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回来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这几年的时间里,莱昂在外在的个性上有了很多改变,他从沉默变得能言善辩,从温和变得暴躁,从平淡如水变得激情似火,这是他为了适应NBA主教练这个职位而做出的改变。但有一点没有变,无论外表如何的惊涛骇浪,打架、大吼或是暴怒,他的内心深处依旧如同深海一般的平和冷静。

所以,福克斯-莱昂可以被击败,但他不会被毁灭。

他那冷静的思维和目光看透了凯文-加内特的内心,他内心的挣扎,困惑,在北岸花园主场的喧嚣和压力下被放大,延伸,直至对自己产生深刻的怀疑。蒂姆-邓肯是那个常常让他陷入自我怀疑的人,两人在个性和命运上截然不同,加内特常常会想如果自己处在邓肯的位置上,他会做的怎么样。

不仅仅加内特会想,过去、现在和将来,无数的球迷和评论家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两人的差别究竟是命运决定了人生、还是个性主宰了命运。

只有莱昂不会这么想,他相信命运,无比的相信,但更相信个人的奋斗和努力。他在凯文-加内特身上能够看到超绝的努力和恐怖的求胜**,他也知道加内特在一个球队里究竟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在森林狼八年如同磨难一般的职业生涯,让高中就进入了NBA的加内特没有机会认真琢磨他的各项内线技术,低位背转身、面筐试探步,翻身小勾手,他都没有办法做到炉火纯青。他有着内线超群的速度和灵活性,却只能用相对单调的技术去发挥这些天赋,这让他没有办法成为一个超级内线攻坚手和关键时刻的先生。

不过在森林狼八年当爹又当妈的生涯却让加内特成为了一个无比全面的全能先生,在森林狼常年五项数据排名全队第一,得分、盖帽、助攻、抢断、篮板,全都是联盟高水平。或许在另外一支球队他也可以成为一个进攻端的大杀器,一个能里能外的超级攻击手,但是在森林狼,他最终还是进化成为了全能战士。

莱昂对此无比的清楚,他清楚的知道加内特的优势、特点,所以他要提醒加内特,提醒他到底是谁,他是谁。

“我要你们打一个战术……前提是凯文,你要在跳球中把球拨给里德……”莱昂在20秒的短暂停中用了十秒钟提醒凯文-加内特他到底是谁,又用了十秒钟布置了一个战术。

接着在克劳福德的催促下,莱昂才结束暂停,让球员们重新回到了场上。

罚球圈争球,加内特直面邓肯。

邓肯明显感觉到,在一个暂停以后加内特似乎冷静的很多,之前他一直在虚张声势,不断的说着垃圾话,做小动作,眼神里充满了复杂的意味,他总想挑起自己的怒火。而现在,面对面和邓肯站在罚球线两侧的凯文-加内特显得很平静、很专注,他的注意力全在裁判手中的球上。

克劳福德把球抛在了空中,论弹速加内特不会畏惧任何人!他率先碰到了皮球,但他没有往回拨,而是往前一点,点到了三分线外的迈克尔-里德手里。

里德抢到了球,一个后撤步作势要三分投篮,马刺球员的注意力都被里德给吸引了,却没有注意到站在三秒区的皮尔斯已经溜到了篮下!

里德一个高抛吊传,皮尔斯接到传球,假动作晃开了鲍文,哪怕鲍文两条胳膊挂在了他身上,他还是把球搁进了篮筐。

“哔哔!”裁判响哨,布鲁斯-鲍文犯规,两分算还要加罚。

皮尔斯的隔壁上多了两道血痕,是鲍文刚刚留下的,皮尔斯瞥了一眼正摊手扮无辜的鲍文,站上罚球线加罚命中。

1分,双方的差距缩小到了1分。

接下来马刺的进攻开始遇到一点麻烦,因为他们外线的运转球开始不顺畅起来,加内特突然变得聪明了,他总能够恰当地外扑延阻外线接球人,然后回身到三秒区张开双臂,仿佛要吃掉一切妄图持球进入这里的人。

帕克用一次勉强的中距离结束了进攻,但是邓肯拿到了前场篮板,他习惯性的高举着双臂拿着球不给对手切掉的机会。

他把球传给了底角的鲍文,鲍文一个假动作从底线突破,但是加内特一个跨步完全堵死了鲍文的突破路线,他不得不停球……

这是吉诺比利如同灵蛇一样从45度切入了进来,鲍文把球传给了吉诺比利,吉诺比利运球一个交叉步抱着球就杀向篮筐!

但又是加内特,他高高跃起在空中竖起了一个屏障,笼罩住了吉诺比利,导致吉诺比利的上篮力气小了,球从篮筐边沿滑落了下来。

邓肯,又是邓肯,他摘到前场篮板,然后脚轻轻点地准备再次起跳把球补进篮筐——自从2000年膝盖受伤后,他就不再钟爱爆烈的补扣了,而是用更省力的轻轻一点补篮。

“嘭”加内特从正面赏给了邓肯一个大帽!

然而球还是被托尼-帕克拿到,他在罚球线拿到球一个犀利的内切突破从中路滑进了三秒区,面对在防守端已然势不可挡的加内特,想用一个原地转陀螺绕过去。

他人是过去了,可是球却被加内特用一个匪夷所思如同灵蛇一般的出击打掉,这回球终于回到了凯尔特人的手中,皮尔斯在地板争夺中拿到了球,他把球交给了阿里纳斯,阿里纳斯发动了快速反击。

“!!”莱昂在场边对着加内特大吼。和邓肯不同,加内特是一个永远需要你在他身后大声喊加油的人,只有这样,他才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自我的怀疑和命运的嘲弄。

加内特冲到了前场,此时马刺再度结好了防守阵型,邓肯站在罚球线附近,他知道这是凯尔特人二次快速进攻的中枢,他像一尊石佛镇守在了这个命门处,准备拦截任何妄图从这里发动的进攻。

加内特放慢了速度,此时阿里纳斯在他的正前方正要面对邓肯,一个突一跟进,这是凯尔特人二次快速进攻的守则,加内特恪守着莱昂定下的规矩。他知道阿里纳斯要从中路突破,里德会在左侧底角埋伏,皮尔斯正在右侧佯攻吸引防守。

阿里纳斯一个减速加胯下运球,可是邓肯的防守很完善,他没有漏洞,距离保持的刚刚好,脚步也跟得上。

但是,但是阿阿里纳斯没有强行突破,他选择了传球,一个脑后传球,把球交给了加内特!

原本拦在加内特和篮筐之间的石佛被挪动了一点点,加内特看到了那个缝隙,那个石佛上的一点裂缝。

他接球,用不该出现在大前锋身上的动作——一个晃肩加,从左侧一个加速突了过去!

接着用一个潇洒的跳步踩进了合理冲撞区,此时邓肯已经鞭长莫及。

没有人再可以阻挡加内特,他不是一个史诗级的杀手,他没有百宝箱一样的武器库,但他有独特的令人惊叹的进攻个性,外线一般的风骚华丽的运球技巧,当他融入一个球队,明白他的定位时,他是强大的,无与伦比的。

一个爆裂的单手扣篮,几乎将篮筐压弯,无数次的扣篮,每次加内特都会感觉到手掌生疼,但他依旧热爱扣篮,他热爱扣篮后山呼海啸的球馆和海阔天空的胸怀。

“啊!!”加内特朝天怒吼,愤怒地捶胸,凯尔特人反超了。

莱昂知道,凯文-加内特回来了,回来的很快。(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