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阿里纳斯的不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就在凯尔特人于底特律苦战的时候,莱昂在波士顿的调查已经接近尾声,其实这件事没有什么好调查的。

从刑事角度上考虑,莱昂这一拳也就是判个缓刑,外加做社区服务。和三年前他的那一拳相比,两者的区别就在于,一莱昂没有毁坏酒吧财物,就没有寻衅滋事的罪名;二他是遭到攻击在先,律师团也是竭力帮他争取个防卫过当。

现在问题的焦点就在于民事判决。美国的法律有一点是很奇怪,刑事和民事往往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结果,就像辛普森案,刑事无罪,可是民事却要赔偿受害人大笔金钱。

原因就在于,刑事是疑罪从无,而民事是保护受害人为先,所以在刑事上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莱昂蓄意伤害弗兰克,当时一楼的监控完全没有拍到莱昂的拳击过程,并且没有人愿意出来作证是莱昂打了弗兰克;相反,二楼和三楼倒是有监控证明,当时莱昂和斯特里克兰遭到了打手的袭击。

但是在民事上,弗兰克的确被人打了,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有其他袭击者的情况下,莱昂就是最大的嫌疑人。所以弗兰克的律师要求莱昂对弗兰克的伤势作出巨额的赔偿,这种巨额赔偿案是美国律师最喜欢接手的案子,动辄千万甚至上亿的赔偿金能让这些律师吃的脑满肠肥。

莱昂当然不会白白让自己口袋里的钱被弗兰克掏走,他那便宜老爹的仇还没彻底的报完呢。所以莱昂必须等待,等待民事诉讼案的开庭,等待律师团为自己寻找足够的辩词来证明弗兰克是袭击事件的主谋,证明弗兰克曾经杀了他的父亲,只有这样陪审团才会做出对莱昂有利的决定。在美国的民事诉讼中,法条和案例固然重要,但是争取陪审团的支持才是最重要的。

莱昂相信霍梅尼丝为自己请来的这个律师团,虽然没有科比诉讼律师团那样豪华,却也都是马萨诸塞州的律师精英。

而就在5号的晚上,莱昂在家中的电视上收看了凯尔特人和活塞的比赛,这也是凯尔特人本赛季遭遇第一场恶仗。

拉里-布朗的调教让莱昂刮目相看,他的球队多年来不愧一直是凯尔特人的苦手,他那种大巧不工,极端注重细节的指教思路,的确会让莱昂这种迅捷、多变的战术思路吃瘪。这场凯尔特人能赢,也是靠的强大的球员个人能力,以及活塞整体实力尤其是进攻方面的欠缺。

6号早晨,凯尔特人全队返回了波士顿,莱昂也是在下午去往沃尔瑟姆,参加全队的合练。

训练中,莱昂很快发现阿里纳斯的情绪不太对劲。作为出了名的训练馆耗子,阿里纳斯在训练里是出了名的卖力,早上来的早,晚上走的晚,休赛期更是天天不离训练馆。

在夏天莱昂看到了不少球员的八卦新闻,就是没有看到阿里纳斯的,他甚至没有参加洛杉矶的德鲁联赛,因为他觉得这对他的水平提高没有帮助。他只是闷头练习,所以新赛季开始后,莱昂明显能察觉到,他的身体更加粗壮,速度、力量都有提高,投篮的精准度、出手速度都提升了。

前几场比赛他的发挥也是很出色,但阿里纳斯始终有一种有力使不完的感觉,比赛中的锋芒也是屡屡被加内特、皮尔斯盖过。这还好说,昨天对阵活塞的比赛,阿尔斯通这个底薪球员竟然抢过了他的风头,在他上场的时候,凯尔特人进攻明显更加的顺畅,并一举反超。

而阿里纳斯虽然数据更加出众,可是他的表现不仅被比卢普斯压制,也导致球队比分落后。在赛后的媒体报道中,纷纷将卡莱尔换下阿里纳斯换上阿尔斯通的举动称为神来之笔,是球队反败为胜的关键。

这无疑在指责阿里纳斯是球队进攻不畅的罪魁祸首,心高气傲的阿里纳斯本还想着本赛季要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要打出2001届新秀最强的表现来证明自己,可是现在看来,这里好像根本没有自己发挥的地方。

所以,阿里纳斯当然不开心,整场训练他都显得无精打采,训练结束以后他破天荒地没有加练,看了会儿录像就准备离开。

莱昂在停车场喊住了阿里纳斯,说道:“今天是怎么搞的吉尔伯特,不想做东部最好的控球后卫了吗?”

阿里纳斯一边拉开自己的车门,一边斜了一眼莱昂,回道:“我是全联盟最好的控卫。”

莱昂送给他一个“你在惹我发笑”的表情,然后走到阿里纳斯的那辆兰博基尼旁,也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说道:“送我回家。”

阿里纳斯虽然才是第三年,拿的是新秀合同,可是他已经开起了兰博基尼,买的是夸张显眼的橙色,足以看出他的个性。

阿里纳斯又斜了莱昂一眼,心想这家伙又要蹭自己的车了,便老大不情愿地发动了汽车。莱昂家住在沃尔瑟姆和波士顿市区之间,过去还是很方便,阿里纳斯在路上加大油门,用轰鸣的发动机来发泄内心的小情绪。

一路上车子并不多,阿里纳斯本想一口气开到目的地,不曾想路上几个红灯数次挡住了他的去路,连续的吃红灯让阿里纳斯的脾气爆发了,他猛地敲打了方向盘把喇叭按的震天响,然后骂道:“我明明可以开得飞快,却总要有红灯挡着我!”

“这会让你更安全。”莱昂不咸不淡地说道。

阿里纳斯气的鼻孔直翻,红灯一完,他轰着油门就冲了过去。

“我觉得我能进全明星,我想成为全明星,我想拿大合同,我不仅仅为球队打球,为波士顿打球,我也想为自己打球,为我的爸爸打球!”阿里纳斯对着莱昂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三年的时间,他热爱波士顿,但他也想打出一点名堂。上个赛季杀入总决赛让他名声大涨,夏天的苦练让他觉得自己可以成为全明星球员。可是加内特的到来,让他感觉到自己在这个球队最多是个三号人物,甚至只是个四号人物。

他想拿冠军,但他更想成为球场上的英雄,更想拿超级大合同,这些东西加内特、皮尔斯都有了,他还没有。

“吉尔伯特,我和你打个赌吧,如果让我来开这辆车,从训练馆到我家,用的时间肯定比你用的时间少。”莱昂没有搭阿里纳斯的茬,而是和他打赌。

阿里纳斯当然知道,在波士顿绝对不要和福克斯-莱昂赌,他会让你输的裤子都不剩。可这回不同,阿里纳斯脾气上来的,加上是赌开车这种事,他才不怕。所以他立刻就答应了。

答应完阿里纳斯就调转车头开回了沃尔瑟姆,刚刚他从沃尔瑟姆开过来的时间已经记录了下来,接下来就看莱昂的了。

两人换了位置,这是莱昂第一次开这样的豪华跑车,对于常年开八手车的他来说还挺不习惯的。

“为什么还不出发,怕一脚油门飞出去吗?”上车后莱昂却没有急着出发,而是一直在等待。

“别急,我在等最好的出发时机。”

“切,有什么最好的出发时机,红灯都坏了吗?”

但当莱昂上路后阿里纳斯才发现,红灯真的和坏了差不多,一路上莱昂遇到的都是绿灯。而且莱昂车开的非常之稳,速度也不慢,活脱脱一个老司机。没一会儿就从沃尔瑟姆又到了莱昂家门口,一看时间,整整少用了三分钟,差不多就是等红灯的时间。

这样的差距都不需要掐秒表了,莱昂赢了。

“这是什么鬼?你能操纵路上的红绿灯吗?”阿里纳斯一百个不服气,路上他看到每当莱昂到路口都是绿灯的时候他都要抓狂了,他生平第一次这么讨厌绿色。

“吉尔伯特,你是一辆很棒的跑车,我知道你想开足马力在路上跑。但我想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任何一条公路都会有红灯的……”

“据说中国的青藏公路是没有红灯的……西部的1号公路大部分路段也没有红灯……”

“闭嘴,听我说完……也会有限速,还会有各种各样的交通规则。一味的加大油门,你或许还跑不过一辆公交车。”

“因为它有公交专用通道。”

……

“好吧,如果你认为自己真的是联盟最好的控卫,那明天的比赛我就让你开足马力全力跑,如果你能带着球队赢球,那我就认可你自己的打法,如果不行,请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的原因。”莱昂最后对阿里纳斯说道。

“我现在想知道,你到底能不能操纵红灯?”

“……不能,只是这条路我每天都开,每个红灯的持续时间我都知道,从第一个红灯的时间,在计算一下车速,大致能够推出第二个红灯的时间区间。经过一系列的运算,能够得到一个和车速相结合的绿灯通过期,所以我才等了那么一会儿。”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