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回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2003年3月7日的晚上,保罗皮尔斯在波士顿凯尔特人主场对阵洛杉矶快船的比赛结束后,和自己的恋人瑞贝卡布拉泽一同前往波士顿的“夜行者”酒吧,在那里他们进行了一次非正式的订婚庆祝会。今晚皮尔斯并没有出现在球场上,他因为腹股沟拉伤缺席了两场比赛,不过凯尔特人还是在主场战胜了洛杉矶快船,他们把快船的得分压制到了只有70分,这是近十场比赛里他们第三次把对方的得分压制到70以下。

所以,未能参加比赛并没有影响到皮尔斯的心情,他和瑞贝卡高中时便认识,大学时在一起,到今天他们已经相恋了八年,在这第八个年头皮尔斯终于决定给瑞贝卡一个名分,与她共同走进婚姻的殿堂,在波士顿这个城市和她安居下来。

皮尔斯的队友们都来到了夜场,晚上的比赛并没有让球员们累的没法动弹,年轻人还都精力充沛。除此之外还有皮尔斯的很多朋友,以及波士顿地区的其他体育人士,比如热爱夜店生活的红袜队投手大卫威尔斯,熟悉的不熟悉的都凑到了一起,在“夜行者”酒吧里热热闹闹的开派对。

皮尔斯倒是没有忘记莱昂,他听说莱昂已经于前日回到了波士顿,不过他并没有出现在训练馆,他试着打电话给莱昂希望他也能参加这个派对,可是莱昂的电话却打不通。

这一个月以来,凯尔特人的球员没能再在波士顿见到莱昂一面,不过每天晚上都会有球员接到莱昂的电话,和他们聊今天训练或者比赛的情况,莱昂几乎对一切了如指掌,仿佛他一直呆在球员们身边并没有离开一样。

保罗皮尔斯也是如此,在得知莱昂不仅要被禁赛还要请假离开的时候,他以为莱昂就要这样彻底离开凯尔特人了,他是所有人里第一个打电话给莱昂询问情况的。不过在得到莱昂不会离开球队的保证后,他也是放下心来专心投入到了赛季中。

在凯尔特人球员的眼中,莱昂是一个很特殊的教练,不在于他的执教方式或者特殊的背景,而在于他是和这批球员,尤其是年轻球员一起成长起来的,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绿军的年轻人们看着这个挑选了他的球探一步步做到了主教练,那种情感不是一个突然空降来的教练能比的。

更何况在锦赛前,莱昂的一系列举动都赢得了球员的心,邀请大家去家庭派对,在球场上为了球员们大打出手,对这群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来说,没有什么比这种行为能够体现情感的了。

在订婚宴上,不止一个人问皮尔斯,莱昂教练为什么没有来,皮尔斯只好不断的解释说“我打不通他的电话,你可以试一试。”

派对一直进行到凌晨,大家都很嗨,但皮尔斯一滴酒都没有喝,在这点上皮尔斯和其他球员还是很自制的,玩归玩,酒碰的不多,赌博现在也很少,大家只是聊天、唱歌、跳舞,把妹。皮尔斯玩的正当尽兴的时候,来了一个服务生,手上拿着一瓶大香槟酒,递到了皮尔斯面前说道:“这是一位客人送给您的订婚礼物,请您收下。”

皮尔斯接过酒瓶一看,是一瓶大罗兰百悦,名贵的法国香槟酒,一瓶应该有900多美元,皮尔斯问道:“你知道他是谁吗”服务生摇了摇头说道:“他说他是你的球迷。”

“替我向他道谢”皮尔斯说完把香槟摆到了一旁,他还不准备在派对上饮用这瓶酒,更何况陌生人送来的东西他也不敢随便开启,要带回家仔细检查一下再说。

就这样,皮尔斯度过了一个美妙的订婚派对,随后他开着车和未婚妻一起回了自己的住处。回去之后他又和瑞贝卡一起开启了这瓶香槟,的确这是一瓶很不错的酒,年份刚刚好,品质也很不错,皮尔斯和爱人共饮了两杯,剩下的放到了冰箱中。皮尔斯心中还想是谁给了他这么一瓶好酒,如果能见到他的话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第二天,也就是3月8号,皮尔斯起了一个大早,洗漱完毕后他坐上自己的奔驰s600,前往训练基地沃尔瑟姆,因为今天将是莱昂禁赛结束后的第一天,明天凯尔特人将在主场迎战强大的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皮尔斯渴望今天能够进行有效的训练。

自从莱昂离开后,凯尔特人队内再也无法完成无球模拟训练了,皮尔斯能够感觉到球队的进攻明显不如之前流畅了,球员之间的默契度在降低。当然这也和代理教练考恩斯的策略有关,球队开始主打防守,更多地使用缓慢的阵地进攻磨损对手。在依旧盛行的当下联盟,防守依旧是有利方,即便加上了防守三秒的规则,一旦双方落入阵地对进攻方来说还是困难重重,尤其是缺少内线强力攻击点的球队。

也只有莱昂推行的二次快速进攻可以有效躲避的威力,让外线球员能够充分提速投入到进攻中去。现在像阿里纳斯、里德以及威廉姆斯这样的球员都相当想念莱昂,希望他的回归可以把球队带回过去的战术轨道。虽然考恩斯带队的成绩也很不错就是了。

可是在考恩斯执教的这十五场比赛里,凯尔特人没有啃下过一块硬骨头,面对萨克拉门托国王遭遇了惨败,也输给了不是那么强的休斯敦火箭,赢下的那些对手中除了步行者都是季后赛门槛外的球队。面对那些实力匮乏的队伍,凯尔特人可以依靠进攻端的天赋和迪克哈特布置的强力防守解决对手,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能够对抗联盟顶级强队。

而当莱昂禁赛结束以后,凯尔特人就将连遭强敌,马刺是第一关,随后的篮网、活塞、湖人都将找上门来,一些球评家们也是暗暗等着,看福克斯莱昂回到凯尔特人后,如果他们输给那些豪强导致球队战绩下滑,那么莱昂无论如何是逃不掉要被一通臭骂的。

就这样,皮尔斯脑子里带着乱七八糟的想法上了路,出发没多久,当他刚刚开到纽伯利街的时候,前面一个红灯他停下了,这时候一个警察过来敲他的车门。皮尔斯感到有些诧异,在美国被警察敲车门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皮尔斯打开车窗就认出来这是附近街区的警官皮特卡利姆拉,皮尔斯认识他。

“你好,卡利姆拉警官,要搭个顺风车吗”皮尔斯对这位警官开玩笑道。

可是这个高大的腆着肚子的警官脸上并没有笑容,而是俯下身冷着脸对皮尔斯说道:“保罗,昨天晚上我有个下属在夜行者酒吧看到你了,服务生给你送了一大瓶香槟。然后,晚上你可是开车离开的夜场,你知道现在波士顿酒后驾驶查的很严,他昨天没有穿警服所以没有找你的麻烦,以后你最好注意一点。”

听完警官的话,皮尔斯直摇头,他大声地说道:“是有人送了我一瓶香槟,可是我根本就没打开我到家了以后才喝了两口,我怎么可能酒后驾车”

不过卡利姆拉警官并没有想要听皮尔斯解释的意思,这时候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后面的车等地着急的已经开始按喇叭了,皮尔斯值得松开刹车向前开去,从后视镜里他能看到卡利姆拉警官冷冷的目光。在美国,被警察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们在执法时的暴力以及团结是全球出名的。

“**”皮尔斯忍不住在车上冒了一句脏话,一大早就遇到这样的糟心事,最近媒体关于皮尔斯的一些负面新闻也是不少,大多都是关于他喜欢去酒吧夜店的事。其实这都是陈年旧事了,自从那次被刺后,皮尔斯就很少去那种地方,要去也是去自己熟悉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又被挖了出来。

当皮尔斯抵达沃尔瑟姆的训练馆时,停车场已经停了好几辆车,看来有人来得更早,皮尔斯还看到了莱昂的车。他走进了训练馆,听到了篮球的声音,他先进了更衣室换好了自己的衣服走上了训练场。果然,他看到了福克斯莱昂,他正站在球场一旁,皮尔斯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他了。

他走上前要去和莱昂打招呼,但是当他走到莱昂面前的时候不由停下了脚步,他看着莱昂说道:”哦福克斯,你你这是怎么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