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意外的相逢和莱昂的铁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凯尔特人的训练营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随着训练强度的增加和项目的增多,凯尔特人的球员们愈加感觉到自己的脑子有些不Щщш..lā?<?<(

先是莱昂的鹰眼训练系统让凯尔特人所有的新人大开眼界,尤其是里克-卡莱尔,他是没想到这家伙身上还有这样开挂的能力。对此其他助教纷纷表示卡莱尔这是少见多怪。

倒是凯文-加内特,适应能力真的相当强,仅仅两天的时间,对莱昂这种奇怪的训练防守就完全能够接受了,并在训练中表现的相当出色。虽然这是将是他在联盟的第9个赛季,接近十年的nBa球龄,可是他的身体状态极好,技术、意识都达到了巅峰。

而且当训练逐渐进入正轨以后,球队里也很少再见到球员们嘻嘻哈哈的样子,大家都开始绷紧了神经,尤其是进入1o月份季前赛开始以后,整个球队都进入了临战状态。

每天早上球员们都会早早到位,开始进行自由练习,有些强化力量,有些强化投篮,有些找助理教练进行技术打磨,或者干脆练体能。从上到下,凯尔特人都处在一种良好的训练氛围中,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老将斯特里克兰。

九月中旬训练营刚刚开始的时候,斯特里克兰就没有第一时间参加,是唯一缺席的球员。不过作为一名老将,球队方面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在这个联盟,资历老还是有很多特权的。

于是这位老先生直到9月底,季前赛快要开始的时候才姗姗来迟,老大不情愿地来了波士顿参加训练营,训练中打打酱油,来的最晚走的最早。

而且没来两天,就和阿里纳斯、皮尔斯打听波士顿哪里的酒吧好玩,哪里的夜总会带劲,这两人整个夏天都在苦练,训练营里也是流汗最多的,哪有心思去酒吧和夜总会。

所以问来问去,斯特里克兰都问不到什么,好死不死,他在1o月2号下午训练结束以后,他竟然问到了福克斯-莱昂的头上。

“嘿福克斯,波士顿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晚上。”在停车场,斯特里克兰站在莱昂的车前问道。这位在nBa已经征战十多年的老将,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风华正茂,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球场混子,靠着自己仅存的能力,在nBa找个球队混饭糊口。

老将就是这样,用的好是块宝,能够成为球队的精神催化剂,为球队带来正能量;用不好就是一块粪,既臭还招苍蝇,是不折不扣的腐化剂。

丹尼-安吉签他当然是本着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想法,至于这个老将到底能不能变宝,自然要看莱昂的调教了。

轮年龄的话,斯特里克兰比莱昂要大,所以从心底里斯特里克兰并不是很尊重莱昂,像他这种老球皮才不管一个教练有没有拿过冠军有没有才能,他们看的是资历,莱昂这种没什么资历的在他眼里和迪奥那种新秀没啥区别。

莱昂听到这个老家伙问这个问题问到自己头上来了,本想出口教训他,但转念一想这种老球员你和他讲道理是没用的,除非你是迈克尔-乔丹,所以莱昂改变主意,决定带着他出去玩玩。

nBa大多数球员说到玩,不外乎三个方面,酒,赌博,女人,还有少数沾沾染违禁品的。莱昂直接招呼斯特里克兰上车,要带他去波士顿南区的街区去感受一下波士顿夜晚的风采。

自从成名后,莱昂便极少去南区了,那里有着他不愿涉及的过去,他也很担心被爱尔兰帮的人碰到,那会是个大麻烦。

不过他还是决定带着斯特里克兰去一家过去他和罗德曼常去的酒吧赌场,让斯特里克兰体验一下什么叫赌桌上的希望和绝望。

斯特里克兰还相当兴奋,他最大的爱好一个是酒,一个就是赌,在莱昂的车上他罗里吧嗦地说着自己在各个城市赌博的经历,怎么赢钱,怎么输钱。

莱昂对此嗤之以鼻,他想要是自己的告诉他他在全美各大赌场基本都是VIp,去了立马奉为上宾,斯特里克兰会不会立马拜他为师。

很快,莱昂驱车抵达了目的地,一家名叫“卡朋”的酒吧,酒吧的门面不大,这是波士顿特有的风格,大店小门,进了里面才别有洞天。

酒吧一共分三层,一层舞池二层包厢,三层则是赌场。莱昂带着斯特里克兰一进酒吧就直奔三楼,今晚了莱昂准备叫斯特里克兰输个清洁溜溜,再帮他把钱赢回来,以后警告他少赌博,早训练。

一到达三楼,莱昂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里他过去来过好多次,三楼的赌场一共分左右两个房间,一边是赌博机,一边是有庄家坐庄的赌场。这里的生意一向很好,左右两个门从来都是开着,客人想去哪边玩就去哪边玩。

可是今晚,右边放赌博机的房间门却掩着,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但一向细心的莱昂感觉到有些问题。他拉住了想继续往前走的斯特里克兰,然后听到后面楼梯有人跟上来。

此时虚掩着的右房门打开了,两个提着刀的大汉冲了出来。

莱昂知道,这回一不小心来到南区,他是麻烦了。他左手拉着有些吓呆了的斯特里克兰直接朝楼梯冲,右手顺手抄起了楼梯前的不锈钢垃圾桶,朝着尾随他上来的家伙就是一下,那家伙手里正提着砍刀。

先头的家伙脑袋被敲晕了,莱昂接着一脚把他从楼梯踹了下去。波士顿酒吧的楼梯都很窄,跟上来的一共三个人,前面的是个最壮的,他一晕一倒再一滚,后面两个全都东倒西歪了。

莱昂如同下楼梯的猛虎,三步并两步踩着这三个家伙就下到了二楼,后面斯特里克兰虽然吓坏了,可毕竟是职业运动员,手脚也是快的很,跟着莱昂一起几秒钟就窜到了一楼。

一楼二楼莱昂都没有遇到什么阻拦,看样子对方也是突然现了福克斯-莱昂的行踪,没有精心准备这次埋伏。

“肯定是爱尔兰帮的人!”莱昂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他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爱尔兰帮的人还是不肯放过他,哪怕他现在是波士顿的名人。或许正是因为他是波士顿的名人,弗兰克才回紧盯着他不放。

到达一楼以后,莱昂让斯特里克兰赶快离开,并让他出去后马上报警。

斯特里克兰虽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可他是个老油条,从小在纽约的黑人区长大,吃过见过,知道肯定出事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撒开腿朝着大门跑。一路竟也没有阻拦,就这么被他跑出去了。

莱昂却没有急着走,一楼的舞池还挤满了人,三楼的动静根本没有影响到人们在灯光和音乐中扭动身体。莱昂像一条鲨鱼一样悄无声息地没入了人群中,他的眼睛四处搜寻中,看能不能找到弗兰克的身影。

他还记得弗兰克,那个有些秃顶的,留着金黄色胡子的家伙,总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其实他根本不近视,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有派一点。

很快,莱昂东侧的角落里看到了弗兰克,他是从二楼下来的,他东张西望着,似乎也在找寻着莱昂。

弗兰克今晚也是无意中得知福克斯-莱昂这个家伙竟然到这里来了,过去他听说莱昂常来,可是一次都没遇到过。自从莱昂令人惊讶的成为凯尔特人的教练后,弗兰克心里对这个家伙的怨恨就越来越深。

自从三年前被他用进监狱的法子逃过一劫后,弗兰克一直在南区等着他,哪知道一等三年多这家伙成名人了,今年夏天更是成为了波士顿的英雄。莱昂成了英雄,弗兰克就成了狗熊,继承了巴尔杰的风格,有仇必报的弗兰克在莱昂身上翻了个大跟头。

现在在南区,他已经不再是说一不二的头目了,越来越多的人敢于反抗他,要知道巴尔杰这群爱尔兰帮本就不是大帮派,他们维持势力的方式不是招收无数的小弟,而是言出必践,有仇必报所带来的威信。

没有了这点,就没有了他们生存的基础。

今晚好死不死,弗兰克的一个手下竟然从阳台上看到了福克斯-莱昂开着车来了酒吧,弗兰克就决定给他一点教训。

他自然不敢弄死莱昂,可是让他受点伤,遭点罪,留下点什么,他还是敢的,这样既不会让他变成波士顿全城死敌遭到警方全力追捕,也会让他丢失的威信重新回来,甚至更甚以前。

于是,弗兰克匆忙间召集了五个打手,两个从另一条楼梯上了三楼埋伏,三个从后面包抄,哪知道莱昂如此敏锐,靠着一股凶悍之气,竟然跑掉了。

弗兰克看着一楼舞池里还在尽情舞蹈的人,这里的光线又及其不好,他知道应该是找不到莱昂了。

弗兰克准备回二楼,在包间里度过这个夜晚,这时他看到逆着舞池的灯光有个人在朝他走过来,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是觉得这人好像是冲着他来的。

“谁?马克?”弗兰克以为是他的手下马克-威利斯。

接着弗兰克就感觉到一个快的黑影朝他冲了过来,他的身体僵住了,跑不动了,一个巨大的拳头朝着飞来。

他听到了自己鼻梁骨碎裂的声音,在颅骨的空腔中回响。8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