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催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这个犯规是故意的吗?你知道,这让人想起了84年总决赛麦克海尔对兰比斯的犯规,结果和今天差不多,凯尔特人逆转了比赛。有没有蓄意的意思?”

“不,没有,我不知道1984年的事,那时候我才六岁,我甚至不会看电视,因为我家没有电视。。呃,我当时只是想需要阻止科比,阻止他轻松进到内线得分,只是他太快了,我没想到冲击力会那么大,我感到很抱歉。”

“是主教练莱昂要求你那么做的吗?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比赛最后点起了雪茄?”

“雪茄?我不知道,哈哈,如果真的那样真的很酷,怪不得他会那么早回更衣室。他只是告诉我,强硬一点,仅此而已。”

在赛后的球员采访上,克里斯安德森成为了众多记者聚焦的目标,他的那个恶意犯规没有办法不让人想到1984年的那个晾衣绳。而且凯尔特人最终赢得了比赛,这个犯规无疑在未来会被经常提及,成为湖凯对抗的又一传奇故事。

不过安德森对故意犯规的嫌疑是矢口否认,并把一切原因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可这并不代表福克斯莱昂就能摆脱故意指使球员恶意犯规的嫌疑,相反他在比赛最后时刻点燃雪茄的行为,让他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遭到了记者们的狂轰滥炸。

“比赛还没结束就点燃雪茄,是不是你本场比赛的策略之一?”“安德森的犯规是你授意的吗?”“在比赛前是不是就已经准备好了很多方案,所以才有这样的自信让主力球员休息?”。。。

一连串的问题像连珠炮一样朝着莱昂打来,而莱昂显得相当镇定,他一面否认所有的嫌疑和猜测,一面又说:“也许在比赛之前我并不清楚我们能够赢下这场比赛,但当我点燃雪茄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赢定了。我知道nba是发生奇迹的地方,可它不会在今天发生,不会在湖人对阵凯尔特人的时候发生。”

之后莱昂便和球员们一起离开了斯坦普斯中心,离开了洛杉矶,但是这场比赛引起的余波远没有结束。

首先在比赛后第二天的上午,nba官方召开新闻发布会,斯特恩亲自公布了对凯尔特人的多个处罚。

首先是凯尔特人违规轮休球员,被罚款二十万美元,这也是本赛季最大的罚单。接着,福克斯莱昂因为在赛场吸烟,个人被罚一万美元,而因二级恶意犯规遭到驱逐的安德森不仅被罚款一万五千美元还受到了禁赛一场的处罚。

对于这样连续的处罚,波士顿当地的媒体波士顿论坛报给出了波士顿人的态度,第二天报纸的大标题是“,!(谁在乎呢,反正我们赢了!”

如果凯尔特人赢下的是其他球队,或许发达的波士顿体育媒体还会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可是凯尔特人战胜的湖人,那只金黄色的,不可一世的宿敌。

凯尔特人用最凯尔特人的方式击败了他们,而且还是用纯替补,可以说除了总冠军,这个赛季没有什么样的胜利比这场更加激动人心和无比珍贵了。

回到波士顿的凯尔特人全队在机场受到了很多忠实球迷的欢迎,他们拉着横幅举着标语,就好像凯尔特人获得了总冠军一样。球迷群体中不乏一些年岁偏大的老球迷,他们都是经历过八十年代凯尔特人辉煌的家伙,在看到这样的比赛时难免会想起那只铁血的绿色军团。

十多年的黑暗时代,让那些老球迷们失望、又永远满怀希望,去年的东部决赛他们差之毫厘,今年凯尔特人换帅引起了不少球迷的质疑,认为福克斯-莱昂这样的菜鸟怎么能够带领凯尔特人重铸辉煌。随着赛季的临近尾声,一切的一切都慢慢消失在硬邦邦的胜利和球队的改变中,在用替补阵容战胜湖人的这一刻,在波士顿,支持福克斯-莱昂的声音终于压倒了反对声。

那些曾经不断发声批评凯尔特人打法的媒体们通通调转了枪口,开始大肆抨击联盟的不公,对凯尔特人的惩罚过重,斯特恩对波士顿的歧视,包括以前的一些陈年老账都被翻了出来,从拉里-伯德条款到1997年选秀,波士顿人重新找回了与世界为敌的感觉。

对于聪明又骄傲、和善又狭隘、温和又粗暴的新英格兰地区的人民来说,一支平和、稳健的球队永远不是他们想要的,一支华丽、炫目的球队也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只有团结得趋近于自私,追逐荣耀却又趋近于残忍,为了胜利不惜与世界为敌的矛盾球队,才能点燃新英格兰移民们传承自三百年前开荒拓土的祖先们身上的热血,那种非理性的,反文明的狂热情感。

这种对篮球的情感最早被奥尔巴赫所挖掘出来,如今,奥尔巴赫正待在华盛顿的伍德蒙特俱乐部玩桥牌,他已经连着三天都往俱乐部跑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生活范围日趋缩小,这里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最后的后花园——当然还有北岸花园球馆,如果他们能够再度杀入分区决赛的话。

在吃过一顿简便的早餐后,奥尔巴赫就开始在牌桌上消磨时间,期间罗伯-埃兹一直试图提醒奥尔巴赫去看看早上的报纸,看看福克斯-莱昂在昨天做出了什么样的丰功伟绩。

但是老爷子牌兴很高,埃兹几次想插嘴引起话题,奥尔巴赫都没有给他机会,一直打到吃午饭的点,埃兹才找到一个机会和奥尔巴赫说道:“安迪-米勒那边应该已经解决了,莱昂似乎和他谈了条件,不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米勒好像还在动用他的媒体关系,抹黑莱昂和凯尔特人队。”

奥尔巴赫没有言语,提着筷子轻轻夹了一块麻婆豆腐送到嘴里,这是中国娃娃餐厅送来的午餐。和着饭嚼完奥尔巴赫才说道:“我用筷子的功力又提升了,可以夹豆腐了……莱昂那小子筷子就用的很好,好像他生下来就会用一样,我也没怎么见他吃中国菜。反正他一直说,美国的中国菜不好吃……哼,好像他在中国待过一样。”

埃兹听出,奥尔巴赫是话里有话,他就没接这个话茬,把话题引到了昨天的比赛上,他说:“福克斯又被罚款了,凯尔特人也是,然后克里斯-安德森被禁赛了……”

埃兹以为奥尔巴赫会问个究竟,没想到奥尔巴赫只是点了点头,就继续用筷子夹麻婆豆腐了。

埃兹终于忍不住了,他直截了当的说道:“昨天,凯尔特人用纯替补阵容战胜了洛杉矶湖人队!在斯坦普斯!而且福克斯-莱昂在比赛最后阶段点燃了一根雪茄,当时我看电视直播了,现场湖人球迷的脸都绿了!就连主裁判都长大了嘴巴,还有凯尔特人的球员,他们都愣住了,你不知道当时电视台把镜头切到莱昂身上,他翘着腿点着雪茄的样子都多么的神气!据说斯特恩也在现场,真想看看他的表情。”

埃兹兴奋地说了一大堆,可是奥尔巴赫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他知道盯着埃兹看了看,仿佛在说“老子什么没有见识过,用得着你来给我说这些”。

这下埃兹终于放弃了,老老实实地吃饭,准备下午场的桥牌。而奥尔巴赫已经吃完了,他擦了擦嘴说道:“我有些累了,要回休息室休息一会儿,我们下午两点再开始。”

说完他出了棋牌室,刚一出门,他就把俱乐部的服务员叫过来,推搡着他说道:“快快,把昨天和今天所有的报纸给我拿过来!还有,把休息室的电视机给我打开,调到nba的付费录播频道,昨天凯尔特人和湖人的比赛……你们有没有录像?有录像最好……没有?该死的,抓紧点小子!“

说完奥尔巴赫就急不可耐地进了休息室,在等服务生找来报纸的空当,他兴奋地在休息室里团团转。而当看到昨天比赛的详细报道,以及福克斯-莱昂在湖人主场点燃雪茄的照片时,他甚至兴奋地满脸通红,继而咯咯咯地大笑了起来。

那些报道中的字句他拿来反复地研读,想象着当时的场景,他恨不得当晚的比赛就在现场,然后陪同莱昂一起点燃雪茄。

合上报纸,奥尔巴赫停止了笑容,他掏出一只没有抽完的雪茄点燃,在休息室里轻轻地抽了起来。他的身心是放松的,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都没有去听和莱昂有关的消息,也没有去关注凯尔特人,因为他在等待,等待莱昂能不能通过他设下的重重考验,那近乎严酷和残忍的考验,那杀人不见血的考验,足以将一个新生的教练永远在篮球界失去信心。

他不得不这样做,他没有耐心和时间,也没有这个成本去培养下一个比尔-拉塞尔、汤姆-海恩索恩、kc-琼斯,他只有用这样的办法去催生下一个自己。

起码到目前为止,福克斯-莱昂在走上成为另一个奥尔巴赫的道路,不过,他心里真正在想什么,奥尔巴赫也不知道。(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