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要么成灰 要么成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霍梅尼丝吃完了手中的鸡腿,用纸巾擦了擦手,她看着莱昂坐在沙发上发呆,心里不无担心地问道:“在想什么在想奥尔巴赫为什么要这么做在想是不是有些恨他,要给你设置这么多的障碍”

霍梅尼丝知道莱昂对奥尔巴赫的感情,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她一面陪着莱昂旅游度假,一面也在帮着莱昂出谋划策、收集资料。认为一切都是奥尔巴赫操纵的猜想,就是霍梅尼丝提出来的,她以女性的直觉指出,那个最不可能的人往往就是最终的答案。

莱昂摇了摇头,说道:“我永远都不会恨他,哪怕他不再让我做主教练我只是在考虑,那个方案到底会不会有效我从没有想过成为一个成功的教练需要那样的复杂。“

霍梅尼丝摸了摸莱昂的脑袋,用纤细的手指搓了搓莱昂的头发,她喜欢这样搓揉他光洁黑亮的头发,然后说道:”如果你从小就开始打球,进入中学校队。然后进入大学校队,有一个在篮球界还比较出名的教练,在大学打上四年篮球,之后尝试去打职业篮球但没有成功。于是留在学校里从事篮球方面的工作,从一个领队开始,到大学的球探,到助理教练,再被主教练推荐去某个学校做主教练。期间你可能在ncaa扬名立万,也可能因为机缘巧合进入职业篮球圈成为一个篮球工作者,磨炼五到十年的时间,你就可以开始做主教练,可以将你的篮球思想加诸到自己的球队里。你可能会成功,也可能会失败,可能会在nba呆很久,也可能很快离开。走到这一步,你需要经历大概30年的时间。但是,福克斯,亲爱的,你只用了三年就走完了别人三十年的路,那么这条道路复杂一点也是理所应当的。“

“你说教的样子和你老爸一模一样。”莱昂听完霍梅尼丝一大段话后打趣道,帕柳卡作为球队老板之一,也常常喜欢弄一些长篇大论的演讲。

霍梅尼丝用拳头砸了莱昂的胳膊一下,一副的嗔怪的样子瞪了瞪他,然后起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本书递到莱昂面前问道:”这本书看完了吗“

霍梅尼丝手里拿着的,是法国社会学家的著名群体心理学作品,乌合之众,一个星期前,霍梅尼丝就把这本书推荐给了莱昂让他仔细阅读。

莱昂看了一眼,从霍梅尼丝手里拿过这本书,翻了翻说道:“看了一大半,正好看到群体领袖及其说服方式,如果要迅速带领一帮人,让他们下定决心去做某件事必须通过迅速的暗示来影响他们,最管用的还是榜样的力量如果想让思想和信念深入群体的头脑,领袖的办法与众不同,他们主要采取了三种很明确的办法,断言、重复和感染“

莱昂阅读了其中的一段,他是一个看书非常快的人,一目十行且记忆力惊人,但这本书他看的很慢,因为每看一段他都会陷入深深的思考,思考他在凯尔特人成为主教练以来所做的一切,思考书中所写的内容对他执教一支球队,掌控一个团队有没有帮助。

一个星期前,莱昂和霍梅尼丝一起在底特律,他们在底特律的州立图书馆收集曾经的nba旧闻,其中有大量关于凯尔特人和活塞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对抗的报道、专栏和新闻。在整理出当年坏小子军团如何一步步走上巅峰的路径后,霍梅尼丝就向莱昂提出了一个意见,她希望莱昂可以借着这次打架和禁赛事件,改变过去沉默、冷静的形象,转变成为一个善于鼓动、演说和渲染的独裁者。

霍梅尼丝认为,在nba这个充满了对抗荷尔蒙的地方,激情永远洋溢在赛场上,球队作为一个群体,非常容易受到情感而非理智的影响,暂停时三分钟有理有据的分析,比不上十秒钟的煽动。

霍梅尼丝引用了勒庞在乌合之众中的话,“群体所服从的各种冲动,可以是慷慨的,也可以是残忍的,可以是充满英雄气概的,也可以是懦弱的,但它们都将那么强大,以至于个人的利益、自我保护意识都无法与它匹敌。“

当最近一段时间,关于莱昂的负面消息越来越多时,霍梅尼丝却丝毫不为莱昂担心,她并不认为这些负面消息会真正损害到莱昂,对于竞技体育来说,只要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过去的一切负面消息都会烟消云散,并成为浪子回头金不换的美妙注脚。

相反,霍梅尼丝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对莱昂和凯尔特人的机会。当那些叨叨的媒体们为了迎合球迷,而说出一下歌功颂德的话时,往往在背后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落井下石的b计划,在受恭维的球队遭遇挫折时冒出来批判一番,这对球员和球队只会是一种伤害。反倒是那些一直饱受质疑和不被看好的球队与球员,迫使他们真正把注意力放到篮球本身时,成功往往随之而来,而报纸版面上的甜言蜜语也就不期而至了。

如果凯尔特人和莱昂一直接受着媒体的赞誉,或者那些看似“语重心长”的褒奖,一些充满希翼的恭维,那么在未来崎岖的道路上他们可能会遭遇到如同过山车般跌宕起伏的舆论评价,时高时低让人捉摸不透。最显著的例子是安芬尼哈达威和他的奥兰多魔术,虽然毁掉魔术的根本是愚蠢的管理层和伤病,但乐观舆论使得当时整个球队和城市都陷入了盲目,从而失去了看清未来并团结一致的动力。

霍梅尼丝给莱昂提出了一个策略,就是让他学习伊塞亚托马斯,琢磨透那些媒体和球迷的心理,在需要的时候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爆出一些负面的消息,让舆论对他,对凯尔特人始终保持一种高压的态势。在球队战绩不崩的前提下,这种高压只会让凯尔特人这个群体更加团结、更加有向心力。

就像1999年的纽约尼克斯,外界的不看好,不断的伤病,东部第八的季后赛位置,让尼克斯全队上下陷入了一种与全世界为敌的悲壮幻想中,从而迸发出了巨大的精神战斗力,一路杀入了总决赛,直至倒在冰冷的马刺双塔下。

于是,莱昂才会找到安迪米勒,一面确认波普尔的立场,另一面提出一个米勒都百思不得其解的要求。

当然,对这个策略,莱昂还是抱有疑虑的,这无疑是在以毒攻毒,在悬崖的边缘跳舞,一旦掌控不好,不仅他会身败名裂,也会导致凯尔特人再度分崩离析,毕竟现在的nba不是80年代那般粗野无度,江湖气息浓厚了,这是一个商业联盟,讲究门面和品牌,天知道过度的负面消息会让斯特恩怎样惩罚这个顽固的绿色毒瘤。

“霍梅尼丝也许我是说也许,这个计划并不会成功,那么我就会像一个挑梁小丑一般,在众人的耻笑中灰溜溜地离开,比曾经的皮蒂诺、奥布莱恩、卡罗尔都要狼狈。就像三年前我在酒吧,当我打断了三个家伙的鼻梁走出大门吹着冷风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都是陌生的。”莱昂看着霍梅尼丝说出了他的顾虑。

霍梅尼丝上前抱住了莱昂的脑袋,从他手里拿过书,翻到“群体的信仰”这一章,读道:”今天,大部分的统治者都没有祭坛,但有塑像或画像。人们对他们的崇拜与过去并无二致。只有深入了解群体心理学的这一基本点,才能弄懂一点历史的哲学。对群体来说,必须有个神,否则什么都谈不上福克斯,要么成灰,要么成神“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