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猎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夏季联赛最终以凯尔特人六战全胜,获得冠军而结束。在奥兰多的两个多星期时间里,这群普通的年轻人建立了不错的友谊,虽然最终除了两位新秀和戴勒姆波特留在了凯尔特人外,其他人包括亚历山大和贝尔曼都失去了为凯尔特人效力的机会,不过这个短暂的短暂的训练营却成为了日后他们篮球生涯的宝贵财富。

之前被莱昂所看好的哈斯勒姆很快就接到了热火的试训通知,这位土生土长的迈阿密小伙子将为自己的家乡奉献出自己的职业生涯。

而莱昂在奔忙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后,终于回到了波士顿,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直到今天,他的假期才算正式开始了,他可以陪一陪霍梅尼丝,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一直到八月进入自由球员签约的高峰期,他都可以自由的支配时间,他不用像nba的一些球星那样参加各种商业活动或者在训练馆里流汗。

这是真正的属于他的假期,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会选择和霍梅尼丝一同到马什菲尔德为奥尔巴赫开办篮球训练营,他会和霍梅尼丝一起去奥林匹斯山登山,会和霍梅尼丝到科罗拉多大峡谷乘坐滑翔-机,会和霍梅尼丝去古巴的深海的钓鱼……可是这个夏天,霍梅尼丝毕业了,此时的她正在洛杉矶,因为那里是夏季自由球员的聚集地。

此时的霍梅尼丝已经是一个篮球风险投资人了,他资助那些不是很著名的球探或者经纪人,帮助他们去捕获职业球员资源。她是为了莱昂而开始了这项事业,但现在看起来,她似乎很喜欢这项工作,毕竟她的身体里流淌着帕柳卡的血液。

在没有霍梅尼丝陪伴的日子里,莱昂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休息,他不知道怎么安排自己的时间,去哪里度假,应该订什么酒店,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过去莱昂并不是这样的人,起码在前世不是,他会把自己的一切都搭理的井井有条分秒不差,可是现在,在这里,他已经习惯了霍梅尼丝去打理这一切,而把他所有的精力投放到篮球上。

最后,还是凯尔特人的几个助理教练,西格弗里德、戴夫-考恩斯、赫斯等人,约莱昂一起故地重游,一同前往缅因州的卡塔丁山度假。不过这一回和上次简单的露营不同,这一回他们决定玩更加刺激的,打猎。

而且是猎熊。

每年到夏秋之际,都是北美黑熊活动频繁的时期,此时阳光充足,山林中食物丰沛,熊们会从茂密的山林中游荡出来寻找可口的食物。一方面缅因州是美国少数几个保留了狩猎传统的州,另一方面出于控制生态环境的原因,每年缅因州都会发配一些猎熊的指标来控制卡顶山中黑熊的数量,毕竟这些家伙除了人类是没有天敌的。

莱昂闲着也是闲着,去年带着自己的助教团一起到这里来旅游增进感情,一个赛季的时间过去了,他们每一个人都给了莱昂莫大的帮助,也和莱昂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这次前往卡丁山狩猎,是体能教练赫斯发起的,全程的费用和器具都由他包了,因为赫斯自己就是个狩猎爱好者。一行人到了卡丁山狩猎场后,用了半天的时间学习了打猎的相关知识、用枪准则、狩猎法规,以及安全事项。

在下午,他们乘坐狩猎监督员的吉普车,前往卡丁山的猎场,开始两天的狩猎之旅。

一路上看着卡丁山清翠的森林和如同刀削一般的岩崖,上个赛季和休赛期累积的疲劳和痛苦,统统被抛到了脑后,大伙一路上没有聊篮球,没有聊上个赛季,也没有聊下个赛季。老家伙们在谈生活,谈往事,年轻的则在交流到底应该怎么猎熊,如何用那专用的猎熊子弹将黑熊一击毙命。

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就抵达了猎熊场——巴克斯特国家公园的西南角,这里是黑熊出没最频繁的区域,莱昂甚至在一下车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里有着危险的野兽气息。

“也许下次休赛期的时候,应该让我的球员们都到这里来感受一下,面对隐藏在不知道地方的野兽时,那种压迫和带着窒息的感觉。两个老爷子没问题吧?放心,我会让熊先吃我的。”莱昂边说边开玩笑,不过想到在这里随时可能遇到熊,他的手还是握紧了枪。

虽然可以猎熊,不过狩猎协会对熊的狩猎范围还是有着严格的规定的,一般只能猎杀成年的,单独行动的黑熊,对未成年的小熊,或者带着熊宝宝的母熊,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是不可以猎杀的。

所以一行人在森林里走了几里路,几次都有遇到黑熊,可不是尚未成年的小熊,就是熊宝宝屁颠屁颠跟着熊妈妈,众人能做的也就是小心的隐蔽,防止和这些熊发生正面冲突。

夏季的白天很长,直到下午四五点钟,天依旧亮着,不过太阳正在慢慢下山,一无所获的一行人有些气馁,莱昂摸了摸手里的猎枪,心想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扣动扳机呢。他不是一个用枪的爱好者,可是出来打猎枪都没法开,只是在训练场打了几发,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时候,监督员提醒大家,到了傍晚时分,一些成年公熊可能会出来活动,之前天气太热,现在正是天亮又逐渐凉爽的时候,公熊要开始觅食了。

炎热的天气和连续两三个小时的徒步行走,外加神经的高度紧张,让西格弗里德和哈特这两个老头子身体有些吃不消了,虽然他们身子骨非常好,但毕竟都年过花甲,狩猎这种高危险的活动还是很熬人的。

这时,一行人来到了一个湖泊前,这里的水干净透明,大伙都停下来喝点水,迪克-哈特则坐在湖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他脱掉了自己的鞋子,把脚泡在湖水里好让自己降降温。这时监督员提醒哈特,不要把鞋子脱掉,一旦遇到危险跑都来不及。

哈特只好甩甩脚,准备穿鞋子和袜子。

这时大石后面的草丛一阵悉唆作响,之前已经好几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都是一两只野兔或者山鸡,哈特没有在意,只有监督员和莱昂感觉到了,这样的动静不可能是兔子或是山鸡!

“跑!”监督员朝着哈特大喊,此时一头巨大的黑熊出现在了哈特的背后,这是一只成年的黑熊,极具攻击性。

它看到哈特明显也愣了一下,但马上张开有着巨大犬齿的獠牙,前肢离地,朝着哈特扑了过来。

“呯!”枪响了,一颗巨大的猎熊弹从黑熊的前胸穿过,巨大的熊直接扑倒在地,血洇了出来,一些流到了湖中,散开成为殷红的血花。

哈特还坐在大石头上,他只感觉到子弹是擦着自己的身边飞过,那是死神的抚摸,却也是上帝的施救。

时间凝固了足足有十秒钟,监督员还是反应了过来,上前抚慰了一下哈特,然后过去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黑熊,过了几秒钟他确认,这只巨大的北美黑熊被一枪毙命。

而开枪的人,正是福克斯-莱昂。

……………………

晚上,在他们之前来旅游过的露营地里,一行人围着篝火,老哈特看上去已经从下午的惊魂中走了出来,他在谈自己年轻时候的往事。

哈特在年轻时曾经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不过那时候朝鲜战争刚刚结束,他很幸运没有被派到远东战场去面对朝鲜的严寒和中国志愿军的攻击。退役以后虽然他最爱的是篮球,可他也非常喜欢看二战史和美国内战史,在他的内心他依旧是个战士。

不过今天的事情,无疑给了哈特很大的感触。

“我第一次感觉距离死亡那么近,当我感觉到背后有一个巨大的黑熊在朝我扑过来时,我觉得我死定了。当年在陆战队抢滩训练,脑袋上空飞着真子弹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多么的害怕。这回……不知道是岁月不饶人,还是我没有真正近距离接触过死亡……福克斯,你的枪真快。”哈特笑着对莱昂说道,笑容中满是赞叹和感激,他不觉得子弹擦过他是莱昂不把自己的命放在眼里,相反他知道,这是莱昂能过做到的极限了,对一个枪械方面的新手来说。

对莱昂来说,自己遇到过比这个更加令人混乱和匪夷所思的事情,回想一下,危急时刻打死一头熊实在算不得什么。

“我的反应一向比较快,你们都知道的。”莱昂只是淡淡地说道,一切看上去好像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不福克斯,你是我看过最有天赋的枪手,你甚至没有瞄准,只是凭感觉甩了一枪,上帝般的一枪。”赫斯也忍不住感叹,他是个玩枪的老手了,可自觉在那种情况下,别说扣动扳机开枪,他连举枪的动作都做不出来,毕竟哈特坐在那儿。

大家对莱昂的冷静和枪法一致的赞叹,这时候哈特突然说道:“福克斯,我想下个赛季,我没办法继续做球队的助理教练了,你需要新的助手,我太老了。”

哈特的话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位誉满联盟的防守型教练,在凯尔特人得到最好的防守材料后,他突然就想退役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