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拳的代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鼻梁骨折,右眼眶骨裂,牙齿掉落两颗,面部咬合肌轻微撕裂,鼻腔水肿,右眼出血……你这一拳可真是够狠的,莱昂。”

在波士顿南区警察局的会见室里,罗伯-埃兹手持一份伤情鉴定报告,对坐在他对面的福克斯-莱昂说道。

此时莱昂身穿号服,手上也戴着手铐,端坐在埃兹面前,他因为涉嫌故意伤害而被波士顿警局逮捕,现在他正面临着波士顿公诉机关的起诉。从伤情报告来看,他打弗兰克的那一拳实在有够狠,堪比当年华盛顿暴击汤姆贾诺维奇,弗兰克当时就被打昏了过去。

当时酒吧中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警察就到达了现场,附近的警局听说凯尔特人主教练被黑帮追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向酒吧。

结果到了酒吧以后,没有看到莱昂倒地受伤的情形,却只看到一个中年家伙倒在了莱昂的脚旁,警察把人翻过来一看,才发现这人正是爱尔兰帮的头目,“冬日山岗”帮的余孽,杰夫-弗兰克。

最后弗兰克是被救护车给抬走的,他的脸被打得好像毁容了一样,也正因为如此,福克斯-莱昂在当晚遭到了警察局的逮捕。在警察局呆了一晚上,莱昂受到了五星级的待遇,但是第二天消息还是不可避免地传了出去,无数的记者蜂拥而至,这个刚刚在夏天成为波士顿最耀眼的无名英雄,短短几天又变成阶下囚了。

凯尔特人方面当然立刻给莱昂安排了律师,不过莱昂还是更信任奥尔巴赫的朋友罗伯-埃兹,埃兹专程从华盛顿赶来为莱昂处理这次案件。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杰夫-弗兰克的下半辈子要么在医院,要么就要在监狱度过了,波士顿检方已经准备好对他进行犯罪起诉,他面临的将会是终生监禁,从这点上来说你又为波士顿做了一件好事;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检方也会以故意伤害罪的名义起诉你,毕竟那一拳把他打得不轻。”罗伯-埃兹将资料整理好,和莱昂讲了一下大致的情况。

“那现在呢,我能怎么做?我想我大概有两条路,第一,承认我无缘无故给了弗兰克一拳,就算我打中的是一个杀人犯、黑社会、毒贩,我和打了一个路人也没有区别。为此我可能面临三个月的监禁,从而错过季前赛和两个月的常规赛。第二,证明我打弗兰克完全是出于自卫,因为他指使打手袭击我,我为了反抗而将他打晕,出手比较重但情有可原,那我可以免除监禁而被判缓刑。”此时莱昂非常冷静,埃兹还没说解决方案,他自己就把可能性罗列了出来。

埃兹笑了笑,然后点头道:“莱昂就是莱昂,不愧是想办法送自己进监狱躲避追杀的人。三年前你给了马利克一拳,把自己送进mci,现在你又是一拳,却不能再进mci了。放心吧,我们肯定有办法的,毕竟在舆论上我们并不吃亏,这样很多事办起来会轻松很多。”

虽然莱昂被捕的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但和其他球星诸如巴克利这种不同,莱昂的这一拳带有正义性。杰夫-弗兰克虽然远不如他的老大詹姆斯-巴尔杰那样臭名昭著,这两年他也比较收敛,可是只要知道他曾经是“冬日山岗”的一员,波士顿无论是否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都不会对他有丝毫同情。

所以,虽然一些媒体把去年那些翻旧账的文章又拿出来炒,可是更多的媒体在为莱昂说好话。总体来讲,在舆论形势上,总体是对莱昂有利的。

到了莱昂被拘留的第三天,纽约客的一篇关于此事件的报道将舆论局面彻底的扭转。这篇文章指出,当天晚上莱昂打弗兰克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遭到了弗兰克手下的袭击,更重要的原因是在二十年前,他的父亲马修斯-莱昂被巴尔杰以及弗兰克杀死在奥尔德港的石滩,并且满嘴牙齿被敲的粉碎。

莱昂的这一拳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他死去的父亲。

这文章一出,全美哗然,一个为父报仇的形象赫然纸上,他这一拳不仅仅是正义之拳,还是复仇之拳。总之,美国的球迷,尤其是波士顿的球迷群情激愤,在10月5号,大批凯尔特人球迷聚集在了波士顿警局前,要求警察局放人,抗议警局不能有效保护公民的生命安全,反而要公民自己去揪出杀人凶手。

这一切出乎了警察局的预料,虽然美国警察一向团结、凶悍,一言不合就开枪,但面对大规模的**,是绝不能随意处置的,尤其是这次事件涉及波士顿的公众人物。

放人肯定是不可能的,法律有法律的程序,无论这一拳是正义还是邪恶,是复仇还是结仇,法律自有法律的公断。最后,警察局局长亲自到拘留所会见莱昂,希望莱昂能够出面平息这次事件。

莱昂脑子清醒的很,他可不想玩什么舆论胁迫司法的手段,要玩也是找法律漏洞,玩的天衣无缝,裹挟民意的烂招数,只会给他抹黑。

于是莱昂大笔一挥,写了一封“致波士顿的球迷”,洋洋洒洒几百词,简述了他从一个混混走到今天的经历,又劝告球迷,要相信法律相信正义,相信他会像击败nba所有球队拿到总冠军一样,平安地回到球场,带领球队光复凯尔特人的荣光。

得到莱昂信的警察局局长如获至宝,先是要求其他警察控制住局面,接着召开紧急记者发布会,在发布会上将这封信的内容念给所有记者的听。

莱昂的这封信,文笔自然、清新、简练,颇有海明威的风采,用最简单的词语将他这几年的大体经历描绘了出来。而在信的后半段,他用简洁但富含深情的笔触表达了他对凯尔特人的情感,对波士顿球迷的情感,并希望他们能够耐心的等待,因为“正义不会缺席,只会迟到,冠军没有远去,它会回来。”

这封信借助媒体的传声筒传达了出去,这一次发挥威力的不再是纸质媒体好电视广播,而是网络,网络体现出了他巨大的威力,莱昂的话在短时间内大量传播。一时间,网络上关于释放的声音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大了。

只是现实中,那些聚集在警察局前的球迷们散去了,离开了,他们相信福克斯-莱昂,相信他率领的超级绿色军团会在本赛季夺冠。

而莱昂则以煎熬的心情继续待在警察局中,等待着诉讼的开始,现在他很庆幸招来了里克-卡莱尔,有他在球队的训练不会拉下。距离常规赛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到那时候他应该结束了诉讼,能全心投入到篮球中。

只是,莱昂正确地判断了法律的正义性和客观性,却忽略了人的情感性和复杂性,更低估了美国法律条文的繁杂和手续的繁琐,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将等待着他。(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