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决赛之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六月,波士顿开始下起了雨,正值盛夏,温暖的大西洋海风带来了充沛的水气,遇到从阿巴拉契亚山脉降落的冷气团,绵绵的雨水就开始笼罩整个波士顿。

一年前,波士顿凯尔特人令人略感意外地杀入了NBA总决赛,让波士顿时隔16年重新尝到举办总决赛的滋味。不过这个滋味和16年前一样的苦涩,他们输掉了总决赛,在波士顿的三场比赛中,凯尔特人失去了两场。

冠军的香槟没有能够在这个地方散发芬芳,所以,整个城市的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重新回到至高的赛场,重新去争夺他们已经失去太久的东西。

了。

“叮叮叮!”酒吧中央的拳击台上传来了敲铃声,一个回合结束了,皮特转头看了看两个拳击手,汗水、血水从他们的面颊上流淌下来,其中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右眼已经睁不开了。可是观看这场拳赛的观众少的可怜,寥寥无几的人,端着啤酒说说笑笑,丝毫没有激情澎湃的感觉。

皮特经营这家拳击酒吧已经十五年了,从1989年开始,那时候波士顿凯尔特人开始衰落,对那些浑身的荷尔蒙无数释放的年轻人来说,到酒吧里喝点酒,近距离看一场野兽般的拳击赛,是再好不过的消遣了。他的酒吧也因此越做越大,很多南区的业余拳击手都喜欢到这里来打比赛。

随着生意越做越好,这里自然被南区的黑手党也盯上了,他们开始操纵拳赛的结果,设立地下赌庄来赚取不义之财。皮特知道不能和这些爱尔兰帮的人作对,他选择了合作和默许,反正他不实际参加赌博。就这样这里成为了南区几个重要的赌庄之一,直到2000年夏天那个夜晚,那个叫福克斯-莱昂的拳手兼赌棍,在拳台上一拳干掉了“铁头”克莱曼,然后在厕所里三拳两脚把弗兰德的三个手下打成了轻伤,逃跑。

皮特知道这个福克斯-莱昂的底细,一个有波多黎各血统的赌棍,和他的死鬼老爹一样身体精壮但沉迷赌博,曾经是酒吧最出色的拳手之一,最后成为了弗兰克打假拳的爪牙。

皮特觉得这个家伙死定了,一定会和他那个死鬼老爹一样,牙齿敲碎扔在奥尔德港的石滩上,被海鸥啄食。但之后的事情仿佛天方夜谭一般。

莱昂没有死,而是大闹了另外一家酒吧,被判处监禁。皮特觉得这家伙的脑子够灵敏,在监狱里,黑手党确实奈何不了他。可是真正让他震惊的是出了监狱以后,这家伙再也没有在南区出现过,皮特以为他会跑路,直到有一天他听自己的伙计说,他在北岸花园球馆看比赛的时候看到福克斯-莱昂穿着西装站在场边像个教练一样。

没错,皮特还记得,那是2000-2001赛季的季前赛,波士顿凯尔特人对阵密尔沃基雄鹿的比赛,因为后来在报纸上他的确看到了现场的照片,福克斯-莱昂在大幅照的右下角,好似一个教练的模样。

皮特以为这是一个巧合,但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福克斯-莱昂像一颗突然出现在天空的流星划亮了这漆黑的夜。他成为了凯尔特人的助理教练、主教练,全明星主主教练,NBA赛季最佳教练,带领球队打入了总决赛,皮特只觉得好似做梦一样。

让他感觉到不是梦境的最深切体验就是酒吧的生意越来越差了,尤其在比赛日,北岸花园球馆有凯尔特人比赛的时候,没有人再愿意到这里看低级的拳击赛,他们更愿意到球馆看凯尔特人一场接着一场地获得胜利。

“叮叮叮!”敲铃声又响起了,把皮特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拳击台上对决结束了,胜利者高举着双臂,可是没有欢呼,没有喝彩,甚至没有一个拥抱。

皮特从高脚椅上起身,从吧台走出来,招呼了两个伙计一起走到拳台旁,对台上的拳手说道:“辛苦了伙计,到后面更衣室休息一下吧。喝点水,那里还有一点啤酒,这里要拆掉了。”

获胜的拳手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白人,平日里在一所公立高中当体育老师,空闲的时候会来这里打拳挣点外快,他已经在皮特的酒吧打了七八年的拳了,听到皮特说要拆掉,有些奇怪的问道:“要换新的拳台了吗?”。

“不,这里不会再有拳台了,不干了,以后欢迎你来喝酒,可没法来打拳了。”说着,皮特把拳台四周的围绳给卸了下来。两个伙计也开始把拳台周围的泡沫、垫子给一点点拆掉。看样子,这个在酒吧中矗立了十几年的拳台,就要在今晚消失了。

十五分钟以后,酒吧的中央空出了一块空地,皮特和手下一起搬来了很多椅子将这里填满,然后又从仓库里搬出了一台大尺寸的电视机摆放到原来拳台的对面。

“最新的LCD电视!从今天起,这里不再进行拳击比赛,而是播放篮球、棒球和冰球赛,从明天开始,晚上将在这里直播NBA总决赛!”一切弄妥后,皮特大声宣布道,营业了十几年的酒吧拳击生意就这样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受年轻人喜爱和欢迎的球类运动直播。

……………………

在雨水中,菲尔-杰克逊和洛杉矶湖人全队抵达了波士顿,一座对他们绝不会友好的城市。在六月的盛夏,下了飞机的湖人球员还是能够感觉到阵阵的冷风吹来。

“我讨厌来这个地方,尤其是在夏天。”杰克逊下飞机的时候喃喃自语道。上一次在夏天的时候来到波士顿,要追溯到遥远的1974年了。当时杰克逊还在为纽约尼克斯效力,他们是卫冕冠军,在东部季后赛遇到了凯尔特人,结果很糟糕,他们被戴夫-考恩斯和哈弗里切克领衔的绿衫军击败,最终凯尔特人拿到了当季的总冠军。

“但也没有什么比在这里获得胜利更激动人心的了。”走在杰克逊身后的老温特显然听到了杰克逊的话,他一边小心翼翼地从登梯上下来,一边和杰克逊说道。

“哈哈,没错。”杰克逊想起了1973年的美好回忆,同样在东部季后赛,他们遭到了凯尔特人疯狂的虐待。那一年的凯尔特人在常规赛取得了令人震惊的68胜14负的战绩,在季后赛,里德-奥尔巴赫无所不用其极地折磨尼克斯。

在波士顿的四个客场比赛中,奥尔巴赫每次都分配给尼克斯不同的更衣室,并一会儿让钥匙空坏掉,一会儿让毛巾不翼而飞,还把室内的温度始终设定在37度以上。

不过这样的行为不仅没有打垮尼克斯,反而激怒了尼克斯全队,他们在第七场比赛中奋力地击溃了对手,终结了凯尔特人季后赛抢七不败的神话,成功打入总决赛并拿到了总冠军。这成为了杰克逊球员生涯最甜蜜的回忆。

带着这样的记忆,杰克逊已经做好了和凯尔特人斗争到底的准备,他知道只要里德-奥尔巴赫还活着,就不会在波士顿给洛杉矶湖人好果子吃。(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