拉斯维加斯来逞威风了。

但是,当他走到蓝色鸭舌帽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个家伙有些吃惊的转过头,弗拉明戈才发现这个人并不是福克斯-莱昂,只是看上去身材有些相似,因为过去莱昂到美高美的时候也喜欢戴着一顶鸭舌帽。

“祝您玩的愉快,不过看起来您已经赢了够多的钱了,要不要试一试别的项目?”弗拉明戈赔笑着说道,既然这人不是莱昂,那么就没有理由禁止他入场赌博了。

这个男人只是点了点头,才不管弗拉明戈的劝告,接着游荡在老虎机大厅里,寻找着下一个目标。弗拉明戈注意到这家伙手上拿着一张餐巾纸,上面好像写这些什么东西。

弗拉明戈叫过一个保安,对他耳语了几句,那名保安就带上另外一个人,走到鸭舌帽跟前假装不小心和他撞了一个满怀,将他的餐巾纸撞掉在了地上,然后用脚踩住了那个餐巾纸。保安的鞋子上沾了一块嚼过的口香糖,直接就把餐巾纸给沾走了,鸭舌帽男跟在后面追了半天,两个保安一个快走一个挡,很快上了楼进了监控室,鸭舌帽只好放弃。

不过他并没有放弃玩老虎机,而是像刚才一样,等着别人玩完了上去玩,结果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把手里的铜板输了个一干二净,辛辛苦苦大半天一夜回到解放前,最后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美高美酒店。

另一边,弗拉明戈拿到了那张餐巾纸,发现上面排列了一个数字矩阵,然后上面写了一个公式,背面还写了一段话,表示利用这个公式,再根据矩阵挑选老虎机,专门选择那些刚刚有游客输光钱的机子,可以让赢钱的几率提升,回报率大约在百分之二十五左右……

弗拉明戈看到这张纸片真是满头冒汗,他知道老虎机作为程序设定的赌博机器,其中是有着一些规律的,不过这种规律非常非常难总结,一旦被总结并大范围散布就意味着赌场的老虎机将全部亏钱。

从这张纸片上的内容看,倒还不是很危险,因为他需要依靠之前一个游客大量的输钱做基础,可是那个鸭舌帽的事证明有人在研究这里的老虎机,而且还颇有成效。可是这个成果竟然就写在一张餐巾纸上面……弗拉明戈赶快拿着这张沾了口香糖的恶心餐巾纸找到赌场的总经理,准备商量一下这件事应该如何处理。

……………………

另一面,在美高美饭店的二十八层的某个房间里,丹尼斯-罗德曼正对着几张绿白相间的方块牌发愁,只见他眉头紧锁,一会儿叹气一会儿挠头,最后从桌上摸了一张牌,又扔掉了一张牌。

“胡了……”坐在罗德曼对面的,正是福克斯-莱昂,他看到罗德曼扔了一张三条,直接把面前的牌一推,宣告自己胡了。

“为什么你又赢了!这不公平!所有的规则都是你制定的,你说你赢了就就是赢了,你教的我玩这个东西,你又是教练,又是裁判又是运动员!你比斯特恩还要斯特恩!”罗德曼听到莱昂又一次喊出“胡了”这句话,现在他对这个声调词及其敏感,现在简直就要疯了。

莱昂没有理睬罗德曼,而是默默地把面前的牌和其他牌混合到了一起,毫无疑问这是中国的民间国粹娱乐项目——麻将,在早到联盟禁赛休假后,莱昂便带着霍梅尼丝来到了拉斯维加斯,凯尔特人的事似乎完全不管了。到了拉斯维加斯以后他却没有进出赌场,而是招来了罗德曼一起以维加斯为基地,领略了亚利桑那州狂野的沙漠和壮美的荒原,然后就是待在酒店里面打麻将了。

罗德曼自从退役以后进入了赋闲状态,参加参加社交活动,穿穿惊悚奇怪的衣服,进夜场玩赌博拍电影,过得也是精彩滋润。不过自从学会了麻将,他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短短两天时间他就完全痴迷于这项娱乐活动,可惜遇到莱昂,在牌桌上几乎毫无胜算。

“今天就到这儿吧,完全我们一起去百乐宫看音乐喷泉。”莱昂不想再玩了,可是罗德曼不依不饶,还想再玩一圈。莱昂拗不过他,只好洗牌码牌接着陪罗德曼玩。

一边洗牌的时候莱昂一边说道:“既然接着玩,那你就要接着和我讲,当年在底特律,你们如何变成坏小子军团的故事。还有查克-戴利是怎么带队的。“

罗德曼点了点头,同时熟练地把牌洗好码好,用粗而含混的嗓音说道:“好,答应你的要求,那我今天就从1987东决以后,我说出那番话以后的故事开始说起……这次我一定要‘胡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