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怪胎还是天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格尔古里奇给在座的所有球员都出了一道难题,其实在他心里,这道题也是没有解的。在他三十多年的篮球执教生涯中,他早已确信,在这个游戏中,有终极的球员,没有终极的战术,任何战术都是需要球员的发挥、日常的训练和教练的指挥来作为基础的。

脱离了这些,那些在纸面上看的很美好的战术路线图,放到实际的比赛中可能完全就是一团糟,有很多进入nb的年轻教练或者大学名教头都吃了亏,以为照着战术板上精妙的战术让球员们跑一跑,在防守中贯彻执行他的防守策略,就可以连战连捷成为一只强队。

事实上,篮球绝不仅仅是简单的跑两个战术,尤其在天才横行,金钱当道的nb,一厢情愿地将组建球队赢得比赛想成打电子游戏那样,只会摔个大跟头。所以,在nb这么多年,格尔古里奇始终只是一个助理教练,其实以他的资历和能力,完全能够胜任nb主教练的职位。

但他就是不愿意做主教练,只愿意做负责更多技术项目的助理教练,并看着像里克皮蒂诺这样的家伙,在联盟摔的头破血流,自己则闷声发大财,一面成为了nb工资最高的助理教练之一,一面在夏天开开训练班带带学生收收学费,过的不亦乐乎。

当然,格尔古里奇提出这个问题也不是纯粹逗你玩,相反,他知道在这样的训练班,纯粹给这些教练讲一些战术运用已经毫无意义,这些东西大家都是滚瓜烂熟,拿出来再嚼一遍纯粹浪费各位的学费。只有这种有挑战性的,在篮球界还没有定论的问题,才能够激发起他们的创造力和思考能力。

要知道,随着规则、球员能力和高科技的发展,篮球战术也在不断的改革和进步,虽然基本的战术种类已经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间定型,但不同的战术组合却有着无限的可能。过去的著名教头们,身上往往都会贴着战术标签,比如温特身上的三角进攻,斯隆身上的,阿德尔曼的普林斯顿,莱利的s与肌肉军团。

但现在,这样的标签越来越少,人们很难用一个战术类型来归纳总结某个教练的风格,他们往往融合了多样的战术种类来为自己球队所用,而且在更换球队后,战术也会随之变化。像今年的总冠军获得者马刺的教练格雷格维奇,就很难用某种战术体系来为他归类贴标签。

格尔古里奇看出了这种趋势,所以,他要求自己的学员去思考,或许不会有最后的答案,可是这个思考的过程能够让他们对战术之间的理解更为透彻,能够在未来的执教中更加灵活地运用这些战术。

就这格尔古里奇的这个终极防守问题,五名学员开始席地而坐,每个人面前放一块战术板,充分地开始思维风暴,先不管能不能实现,而是在脑子里凭空想象如何将两者捏合起来。

“我觉得,可以把变形虫中的一个原则进行修改,那就是后卫对对方第一出球人的压迫。我们知道,后卫的防守投入比是很低的,让球队的控卫去消耗大量精力在外线去阻拦对方可能没有威胁的一次出球是很大的浪费。不如把这个任务交给锋线球员,通过小范围的轮转给持球人试压,但又不至于破坏防守阵型”伯尼比斯克塔夫的儿子,比斯克塔夫率先提出了他的意见。

小比斯克塔夫这个想法那真就是纸上谈兵了,虽然他提出的控卫防守投入比低是个正确的理论,但他并没有看出,双后卫压迫第一出球人正是变形虫防守的核心,没有了这点,变形虫防守也就不复存在了,和其他的普通轮转防守也没什么区别了。

听到比斯克塔夫的这个意见,其他四个经验丰富的家伙也就笑笑,而格尔古里奇则是直言不讳地指出,比斯克塔夫的这种想法基本停留在1980年代,而且这种想法基本没有实践的意义,因为压根就变成另外一种防守了。

麦克布朗跟着维奇几年,在防守端给了马刺很大帮助,他对防守有着很深的见解,他想了一会儿说道:“两种防守策略的结合,关键还是在于找到两种策略的重合点,比如强度问题,变形虫防守中一些紧逼强度和逼迫方向选择的细节,是可以被人盯人防守参考的。而人盯人防守的伸展性、防守韧性,其实在变形虫防守里也可以得到体现,只不过被频繁的包夹给破坏了。”

对于麦克布朗的想法,格尔古里奇点了点头,他这种“择优而取”的原则,已经很有现代篮球的战术选用的模样了,无疑这是跟着维奇得到的精华部分。

只是,麦克布朗提出了一些想法和建议,但并没有真正给出解决的办法,毕竟在执教马刺的过程中,他们有邓肯这个三十年一遇超级防守内线,很多时候他的存在让马刺的防守体系构建变得简单。邓肯一个人,就是大半个体系。

斯托茨一直没怎么说话,他的兴趣主要在进攻端,他本人也是立志塑造一个终极的进攻型球队,对于防守的问题他懂得不够透彻,只能在边边角角的地方提一些小意见。

卡莱尔沉着脸思索了半天,最后说道:“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通过技巧和整合能够解决的问题,两种战术的差别太大了,尤其是一些原则性的差别,比如人盯人和包夹怎么能够完美共存?除非场上的五个球员共用一个脑子,觉得要包夹就包夹,要人盯人就人盯人,自由的切换。但事实证明,类似柯林斯的这套东西,不会管用的。”

柯林斯是当年公牛的主教练,当年出了名的战术字典,站在场边直接对着球员喊用什么战术,球员听指挥来变阵,结果拥有乔丹的公牛打得无比僵化,最后他也是被“野狐禅”派的大师杰克逊取代。后者带领公牛取得了无比辉煌的成就。

到后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扯的越来越开,思路越开越广,可是只有福克斯莱昂,从头到尾只有寥寥数语,不时在板子上画来画去,似乎已经陷入了这个问题中。

“福克斯,不要钻牛角尖,这个问题的目的在于开拓思路,交流经验,而不是真的要得出一个答案。说说你的想法吧,下午我们可是准备一起看今年总决赛的录像来分析呢。“格尔古里奇点名莱昂说道。

莱昂这才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在1940年,在密码学家在试图用语言学、符号学、暗文、互文等方法取巧破译德军的密电时,阿兰图灵用自己制造的计算器终于破解了那些密文,因为那些密文组合一共有1590亿种可能性。在1976年,在伊利诺州大学,他们用两台电子计算机设计出程序,用整整100个小时,尝试了100亿种可能,证明四色猜想是正确的。刚刚我用了15分钟的时间,估算了一下,两种防守如果进行相互的组合,在半场的不同区域,面对不同的进攻态势,采用模糊计算这里用了一点隶属函数的知识,大概一共有1280多种可能情况。如果进行分类总结,大致可以归纳成19种类别。如果,我是说如果,像卡莱尔说的那样,场上的球员共用一个脑子的话,熟知这19类的情形,大概可以把这两种防守模式切换自如。“

莱昂说完这段话,只见其他五个人呆呆的看着他,又互相看看坐在旁边的人,显露出一副小学生听高数的表情。最后,格尔古里奇开口说道:“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家伙,怪胎,还是天才”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